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5字體大小: A+
     

    這個冬天冷,西江省官場也進入了寒冬。

    由於新聞媒體的披露,關於處理礦難的問題逐漸暴露出來。焦點集中在兩點上,一是發生礦難層層瞞報,本來死了十個,到了市裡是五個,而到了省里就剩一個了,為什麼會如此?二是在處理過程上,是誰給他們的膽子竟敢將本來有生命跡象的礦工活活弄死?簡直慘絕人寰,令人髮指。

    鄰省在第一時間將水泉鎮的非法火葬場連夜取締,並控制了相關責任人。而西江省同樣不手軟,由分管安全的副省長沈廣明親自帶隊,到新聞中提到的幾個煤礦進行調查,其中一站即是南陽縣。

    南陽縣的官員這兩天快逼瘋了,一邊應對上級的檢查,一邊還四處找關係自保。陸一偉好在離開了南陽縣,要不然這次背黑鍋肯定是背定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調查組一行還沒離開南陽縣時,雙廟煤礦發生了瓦斯爆炸,當場就炸死十多人。

    省長趙昆生得知這一消息后,直接下了死命令,查不出問題不準離開南陽縣。一時間,南陽縣成了全省關注的焦點。

    半個月後,調查結果出來了,證實了新聞報道中提到的事實。調查結果呈到趙省長辦公桌前,對此做了重大批示,追究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並對涉事領導幹部進行嚴厲處罰。

    兩天後,北州市公安局直接將雙廟煤礦負責人帶走;石灣鄉黨委書記、鄉長、分管副鄉長就地撤職;南陽縣安監局局長撤職;分管安全副縣長高博文免職;縣長楊德榮調離南陽縣,職務暫定;分管安全的副市長給予行政記大過處分。

    陸一偉聽到處罰決定,震驚之餘也在意料之中。高博文的結局他早就猜到了,不過是遲早的一天,該來的總會來。倒是替縣長楊德榮有些惋惜,儘管兩人之間曾經發生衝突,但總體而言此人還是不錯的。按道理說,他從分管安全的副縣長直接上了縣長,應該對全縣的煤礦安全高度重視,可是他墮落了。他馬上要退休了,還指望著再上個台階,可這事發生后,估計政治生涯就此結束了。

    陸一偉發現了個問題,只聽到帶走雙廟煤礦的負責人,對果子溝煤礦隻字未提。丁昌華能在如此重大的事件中逃脫,確有過人本事。

    南陽縣官場地震,其他地區也膽戰心驚,如履薄冰,都忙著排查各自地盤上的煤礦。由於高新區境內無煤礦企業,相對輕鬆許多。

    這天,陸一偉正上班,接到南陽縣原財政局局長鬍志雄的電話,想見他一面。胡志雄原先不過是事務管理局局長,在張志遠手底下直接升到財政局局長,后因財務問題被楊德榮直接免職,先在縣人大文史科擔任科長。在這個當口提出見面,陸一偉能猜到個大概,答應他的請求。

    晚上,在一處僻靜的小飯店,陸一偉見到又發福的胡志雄。他本身就胖,現在更像一隻企鵝,走路左右搖擺不失可愛。

    許久未見,倍感親切。聊了會家常,話題自然引到南陽縣的局勢中。胡志雄道:「縣裡這兩天亂多了,尤其是與煤礦沾上邊的,都人心惶惶,岌岌可危。據說楊德榮和高博文還打了一架。」

    「什麼?」陸一偉難以置信,道:「他倆居然還打架?」

    「嗯。」胡志雄道:「楊德榮把責任都推到高博文身上,要把他整件事承擔下來,只要躲過這一劫,以後再想辦法把他弄上來。高博文何等聰明之人,且能被楊德榮利用,當天晚上就到調查組那裡舉報楊德榮行賄受賄,兩人於是大動干戈,結果都栽了進去。」

    聽到此,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嘆了口氣道:「這是人的本能反應,那肖書記什麼態度?」

    「肖書記至始至終沒有任何錶態,表示全力配合併支持調查組的工作。」

    體制就是如此,出了事都是政府擔責,黨委頂多口頭警告,嚴重點記過,但不至於到了撤職或免職的地步。事到如今,局勢已不可扭轉,問道:「你最近見宋勇了嗎?」

    胡志雄道:「見了,這小子就像沒事人似的,昨天下午還在一起打麻將了。」

    陸一偉對宋勇有愧疚,不管怎麼說都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現在一下子打回原形成了一般人,心裡多少不舒服。道:「等你回去了告訴他,讓他來找我一趟,我有話和他說。」

