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4字體大小: A+
     

    從車展出來,已是中午。兩人吃過午飯,牛福勇迫不及待地道:「陸哥,下午你自由活動,待會那車模就過來了,要不你也過來玩玩?」

    「別!」陸一偉擺手道:「我可沒那福氣消遣,還是你自己玩吧。悠著點,小心你的腰子,哈哈。」

    「我這身體倍兒棒,哈哈。」

    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儘管來過多次也不知道該去哪裡。各大景點該去都去了,沒多大意思。思來想去,他決定去看看李海東。

    自從上次一別,陸一偉再沒見到他,也不知道他過得怎麼樣。心裡雖恨他,但畢竟在一起七八年,甚似親兄弟。有些事,過去了就覺得無所謂了。

    特別是知道被牛福勇打斷腿后,陸一偉十分懊悔,這事就不該告訴他。可世上沒有後悔葯,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

    先前陸一偉讓李二毛悄悄來看過他,輕車熟路來到所住小區樓下,沒有上去,而是坐在車裡「守株待兔」。

    陸一偉並不想直面見到他,只需要遠遠地看一眼就行。如果真見面了,不知該說些什麼。兩人一直在車裡坐到下午五點鐘,都不見李海東從樓上下來。眼見天黑,陸一偉有些等不及了,道:「二毛,你上去看看。」

    等了五六分鐘,李二毛下來道:「陸主任,我敲了半天門沒反應,於是我問了下對門,人家說他早搬走了,具體搬到哪不清楚。」

    「搬走了?」陸一偉頗為驚奇,道:「什麼時候的事?」

    「人家也說不清楚,不過聽說這套房子已經賣了。」

    「哦。」陸一偉心情格外慌亂,替李海東捏一把汗。賣房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回老家了,一種是沒錢了,他更相信前者。

    回到酒店,牛福勇已經穿著睡衣舒舒服服地躺在沙發上抽煙看電視,見到陸一偉忍不住分享心得,道:「陸哥,太他媽的爽了。我敢說,這是我這輩子玩過最絕的女人,那身材,那功夫,哎呦!簡直快要飛上天了。這十萬花得值!」

    陸一偉無心聽這些,問道:「那位姜司長什麼時候過來?要是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我們還是回江東吧。」

    「別呀!」牛福勇道:「金鵬都和人家說好了,肯定回來,再等等。你回去有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李海東的事,陸一偉心裡亂糟糟的,壓根沒心思見什麼姜司長。道:「那你問問,不行就算了。」

    牛福勇見陸一偉心情不好,看看李二毛拿起手機打給金鵬。掛斷電話道:「姜司長正在開會,開完會馬上過來。」

    「哦,那等他來了叫我。」說完,轉身回了自己房間。

    陸一偉確實牽挂著李海東,對李二毛道:「你現在讓人去海東家裡看看,看看他到底回去了沒有?」

    「好的。」

    李二毛剛走出去,陸一偉接到了市府辦公廳電話,通知今晚九點半召開緊急會議,具體開什麼,對方沒有說。

    陸一偉看看錶,都快六點了,即便往回趕也肯定回不去,只能請假了。思來想去,他先給石曉曼打了過去問詢情況。

    石曉曼正在開會,走出來小聲道:「怎麼了,一偉?」

    得知陸一偉的來意后,石曉曼捂著話筒道:「省里發生這麼大的事你居然不知道?省里現在正在召開緊急會,就新聞中提到的問題安排部署,晚上白市長連夜安排該工作。」

    陸一偉假裝不知道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石曉曼道:「也不知道誰,用紀錄片的形式把鄰省處理礦難屍體的消息捅了出去,而且還牽扯到我省多個煤礦,南陽就有兩座。這事好像驚動了中央領導,要求嚴查此事。章書記為此大發雷霆,已經專門成立了調查組進駐相關煤礦進行徹查,並要求各地市自查自糾,今晚就安排此事。」

    陸一偉心裡有底,道:「我在外地,晚上可能回不去,要不你給我請個假吧。」

    「這……」石曉曼為難地道:「這事你還是親自給白市長打個電話吧,畢竟是非常時期。」

    「那好吧,等白市長開完會告訴我一聲。」

    「好的。」

    掛掉電話,陸一偉發出感嘆,媒體的力量果然厲害。如果這件事不被披露出來,還不知道要隱瞞多久。他挺佩服蘇蒙的,一個女人居然冒著生命危險全程揭露,這才是一個真正記者的職業操守。

    南陽縣這次要倒霉了,首當其衝的就是雙廟煤礦和果子溝煤礦。新聞中既然點到了,要是查不出問題那就有問題了。如此一來,丁昌華就危險了。想到這個老東西馬上要認栽,陸一偉心情格外好。

