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4字體大小: A+
     

    回去的路上,石曉曼心情格外複雜。靠在車窗上看著窗外的風景,許久沒有說話。

    到了市委家屬院,石曉曼還在發獃,陸一偉提醒了下才一下子醒了過來,看了看外面道:「已經到了啊。」

    「你是怎麼想的?」陸一偉問道。

    石曉曼一邊解安全帶一邊道:「我覺得張書記過得太苦了。以前吧,他高高在上,經常綳著臉,給人感覺特別威嚴。可真正進入他的生活后才發現他過得並不如意,唉!」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張書記這些年確實挺苦的,現在我給你打開了門,剩下的就全看你的了。」

    「他沒有拒絕我?」

    「他在拒絕你嗎?」陸一偉反問道。

    「哦。」石曉曼眼神有些凌亂,匆匆下了車。臨走時道:「一偉,錢我會還給你的,請給我點時間……」

    「說什麼呢,這事隨後再說。」說完,揮了揮手一溜煙駛離。

    回到家中,父母親已經休息了,范春芳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陸一偉躡手躡腳進了家門,走到沙發前小聲道:「朗朗睡著了?」

    「嗯。」范春芳湊到陸一偉跟前用鼻尖嗅著,道:「今晚稀罕啊,居然沒有喝酒。」

    陸一偉笑著道:「不是和你說了嘛,在張書記家裡吃得飯。」

    范春芳放下遙控器道:「這次日本之行還愉快嗎?」

    「還行,就是去走太匆忙,也沒給你買禮物,下次我帶你去。」

    「我不是問你這個。」范春芳道:「你沒和許磊鬧矛盾吧?」

    「想什麼呢。」陸一偉道:「你以為我們是三歲小孩子啊。」

    范春芳撫摸著陸一偉的頭笑著道:「沒有就好,你倆走了我還擔心呢。不管怎麼說,許磊這個人有別於他父親,人還是不錯的。」

    「跟我進來!」陸一偉突然起身拉著范春芳往卧室走。范春芳以為要做那事,捶打著道:「你急什麼啊,先洗澡去!」

    陸一偉沒理會,進了卧室把門反鎖,來到陽台上把窗帘拉上。看著他神叨叨的樣子,范春芳反而有些害羞,心跳狂亂不止,如同初戀般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久沒有出現了。

    正當滿懷期待地等著陸一偉抱她上床時,誰知陸一偉拉到一旁坐下一臉嚴肅道:「春芳,我要和你說件事。」

    「啥事?」范春芳一下子緊張起來。這些年家裡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千萬別再有什麼事。

    陸一偉躊躇半天卻講不出來,急得范春芳催促道:「到底怎麼了,你倒是快說啊。」

    陸一偉終於下定決心,道:「在說之前你得答應我,千萬不能讓爸媽知道。」

    「知道了,你快說吧。」

    陸一偉道:「你知道我這次日本之行有什麼收穫嗎,可能這事說出來你不相信,許磊極有可能是我多年失散的親弟弟。」

    「啊?」范春芳瞪大眼睛張大嘴巴,驚訝地道:「你說什麼?你說許磊就是一峰嗎?」

    「嗯。」陸一偉道:「我都覺得不可思議,一家人找了幾十年都沒找到,然而他就這樣不聲不響地出現了。不過,目前都是懷疑,還需要等待醫學鑒定。」

    范春芳半天回不過神來,喃喃道:「這怎麼可能……也太巧了吧。」

    「那我問你,許磊到底是不是抱養的?」

    范春芳想了一會兒道:「你還別說,還真是抱養的。我和許磊上小學時,班裡的學生就經常欺負他,說他是抱養的,可他父母親極力否認,好像許磊後來也說過,我並沒當回事。天哪,你們居然是親兄弟,這也太離奇了吧。」

    「小點聲!」陸一偉很冷靜地道:「在事實沒證實之前都是揣測,我現在擔心的是,如果這事是真的,該怎麼和爸媽說。還有此事一旦公開,許磊的父母親能不能接受這一事實?」

    范春芳還是難以置信,道:「我現在反而希望許磊不是一峰,這這這……」

    看著范春芳的樣子,陸一偉有些後悔和她說,道:「算了,等拿到結果后再說吧。」

    一晚上,范春芳難以入眠,隔一會兒問一次這是不是真的,折騰的陸一偉一晚上沒睡好覺。

    三天後,許磊打來了電話。陸一偉看到他的電話有些緊張,手心都是汗,顫抖地接了起來。

    電話接通后,許磊那邊沒聲音,陸一偉不停地喂喂,依然沒聲音。他以為是信號問題,正準備掛的時候,許磊「哇」一嗓子哭了起來,大聲喊道:「哥!」

    陸一偉身子傾了一下,血液瞬間聚集腦門,耳邊嗡嗡作響,眼淚如同決堤的海噴薄而出。

    「哥,結果出來了,基因比對一致。」許磊哽咽地道。

    陸一偉的眼淚止都止不住,不停地用手擦著,咬著嘴唇嗯了一聲。二十六年了,日思夜盼的陸一峰終於回來了。

    「你在哪,我現在過去找你。」

    陸一偉聲音沙啞地道:「不用過來了,去我小區樓底下的茶館吧。」

    「好。」

    掛掉電話,陸一偉渾身僵硬地站在那裡,無法動彈。頃刻,他突然發瘋似的跑下樓,叫上李二毛往家裡趕去。儘管與許磊見面不止一次兩次了,但此刻迫切想見到他。

    車上,陸一偉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側著頭不停抹眼淚。他許久沒有哭過了,而在親情面前,一向堅強的他卻無法抑制內心的波瀾。

