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50字體大小: A+
     

    見牛福勇挑釁,收費員把窗戶一關,從後門操起警棍跑了出來,其他人見狀,迅速圍了過來。

    牛福勇這下攤上大事了。這裡可不是西江省,出了事還能擺平,來了人家地盤上還如此囂張,只有他能做得出來。

    陸一偉見氣氛不對,連忙下車擋在前面說好話:「同志,剛才是我們不對,沒必要這樣大動干戈,我們現在就走。」

    「想走?沒那麼容易。」收費員凶煞道:「什麼東西,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開好車怎麼了,老子見多了,就沒見過如此囂張的。」

    牛福勇到現在都不服軟,對陸一偉道:「陸哥,你上來,把車門關上,我倒要看看他們敢我們怎麼樣。」

    「行了,你少說兩句吧。」陸一偉雖不是怕事的人,但該服軟的時候就得服軟,如果真要打起來,他幾個人那是人家的對手。

    「啪!」還不等陸一偉開口,一個暴脾氣的收費員掄起警棍砸向了玻璃。大奔就是大奔,砸下去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給老子下來!」收費員一邊猛烈地開門,一邊粗聲怒氣地吼道。

    牛福勇才沒那麼傻,躲在車裡與其對罵。噼里啪啦把大奔砸了個七葷八素。這下激怒了陸一偉,拍拍車門讓李二毛他們下車,上前一腳把收費的擋桿踹斷,操起來就衝進人群,照著打得最凶的一個收費員後背猛烈劈去。

    牛福勇和李二毛見此,紛紛找東西上陣。一時間,前所未聞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其他等候過收費站的司機紛紛下車觀看只有電影里才能看到的大戲。

    激戰正酣,這時一輛軍車極速駛到收費站門口停了下來。一位穿軍裝的中年男子從車上下來大聲喝道:「住手!」

    兩邊廝殺紅了眼,那顧得上聽不認識的人指揮,依然火熱打拚。

    這時,又從車上下來一位領導模樣的人物,走過來怒聲大喝:「都給我住手!」

    領導說話果然管用,雙方停止了交戰,紛紛向領導望去。

    「陸書記!是你?」這時,張東子撥開人群走進來道。

    能與張東子在此相遇,實在是緣分。陸一偉擦了擦嘴角的血漬道:「東子,怎麼是你?」

    張東子對旁邊穿軍裝的說了幾句話走過來道:「陸書記,你這是?沒看出來啊,你還有這兩下子。」

    陸一偉尷尬一笑道:「被人欺負,沒辦法。」

    張東子聽后,臉色一變,看著狼狽的收費員道:「陸書記,哪個敢欺負你?」

    陸一偉沒有說話,倒是牛福勇來了勁,指著剛才那個收費員道:「就這個傻逼,老子今天非宰了他不可。」

    張東子走過去抓住收費員的領口提溜過來,從後面猛踹了一腳跪倒在地,用手摁住頭道:「麻溜著,趕緊道歉。」

    一行人看傻了,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什麼背景,不過看到軍車,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切。前面提到,張東子是生父是某部隊的政委,多少年不相認,此時出現在軍車上,難道父子倆相認了?

    儘管和十幾人對戰,陸一偉他們沒輸給他們,但那輛大奔車已是面目全非。

    張東子從小就打架,一個人對付一群人也不成問題。其他收費員提著東西在旁邊站著看,卻誰都不敢上來幫忙,個個都瞟著站在一邊穿軍裝的男子。

    地方和部隊是兩條線,兩家互不干涉但相互依存,然而時常有擦槍走火。即便發生了衝突,地方拿軍隊沒辦法,因為人家手裡有槍,即使是軍方的問題,人家有內部處理辦法,地方壓根插不上手。

