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60字體大小: A+
     

    三天後,肖揚醒了過來,讓所有人都鬆了口氣。在醫生的建議下,肖揚轉到了省人民醫院,開始了漫長的醫療和康復。

    關於此次車禍事件,東州市成立了專項調查組,進行秘密調查。但調查來調查去,這事成了一件無頭案,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

    就在事發當天,市委書記徐才茂親自下令,要求把出事車輛進行就地掩埋。如此做,是為了維護市委市府的顏面,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和肆意猜測。

    就在肖揚轉院后的第二天,東州市以市政府的名義發出訃告,市長韓洪剛因突發腦溢血不治身亡。

    原本是因公死亡,現在又成了身體疾病,這下韓洪剛的家屬不幹了,非要爭個名分不可。但徐才茂的手腕果然硬,硬是把這件事給平息下來。

    那車禍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似乎無人知曉。司機當場斃命,韓市長也離去,現在就剩下肖揚知情,但他還隔離在重病監護室,一切謎團還待他揭曉。不過,正如陸一偉猜測,民間出現了兩個版本。

    一個是說當天車速過快,轉彎處有暗冰,司機來不及回方向,直接竄進了山溝里。這個版本結合當時天氣似乎能說得通。不過有一些陰謀論者提出了不同意見。說韓市長出車禍的前天下午當面批評了某位煤老闆,並把某位縣領導就地免職。如此一聯繫起來,極有可能存在報復行為。

    至於是哪個版本,不得而知。

    不過,極少數人還是掌握真相的,但考慮到社會影響不可能把事實情況放出來。

    人都死了,爭論這個還有什麼意義呢?

    又過去半個月,肖揚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恢復還算不錯。醫生說了,只要他積極配合,將來基本上能恢復到正常人水平。

    肖揚性格開朗,比較積極樂觀,臉上永遠掛著一副笑容,迎接每天清晨的陽光。

    這兩天,東州市的幹部陸續前來探望,甚至有人專門看守,生怕他亂說什麼。肖揚在與徐才茂通電話時坦誠一切,道:「徐書記,感謝市委市府的關心,韓市長突發腦溢血是不可抗拒的,我非常悲痛。至於其餘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徐才茂聽到這個回答非常滿意,道:「肖揚,你安心養病,市委是不會忘記你的。等你康復后,我一定會重用你。」

    「謝謝徐書記。」掛斷電話,肖揚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病房裡就剩下陸一偉和肖揚時,兩人打開心扉開誠布公地進行了深聊。

    「一偉哥,你能幫我寫一份辭職信嗎?」肖揚輕描淡寫道。

    「什麼?」陸一偉以為自己聽錯了,錯愕道:「為什麼?」

    肖揚咬著嘴唇道:「一偉哥,還記得我從前和你說過的話嗎?我是學技術出身,不適合干行政,經過這件事後,我發現我真的不適合。再說了,我將來即便是能站起來也是個廢人,我不想再走進官場了,想自由自在過兩天屬於自己的生活。」

    陸一偉明白了,問道:「這麼做你父母親同意嗎?」

    「他們會的。」肖揚堅定地點點頭道:「從小到大,父母親都支持我做出的每一項決定,要不然我也不會去曙陽煤礦了,呵呵。」

    陸一偉沒有說話,從包里拿出紙和筆為肖揚寫下了辭職信。寫完后,肖揚抬起無力的手臂,歪歪扭扭簽下了名字。

    簽完字,肖揚瞬間感覺輕鬆了許多,依然面帶微笑道:「從這刻開始我就是自由人了,過去的就都讓他過去吧,我不想再提也不願意提。」

    陸一偉坐在一旁忍了半天,還是問道:「肖揚,能和我說說車禍的事嗎?」

    肖揚的笑容僵在臉上,無奈地搖搖頭道:「一偉哥,當時的情況我也不記得了,你別再問了。」

    「你連我都要隱瞞嗎?」

    肖揚面部神經猛烈抽搐,過了一會兒道:「我真的記不得了,只感覺車子一側滑就到了溝里。」

    「哦。」陸一偉見肖揚不願意提,沒有追問,道:「什麼事都不要想了,安心養身體,出來照樣是條好漢。」

    肖揚強忍著疼痛點了點頭。

    天氣越來越冷,陸一偉實在不放心老兩口在家裡,從東州市接到了江東市。新家雖不寬敞,但住三代人綽綽有餘。

    母親劉翠蘭得知肖揚出事後,格外緊張。在她心目中,早就把肖揚當成了二兒子陸一峰,可這個謎團到底何時才能解開呢,並沒有多長時間。

    陸一偉詢問父親陸衛國的血型他也不知情,為了解開謎團特意帶父親去醫院化驗了血型,得出來的結果大跌眼鏡,竟然也是B型。

    拿著結果,陸一偉詢問了醫生。醫生說,從遺傳學上講,B型和B型生出來的孩子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O型,一種是B型,絕對不可能出現其他血型。

    如此一來,謎團就此解開。肖揚的血型為A型,從血型上就否定了血緣關係,完全沒必要進行DNA基因比對,他不是一家人苦苦尋找的陸一峰。

    得到這個結果,陸一偉不知該慶幸還是悲傷。慶幸的是,他沒有貿然向肖揚提出這個問題。悲傷的是,弟弟陸一峰至今沒有下落。他到底在哪?

