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1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還沒有從剛才的場景中回過神來,牛福勇倒心大,主動跑過去與張東子攀談起來。

    張東子上前問道:「陸書記,你們這是去京城?」

    陸一偉無奈一笑道:「去京城辦點事。你看這事弄的,唉!」

    張東子寬慰道:「多大點事,咱們兄弟還說這個。正好我遇上了,我不能坐視不管啊。」

    「行了,這事我記在心裡了,以後定會報答。」陸一偉抱拳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趕緊走吧。」

    「你們的車成了這個樣子,怎麼去京城?」張東子提出了現實問題。

    陸一偉看了看車,道:「實在不行我們待會打輛計程車去吧。」

    「這拿成!」張東子道:「這樣吧,我們正好開了兩輛車,你先開一輛去。」說著,轉身把不遠處的一輛豐田霸道軍車開了過來。

    「這怎麼好意思呢。」

    「你就別廢話了,趕緊走吧,回頭讓保險公司公司的人把車拖走。」張東子在別人面前比較橫,但和陸一偉始終畢恭畢敬。

    「不要啦!」牛福勇豪爽地道:「正好我也不想要了,直接丟了吧。」

    見牛福勇如此口氣,張東子驚訝地道:「這位兄弟是?」

    陸一偉介紹道:「牛福勇,我以前和你提過的。」

    「哦,原來你就是福勇兄弟啊,以前常聽陸書記提起你,沒想到今日在此想見了,幸會。」張東子握手道。

    牛福勇來了個擁抱道:「兄弟,讓你看笑話了,咱們改天見面了好好喝一杯,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成,廢話不多說了,這麼多人看著也不好,我們回頭再聊。」

    這時,牛福勇走到大奔車跟前,操起傢伙把後備箱砸開,從裡面拿出一個沉甸甸的蛇皮袋走到張東子跟前打開口袋隨便抓了幾沓錢道:「兄弟,今晚麻煩你了,這錢你拿著,給兄弟們買包煙抽。」

    張東子被牛福勇的舉動驚呆了。有些語無倫次道:「兄弟,你就這麼裝錢?」

    牛福勇嘿嘿一笑道:「我從來不用卡,麻煩!還是現金實在,裝蛇皮袋裡往後備箱一丟,誰能想到裡面是錢?」

    「哈哈……」張東子被牛福勇逗樂了,道:「行,有套路,哈哈。錢什麼錢,我又不缺錢,這樣吧,回頭你請我吃飯就行。」

    「成,這沒問題。」

    陸一偉與張東子握手道別:「我們改天再見。」

    一行人上了軍車,牛福勇臨走時還操起路邊的磚頭把人家收費站的玻璃給砸碎,心滿意足地離去。收費站的人員那見過這仗勢,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從眼皮子底下溜走。

    坐在軍車裡,牛福勇四處摸,一臉興奮地道:「等我買了車也噴成這個顏色,太他媽的好看了。」

    陸一偉揉著隱隱發痛的胳膊道:「福勇,你他媽的心可真大,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就像沒事人似的,你可把老子給坑苦了。要是讓市裡知道了這還了得?估計也得挨個處分。」

    牛福勇憨笑道:「他敢!你看到剛才的架勢了吧,那些條子的慫樣連個屁都不敢放,真他媽的解恨。東子這兄弟真夠意思,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三教九流之輩都有朋友,唯獨沒有軍隊方面的關係,這下好了,哈哈。」

    牛福勇和陸一偉完全不在一個頻道。損失了上百萬的牛福勇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反而陸一偉隱隱擔心,如果這事真要捅到市裡頭,自己可得應對一陣子了。

    「你他媽的還說把車給我,這下好了,放了個響屁就沒聲了。」

    「多大點事,這算事嘛!」牛福勇道:「正好,這次去車展一起買新的,挑好的買。」

    陸一偉無奈地搖搖頭,算是服了牛福勇了。錢在他手裡,壓根不是錢。

    一行人在服務站吃了點飯,到了京城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金鵬提前已經安排好,直接定到香格里拉大酒店。這孫子倒挺會來事,一點都不給牛福勇省錢。

    酒店門口的保安看到軍車后立馬放行,不過看到下來幾位衣衫襤褸的人,簡直難以置信。

    「哎呦喂,這是什麼打扮?」金鵬見幾位的模樣調侃道:「這是我今年見過最潮的打扮,可以去米蘭T台上走秀了,哈哈。」

    「少貧!」牛福勇沒心思開玩笑,道:「給我這兩位兄弟弄兩身好衣服,我無所謂,就這樣也行。」

    「成,等著!」金鵬道:「你們先去房間休息,我去去就來。」

    臨走時,牛福勇拉著金鵬道:「主持人來了沒有?」

    金鵬一臉無奈道:「人家都來了,可左等右等你們不來,人家晚上還要錄節目呢先走了,明天晚上吧,今晚早點休息。」

    牛福勇一臉失落,不甘心地道:「給我找幾個大學生過來也成啊。」

    「OK!」

    金鵬走後,三人進了酒店大廳,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他們身上,個個驚恐萬分。牛福勇才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大搖大擺走到電梯口,還飛著眉眼調戲站在一旁的服務員。

