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2字體大小: A+
     

    回到房間,陸一偉看到蘇蒙穿著厚厚的外套拘束地坐在那裡,笑著道:「你不熱嗎?」

    蘇蒙低頭捋了捋頭髮,沒有作聲。

    「喝什麼?」

    「白開水就可以了。」

    陸一偉為其倒水端了過去,坐下來道:「蘇蒙,剛才聽了你講訴的過程,心驚肉跳,我都替你捏一把汗。我說句不該說的話,做記者這行太辛苦了,我勸你還是改行吧。你不是喜歡文學嗎?完全可以去雜誌社找份清閑的工作。」

    蘇蒙端著水杯若有所思,良久道:「一偉,其實我還是挺喜歡現在的職業的。既能用筆頭去觸及人類醜惡的一面,又能喚醒社會的良知,讓人們重新審視道德和準則,把丟失的價值觀再次拾起來,這就是作為記者的本真。雖然文學有同樣的功效,但新聞報道顯然來得更直接,不是嗎?」

    陸一偉點燃一支煙,道:「既然你喜歡那就繼續做下去吧,不過我不希望你再做類似的新聞,實在太危險了。」

    「嗯。」蘇蒙抿著嘴巴點了點頭,岔開話題道:「你現在怎麼樣?」

    陸一偉不願意提及工作,含含糊糊道:「還行吧,就那樣。你呢?」

    「我啊,也就那樣。」

    蘇蒙回答完后,兩人許久沒有說話。猛然間,蘇蒙發覺兩人的對話流於形式,僅限於沒有營養的互相問候,變得熟悉而陌生。

    其實,陸一偉在進幾次與蘇蒙接觸后,發現她真的變了。以前是活潑開朗,性格直爽,現在卻變得少言寡語,鬱鬱不樂。他以為這是成熟的表現,不過透過眉宇之間似乎看到了她過得並不順心。

    去年,蘇蒙說她和美國人約翰結婚了,但至今為止再沒有見到約翰。有些事陸一偉不能細問,生怕傷害到她。

    過了一會兒,蘇蒙放下水杯起身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陸一偉也站了起來,看了看錶道:「都這麼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不用了,我打車回去就行。」說著,提起包轉身離去。

    陸一偉獃獃地站在那裡,內心激烈地掙扎著,說不出的滋味。來到陽台上,看著光怪陸離的城市夜景,一口煙氣在玻璃前飄蕩,他突然轉身把煙掐滅,麻利地換好衣服沖了出去。

    下了樓,陸一偉看著蘇蒙站在街邊沖著計程車招手,但計程車壓根沒有停的意思,一輛輛疾馳而過。蘇蒙眉頭顰蹙,不時地搓著凍的發紅的手。

    陸一偉悄悄地走到身後,小聲道:「還是我送你回家吧。」

    蘇蒙嚇了一跳,看到陸一偉后,兩行淚瞬間流了下來。

    上了車,蘇蒙偏著頭靠著車窗一聲不吭,陸一偉不時地瞟著,終於忍不住問道:「蘇蒙,你怎麼了?」

    蘇蒙坐起來強顏歡笑道:「沒事啊。」

    蘇蒙越是這樣,陸一偉越不放心,道:「蘇蒙,要是有心事說出來,別憋在心裡。」

    蘇蒙愣了下,靠在座椅上沒有說話,嘴角不停地抽動著。到了三里屯附近時,道:「一偉,能陪我下去喝點酒嗎?」

    「行!」陸一偉爽快地答應。找了個停車位停下車,走進一家叫「冬日裡」的酒吧,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蘇蒙坐在陸一偉對面,窗外的路燈光線正好折射在她白皙的臉上。蘇蒙算不上絕世美女,甚至第一眼看時並不覺得漂亮,但仔細看卻愈發覺得精緻。隨著年齡的增長,她身上散發著成熟女人和現代女性特有的魅力,迷人而深邃。

    兩人的眼神不期而遇,又各自選擇了躲避。蘇蒙搖晃著高腳杯,眼睛專註著看著紅葡萄酒自由徜徉,然後一口氣喝了下去。

    「一偉,還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蘇蒙率先打開了話題。

    「嗯。」陸一偉點點頭。

    蘇蒙笑著道:「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蔡教授家,你穿著一身不得體的西服,鬍子拉碴,我還以為是送水的民工呢,呵呵。」

    那時候的陸一偉已經到了北河鎮,為果園的事求助於蔡教授,與還是學生的蘇蒙相遇,此後蘇蒙展開了猛烈的攻勢。俗話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陸一偉正處於事業愛情低谷期,突然得到蘇蒙的追求,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陸一偉沒有笑,他笑不出來。對於蘇蒙來說,回憶是一種痛苦,更是對現實生活的不滿。間接地說明,她還沒從這段感情的陰影中走出來。

