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1字體大小: A+
     

    「你說的沒錯。」白宗峰吐了口煙氣道:「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研究江東市的產業發展,如何定位,發展成什麼樣,至今還摸不著頭腦。你說是重工業基地吧,也說得過去,境內鋼鐵廠、鍛壓廠、軸承廠、汽車廠等等都是傳統工業,相對高精尖的企業卻寥寥無幾。其實省里當初成立高新區時給予了厚望,但這些年的發展來看,完全沒有發揮作用。你有什麼想法嗎?」

    陸一偉深吸了一口氣道:「白市長,我倒是有些想法不知行不行。」

    「說來看看。」白宗峰來了精神,坐了起來道。

    陸一偉道:「白市長,上次我參加了城市規劃評審會,看后特別激動。如果江東市真的能按照規劃發展,在未來五年內將躋身於一線城市。您的意圖我看出來了,下一步打算對谷未區進行舊城改造,是嗎?」

    白宗峰臉上露出一絲神秘微笑,沒有作聲。

    陸一偉繼續道:「如今的江東市還停留在八十年代的發展格局,鋼鐵廠是污染大戶,居然還在谷未區,周邊還居住者不少市民。汽車廠同樣存在類似情況,急於擴大規模發展,奈何地域環境有限,想要發展只能與市民爭地。要知道,谷未區作為老城區,居住者多達50萬市民,如此龐大的群體僅靠那點可憐的土地顯然不夠。類似的企業還很多,我就不一一列舉了。我的想法是,如果將來要搞舊城改造,何不把這些企業遷出去呢?」

    陸一偉的想法與白宗峰的思路不謀而合,讓他很是欣慰。道:「一偉,你的這個思路固然好,但如此浩大的工程怎麼實施呢?如果有的企業不願意搬遷,那又有什麼辦法?而且很多企業屬於省直屬企業,僅憑我們的力量怎麼夠呢。」

    陸一偉想了會道:「確實有一定難度,這就需要省里出面協調了。肯定有部分企業為了個人私利百般阻撓,必須拿出行政手段強制干預。就好比鋼鐵廠來說,完全可以遷到開發區,而汽車廠則可以遷到高新區。涉及到職工利益,可以最大限度地滿足需求,如果不這樣,那麼城市規劃就是一紙空文。」

    「嗯。」白宗峰點點頭道:「不瞞你說,你的想法正是我這陣子思考的事。該如何實施,何時實施,怎樣實施,沒有一個絕對周全的方案不敢揭開這個鍋蓋,必須先拿出一個企業開刀試點。鋼鐵廠是肯定不敢動,涉及20多萬職工,稍有不慎全盤皆輸。思來想去,我打算先從洗衣機廠開刀,將整個廠子一起端到高新區,你覺得怎麼樣?」

    陸一偉不知道白宗峰為什麼找他商量此事,停頓片刻道:「白市長,我想和您彙報一件事。」

    「你說。」

    「商務廳的對日貿易處處長許磊前段時間找到我,說一家叫山藤的汽車廠有意到我市來投資,目前還沒有確切消息,不過該公司提出與西江汽車廠合營,如果這個項目談成的話,我建議先把汽車廠遷出來。」

    聽到此,白宗峰有些激動,道:「這事你怎麼不早說?」

    陸一偉不好意思地道:「我打算等事情有眉目了再向您彙報,所以……」

    「這個主意好!」白宗峰調整坐姿道:「如果以這種模式將汽車廠遷出去,無疑是比較完美的解決方案。這樣吧,這事你的盯緊點,或者你告訴許磊,邀請該公司董事長來我市考察,到時候再進一步磋商。」

    「好,我隨後和許磊商量下。」

    白宗峰的心情比先前好了許多,笑著道:「一偉,你要是真把這個項目談成,你是江東市的功臣,我給你記頭功,哈哈。」

    陸一偉回敬道:「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如果真能成,應該好好感謝人家許磊。」

    「都要感謝,哈哈。」

    這時,白宗峰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起身拿起來,看了看陸一偉接起來道:「志遠啊,剛才還提到你了,沒想到就打來電話了,哈哈。」

    「吃飯?好啊,老郭生日啊,太好了,好的。」白宗峰面帶微笑火熱聊著:「行,行,把老徐也叫上,正好我們也好久沒聚了,好,好,我一定去。對了,一偉在我這,到時候我一併帶他過去,好嘞,好嘞。」