    進了房間,陸一偉疲憊地坐在沙發上。想起今晚驚心動魄的一幕,心有餘悸。如果不是張東子及時出現,事情的發展方向難以預料。讓他好奇的是,那位領導模樣的男子是誰,難道他就是張東子的父親嗎?

    與此同時,陸一偉有些后怕。好在最後和平解決,要是真動起手來,那場面就收拾不了了。最讓他擔心的是,對方會不會追查此事,如果真要追查到自己頭上,性質就完全變了。領導幹部帶頭打架,公然違法,前所未聞。

    陸一偉洗了個澡,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地看電視。突然看到一條勁爆的新聞,關於鄰省處理礦難的新聞披露出來了,他瞪大眼睛仔細看著。新聞中將如何處理礦難的每個流程都揭露出來,甚至還提到南陽縣發生的幾起礦難。

    陸一偉傻眼了,他立馬掏出手機打給蘇蒙。急切地道:「蘇蒙,你在哪,我要見你一面。」

    蘇蒙迷迷瞪瞪道:「我在京城啊,怎麼了?」

    「我看到電視上演得新聞了,這是不是你採訪到的?」

    蘇蒙輕描淡寫道:「對啊,這不是你給我提供的選材嘛,我做了出來。」

    「你在京城哪,我現在去找你。」陸一偉腦子裡亂糟糟的,預感將有大事發生。

    「你也在京城?」蘇蒙一下子坐起來道。

    「嗯,我剛到。」

    「你在哪,我過去找你吧。」

    陸一偉猶豫片刻道:「我在香格里拉酒店。」

    「好,我馬上過去。」

    半個多小時后,蘇蒙來了。陸一偉急切地道:「蘇蒙,這個選材是你獨立完成的?」

    「對呀!」蘇蒙納悶地看著陸一偉道:「你沒事吧?」

    「那你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蘇蒙道:「危險還是有的,不過經過長達幾個月的暗訪,總算拿到了想要的東西。我找了幾家電視台都不敢播出,最後只能在地面頻道播出了。」

    陸一偉有些後悔給她提供素材,道:「蘇蒙,這事一經披露出來,西江省很有可能發生大震動,你沒有署你的真名吧?」

    「沒有。」

    「哦。」陸一偉鬆了口氣道:「這樣最好了。」

    「怎麼了?」

    「你說怎麼了,我怕你遭到打擊報復,這段時間你最好不要回去,等過了這陣子再說。」

    聽到陸一偉關心自己,蘇蒙莫名地感動。輕聲道:「謝謝。」

    陸一偉沒有心思風花雪月,跑到隔壁把牛福勇抓起來,很認真地問道:「福勇,你和我說實話,你礦上最近兩年有沒有發生礦難?」

    看著陸一偉神叨叨的樣子,道:「有啊,前一陣子還死了兩人。」

    陸一偉的心提到嗓子眼,追問道:「那如何處理的?」

    「賠了幾十萬了了。」

    「你沒去鄰省的水泉鎮處理吧?」

    「沒啊,都是當地人,把屍體拉回家埋了。」

    陸一偉再次鬆口氣道:「那就好,那就好。」

    「咋了?」

    陸一偉道:「我和你說,回去以後你認真排查礦上的安全隱患,絕不能出現丁點失誤。省里可能在最近兩天就要在全省範圍內開展整頓,別到時候撞到槍口上,這次撞上了誰都救不了你。」

    「整頓?為啥要整頓?」

    「行了,說了也白說,你按照我的做就行了。」說完,陸一偉又拿起手機打給潘成軍,儘管煤礦已不屬於自己,但他依然惦記著。接通電話道:「老潘,最近兩天你哪兒都不要去,就在礦上待著。另外,要加強煤礦管理,務必不敢出任何問題。」

    潘成軍點頭道:「放心吧,礦上的安全我一直抓著緊,絕不會出任何問題。我剛才還下了趟礦井,把安全隱患排查了一遍。」

    對於潘成軍,陸一偉還是放心的。在他的經營管理下,煤礦沒發生一起安全事故,這是非常難得的。

    新聞中點名提到了南陽縣的雙廟煤礦和丁昌華的果子溝煤礦,估計這次在整頓範圍內。如果能為死去的亡靈爭取到一點尊嚴,陸一偉也就心安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