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6字體大小: A+
     

    「一偉,你現在過來一趟。」

    接到張志遠電話,陸一偉馬不停蹄趕到了省政府大院。

    見到張志遠后,白宗峰也在辦公室。

    張志遠招呼坐下后直截了當道:「沈省長剛才交待我就山藤汽車公司投資一事與你們倆位坐坐,都是自己人就不客套了,你們覺得他提出的條件如何?」

    白宗峰坐在那裡抽煙,瞟了眼陸一偉示意他先說。陸一偉這兩天也一直在思考這事,道:「張書記,我覺得對方提出的條件過於苛刻,這不是合作,活脫脫資本主義剝削。兼并汽車廠這條可以,畢竟半死不活的廠子,合營后估計能起死回生。而五年內免去稅費,甚至還有返還土地款,他都拿了我們賺什麼。我感覺對方合作並沒有誠意。」

    陸一偉說完后,白宗峰接著道:「一偉說得對,這個項目我一開始抱有很大希望,但現在幻影破滅,我看,要不就算了吧。」

    張志遠聽后,思考片刻道:「趙省長對這個項目十分重視,而且沈省長的意思不想把這單生意搞黃了。你們說得有一定道理,但可以談嘛。這樣吧,一偉繼續跟進,看看對方有沒有緩和的餘地,我們可以犧牲一定利益,但要著眼長遠考慮。」

    見沈省長的態度堅決,陸一偉道:「那好,我再試試吧。」

    聊完此事,白宗峰有些惱火地道:「志遠,我就納悶了,省委那邊插一杠子是什麼意思?八字還沒一撇呢,瞧那林海峰急得,生怕我搶了他的風頭,什麼東西!」

    張志遠連忙起身把門反鎖,回來小聲道:「老白,這地方說話不方便,你小點聲。這件事趙省長明確指示,由沈省長全權負責。至於其他人有什麼想法咱不去管,既然要弄,就一定要弄成。」

    「那沒問題。」白宗峰帶著氣道:「山藤公司提出的條件我同意了,明天就可以簽協議。」

    張志遠笑著道:「老白,這可不是耍性子的時候,這樣吧,先讓一偉談,實在不行親自去一趟日本。只要他可以降到承受範圍內,我們可以從其他方面補償嘛。」

    從省政府大院出來,陸一偉徑直去了商務廳。

    許磊正要出門,見陸一偉來了,又折返了回去,道:「我還正準備去找你呢,我要告訴你個重要的消息。據我了解,山藤先生離開西江省后壓根就沒回日本,而是去了鄰省。」

    「什麼?」陸一偉倍感疑惑,道:「他去鄰省幹嘛?」

    許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一偉,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的。據說山藤先生的意向不止我們西江省,還有鄰省。甚至一些南方省份不知從那得到的消息,已經遠赴日本與山藤談合作意向。」

    陸一偉聽后,倒吸一口涼氣,道:「意思是說山藤不一定在西江投資,而是與多個地方同時展開談判?」

    「可以這麼說。」許磊道:「山藤作為商人,投資環境是一方面,當然更多考慮的是經濟效益。如果哪家開出的優惠條件更高,那他自然會選擇那家。我得到的消息,鄰省直接開出優惠條件,不僅全部滿足山藤的全部要求,而且無償提供土地使用。而南方的一省份更豪爽,還答應為山藤提供銀行貸款。」

    本以為山藤的要求無法接受,沒想到其他地方全盤接受還附帶額外條件,看來為了爭取到這個日企都豁出去了。山藤當然願意看到這一局面了,估計他會一直等,看看誰家還能有更優惠的條件。

    陸一偉懵了,良久道:「許磊,那你覺得山藤會不會考慮咱們省?」

    「呃……這個我也說不準。」許磊摸著下巴道:「我和山藤不過是在商務交往中偶然認識的,與他交往並不深。而這家公司主要生產的是麵包車之類的,其品牌價值並不高。這次海外尋租,是看準了中國巨大的消費市場。要知道,麵包車的消費市場在二三線城市而不是大城市,而我們西北地區的消費水平並不高,選擇在西江要冒很大的風險。所以,我覺得他會謹慎考慮的。」

