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4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吃過早飯來到張志遠家。

    自從離婚後,張志遠很少回家,要不是昨晚有飯局,估計又住在平康市了。

    沒有女人的家簡直不像樣子,張志遠顯然是動手能力差的人,家裡亂七八糟,東西扔的到處都是,茶几上蒙著一層厚厚的灰,上面扔著吃剩下速食麵桶,煙灰缸里塞滿煙頭,和光棍的生活沒什麼差別。

    陸一偉進來時,張志遠正穿著睡衣在衛生間洗衣服。見到陸一偉后,雙手在衣服上一擦,將沙發上堆放的棉被推向一角,一臉尷尬道:「家裡亂,你別嫌棄。」

    陸一偉忍不住笑道:「張書記,我還頭一次見你洗衣服,一個人的生活不習慣吧?」

    張志遠坐下來點上煙唉聲嘆氣道:「事情成了這個樣子,不習慣也得習慣,反正我平時主要在平康,湊合吧。」

    陸一偉小心翼翼道:「張書記,我覺得你一個人太苦了,要不幹脆再找個吧。」

    張志遠愣怔了一下,彈彈煙灰道:「都這個年紀了還找什麼啊,沒那個心思,再說了人家誰願意跟我,我現在啊,一顆心撲倒小楚身上,只要她過得開心我就滿足了。」

    「要是有人願意跟你呢?」

    張志遠突然笑了起來,道:「誰呀?」

    陸一偉沒有笑,一本正經地道:「你認識的,昨晚還在一起吃飯。」

    「馬菲菲?開什麼玩笑。」張志遠苦笑道:「馬菲菲是什麼人你不是不知道,出了名的公交車,你快拉倒吧。」

    陸一偉搖頭道:「你覺得石曉曼怎麼樣?」

    「啊?」張志遠連忙擺手道:「人家那麼年輕,能看上我?你別拿我開玩笑了。」

    「如果她願意呢?」

    張志遠沉默了。過了許久站起來道:「一偉,我暫時還不考慮這些事,畢竟剛剛離婚,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外面有人了,傳出去影響不好,以後再說吧。」

    陸一偉有些激動地道:「張書記,是嫂子先背叛了你,而且她已經嫁人了,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退一萬步講,即便你不想結婚,但考慮到小楚也得慎重對待。石曉曼人不錯……」

    「夠了!」陸一偉的話顯然刺激了張志遠,臉色極其難看,道:「一偉,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現在真的不想考慮此事。」

    陸一偉也覺得有些操之過急,張志遠一時間還無法接受謝玉芬另嫁的事實。

    見自己的話重了,張志遠緩和語氣道:「一偉,你也知道的,小楚比較叛逆,上次那事對她的傷害很大,再加上我們離婚的事,我不想再傷害她了,一切等她成人後再說吧。」

    陸一偉沒再堅持,轉向另一個話題道:「張書記,昨晚白市長說省里近期有大動作,是真的嗎?」

    張志遠點點頭道:「是有這個苗頭。章秉同自出任省委書記以來還沒有動過人,這次大調整極有可能將黃書記提拔上來的人來次大換血,這很正常,至於如何調整,目前還不清楚。」

    「張書記,我覺得你也可以試試。」

    張志遠擺擺手道:「我就不湊熱鬧了,我原本就是黃書記提拔上來的,何必找不自在。再說了,我到平康市時間不長,資歷不夠,以後再說吧。」

    陸一偉思索半天道:「張書記,我覺得這次是個好機會,畢竟是大面積調整,就連我岳父都蠢蠢欲動。」

    張志遠不為所動,道:「還是算了吧,你覺得章秉同會提拔我?我看夠嗆。再往上咱又沒人,慢慢熬吧,我也沒那個心思。」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幫你活動。」

