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9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焦急地站在門外等待,劉文麗來了電話。聲音低沉地問道:「一偉,肖揚那邊怎麼樣了?」

    「還在搶救。」

    「哦。」劉文麗沉默片刻道:「那你多加註意身體,待會我讓鐘鳴給你們送點飯。」

    「謝謝了,不用了。」陸一偉關心韓市長那麼的情況,小心翼翼地問道:「阿姨,韓市長怎麼樣了?」

    又一陣沉默,過了許久后,劉文麗聲音沙啞地道:「韓市長在去往省城的路上已經……唉!別說了,這事你不要往外說,市裡要封鎖所有消息,一切以市裡的最終通稿為準。」

    儘管不是自己親人,陸一偉聽后還是當頭一棒。人真的太脆弱了,今天上午還活躍在電視銀屏上,轉眼間就陰陽兩隔。

    「哦,明白。」

    「行,徐書記召集開緊急會,先就這樣,待會有消息給我發個簡訊。」劉文麗道。

    掛掉電話,陸一偉靠在牆上久久沒緩過神來,側頭看了看蜷縮成一團凍的瑟瑟發抖的佟歡以及依然站在窗戶前默默抽煙的肖父,愈發緊張慌亂。時間越久,說明問題越嚴重。

    陸一偉脫下外套搭在佟歡肩上,關切地道:「佟歡,要不你先回去吧,這邊我盯著,有消息及時通知你。」

    佟歡有氣無力地搖搖頭道:「我不能走,你要累了你先回吧,我沒事。」

    陸一偉沒有勸說,悄悄地走到肖父身邊把身上的煙塞到手裡,安慰道:「肖叔,肖揚一定會沒事的,你別太擔心。」

    肖父不愧為當過廠長的人,面對突如其來的大事不慌不忙,處驚不亂,能夠沉得住氣,表情冷峻,手指被煙熏得發黃,鼻翼微微扇動,目光凝視前方。看到陸一偉后,臉上露出一絲極其難看的苦笑,道:「一偉,謝謝你,這麼晚了還麻煩你,肖揚有你這樣的朋友是他的福氣,我替他謝謝你了。」

    「千萬別這麼說,肖叔。」陸一偉道:「我和肖揚也算是多年的好朋友了,他出了事我不能坐視不管。」

    「唉!」肖父長長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韓市長那邊怎麼樣了。」顯然,他還不知道韓市長已經去世的消息。

    陸一偉沒有說話。

    又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陸一偉走出去一看是陸玲和鐘鳴。站崗幹警依然不放行,走過去好說歹說才算放進來。

    「怎麼樣了?」陸玲看了看佟歡,小聲問道。

    陸一偉努了努嘴道:「還在搶救,應該沒多大問題。」

    陸玲提著飯盒走到佟歡跟前,蹲到地上道:「佟歡姐,來,坐起來吃點飯。」

    佟歡睜開眼又閉上,抿嘴道:「讓你哥吃點吧,我不餓。」

    如果當初不是陸玲出面干涉,陸一偉和佟歡的婚事就成了。因為此,陸一偉很長時間和家人沒說話,陸玲很是愧疚。面對佟歡,更覺得對不起她。

    陸玲站起來道:「哥,你讓佟歡吃點東西,不吃飯怎麼能行呢。」

    陸一偉使了個眼色,把盒飯提到肖父跟前道:「肖叔,你先吃點吧。」

    肖父看了看不講究地蹲在地上,拿起盒飯狼吞虎咽吃了起來。

    陸一偉對鐘鳴道:「你去我車上拿兩條煙過來,給站崗的幹警每人發點,他們也累了。」

    「好的。」

    鐘鳴出去后,把陸玲拉到一邊道:「玲玲,哥問你件事,爸媽什麼血型?」

    「怎麼了?」

    「哦,沒什麼,我就隨便問問。」

    陸玲想了一會兒道:「我記得去年媽住院時化驗過血,好像是B型。」

    「那爸呢?」

    「這我不知道啊,要不我給你問問?」

    「算了,隨後再說吧。」

    陸一偉的血型是B型,而剛才醫生說需要A型血,如果成立,那父親的血型可能是AB型或A型了。這麼多年,他從來不知道父親是什麼血型,想想都慚愧。

    「那你的血型呢?」

    陸玲想了一會道:「我好像是O型,你問這個幹嘛啊?」

    陸一偉不懂遺傳學,基本的常識還是懂一點,如果把陸玲加進來成立的話,那父親的血型只有可能是A型了。

    這時,急救室上面的紅燈熄滅了,一群人立馬圍了上去。過了一會兒,醫生累得奄奄一息走出來問道:「誰是病人家屬?」

    肖父走上前道:「我,我是病人的父親。」

    「哦,病人暫時脫離生命危險了。」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不過,醫生立馬又道:「雖然脫離生命危險,並不表示就解除危險了,隨時可能出現險情,需要24小時不間斷觀察。病人此時還深度昏迷,身上有十幾處骨折,並且穿透了肺和肝,好在腦部沒有受到重創,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不管怎麼樣,總算保住了一條命,這已經給所有人最大的驚喜了。肖父極其冷靜地道:「醫生,我們全力配合,希望您多多辛苦,拉孩子一把,他還年輕,肚子里的孩子還沒出生……」說著,肖父竟然淚流滿面,在場的人都不禁潸然淚下。

