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9字體大小: A+
     

    等了大概有半個多小時,兩杯咖啡喝進肚子里,王市長一行終於挺著大肚子出來了。個個臉上笑魘如花,看得出,談判格外順利,陸一偉不由得緊張起來。

    王市長看到陸一偉后,走上前來問道:「你們也是來談判的?」

    陸一偉微笑著點頭道:「與您一樣,我們也想試試。」

    「哦。」王市長打量著年紀輕輕的兩人,道:「就你們兩個?」

    「嗯。」陸一偉心裡雖忐忑不安,但表現出來無比的自信。

    「哦,好好談。」王市長拍著陸一偉的肩膀道:「不過談也沒用,山藤已經決定去我們那裡投資了,不過可以去試試。」

    陸一偉道:「既然來了,就得試試,不試怎麼知道能不能行呢?」

    「不錯!」王市長豎起大拇指道:「很好。」說完,帶著一行人離開。

    進了會議室,山藤先生站在門口歡迎,握著陸一偉的手,用蹩腳的中國話謙虛地道:「陸一偉先生,我記得你。很抱歉讓你不遠萬里來一趟,我深表歉意。」

    對於山藤的態度,讓陸一偉大吃一驚。人家作為一個公司的老總,居然表現出如此謙和的態度,實在與其身份不相符。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還能準確地叫出自己的名字。這要是在中國,指不定如何頤氣指使,耀武揚威呢。

    對方敬一尺,陸一偉立馬還一丈,按照日本的禮儀回敬道:「謝謝山藤先生,叨擾您正常工作,實在抱歉。」

    山藤先生有70多歲,頭髮鬍子全白,但精氣神一點都不次於年輕人,其形象倒像是肯德基的人物頭像,十分有親和力。陸一偉感慨,如果自己到了這個年紀還能保持他這樣的精神狀態,那且不是人生之福。

    別看山藤年紀大,口齒伶俐,思路清晰,一點都不糊塗。坐定后,他道:「我和許磊是老朋友了,就不客氣了,咱們直接進入主題吧。我知道你們幹嘛來了,但擺在我們面前的,確實有很大難題。你們也看到了,現在總共有五個地方都希望我公司去他們那裡投資興業,而且開出的條件都很優厚。剛剛走出去的這位領導,並且還答應出資為我們興建廠房,讓我感動不已。」

    聽到此,陸一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剛才那撥人可真是下了血本了。為了爭取到這個公司,竟然能做出這種匪夷所思的事。不過,從長遠角度考慮,要是能借山藤汽車打響一個地區的品牌,甚至能成為代言,只要提起這個品牌就知道那個市,是多麼的榮光啊。如果能達到這一效果,這點錢實在不算事。

    山藤接著道:「許磊,我以前和你說過,我母親是中國東北人,所以我對中國有感情。此次到中國投資,一來是看準中國廣闊的市場,一來是為了回饋這個偉大的國家。中國人民是友好的,熱情的,我希望通過此次合作,能為中日友誼盡綿薄之力,你能明白嗎?」

    許磊點點頭道:「山藤先生,中國古代有個叫陶鑄的詩人說過,如煙往事俱忘卻,心底無私天地寬。來形容一個人心胸寬廣豁達,您是值得尊敬的人,我代表我們國家感謝您。不管這次我們能不能達成合作協議,我都希望與您成為朋友。」

    許磊的話中規中矩,讓山藤十分高興。道:「我自然願意成為朋友了,呵呵。」

    許磊立馬道:「那我和陸一偉真誠地邀請您到我們西江省來,我們會拿出百分之百的誠意歡迎你這位日本朋友。」

    山藤沒想到許磊的反應如此敏捷,笑而不語,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道:「許磊,我和你坦誠地說,你們西江省在所有談判的地方里是開價最低的地區。我作為商人,肯定要充分考慮成本和市場,當然是越靠近消費市場,成本越低最好了。剛才那位朋友提出了令我滿意的條件,所以,實在抱歉。」

    許磊似乎並不急於與他談項目,而是轉移話題道:「山藤先生,聽說您中國的山水?」

    「嗯。」山藤點點頭,來了興緻道:「我特別喜歡中國古代文化,尤其是詩畫,美不勝收。我最喜歡王維的詩,特別是那首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詩人把山間秋天的月夜寫得那麼寧靜而又富有生氣,實在太美了。」

    許磊笑著道:「這很巧了,我也喜歡王維的詩,更巧的是,王維是我們西江省人,描寫的正是我們江東市的天崇山水。既然您有人文情懷,何不考慮下我們西江省呢?」

    許磊很會談判,不知不覺就把對方帶進了溝里。山藤摸著鬍子道:「許磊,這愛好和生意是兩碼事,切不可相提並論。如果你邀請我到你家做客,共同探討詩畫,我會特別開心。但把愛好與生意攪和在一起,是不是有點欠雅呢?」