    白宗峰掛掉電話道:「今晚老郭過生日,叫大家一起樂呵樂呵,這馬上就下班了,待會我們一起過去。」

    陸一偉已經很久沒見郭金柱了,也特別想見見他。

    剛說完,有人敲門。白宗峰一臉不快走過去打開門正要訓斥,見是副市長馬菲菲,換了副面孔道:「馬市長,有事?」

    馬菲菲往裡瞟了眼,道:「我還以為你大白天的關在裡面和誰聊天了,原來是一偉啊。我沒事就不能過來了?」

    馬菲菲敢和白宗峰開玩笑,說明兩人關係還不錯。白宗峰讓開路道:「馬市長來指導工作當然歡迎了,快坐。」

    馬菲菲與陸一偉點點頭,靠著辦公桌道:「今晚打算叫你一起吃個飯,正好,一偉也在,一同去吧。」

    轉眼間又來了飯局,白宗峰愣在那裡。

    「怎麼?請不動你?你這官架子也太大了吧?」馬菲菲開玩笑地道。

    白宗峰為難地道:「你來的前一秒剛接到志遠的電話,晚上老郭過生日,現在你又來了,你說我該去那邊?」

    「哦,那算了,改天吧。」

    見馬菲菲要走,白宗峰叫住道:「要不晚上一起過去?志遠和老郭都是老熟人,又不是外人。」

    馬菲菲忖度了會道:「也行,哪個酒店?」

    「東湖會所。」

    「好的,晚上我過去。」

    馬菲菲走後,白宗峰關上門繼續道:「一偉,我不管你以前怎麼樣,跟著我好好乾,只要你能幹出一番成績,我會給你好前程的。」

    話到了這份上,陸一偉還能說什麼,點頭道:「白市長,我知道該怎麼做。」

    白宗峰坐下來道:「趙家林這個人呢,我並不喜歡他,但身在官場不能以個人喜好來決定一些事。另外,這個人不是想動就動得了的,慢慢來吧。所以,他要搞菜家園拆遷,就由他去吧,你可以不參與,但絕不能攔著,聽明白了嗎?」

    「呃……」陸一偉難以理解。

    白宗峰看出他的不解,道:「有些事我不能明說,這裡面牽扯太多關係,得罪了誰都不好。」

    陸一偉聽懂了,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那就好。」白宗峰拍了拍肩膀道:「你是聰明人,要學會保護自己,在羽翼未豐滿時,切不可輕舉妄動,如果過於冒失,到時候我也保不了你。」

    兩人一直聊到天黑,直到張志遠再次來電話才動身前往東湖會所。

    進了門,郭金柱已經先到一步,幾日未見,皮膚白皙了許多,也胖了不少,甚至臉上的皺紋都看不到了。從西州市到旅遊局,不出意外仕途就此畫上了句號。畢竟,年齡在那裡擺著,不服老不行啊。

    「白市長,幾日未見腐敗了不少啊。」郭金柱依然是從前的風格,講話直來直去,也可以看出他們之間的關係達到一定程度。

    白宗峰笑著道:「我這還算腐敗?你看看你的肚子,至少能裝下一箱茅台,我這從其量是一瓶二鍋頭。」

    「哈哈……」郭金柱爽朗的笑容在房間里回蕩。看到陸一偉后,走過來拍拍肩,用堅定的眼神道:「一偉,受委屈了。」

    還不等陸一偉開口,白宗峰立馬接過話茬道:「跟著我怎麼受委屈了,跟著你就開心了?」

    「哈哈,你呀,強詞奪理。」郭金柱沒理會,抓著陸一偉的手落座。對白宗峰道:「老白啊,我在西州市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給一偉一個說法,現在跟著你了,我不管你怎麼考慮的,一偉你必須給我帶好咯,要是他受半點委屈,我和志遠饒不了你。」

    白宗峰見郭金柱一本正經的樣子,道:「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張志遠在一旁附和道:「郭書記,你也別多想,一偉這孩子心眼實誠,沒那麼多心思。再說了,你離開前火速把他提拔成縣委書記,也算給他交待了。」

    「唉!」提起往事,郭金柱窩著一肚子火,道:「這人哪,真不知道你下一秒在哪裡。算了,不說了。」

    白宗峰安慰道:「老郭,過去的事就別提了,別人想搞你,你再有三頭六臂都搞不過對方。不是我說你,你那臭脾氣真應該改改了。」

    「改什麼,我都馬上到站的人了,管他呢。」郭金柱無所謂地道:「如果他覺得我在旅遊局待著礙手礙腳,完全可以把我挪到其他地方,讓我退居二線也行。」

    「行了,不說了。」白宗峰及時制止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幹嘛呢,別提這些糟心事。要是老徐來了,一定會臭罵你一通。」

    見對方肆無忌憚地談論著某些事,說明他們把他當成了自己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