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8字體大小: A+
     

    下午兩點,飛機降落關西機場,許磊帶著陸一偉來到大阪中央醫院。

    要說國外的醫院服務態度就是好,基本上都是一對一服務,而且格外熱情,讓人很是溫暖。而國內的醫院,醫生個個像大爺似的,看病的裝成孫子求著送紅包都不見得認真服務,就像趕場子似的走馬觀花,老百姓花了錢都不痛快。沒辦法,體制內的醫院體制,即便是再整改,都無法達到國外醫院的水平。

    許磊用流利的日語與醫生溝通著,而醫生不停地扶著眼鏡不時地看陸一偉。陸一偉雖不懂日語,但通過許磊言語和肢體之間看得出他有些激動,眼眶裡甚至沁滿淚水,近乎哽咽。他不自覺地伸出手拍了拍後背安撫,即便做不做DNA,在他心裡已經把許磊當成了親弟弟。

    塵世間的事就有這麼巧合,上天總是公平的,即便失去也會在某個恰當的時機還給你。如果不認識范春芳,怎麼會認識許磊,如果自己不到管委會,又怎麼能與許磊相遇,一切的一切都是緣分。緣分到了,也該出現了。

    醫生被許磊的講訴感動了,摘掉眼鏡站起來握著手不知在說些什麼,不一會兒竟然也流下了眼淚。

    過了幾分鐘后,兩人冷靜下來,醫生帶著兩人來到化驗室。從辦公室到化驗室要走三四百米,這期間許磊一直緊緊地攥著陸一偉的手,生怕跑了似的,還不時地一個堅定的眼神。

    血濃於水,陸一偉在以前體會不到,而在此時此刻,他通過手心間傳遞的溫度,讀懂了許磊內心的渴望,似乎感回到了孩提時代,一隻手牽著弟弟,一隻手牽著剛學會走路的妹妹,迎著夕陽活蹦亂跳地從地里往家裡走,而父母親扛著鋤頭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追趕著。然而,畫面就此定格。

    做DNA並不複雜,只要提取兩人的血液即可,但等待結果卻是漫長的過程。醫生告訴他們,最快要到一周后才能拿到結果。許磊有些焦急,不停地與醫生交流著,而醫生一再搖頭點頭。

    陸一偉拉了拉許磊道:「許磊,不行就等等吧,不在乎這兩天。」

    許磊只好做罷,把手機號碼留給醫生,讓他出來結果后務必在第一時間通知他。從醫院出來后,許磊心情格外低落,或許,他的內心此刻在煎熬,即想迫切地知道答案,又不想面對現實。如果比對結果一致,他該如何面對兩個家庭。一邊是生母,一邊是養母,難以割捨,心如刀絞。

    陸一偉看出了他的心思,道:「許磊,你是成年人了,應該有自己的主見和判斷。你放心,家裡人都通情達理,如果是真的,絕不會打亂你的生活,以前是怎麼樣還怎麼樣。至於你,更應該正視,不能傷了你爸媽的心。」

    許磊抿著嘴巴點點頭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找了家酒店住下來,吃飯時陸一偉問道:「剛才那個醫生和你說什麼了,為什麼他也流淚?」

    許磊放下筷子道:「他和我同病相憐。他說他哥哥被迫參軍,參加了中國戰爭,然而一去不復返,至今仍無下落。後來他們也去中國找過,但始終未找到。為此,他母親含著淚離去,並託付他一定要找到他哥哥。」

    對於長達八年的戰役,陸一偉不想做過多評價。不管出於任何目的,日本人在中國慘無人道的做法令人髮指。

    許磊見陸一偉不作聲,道:「你是不是對日本人沒什麼好感?」

    「馬馬虎虎,談不上好也談不上壞。」

    許磊道:「當年發動戰役的軍國主義的領導者,而普通百姓還是無辜的。我在日本待了四五年,當地人對我非常友好,絲毫沒有歧視什麼的。其實真正應該仇恨的,是當年那些漢奸,要知道沖在一線的不是日本人,而是自己人。是他們在殘殺同胞……」

    「停!」陸一偉伸手制止談話,道:「我們不是專家,不能妄自評價歷史。我相信,歷史會給出交代的,還是換個話題吧。」

    「你真的是我哥嗎?」這已經是許磊第十二次問這個問題了,一直不相信是真的。

    陸一偉一臉沉重道:「你希望有我這樣的哥哥嗎?」

    「當然希望了。」許磊道:「不知為什麼,從我見你第一面起就感覺十分親切,但絕對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陸一偉點點頭道:「許磊,如果是真的自然好說,如果不是真的,我也希望我們倆成為兄弟,好嗎?」