    與此同時,他想到了另一層。如果真查出問題,那南陽縣的官員也難逃其咎了。嚴重一些,直接就給免職了。能不能保住官位,就完全取決於上級的態度了。

    正在思索著,牛福勇敲門進來道:「陸哥,快,姜司長來了。」

    陸一偉立馬起身,下樓迎接。

    姜青衡個頭不高,微胖,戴著一副銀灰邊框眼鏡,眼睛有神,皮膚白皙,身著一件精幹藏青色夾克,舉手投足確有領導派頭,與一般領導不可相提並論。

    「姜司長,這就是我和您說得陸一偉,西江省高新區管委會主任。」秘書老貓兒熱情地介紹道。兩人壓根沒見過面,但嫻熟的攀談技巧如同多年的老友,讓陸一偉很是驚嘆。

    姜青衡微微點點頭,象徵性地握了下手,捂著肚子走進了電梯。進去后,還不時地左右看看,似乎刻意迴避什麼。

    進了包廂,姜青衡脫掉外套找准位置坐下,微微一笑道:「西江省,我去過幾次,對那裡的印象還不錯。你們的省長趙昆生以前和我是同事,熟得很。你叫陸什麼來著?」

    陸一偉欠了欠身子連忙道:「姜司長,您叫我小陸就行了。」

    「哦,小陸啊,你今年有多大?」

    「32了。」

    「哦。」姜青衡並沒有像其他人表現得那麼驚訝,而是輕描淡寫地道:「不錯啊,年輕有為,我在你這個年紀時都是副市長了。」

    輪到陸一偉吃驚了,張大嘴巴道:「姜司長,您才是年輕有為,在您面前,我愧不可當啊。」

    姜青衡不知是性格如此,還是以單位為榮,身上帶著一股傲氣,似乎對其並不感冒。而且面部表情始終一個樣,壓根看不出他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不過也很正常,人家憑什麼看得起你一個芝麻小官?

    飯菜上來后,姜青衡道:「有事說事吧,我待會還有個會。」

    由於實現並沒溝通好,陸一偉反而不知該說些什麼。這時,秘書老貓兒開口道:「姜司長,陸一偉同志這次見您是想求您的一副字,您看要是方便的話……」

    「你也懂書法?」姜青衡突然問道。

    「三腳貓功夫,懂得欣賞卻不會寫。」陸一偉謙虛地道。

    「哦。」姜青衡回頭對老貓兒道:「這樣吧,回頭你去我書房找兩幅過來,送給這位小兄弟,一同共勉。」說完,起身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陸一偉將其送到門外,姜青衡已經急匆匆上了電梯。

    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還不如不見。陸一偉回頭道:「福勇,人家壓根看不起咱,何必找不自在呢,他不吃咱們吃。」

    牛福勇也有些不高興,埋怨金鵬道:「我說金鵬,你不是提早就協調好了嘛,怎麼是這樣的結果?」

    金鵬嘴皮子利落,瞪大眼睛道:「這你們都不滿意?人家能見你們一面就不錯了,這都是給你們十足的面子了。要知道換做其他人,人家連來都不會來,知足吧。」

    「那也不能這樣吧,太小看人了。」牛福勇生氣地道。

    金鵬安慰道:「一回生二回熟嘛,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下次再見面就熟了。這不,姜司長都答應送你們書法了,這是最高的待遇了。」

    陸一偉倒無所謂,能不能搭上這條線沒多大意義。即便搭上了,這輩子只能用一次,可遇不可求,不強人所難。

    半個小時后,金鵬的發小老貓兒打來電話,金鵬出去接了回來道:「福勇,老貓兒剛才來電話了,他說在東直門附近有家書逸坊,讓我們明天去那裡拿字。姜司長十分大方,免費送,這多夠意思。不過老貓兒說,明天上午有個拍賣會,上面有件書法作品就是姜司長的。他說要是我們能拍下,或許以後好交流些。」

    「這沒問題,明天上午我就去拍下。」牛福勇豪爽地道。

    牛福勇就事論事,陸一偉卻聽出了話外音。要說如今的領導都相當聰明,在規避敏感問題上可謂是下足了功夫。人家從不接受他人贈與的禮物,而是通過「合法」的渠道玩高雅手段,玩到了一定境界。

    書法作品經過拍賣會一走流程,一切收入變得合理合法,查不出任何端倪。先不說作品寫得多麼好,就憑此手段著實給陸一偉上了生動一課。

    第二天,陸一偉並沒有陪同牛福勇去拍賣會,而是坐著飛機回到了江東市。剛到江東市,牛福勇打來電話,說以五十萬的價格拍下了姜青衡的書法作品。此作品後來他也看了,談不上寫得出神入化,只能說馬馬虎虎,一張兩尺長的字賣了五十萬,值了!



    上一頁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