    李二毛透過後視鏡看到陸一偉的反常舉動,同樣緊張萬分。是什麼樣的事才能讓陸一偉如此,他想到了最壞處。

    到了茶館,陸一偉連忙下了車,對李二毛道:「你先回吧。」

    李二毛迅速下車問道:「陸書記,你沒事吧?」

    陸一偉擺擺手道:「我沒事,你回吧。」

    進了茶館,許磊紅著眼睛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下子撲了過來撕心裂肺地喊道:「哥,我終於找到你了。」

    陸一偉拍著肩膀安慰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待情緒穩定后,許磊擦乾眼淚道:「哥,就在剛才醫生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結果,沒想到我們真的是親兄弟。爸媽呢,我現在要見他們。」

    許磊不冷靜,陸一偉反而冷靜下來,道:「許磊,我還沒和爸媽說這事,你突然一下子出現在他們面前,我怕他們接受不了,要不我先回去說了你再過來。」

    「嗯。」許磊淚眼汪汪點了點頭。

    兄弟相認,不知該從何聊起。許磊迫切地道:「哥,爸媽他們還好嗎?」

    「嗯,挺好的。」陸一偉黯然道:「這些年來他們一直盼望著你回家,現在好了,你終於可以回家了。」

    「那家門前的棗樹還在嗎?那條大黃狗還在嗎?還有……」許磊從僅有的記憶碎片中尋找丟失的過往,不停地發問。

    陸一偉一一回答著,並答應過兩天帶他回去。

    兩人聊了一個多小時,臨別前,陸一偉叮囑道:「我還是叫你許磊吧,你不必改名字,還是保持現狀就好。另外,這事你不要讓你爸媽知道,我怕他們一直接受不了,以後慢慢來吧。」

    回到家中,母親劉翠蘭正抱著朗朗逗樂,而父親陸衛國正坐在茶几前琢磨著象棋。劉翠蘭看了看錶道:「一偉,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陸一偉含含糊糊回答道:「今天單位沒事就提前回來了。」

    進了客廳,眼尖的劉翠蘭看到陸一偉眼眶紅紅的,表情一下子凝重起來,關切地問道:「一偉,你怎麼了?」聽到劉翠蘭如此問,陸衛國也讓他手中的棋子抬起頭來。

    陸一偉坐在沙發上,掏出手機準備給范春芳打電話,范春芳正好就回來了。還不等她緩口氣,就道:「春芳,你帶著朗朗去下面公園轉一會兒,等會再上來。」

    范春芳看著陸一偉的樣子,似乎明白了什麼,放下包抱起朗朗出了門。

    「一偉,你到底怎麼了?」劉翠蘭從來沒見過陸一偉如此樣子,預感到有大事發生。

    陸衛國也有些著急,道:「咋了?你看把你媽急成什麼了。」

    陸一偉深呼吸一口氣道:「爸,媽,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你們千萬要沉住氣啊。」

    劉翠蘭心都提到嗓子眼,緊張地看著陸衛國。

    「爸,媽,一峰找到了。」

    此話一出,陸衛國手中的棋子落地,而劉翠蘭似乎還沒反應過來,道:「你說什麼?」

    陸一偉再次重複了一遍,劉翠蘭當場就暈厥過去。

    過了一會兒,劉翠蘭醒來后情緒異常激動,抓著陸一偉瞪著血紅的眼睛道:「一偉,你再說一遍。」

    再次確認后,劉翠蘭再也控制不住情緒,撼地慟哭起來。陸衛國也在一旁老淚縱橫,房間里充斥著悲喜交加的氛圍,這一消息來得太遲了。

    「一峰,媽在有生之年終於盼到你了。」劉翠蘭發狂地痛哭著,無論陸一偉怎麼勸說都沒用。

    「一峰人呢?他在哪?你快把他找來啊。」陸衛國激動地道。

    陸一偉能理解二老的心情,道:「爸媽,如果一峰來了你們千萬別激動,身體要緊。」

    「快點把我的兒找來,我要見他……」

    許磊並沒有遠走,而是站在樓底下眼巴巴地望著樓上。看到范春芳抱著孩子出來后,兩人略顯尷尬,不知該說些什麼。接到陸一偉電話,懷著沉重地心情飛奔似的上了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