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2字體大小: A+
     

    「聊什麼聊著這麼開心呢?」東州市委書記徐才茂笑眯眯地走了進來。

    按照級別高低,目前屬徐才茂最高,同是正廳級官員,還掛著省委委員的頭銜,儘管是個虛職,但下一步將是重點提拔的對象。

    都是老熟人了,郭金柱和白宗峰坐在那裡,級別相對較低的張志遠和陸一偉站了起來迎接。

    「坐,坐!」徐才茂壓了壓手道:「自己人客氣什麼。」

    陸一偉趕忙為徐才茂拖出椅子,將茶水端到跟前,謙虛地道:「徐書記,您喝茶。」

    徐才茂接過茶杯,象徵性地呷了一口,問道:「肖揚最近恢復的怎麼樣?」

    「還行。」

    「哦。」徐才茂放下茶杯道:「有時間你多過去看看,別冷落了他,好歹都是南陽走出來的。另外,他的辭職報告在我這兒壓著,暫時不批准,等他好了以後再說吧。」

    張志遠湊過來道:「徐書記,肖揚可能一時半會接受不了現實,你多給他點時間,這孩子不錯。」肖揚曾經給張志遠當過一段時間秘書,再加上與他父親的關係,因此格外關心。

    「嗯。」徐才茂點點頭道:「這你放心,我自有分寸,先讓他安心養病吧。」

    談起了此事,郭金柱唉聲嘆氣地道:「洪剛出事的前兩天我還和他在一起吃飯,沒想到轉眼間就沒了,世事難料啊,唉!」

    白宗峰附和道:「可不是嘛,洪剛當了市長還不到一年,而且還年輕,如果不出這檔子事,將來的前途無量啊,可惜了。」

    徐才茂一臉沉重地道:「都過去的事了,別提了。」

    郭金柱小聲問道:「老徐,洪剛的事情查清楚了嗎?」

    徐才茂格外小心,看了看周邊道:「差不多吧,隨後再說吧,今天這個場合不提此事。」

    眾人聞弦歌而知雅意,集體選擇了噤聲。

    這時,一連串高跟鞋聲音傳來,白宗峰豎起耳朵,笑著道:「我們的美女市長來了,哈哈。」

    話音未落,馬菲菲和石曉曼推門進來。

    「哎呦,都在啊。」馬菲菲愣在門外眯著眼睛笑道。

    白宗峰站起來道:「來來來,快坐,今晚都是你們北州的,哈哈。」

    馬菲菲大方地與眾人點頭示意,石曉曼將手中的蛋糕放到桌子上,馬菲菲道:「聽說今天是郭書記的生日,特意前來祝賀,生日快樂啊。」

    郭金柱呵呵笑道:「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吃生日蛋糕,小馬有心了。」

    馬菲菲的發展軌跡讓所有人的倍感納悶,從南陽縣的縣委副書記直接奔到江東市的副市長,連跳三級,絕無僅有,至少在西江官場沒有過此先例。不過她已是四年的正處,提拔到副廳順理成章,在人情當道的當下,沒有過硬的關係絕不可能跳著走。

    馬菲菲從前不過是北州市京劇團的一名演員,邱遠航擔任北州市委書記時踏入政界,並隨著他的升遷馬菲菲也在進步,或許這應該是最好的解釋了。

    「都到齊了吧?那我們開飯吧。」郭金柱張羅道。

    「等等!」白宗峰看了看錶,神秘地道:「我今晚還邀請了一位神秘客人,估計馬上就到。」

    「誰啊?」眾人把目光不約而同集中到白宗峰身上。

    「該不會是趙省長吧?」徐才茂警覺地道。

    白宗峰笑而不語。

    白宗峰是從京城下來的,而省長趙昆生也來自京城,不知道以前熟不熟,但作為老鄉,肯定會格外關照,兩人走得比較近。

    就當所有人都以為是趙昆生時,副省長沈廣明踩著點進來了。眾人紛紛起身,迎接這位副部級官員。

    「都坐,都坐,別站起來。」沈廣明壓著手笑眯眯地道。

    徐才茂很會來事,上前扶著沈廣明坐到正中央位置,一邊道:「沈省長,不知道您要過來,要不然就親自過去接您了,都怪老白,還和我們賣關子。」

    「呵呵,還接什麼啊,我自己有腿,都坐啊,傻站著幹什麼。」沈廣明和徐才茂的年紀差不多,梳著精幹的背頭,髮際線很高,鋥光瓦亮的腦門在燈光下格外耀眼。高鼻樑,四方口,國字臉,按照相術講,典型的富貴相。這要是在七八十年代,這是標準的美男子。

    沈廣明是分管安全的副省長,其地位僅次於常務副省長,而且同樣是省委常委。按照慣例,主抓經濟的副省長列入省委常委。沈廣明肩上責任重大,成為省委常委順其自然。

    沈廣明是四川人,有中央黨校背景,從團中央直接掉到西江省鋼鐵廠擔任一把手,后從企業又回到政界,閱歷豐富,對企業管理很有一套。這麼說來,也是從京城來的,這條線漸漸明朗。