    許磊早有準備,道:「山藤先生,其實人本來就是個矛盾體。有些人在生意達到一定高度後轉行投身於慈善事業,有的人生產槍支彈藥,卻投向毫不相干的體育項目。這說明什麼,這些企業家都有顆初心,不忘埋藏夢想的初心。您不常常說,要把愛融入到公司里,企業才會茁壯成長。愛好也如此,如果你能從西江省的山水中找到靈感,融入中國元素設計出一流的暢銷的汽車,那您就成功了。」

    許磊的伶牙俐齒,讓陸一偉都深深嘆服。不愧為多年與企業家打交道,不論從哪個領域都能回到主題上來。看似在閑扯,其實是圍繞主題設定的局。這才是真正的談判高手。

    山藤哈哈大笑道:「你的嘴巴果然厲害,把我都說懵了。不過你有句話說得好,不忘初心,這也是我們山藤公司能有今天成績的本質所在。誠信為本,是我公司一直秉承的核心價值理念。你說得非常好,但真的很抱歉。」

    許磊懂得掌握節奏,沒有繼續往下談,站起來道:「山藤先生,很高興能與您探討,今天就不打擾您了,我想我們很快又會見面的。」

    山藤對許磊十分喜愛,道:「我很希望與你再次見面,不過我們見面只聊中國文化,不談企業,好嗎?」

    許磊順勢把陸一偉推到前面道:「我對中國文化不過是一知半解,一偉是這方面的專家,下次見面后,我們一定要詳談。」

    陸一偉乘機道:「山藤先生,許磊過譽了,不過我對中國古代文化還是比較熟悉的,期待下次與您探討。」

    「好的。」

    從山藤公司出來后,許磊就像沒事人似的,道:「一偉,你還沒來過大阪吧?」

    陸一偉有些尷尬地道:「我這是第一次來日本。」

    「好!」許磊道:「我帶你去大阪最繁華的商業區心齋橋玩玩,那裡美食無數,順便帶你見個人。」

    「什麼人?」

    許磊神秘一笑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上了計程車,陸一偉擔心地道:「許磊,那這個項目就這樣談黃了?」

    「急什麼,我們不急。」許磊充滿自信地道:「不知你看出來了沒有,山藤是在試探我們,看看在拒絕後會不會拿出更大的優惠條件。我肯定不能現場表態,等其他地方的把條件都說出來,我們再談判也不遲。」

    陸一偉有些不解,道:「那我們拿出什麼樣的條件?如果再大還得請示沈省長。」

    許磊輕鬆地道:「我們還是原來的條件不變,但我有信心讓他到我們省投資。」

    陸一偉聽后簡直不可思議,這怎麼可能。人家都答應建廠房了,總不至於給他生產吧。不過看著許磊自信滿滿的樣子,心裡稍許放鬆。

    過了一會兒,陸一偉不放心地道:「許磊,山藤不是喜歡中國詩畫嗎,要不幹脆給他弄副真跡,你覺得呢?」

    「想什麼呢。」許磊用異樣的眼神打量道:「這是在日本,不是在中國,你以為誰都吃那一套啊。我看你在官場待多了,慣用這種小伎倆。絕對不行,行不通。」

    被許磊厥了回來,陸一偉臉上有些掛不住。確實如此,在中國官場但凡擺不平的事,只要拿出高於價值的東西交換,一切水到渠成。但這是在高度文明的日本,這種伎倆確實小兒科了。

    許磊補充道:「商戰和官戰有很大的區別,不是利用別人的愛好和弱點下猛葯,而是利用強大的智慧和頭腦征服他。既然你想到了,我想其他地方的領導更能想到。不出意外會使出這種辦法。你也聽到了,山藤說他們公司一直秉承誠信為本,何為誠信?不是投機取巧,而是真情實意。只要誠意到了,金石所開。不急,再等等吧。」

    許磊給陸一偉上了生動一課,有些慚愧不如。或許,正如他所講,自己真應該深造學習下了。多年的官場生活,已經把自己最純真的東西都污染了,時刻想著用權力和金錢開路。而有時候,金錢不是萬能的,智慧才是核心力量。

    大阪城市建設的果真漂亮,高樓林立並不稀奇,在中國到處都是。讓人感到溫暖的是,在高樓夾縫中隨處可見文物古迹,保留著日本傳統建築。在要在中國,早就被頭腦發熱的開發商直接用推土機推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