    聽到此,張志遠瞪大眼睛看著陸一偉,道:「你能和章秉同說上話?」

    陸一偉道:「我雖然和章秉同不熟,但有人和他熟。上次我和福勇在京城時,認識了一位政研室的姜司長,這個人不知道你認識不?」

    張志遠腦袋快速搜索,道:「不認識。」

    陸一偉接著道:「這位姜司長是給某位領導人寫材料的,如果他打個招呼,我看這事八九不離十。」

    張志遠沉默了許久,他心動了,道:「能行嗎?」

    「可以一試。」

    「怎麼操作?」

    陸一偉道:「如果可以,我們今天晚上連夜進京面見姜司長。」

    「可靠嗎?」

    陸一偉也不敢保證,畢竟才見過一次面,不過值得一試。這就好比賭博,把賭注壓到一個人身上,至於成不成聽天由命了。道:「我覺得差不多。」

    又一陣沉默,張志遠把手中的煙掐滅道:「好,那我們今天下午就動身。」

    陸一偉立馬打電話給牛福勇,牛福勇聽后爽快應承下來。

    中午,陸一偉帶著范春芳和朗朗回到范榮奎家裡。不巧的是,范榮奎並不在家,估計為了此次大調整的事四處奔波。

    吃飯時,范榮奎回來了。連飯也顧不上吃,把陸一偉叫到書房關上門道:「一偉,你手頭還有錢沒?」

    「要多少?」

    「二十萬。」

    「沒問題,我現在就給你取去。」說著起身往門外走。

    「現在不用。」范榮奎叫住道:「隨後也不遲。」

    陸一偉回來問道:「爸,這次你覺得有多大把握?」

    范榮奎蹙著眉頭道:「我也吃不準。昨晚和楊同耀在一起吃的飯,他倒是答應了,不過據說這次競爭異常激烈,為了保險起見,我必須的兩條腿走路,上下打點打點。今晚我約了省委秘書長塗強吃飯,側面打聽打聽情況。」

    看來范榮奎這次是動真格的了。陸一偉道:「爸,我能幫你什麼忙?」

    「這事不用你管,我心裡有底。」范榮奎道:「這次主要是調整地方一二把手,其餘的還不考慮。應該說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了,如果錯過了就錯過了,下一步就等著退休吧。」

    「那原則是什麼?」

    「據說是從58歲一刀切,凡是58歲以上擔任主職的,全部要退居二線。如此一來,空出來的崗位不少,徐才茂這次也危險了。」

    「徐才茂有58了?」

    「今年正好58歲,剛好在原則範圍內,還有我們衛生廳的張廳長,都61歲了還在位子上,這次估計就都退了。」

    徐才茂要退居二線?這是陸一偉沒預料到的。昨晚一起吃飯時也沒見表現出來啊,可見此人城府極深。

    就聊天這會功夫,范榮奎一連接了五六個電話,內容大同小異,都與這次大調整有關。

    吃過飯,陸一偉對范春芳道:「待會你去銀行給爸提上五十萬,如果不夠,你給他多提點。」

    「嗯。」范春芳比范榮奎還要緊張,事關前途命運大事,誰都不敢含糊。

    下午,陸一偉、張志遠和牛福勇趕到京城,在金鵬的聯繫下見到了姜青衡司長。此人架子很大,講話滴水不漏,繞了很大圈子始終不肯開口,直到牛福勇將一張存有一百萬的銀行卡遞到跟前才眉開眼笑,答應可以一試。

    兩天後,全省安全工作會在南陽縣召開,省長趙昆生親自出席。對報道中提到的事進行了嚴厲的批評,並在大會上免去省安監局局長的職務,如此做極其罕見。這是趙昆生到西江省后第一次發聲,會議現場的火藥味足以讓參會人員膽戰心驚。

    與此同時,大調整工作陸續啟動了,調整的第一站便是北州市。市委書記秦修文調任南州市,接替他的是西州市委書記許壽松。另外,市長林海峰調任江東市擔任市委書記,讓人大跌眼鏡。

    秦修文從貧窮地市調整到經濟強市,這也算一種升遷。許壽松也如此,北州市好歹比西州市強一些。最讓人看不懂就是林海峰,直接從北州市市長的位置跳到江東市當市委書記,這個步子邁得有些大了。不過聯想到他是邱遠航的嫡系,一切都解釋通了。

    那林海峰來江東市這步棋意在如何?如果仔細分析不難發現,這是章秉同和趙昆生互相角逐的結果。白宗峰擔任市長以來,按照趙昆生的思路提出了城市發展規劃,章秉同顯然不樂意,但原市委書記於洪江又不服管控,順理成章拿掉了他,將邱遠航的嫡系調整上來。

    江東市作為省會,是全省政治文化中心,且能讓這一陣地落入旁人之手?

    很快,又有一批人進行了調整,而這次,范榮奎名列其中,出任西州市市委書記。這一結果對於他來說非常不錯了,看來他活動的還不錯,楊同耀在省里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

    陸續有人在填補空缺,但張志遠遲遲沒動靜,讓陸一偉頗為著急,難道花了的錢打了水漂了?張志遠倒也坦然,能上就上,不能上拉倒,一切順其自然。

    又是一批人調整,依然沒有張志遠。陸一偉讓牛福勇打電話探探情況,就在此時,張志遠的調令下來了。讓人沒想到的是,張志遠沒有如願以償當上市長,而是調到省政府辦公廳擔任副秘書長兼任辦公廳主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