    見收費員不吭氣,張東子上前就甩了兩巴掌,一腳飛踹到臉上,收費員應聲倒地。張東子抓起來拖到陸一偉跟前,惡狠狠地道:「你到底道不道歉?」

    「呸!」收費員往張東子臉上啐了一口,徹底激怒了張東子,抓起來左右開弓打得收費員七葷八素。陸一偉見此,趕忙上前攔著道:「東子,別打了,差不多就行了。」

    就在這時,三四輛警車呼嘯而來,一個警察從車上下來掏出手槍對著天空一槍,現場頃刻安靜下來。一些害怕的人都紛紛駕車離去。

    拿槍的男子氣呼呼地走了過來,拿起槍對著張東子的腦袋指了兩下,罵道:「你他媽的活膩歪了,帶走!」

    一聲令下,一群警察迅速圍了上來,將陸一偉他們抓了起來。

    此時,穿軍裝的男子上前對著拿槍的男子道:「我是某部隊的指導員,請你馬上放人。」

    「部隊的不在部隊好好獃著出來幹嘛,這裡面有你什麼事,你是我領導還是什麼,那輪得上你指揮我,識相的趕緊離開。」男子兇狠道。

    男子上前一步,走到張東子跟前,對抓著的警察大聲喊道:「放開!」聲音渾厚而洪亮,響徹天宇。

    警察無動於衷,男子上前抓住警察的胳膊使勁一別,吃著肥頭大耳,每天在辦公室喝茶聊天且大肚便便的警察那是每天訓練軍人的對手,痛得警察烏拉喊叫。

    「住手!」拿槍的男子上前道:「我再警告你一句,你要是再敢阻撓我們執法,休怪我們不客氣。」

    「那你就試試吧。」男子不怵,壓根不給對方面子。

    「把他一起抓起來。」拿槍警察一聲令下,幾個警察迅速圍了上來試圖制服。

    「我看誰敢!」一直沒出聲的領導走上前道:「一群烏合之眾,那容得了你們在這裡撒野。」

    拿槍男子看到領導,心裡多少緊張了下。要知道皇城根腳下,冒出一個領導實在不是罕見事。他硬著頭皮道:「他們公然擾亂執法還打傷國家公務人員,我們警察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不管吧?」

    「把人都放開,我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領導沉著大氣地道。

    「那我要是不放呢?」

    領導哼笑了一聲道:「那你試試看。」

    男子與領導對視了幾秒鐘,向後一揮手道:「全部帶走!」

    領導往前面一站,道:「想要帶走,就從我身上壓過去吧。」

    男子上前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級別的領導,但你這樣偏袒行兇的人,即便上級領導追查下來我也不怕。我想,公正執法總不會有錯吧?」

    領導一把將男子摟了過來道:「你信不信我把你的這層皮給扒咯?」

    男子一個踉蹌,直接頂到領導滾圓的肚子上。掙脫開惱怒地道:「你別給臉不要臉,老子可不是嚇大的。不識相的,連你一塊帶走。」

    就在此時,兩輛軍用大卡車極速行駛到收費站口停了下來,如同下餃子般從車上下來拿著步槍的軍人,迅速把現場圍了起來。這一架勢讓所有人都傻眼了,陸一偉目測至少有兩個排的人。

    一個兩杠兩星的軍官走上前來向領導敬了軍禮,領導嘀咕了幾句上了車。軍官接到命令後上前與拿槍警察交涉,道:「請你們立馬放人,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

    拿槍警察同樣傻眼了,遇到了人生第一次與軍隊發生衝突。眼下該怎麼辦?如果聽他的話放了人,把警察的臉都丟光了,要是不聽他的萬一這幫兵真動起手來,他們可不是對手啊。

    「聽到了沒有,放不放人?」軍官再次怒吼道。

    拿槍警察思考半天,回頭對其他人道:「把他們兩個放了,剩下的帶走。」

    「我讓你都放了。」軍官圓目怒睜,眼神就能殺死人。

    「這不行。」拿槍警察不能把面子都丟了,道:「他們幾個打傷了我的人,必須帶回去審訊。這裡是收費站,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胡來。」

    「放你媽的屁!」張東子上前罵道:「你自己看看誰打誰的,把人家的車砸成這樣子了,誰來賠?今天你要是不說清楚,信不信老子把你們一起突突咯?」

    拿槍警察不服軟,道:「是他們擾亂公務在先,我希望你們部隊不要干涉地方事務。我們有我們的任務,你們有你們的紀律,這樣公然挑釁,造成不良後果你們擔得起責任嗎?」

    「我就問你一句話,砸車的事誰來負責?」

    「這我不知道。」警察一副凌然道。

    「不知道是吧?好!」張東子可不是省油的燈,從一個士兵手中奪過槍,拿著槍托子照著一輛警車猛砸,不一會兒功夫,警車被砸的同樣面目全非。張東子砸,其他警察看著,愣是不敢上前阻攔。

    警察見對方如此囂張,走到一邊掏出電話似乎在向上級彙報情況,過了一會走過來問道:「你們是哪個部隊的?」

    「哪個部隊的輪得著你來問嗎?」軍官道:「你能做得了主就立馬放人,要是做不了主讓你們領導過來處理。」

    男子咬牙切齒回頭道:「放人!」

    最終,警察還是選擇了妥協,可見上頭領導放了話。如果真要是真刀真槍幹起來,他們絕不是對方的對手。

    警察得到命令后,迅速放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灰溜溜地選擇離開。而士兵也收起槍,跳上車離去。



    上一頁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