    以前眾人聚會時,主座坐著的是蔡潤年,自從黃繼陽調走後,這位「師爺」漸漸消失在他人視野中。據說,現在在專心搞學問,能不能靜下心來,不得而知。

    由於沈廣明的出現,現場氣氛相對沉悶。主要是諸位與他不怎麼熟,更多把他當領導看。這和陸一偉對他們的情況是一樣的。

    沈廣明也感覺出來了,故意找起了話題,把目光集中陸一偉身上,道:「這位是?」

    白宗峰立馬介紹道:「高新區管委會主任陸一偉。」

    「哦,哦,我記起來了,很不錯嘛。」沈廣明笑盈盈地道:「好像是我省最年輕的地方主政領導吧?」

    「好像是吧。」白宗峰見陸一偉愣在那裡,使了個眼色道:「一偉,沈省長關心你呢。」

    陸一偉回過神來連忙道:「沈省長,晚輩陸一偉,資歷尚淺,經驗不足,還望您多多指點和批評。」

    沈廣明微微點頭道:「年輕人嘛,就應該是前不怕狼后不怕虎的年紀,好好乾,爭取把高新區的作用發揮出來,好吧?」

    「謹記沈省長教誨,一偉定會虛心接受。」

    「那這位是?」沈廣明又把目光停留在馬菲菲身上。一番介紹道:「哦,原來是你的部下啊,不錯。那這位也是你的部下嗎?」

    一直未發言的石曉曼突然緊張起來,連忙站起來道:「沈,沈,沈省長,我是陪著馬市長來著……」

    「別緊張嘛,我又不會吃了你,哈哈。」

    其他人見沈廣明笑,也跟著笑了起來,儘管不好笑。石曉曼的臉緋紅,拘束地緩緩坐下。

    本來好好的一頓飯,因為沈省長的出現變得味如嚼蠟。好在沈廣明飯中間接了個電話匆匆離去,所有人都鬆了口氣,擼起袖子正兒八經開始喝酒。

    「老徐,這韓市長走了,你說省里會派誰下去當市長?」白宗峰問道。

    徐才茂紅著臉道:「管他呢,誰來都一樣,那你覺得會是誰?」

    白宗峰道:「我前兩天聽說章書記可能在近期對地方官員進行大調整,說不定你還可以再上一個台階。」

    徐才茂面醉心不醉,道:「我到不指望再上,現在的局勢不明朗啊。」

    白宗峰知道所指,道:「過兩天趙省長要表演場好戲,到時候你就等著看吧。」

    「行了,都不談工作了,來來來喝酒。」郭金柱及時制止道。

    一行人一直喝到晚上十一點多,本來要去唱歌,但各自都有事隨即解散。陸一偉把張志遠送回家準備回家時,接到石曉曼的電話:「一偉,我找你有點事,現在方便嗎?」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時間不早了,要不明天再說?」

    「哦,那算了。」

    見石曉曼心情低落,陸一偉遲疑半天道:「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找你。」

    「東湖公園。」

    「好的。」

    陸一偉讓李二毛回家,自己駕著車來到東湖公園。見面后道:「有事?」

    石曉曼流著兩行眼淚道:「一偉,你救救我。」

    「咋了?」

    石曉曼擦掉眼淚道:「一偉,我前夫也就是曹曉磊你還記得吧?他前一陣子突然找到我和我張口要十萬,我那有那麼多錢,可他說如果不給錢就把女兒給賣了,我真的擔心死了。」

    「他要這麼多錢幹嘛?」陸一偉驚奇地道。

    「還能幹什麼,他生性嗜賭,欠了一屁股債,債主天天追著他討債,逼的沒辦法了,動起了女兒的主意。所以……」

    陸一偉明白了,恨得直咬牙。他最看不起這種人,道:「那你的意思是?」

    「一偉,我認識的人不多,你能借給我十萬嗎?」

    「這沒問題,明天拿給你。」

    「謝謝,謝謝。」石曉曼也不知為什麼,遇到煩心事第一個想到陸一偉。

    看著石曉曼可憐楚楚的樣子,陸一偉心疼地道:「曉曼,他既然和你要一次,就還會要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我看還不如一次性了斷,直接把孩子從他手裡要回來,讓他徹底斷了這個念頭。」

    石曉曼再次流下了眼淚道:「我也和他說了,可當初離婚時法院判給了他,他說孩子歸我,要五十萬。」

    「給他,我明天給你拿五十萬。」陸一偉爽快地道:「只要他以後不打擾你的生活,這點錢算什麼。」

    石曉曼瞪大眼睛道:「那可是五十萬哪,我可還不起。」

    陸一偉淡淡笑道:「不用你還,這點錢我還是有的。」

    「不行,等我以後有了錢肯定會還給你的。」石曉曼堅定地道。

    陸一偉看著石曉曼認真的樣子,沒有爭辯,道:「好,以後再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