    「好的。」

    胡志雄扭捏了半天道:「陸主任,我今天找你有一事相求。」

    「有事直接說,咱倆之間別那麼客氣。」

    胡志雄深呼吸一口氣道:「陸主任,我在縣人大快兩年了,工作馬馬虎虎,但與我想象的相差甚遠。當初張書記和你不費餘力地把我扶到財政局局長的位置上,我打心眼裡感激。我今年都51了,再過幾年連奮鬥的機會都沒有了。這次縣裡空出這麼多名額,所以我還想發揮下餘熱。」

    與他猜得不差上下,陸一偉直接問道:「你想去哪個部門?」

    胡志雄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只要能離開縣人大,讓我去哪個部門都成。」

    時下正處于敏感時期,想要打招呼有些困難。不過既然胡志雄提出來了,這個忙必須得幫。他思考了半天,掏出手機準備打給南陽縣委書記肖志良。

    兩人交情並不深,他不知道對方會不會買他面子。思來想去,他決定打給肖志良的司機賀建。

    陸一偉和賀建的關係還不錯,最起碼會給他面子。電話接通后,賀建嬉皮笑臉地道:「我的陸大主任啊,你可有日子沒給我打電話了,怎麼,啥時候請我吃飯?」

    陸一偉含含糊糊道:「你說多會就多會,下次你和福勇一起過來,保證把你給伺候好咯。」

    「哈哈……別貧了,說吧,啥事?」賀建也聰明,知道陸一偉現在打電話肯定有事。

    陸一偉也不兜圈子,道:「賀建,兄弟想請你幫個忙,縣人大的胡志雄你認識吧,他要求進步,想為南陽的發展多出點力,我們倆呢,都是多年的好兄弟了,你看要是有合適的機會在肖書記面前舉薦舉薦。」

    「這事啊。」賀建猶豫半天道:「一偉,南陽的局勢你不是不知道,現在打招呼有點難辦啊。」

    陸一偉懶得與他費口舌,直截了當道:「別和我廢話,你就直接說,這事能不能辦?」

    賀建倒也乾脆,道:「既然你提出來了,我肯定積極辦,但辦成什麼樣我不敢給你打包票。」

    「少給我兜圈子!」陸一偉假裝生氣地道:「賀建,這事我可拜託你了,我不管你想什麼辦法這事必須給我辦成,行不行?」

    「行!」賀建毫不猶豫道:「這樣吧,縣裡近期就要召開常委會研究空缺名額,我明天就和肖書記說說。」

    「好!」陸一偉笑著道:「多謝賀建老弟了,改天見面后我一定重重感謝。」

    「拉倒吧,多大點事。」賀建立馬道:「不說了,肖書記出來了,我們改天再聊。」

    掛了電話,陸一偉道:「明天回去你去找賀建,應該沒多大問題。要是中間遇到困難,及時給我打電話。」

    「謝謝,謝謝陸主任。」胡志雄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

    「謝什麼,都是自己人。」陸一偉道:「我也希望你能走得遠一些,我們南陽縣沒有走出多少幹部,真正需要人的時候才發現身邊沒有人。」

    閑聊了一會兒,胡志雄臨走時將兜里的一張卡迅速揣到陸一偉口袋裡,一臉憨笑道:「陸主任,來的時候匆忙,也不知道給孩子買點什麼,略表心意,還希望你收下。」

    「這是幹什麼?」陸一偉瞪大眼睛,從兜里掏出來放到桌子上道:「老胡,你把我陸一偉當什麼人了,快收起來,讓人看著笑話。」

    讓人辦事不出點血總覺得不踏實,胡志雄再次塞進口袋道:「陸主任,我知道為人耿直,光明磊落,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給孩子買點東西。」說完,立馬轉身往門外走。

    「回來!」陸一偉大聲一喝,把胡志雄嚇了一大跳。

    胡志雄沒有理會,繼續往前走,陸一偉在背後怒吼道:「老胡,你今天敢走出這個門以後就別來見我。」

    無奈,胡志雄只好悻悻返了回來。

    陸一偉把卡遞給他,心平氣和地道:「老胡,我早就說過,咱倆是朋友,不存在這些雜七雜八的關係。要是為了錢,以前我就和你要了,別整這些沒用的,我不喜歡。你一年能掙幾個錢,留著給你兒子娶媳婦吧。」

    「這,這……」胡志雄難為情地道:「陸主任,我真的沒別的意思……」

    「行了!」陸一偉站起來道:「我也沒別的意思,等事情成功后請我吃頓飯就成,除此之外,什麼都不用想。好了,我得回家了,晚上你也別回了,就住在酒店明天一早回吧。」

    望著陸一偉遠去的背影,胡志雄心裡五味雜陳,不是滋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