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73字體大小: A+
     

    石曉曼表現得十分大方,進門后換鞋提著菜徑直去了廚房,道:「張書記,我聽一偉說您還沒吃飯,特意買了點菜,我這就給您做去。」

    石曉曼進了廚房,張志遠悄悄地陸一偉背後捶了一下,一臉不快拉著他進了書房,把門反鎖道:「一偉,你怎麼回事啊,怎麼也不和我提前商量下,好歹得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吧。」

    「我要是提前告訴你了,你還會讓曉曼過來嗎?」陸一偉一本正經道。

    張志遠看著陸一偉,卻發不起脾氣來,左右看看,無奈地用手指了指道:「你呀,盡給我添麻煩。」說完,坐到書桌前。

    陸一偉嬉皮笑臉湊過去道:「張書記,怎麼樣?曉曼長得還不錯吧?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這放在南陽縣絕對的大美女啊。當然了,放在江東市也絲毫不遜色。唯一的一點就是結過婚還帶著個孩子,我想你肯定不會介意的。」

    「這不是介意不介意的問題。」張志遠道:「我不是和你說了嘛,暫時不考慮這個問題,你倒好,直接給我領家裡來了,待會你讓我怎麼面對人家。」

    「嘿嘿。」陸一偉笑著道:「張書記,你不會是有點害羞吧?」

    「越說越不像話了。」張志遠陰沉著臉道:「人家曉曼還年輕,我都快奔五的人了,這不耽誤人家前程嘛,不行,不行。」

    陸一偉嘟囔道:「人家曉曼都沒說什麼……」

    張志遠煩躁地點起煙道:「退一萬步講,即便我願意,也得顧及小楚的感受嘛。要是小楚反對,我是絕對不會邁出這一步的。」

    「我要是告訴你曉曼已經見過小楚了呢?」陸一偉一臉壞笑道。

    「你……」張志遠氣得有些發抖,道:「好哇,你竟然瞞著我做了這些事,要是我看不上曉曼呢,你這麼做不是讓我趕鴨子上架嗎?」

    見張志遠真生氣了,陸一偉誠懇地道:「張書記,我知道你生我氣,但這都是為你好啊。這些年了,我經常看見你悶悶不樂的,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從來不願提及家庭。現在你的病好了,就應該過過正常人的生活,要不我看著難受啊。」

    張志遠許久沒有說話,而是默默地抽煙。過了良久道:「一偉,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我真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何況我現在的身份敏感,稍有不慎就有人拿此做文章,以後再說吧。」

    「那好吧。」陸一偉沒有堅持,道:「不過曉曼她有這方面的意思,你總的給人家機會吧?」

    「唉。」張志遠無奈地搖搖頭道:「我真拿你沒辦法。」

    見張志遠如此態度,陸一偉來了精神,笑著道:「曉曼做飯一流棒,特別是紅燒魚,那可是一絕,待會你嘗嘗。」

    張志遠苦笑了一聲,岔開話題道:「先別說這些了,說說山藤那邊吧。」

    陸一偉把情況大致講了一遍,張志遠蹙著眉頭道:「這麼說競爭還挺激烈的,鄰省的手段果然夠硬,像是黃書記的風格,要是讓黃書記知道我們搶了他的生意,見面后肯定要臭罵一通,呵呵。那許磊的辦法有把握嗎?」

    陸一偉不敢輕易下結論,道:「我也不敢保證,只能說試試。其實最主要的是,省里的態度不明朗,似乎重視也似乎不關心。我們在這裡干著急爭取,最起碼省里也得表個態吧,這樣我們與對方談條件也好談。」

    張志遠道:「其實這個項目趙省長一開始非常重視,但章書記插手后就不怎麼關心了。章書記倒是有想法,問題是遲遲不做定論,弄得沈省長夾在中間左右為難。盡最大努力吧,能談成就盡量談,談不成就算了。」

    聽到此,陸一偉心裡空蕩蕩的。就像後娘養的,沒人疼沒人愛。委屈地道:「張書記,其實我還是想把這個項目爭取回來。如果將來涉及與西江汽車廠兼并的事,還得你出面幫幫忙啊。」

    「這沒問題。」張志遠道:「前兩天沈省長已經找汽車廠的負責人進行了談話,負責人的態度也很明確。如果將來兼并,全廠上下1000多職工必須由政府接管解決安置,這是很大的難題。」