    蘇蒙繼續道:「現在想想,我們那時候多快樂啊,每個星期要不你來看我,要不我去找你。還記得有一次,下了好大的雪,我被困在東瓦村,剛好家裡沒煤了,你把辦公桌劈成柴為我取暖,我們就蜷縮在一起一直到天亮……」

    蘇蒙在回憶時,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越是這樣,陸一偉心裡越不是滋味,道:「蘇蒙,別說了。」

    「不,我要說。」蘇蒙固執地道:「我還記得有一次,你帶我去看煙花,一不下心掉進了河裡,我以為我已經沒命了,你拼死拼活把我救了上來……」

    「別說了。」陸一偉打斷道:「蘇蒙,你覺得說這些還有意義嗎?」

    「怎麼沒有?」蘇蒙的表情瞬間凝固,道:「陸一偉,你把我當什麼人了,為什麼當初拋棄我?」

    「這……」陸一偉噎得說不出話來,道:「蘇蒙,有些事不是你想象得那麼簡單。」

    「就因為我父親嗎?如果你當初堅持,我指定會跟你走。可你呢?」蘇蒙顯然有些激動。

    陸一偉側頭看著窗外道:「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再說也回不到從前。我說過,我們兩人已經是兩個世界的人,只要彼此惦記曾經的擁有,珍藏在心裡就知足了。」

    「你喜歡她嗎?」

    「啊?」陸一偉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說你喜歡你現在的妻子嗎?」

    這個問題陸一偉不止一次問自己,終究沒找到答案。兩人的結合參雜著太多的人為因素,至於喜歡與不喜歡似乎並不重要。即使不喜歡又怎樣,過日子就是如此,不可能事事順心。

    見陸一偉不回答,蘇蒙似乎找到了答案。道:「一偉,你會為我再做一次犧牲嗎?」

    「什麼意思?」

    「如果你心裡還有我,跟我去美國,我們在那裡開始新的生活,不受任何外界的打擾,你願意嗎?」

    陸一偉搖頭道:「蘇蒙,我們都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而是一個社會人。你我的親人及關係網都在中國,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很難割捨,對不起。」

    聽到此,蘇蒙倍感失落。倒了滿滿一杯,喝了下去。

    陸一偉突然意識到什麼,問道:「你不是和約翰結婚了嗎?」

    蘇蒙苦笑了下,用手撐著腦袋道:「實話和你說吧,我們壓根就沒結婚。」

    「啊?」陸一偉倍感震驚,道:「那你當初……」

    蘇蒙的臉頰漸漸紅潤起來,道:「約翰說他喜歡我,我並不喜歡他。為了追求我,一直追到中國,我被他的真情給打動了,可心裡始終邁不過去那道坎。正當我準備答應他時,他突然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還帶走了我的全部存款。瞬間,我覺得整個天都要塌了,為什麼會這樣?老天為什麼對我如此不公,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這是蘇蒙第一次在陸一偉面前提起這些年的感情經歷。蘇蒙確實挺可憐的,在她父親的安排下,嫁給了豪門任光明之子任東方。本以為女兒會幸福,但不到一年這段婚姻就走到盡頭。現在又被這個叫約翰的欺騙,接二連三的打擊再是鐵人也招架不住。

    陸一偉沉默了許久,道:「蘇蒙,我覺得這並不是壞事,至少在結婚前看到他的真面目。但你不能一蹶不振,應該振作起來。你曾經的活力呢,去哪了?你還年輕,還有大把的好時光等著你,我相信那個人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出現的。」

    蘇蒙醉意朦朧地擺擺手,道:「我覺得我不會再愛上別人了,我的心已經死了。或許那一天等我看破紅塵,直接就去尼姑庵當尼姑去。」

    「蘇蒙!」陸一偉有些急了,搖晃著道:「你醒醒吧,這樣下去對你沒好處,我相信你。」

    蘇蒙突然撲了上來抱著陸一偉狂吻,喘著粗氣道:「一偉,我求求你別走,留下來陪我好嗎……」

    陸一偉有些發懵,整個身子僵硬在那裡不知所措。

    蘇蒙喝醉了。

    蘇蒙意識到陸一偉有意在抗拒時,直愣愣地看著他,咬著嘴唇捋了下頭髮,站起來道:「我先走了。」

    「我送你。」

    「別跟著我!」蘇蒙突然咆哮道,然後飛奔一般奪門而出。

    陸一偉追了出來,看到蘇蒙發瘋似的沿著街巷拚命奔跑,一直消失在夜色中。對於蘇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個結,欠她的實在太多了。

    (下一章下午更,這兩天快忙糊塗了,實在抱歉,大家多多諒解包涵吧,萬路謝謝大家了。)



    上一頁    下一頁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
    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