    陸一偉明白了,西江只不過是山藤考察的一站而已。道:「許磊,我不想放過這次機會,既然其他地方都在爭取,我也想試一下。」

    「可以。」許磊爽快地答應道:「需要我為你做什麼?」

    陸一偉道:「我想去一趟日本見見山藤,可我不懂日語,與對方溝通起來有困難。所以,希望你能陪我去。」

    「這沒問題。」許磊道:「山藤其實是個中國通,中文交流起來完全沒問題,好像他太太是中國人。」

    「那就好辦,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既然你的事,隨時。」

    「好。」陸一偉有些感動,起身握著手道:「我現在就回去請示,完了告你。」

    「好,我等你電話。」

    陸一偉從商務廳出來又趕到省府大院。不巧的是張志遠正陪著沈省長開會,在外面等了十幾分鐘還不見出來,只好發了個簡訊。

    張志遠接到簡訊後走了出來,看著陸一偉急切的樣子道:「啥事?」

    陸一偉簡單說了下,張志遠沉默片刻道:「你先等著,我和沈省長說說。」說完,推門進去了。

    過了大概七八分鐘后,張志遠和沈廣明一同走了出來,對著陸一偉一揮手道:「跟我來辦公室。」看來沈廣明也非常重視這個項目,會不開完就跑出來了。

    「有這樣的事?」沈廣明聽后覺得不可思議。

    陸一偉道:「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具體的還需要進一步了解。」

    「那這樣,你先把情況調查清楚,如果確有此事,我們肯定不能落後,就是搶也要搶過來。」沈廣明有些激動地道。

    三天後,陸一偉再次找到張志遠,道:「張書記,基本上調查清楚了,鄰省確實在與山藤公司對接,而且派出一支隊伍已經前往日本。與此同時,江蘇、湖南好幾個城市都在爭取,我們有些被動了。」

    「他們開出的條件是什麼?」

    陸一偉道:「據我了解,鄰省這次下了血本。只要山藤公司願意來,除國家『兩免三減半』政策后,無償租賃該公司使用土地十五年,而且所有涉及相關手續問題一律開綠燈。」

    國家對外資到華投資有相關方面的優惠政策,但各地都有各地的土辦法,為了爭取到外企,可以不惜下血本,倒貼錢也願意,就是為了臉上貼金。說出去是外資企業,多自豪。

    看來競爭還不小,張志遠一時拿不定主意,畢竟他做不了主。再次彙報到沈廣明處,他直截了當道:「他們在爭,我們也不甘示弱。這樣吧,你現在把商務廳王廳長叫過來,我親自安排他,這個項目必須拿下來。」

    陸一偉提出不同意見,道:「沈省長,要不我先去側面了解下消息,探探對方的實底,到時候再做決定也不遲。」

    沈廣明思考半天道:「好,那你立馬動身,要快!」

    陸一偉不敢怠慢,與許磊通過電話后,趕緊回家收拾東西準備出發。好在前兩年辦了護照,這次排上大用場了。

    范春芳得知陸一偉和許磊一同去日本,倍感震驚道:「你什麼時候和許磊走到一塊了?」

    陸一偉含含糊糊道:「工作關係,這事你別和爸媽說,省得他們多心。」

    范春芳靠著門框笑著道:「你倆不會打架吧?」

    陸一偉放下東西抬起頭一本正經道:「開什麼玩笑,你以為我倆都是小年輕,為了女人大打出手?」

    「哈哈。」范春芳捂嘴笑道:「一偉,我今天覺得你像個爺們,要換做別的男的肯定做不到。」

    「什麼意思?」陸一偉颳了下鼻頭道:「別胡思亂想了,許磊不是那種人,我更不是。如果拋開各種複雜的關係,我挺樂意和他交朋友的。」

    「唉!」范春芳嘆了口氣道:「許磊人不錯,但他父親做得那些事實在可惡。」

    陸一偉突然問道:「春芳,有件事我一直納悶,許磊要相貌有相貌,要才華有才華,比我強了一百倍,為什麼你選擇我而不是他?」

    范春芳的笑容僵在臉上,低頭道:「這事其實很簡單,我和許磊從小一起長大,我一直把他當哥哥,到現在都如此,我們之間太熟了,壓根沒往那方面想。另外,他從來沒和我表白過,我怎麼知道他心裡怎麼想呢。至於你,見到第一面時就覺得你是我的人,這輩子值得依靠的人。」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我其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

    范春芳突然抱緊陸一偉,喃喃道:「一偉,求你別離開我。」

    陸一偉回頭摸著范春芳的臉頰道:「傻瓜,我既然選擇了你,就會一直陪你走下去,何況我們有了寶貝兒子朗朗,別胡思亂想了。」

    「謝謝,謝謝……」范春芳感動的有些語無倫次。

    等到簽證辦下來后,陸一偉和許磊從京城直接飛往日本大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