    母親聽到這個結果后大病一場。年紀越大,越是思子心切。她不甘心,如果有生之年見不到找不到丟失的兒子,死不瞑目。但尋親之路慢慢兮,有太多的家庭因為此搞得心力憔悴。好在陸家有三個孩子,如果是單親家庭,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

    母親病癒后,問道:「一偉,我怎麼好長時間沒見到海東了,他最近忙什麼?」

    提及李海東,陸一偉閃爍其詞地道:「海東去了京城了,生意比較忙,等過年時候就回來了。」

    「哦。」劉翠蘭擔心地道:「有時間你多幫幫他,這孩子沒爹沒娘的怪可憐的,既然認了我當乾媽,我就得挂念著他。」

    陸一偉聽后心裡不是滋味。關於煤礦的事,他從來沒在雙親面前提及過,更沒有提及海東如今的情況。上次在京城沒見到李海東,他讓李二毛四處打聽。可是,李海東壓根沒有回家,家裡只有梅佳的母親,眼巴巴地盼著外孫回家。

    「嗯,知道了。」

    車禍事件在徐才茂嚴守死防下,並沒有引起過多非議。這一做法,得到省委領導的充分肯定。然而,對於死者和傷者來說,這個結果難以接受。

    「一偉,你現在到我辦公室一趟。」

    接到市長白宗峰的電話,陸一偉有些意外。他沒有猶豫,馬不停蹄趕到市委大院。

    進門后,白宗峰正坐在沙發上喝茶,難得一見的清閑。

    「來,這邊坐!」白宗峰拍著旁邊的沙發笑著道。

    由於兩人先前比較熟,陸一偉沒有客氣,大大方方坐了下來。

    白宗峰道:「你去了管委會有一段時間了吧?」

    「有四個多月了。」

    「哦。」白宗峰彈彈煙灰道:「早就說要過去看看你一直抽不出時間,今天正好沒什麼事,找你過來聊聊天,聽聽你的想法。」

    陸一偉早就想和他交交心,道:「謝謝白市長的關心。」

    這時,秘書敲門走了進來,還不等說話,白宗峰臉一沉道:「沒看到我有事嗎,有天大的事待會再說,先出去。」

    秘書愣在欲言又止,悻悻離去。臨走時,白宗峰又補充道:「不管誰找我,都說不在。」

    秘書出去后,白宗峰起身將門反鎖,走回來道:「我聽說趙家林要對菜家園村整體拆遷,你怎麼看?」

    陸一偉從白宗峰眼神里看不出對此事的態度,按照自己的想法講了出來,道:「白市長,我對此事持中立態度,既不支持也不反對。」

    「這是什麼話,你作為管委會主任難道沒有自己的主見嗎?」白宗峰用犀利的眼神掃過來。

    陸一偉講出了實話,道:「白市長,這個項目我不支持。」

    「為什麼?」

    陸一偉道:「無論是從現有經濟價值還是未來產能價值,效果都不是很明顯。再者,站在全市的角度看,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既違背了高新區的發展定位,也背離了以經濟建設的發展核心。」

    「哦。」白宗峰若有所思地道:「如今地產業在全國範圍內搞得如火如荼,而且房價蹭蹭地往上漲,此外,城市規模一再擴容,我想用不了幾年就發展到高新區了。趙家林未雨綢繆,放眼未來提前謀划,那你說有沒有這個必要呢?」

    陸一偉有些懵了,捉摸不透白宗峰的心思。難道趙家林跑到市政府告狀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道:「白市長,您說得沒錯,這兩年城市發展飛快,這是大趨勢。但高新區與其他區的本質區別在哪?它是個特有的生態環境,如果把地都搞了地產建設,那和其他區有什麼區別呢。」

    白宗峰突然笑了起來,指著陸一偉道:「你這個認真勁還真有點像志遠,不愧是他培養出來的徒弟,有性格,哈哈。」

    陸一偉更摸不著頭腦了,附和著笑道:「白市長,我剛才的話可能重了點,但這就是高新區的實情,如果沒有企業,空有些地產,那高新區名不符實,完全沒有存在的必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