    醫生每天面對各式各樣的病人和家屬,早就練就了刀槍不入的金剛罩,憐憫同情壓根不在他們的字典里,道:「放心吧,我們會盡最大努力的。不過我還是建議,等病人情況稍微穩定后趕緊轉院,東州的醫療水平畢竟有限,明白吧?」

    「好的,好的。」

    醫生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去休息了,還不等家屬緩口氣,那位市委副秘書長就把他們叫進房間召開緊急會。道:「剛剛接到市委通知,臨時通知大家一件事。現在肖揚脫離生命危險了,大家可以鬆口氣了。請你們放心,肖揚的一切醫療費用都由市府承擔,用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葯幫助肖揚同志儘快康復。」

    「出了這樣的事,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但事情發生了,我們不能過度指責謾罵,有什麼用,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回到從前。市委徐書記本來要親自過來,但他還在市委召開會議,委託我慰問大家。」

    「有件事必須和大家說明,關於此次車禍在沒有調查清楚以前誰都不能到處亂說,更不能謠傳。肖廠長你是黨員領導幹部,應該知道黨的紀律,我相信你能做到,也相信在場的人都能做到,好嗎?」

    肖父嘆了口氣道:「李秘書長,就是你不說,我也知道該怎麼做。事情既然發生了,我不抱怨任何人,只要能保住肖揚的命就行了,其他的別無他求。」

    看得出,肖父是一個善良正直的人,要換做旁人早就帶領一幫親戚大鬧現場了。

    李秘書長點點頭道:「我知道你是個通情達理之人,既然這樣,我就把站崗的幹警們撤走了。今晚你們也不用都在,輪流著守候就行了,別把身體給累垮了。那好,我現在馬上回市委開會,明天一早再過來看肖揚。」

    李秘書長走後,站崗幹警也陸續撤離。就在此時,肖父突然扶著牆緩慢地倒下去,把所有人都嚇傻了。

    肖父也被推進了急救室,度過煎熬的半個小時后醫生走出來道:「沒多大事,受了點刺激血壓高了,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由於不讓通知其他親屬,肖母在家陪著佟欣,肖父又倒下了,照顧重任落到了陸一偉頭上。他把肖父安頓到病房后,回到急救室門外陪著佟歡。幾番央求她回去休息,都被她拒絕了。

    「玲玲,鐘鳴,你們先回去吧,孩子還要照顧,這裡我盯著就行了。」

    陸玲看著陸一偉憔悴的樣子,心疼不已,道:「哥,你和佟歡姐回去休息吧,我和鐘鳴在這裡盯著,有事再給你打電話。」

    鐘鳴也附和道:「是啊,哥,你回去休息一會吧。」

    「行了,都不用說了,我留下來,你們都回去吧。」陸一偉道:「記住,回去以後別和爸媽說。」

    「知道了。」鐘鳴走後不一會兒又進來了,拿著兩件軍大衣遞過來道:「晚上涼,披著暖和點。」

    陸一偉感激地點點頭,目送鐘鳴離開。這時,李二毛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陸一偉驚奇地道:「我不是讓你回去休息嗎,你就沒回去?」

    李二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陸主任,我回去也睡不著,索性留下來陪你。」

    陸一偉沒有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中。

    到了凌晨,寒風從走廊里躥了進來,格外寒冷。佟歡披著大衣靠在角落,瞪著大眼睛盯著某處發獃。陸一偉遞過去水杯道:「喝點熱水吧,暖暖身子。」

    佟歡接過來抱在手裡,嗤嗤道:「一偉,你說肖揚以後會落下殘疾嗎?」

    身上十多處骨折,即便是痊癒,也不可能恢復到從前。安慰道:「別多想了,肖揚命大,不會有事的。」

    「那他以後還能回去上班嗎?」

    「這……」這個問題把陸一偉難住了,即便回去上班也不可能再回市委辦公廳了,何況伺候的領導已經先走一步。唉,世事難料,世事無常啊。道:「別多想了,先等肖揚康復再說,如果不能上班咱就不去了,讓他到你公司不一樣嗎?」

    「唉!」佟歡長嘆一口氣道:「為什麼我們佟家人的命這麼苦呢,我妹妹好不容易找到了幸福,可偏偏……」

    「別說了,事情很快會過去的。好事多磨,老天爺是公平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