    「嗯。」陸一偉道:「這確實是個難題,如果兼并后肯定要不了這麼多人,很大一部分要下崗,那沈省長的態度呢?」

    「沈省長的態度也很強硬,他說即便不兼并,省政府也打算對其進行改制。不能遇到點困難就上交省里,讓他自己想辦法。實在解決不了,到時候政府再出面。」

    陸一偉機靈一動道:「張書記,還記得我們改制曙陽煤礦嗎?何不以此為藍本嘗試一下?」

    「嗯。」張志遠點頭道:「這事等山藤那邊有消息再說吧。」

    談完此事,張志遠又關心道:「一偉,你沒有和趙家林攪和在一起吧?」

    「沒有。」

    「對,千萬別和他攪和在一起。」張志遠表情嚴肅地道:「趙家林太張狂了,趙省長都對他不滿。我感覺未來可能要發生驚天動地的事,所以你一定要躲得遠遠的,切不可惹禍上身,誤傷了你。」

    聽到此,陸一偉倍感震驚道:「張書記,你說趙省長有可能動趙家林?」

    「趙家林算什麼東西,還值得趙省長親自動手?壓根不把他放在眼裡。」張志遠道:「趙家林背後誰給他撐腰?還不是邱遠航嘛。」

    陸一偉明白了,道:「關於這事我隱約聽了一些,更深得觸及不到。」

    張志遠道:「邱遠航太張狂了。借著章書記在背後撐腰,壓根不把趙省長放在眼裡。有工作不彙報而是直接向章書記彙報,甚至插手干涉趙省長,你說,這種人趙省長能容得下他嗎?」

    「就好比你們高新區菜家園搬遷一事來說,這完全是趙家林討好邱遠航的一種手段,也是他們斂財的工具。這事敲定后,趙家林讓他小舅子秘密註冊了個公司,專門負責這次拆建。該公司幕後真正的老闆其實是邱遠航的兒子邱江。」

    聽到這些內幕,陸一偉倒吸一口涼氣,道:「那我該怎麼辦?」

    「裝聾作啞,靜觀其變。」張志遠道:「老白不是和你說了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行了,讓他去折騰吧,狐狸尾巴遲早要露出來。」

    陸一偉心疼菜家園的百姓,道:「張書記,菜家園可是住著好幾百戶人家啊,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無家可歸吧?」

    「那你有什麼辦法?」張志遠直截了當道:「越是這個時候越要冷靜,切不可跳出來,要不然,第一個干倒的就是你。」

    陸一偉領教過趙家林的能耐,心狠手辣,手眼通天。可他不甘心,以犧牲百姓的利益來滿足他們的私慾,這做法實在太恨了。

    張志遠了解陸一偉的性格,道:「一偉,現在不比從前了,高新區不是南陽縣。如果在南陽縣出了問題我可以出面干預,但高新區牽扯的各種複雜的利益關係,稍有不慎,全盤皆輸。你雖然年輕,但輸不起啊。」

    陸一偉錚錚道:「張書記,我雖然無能為力改變這一事實,但我必須做點事,不能任由他趙家林胡來。」

    「那你打算怎麼做?」

    陸一偉道:「梁國棟是他的走狗,好多壞點子都是他出的,如果不出意外,菜家園項目都是他的鬼點子,這個人必須除掉。」

    「有證據嗎?」

    「有。」

    張志遠陷入深思,過了一會兒道:「這樣吧,你先把東西拿給我,讓我想想再說。」

    「好的。」

    張志遠又道:「你在高新區就是光桿司令,沒有自己的人不行。前兩天我和老白坐了坐,可能過兩天給你派個副主任下去幫襯你。如果你有信任的人一併告訴我,一次性解決了。」

    陸一偉毫不猶豫道:「張書記,宋勇你還記得嗎?」

    張志遠明白了他的意思,道:「這個人不行,他身上還背著處分,以後再說吧。」

    「那把胡志雄弄過來。」

    張志遠考慮了一會道:「好吧,我試試看。」

    正說著,石曉曼在門外敲了敲門道:「張書記,飯好了。」

    陸一偉起身笑著道:「走吧,你估計也餓壞了吧。」

    張志遠一臉無奈,有些不情願地走了出去。

    「哇!這麼豐盛啊。」陸一偉故意高聲道:「今晚我可有口福了。」說著,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誇讚道:「真好吃。」

    張志遠慢條斯理坐在餐桌前,看著一桌子豐盛的晚飯,愣在那裡。在他印象中,已經很久沒吃到這樣的飯菜了。以前謝玉芬經常是稀飯饅頭,就這樣都懶得做,還得他親自下廚,沒想到石曉曼僅有這般手藝。

    看著張志遠發獃,陸一偉沒有說話,示意石曉曼給他夾菜。石曉曼立馬明白用意,夾了一塊紅燒魚放到碗里道:「張書記,乘熱吃。」

    「哦,好。」張志遠端起碗吃了起來。吃著吃著,眼眶有些濕潤。害怕旁人看到,急忙站起來假裝道:「這魚真辣啊,辣死我了。」說著,拿著餐巾紙趕緊擦了擦眼睛。

    這一切,陸一偉看在眼裡,五味雜陳。這些年,張志遠過得確實太苦了,他需要一個完整溫暖的家庭,需要一個善良賢惠的女人照顧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