    「嗯。」許磊越過桌子與陸一偉來了個深情的擁抱。

    吃過飯,兩人休息了一會徑直到了山藤汽車公司總部。該公司位於大阪市港區,一棟20多層的高樓在其他高樓的掩蓋下並不雄偉,樓頂上方懸挂著山藤汽車公司的標誌。這裡給陸一偉的第一感覺,生活節奏相當快,過往的行人都是匆匆忙忙,就是在這大冷天,也可以看到等候公交車的行人坐在一旁抱著書認真閱讀。而這一風景,在中國很難見到。即便是見到,也會被他人無情地嘲笑,被視為裝逼的典型。

    文化不同,造就的國人素質自然不同。

    剛進公司大門,就看到幾個人疾步走了出來,臉上掛著笑容,火熱用西北地區的典型方言交談著。

    許磊停止了腳步,側耳道:「一偉,走在最中間的那位就是鄰省商務廳的李廳長,我見過他,看來他們已經談判結束了。」

    鄰省居然讓商務廳的最高行政長官來談判,可見有多麼重視。反觀西江省,領導們嘴上說重視,卻個個擺著官架子,壓根不當回事。黃繼陽到鄰省擔任省委書記后,依然貫徹他在西江省的發展思路,以發展工業為核心,估計這事他親自過問了。

    正說著,一行人已經走了過來,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著他們。許磊挺直腰板伸出手打招呼道:「李廳長,沒想到在此遇見你。」

    「哦。」李廳長聽到他們將中國話,道:「都是中國人,你們這是?」

    許磊面帶微笑道:「李廳長,我是西江省的,來得目的和你們一樣。」

    李廳長愣在那裡,左右看看道:「你是誰?什麼職務?」

    許磊自我介紹后,李廳長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其他人也表示不屑的眼神。道:「你們西江省就派出一個小小的處長來談判?然後就你們兩個?這樣也好,進去談吧,祝你們成功。」

    許磊聽出對方在揶揄,保持紳士風度道:「李廳長,談判這事不在乎職務高低,更不在乎人多人少,如果山藤先生願意合作,哪怕就我一個來照樣會成功,不是嗎?」

    李廳長聽出了許磊的話外音,意在諷刺他們人多勢眾,輕蔑地道:「那你試試吧,古刀讓K!」結語還秀了下剛學的日語。

    這時,又一波人從門外走了進來。李廳長將許磊他們撇到一邊迎了上去道:「我說王市長啊,你們還沒走啊?」

    王市長帶著江南普通話笑著道:「你們都不走,我們怎麼可能走呢。」

    李廳長笑呵呵地道:「回去吧,沒用的,山藤已經表達了他的意向,決定到我們省投資,你們就不用再做無用功了,沒用的,呵呵。」

    「是嗎?」王市長挑了下眉毛道:「不到最後一刻你怎麼知道答案?看到了嗎?」說著,拍了拍手中的文件夾道:「我們這次是帶著猛料來的,我倒要看看山藤是去你們省,還是去我們江蘇省!」說完,帶著一幫人甩袖離去。

    李廳長站在那裡,心裡七上八下,忐忑不安。對旁人道:「我們先別回去,再住些日子盯著,絕不能讓他們搶先。」說完,急匆匆離去。

    陸一偉明白了,這兩撥人早就來了,而且住在這裡輪番談判,如果真是如此,他們的態度和力量顯然有些劣勢,心裡不禁泛起了嘀咕。

    「走吧,我們也進去。」許磊一揮手道。

    陸一偉拉著許磊道:「許磊,要不我和沈省長彙報一下,讓他也過來?」

    「先等等吧,我們先探探對方的實底再說。」許磊信心滿滿地道:「我和山藤先生交情雖不深,但我們認識好多年了,先聊聊。」

    兩人進了大樓,與前台簡單溝通後來到十六層。剛才那撥人已經走進會議室,山藤先生親自到場作陪。進門時,山藤看到了許磊,一個微笑打招呼,走過來說了一通又進去了。

    「山藤說什麼了?」

    「他說讓我們先等等,待會叫我們談。」

    這時,一個長相標緻的女子走了過來,一個深深鞠躬,面帶微笑讓他們到旁邊的休息室休息。

    日本女人果然漂亮,陸一偉以前只在錄像帶里見過,今日見到真人,再矜持都不免幻想。日本女人在國際上都是出了名的溫柔體貼,賢良純善,對男人絕對的忠誠,是任何國家的男人都在幻想的理想對象。

    不知哪位「享受家」總結了這麼一句話:現代男人理想的家庭就是娶日本女人當老婆,找法國女人當情人,請英國紳士當管家,雇菲律賓人當保姆,讓中國人當廚子,把日本女人放到如此高的地位,可見,全世界男人的審美都是一致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