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4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49字體大小: A+
     

    見陸一偉不說話,牛福勇趕忙岔開話題道:「行了,我沒別的意思,這事以後不提了。明天是周末,你可別找借口說工作忙,就算工作再忙你也得陪我去。」

    陸一偉拗不過牛福勇,一臉無奈道:「行行行,我陪你去還不成嘛。」

    牛福勇臉上樂開了花,道:「這就對了嘛,要不咱現在就動身?」

    陸一偉看了看錶道:「大哥,現在才四點,你總的讓我下了班吧。」

    「上什麼班,有什麼好上的,我看你們單位的工作人員都坐在辦公室喝茶聊天,就你忙,快走!」說著,站起來拉陸一偉往門外走。

    陸一偉苦笑,道:「你總的讓我收拾一下吧。」

    「麻溜的,我等你。」

    陸一偉收拾好后,與牛福勇一同下了樓。李二毛見狀,立馬發動了車開到樓梯口,誰知牛福勇走過去拍拍車窗道:「下來,開我的車走。」

    一行人看著陸一偉坐著大奔離開,瞬間炸開了鍋。紛紛揣測牛福勇是什麼來歷,與陸一偉又是什麼關係……

    路上,陸一偉嘲笑牛福勇道:「福勇,你說你都是大老闆的人了,就不能適當地注意下形象嗎?你看你,鬍子拉碴,頭髮跟鳥窩似的,衣服皺巴巴的,與你的身份極不相符。」

    「嗨!」牛福勇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我覺得這樣自在。你弟妹給我在商場里買了三萬多的西服,我穿了一天就扔了,甭提多難受。我這人不在乎這些,穿得不好有錢就行,我看誰敢小看我。」

    陸一偉笑出了聲,就連李二毛都忍不住偷笑。牛福勇見此,探頭拍了拍二毛的肩膀道:「二毛,你說叔這身打扮印象市容嗎?」

    由於牛福勇和李二毛的父親以兄弟相稱,自然比李二毛高一輩。李二毛回頭笑著道:「福勇叔,陸主任說得沒錯,你確實該打扮打扮了。」

    牛福勇不服氣,坐回去道:「就這樣吧,你們都是以貌取人。今晚到了京城就不早了,我給你聯繫兩個大明星,一起樂呵樂呵。」說著,掏出手機打給了金鵬。

    「喂,金鵬,哥今晚就到京城了,晚上一起出來玩玩?」牛福勇靠在寬敞的座椅上挖著鼻孔道。

    金鵬聽后,立馬道:「行啊,兄弟我正好今晚沒事兒,你說去哪玩?」

    「這樣吧,你挑京城最好的酒店訂幾個房間,別給我省錢,先等我們。另外,再給我們找幾個大明星過來,像上次那種貨色就不要了,我要在電視上天天能看到的那種。」

    「行啊,這算什麼事兒!」金鵬豪爽地道:「電視主持人怎麼樣?」

    「這敢情好,我喜歡!哈哈。」牛福勇頓時來了勁,道:「你要能弄來,價錢好說,她要多少給多少,不過咱可提前說好了,長得不好看不行,名氣不大不行,你要整個男的,一分錢都不給。」

    「哈哈,牛哥真幽默。」金鵬在電話里道:「放心吧,別人不相信你還不相信我,在京城沒有辦不成的事,除了國家領導人想見什麼領導都能安排。」

    「這事見面后再說,先把那事搞定。」

    牛福勇掛斷電話,手舞足蹈地道:「陸哥,今晚可有艷福了,金鵬這小子能整倆主持人過來,到時候你可別認慫,放開手腳好好地玩。只要我和二毛不說,嫂子絕對不知道。你說是不是,二毛?」

    二毛沒有說話,只是回頭笑了笑。

    陸一偉道:「拉倒吧,金鵬那小子你也信?天生長了一張好嘴,吹牛啥的不在話下,他要是真能搞來主持人,二話不說,你說啥就是啥。」

    「這可是你說的啊,別倒是不認賬啊,哈哈。」

    聊著聊著,談到了工作。牛福勇放下嬉皮笑臉,很認真地道:「陸哥,我看你心情不是太好,是不是工作上不順利?」

    陸一偉回頭看了眼道:「有嗎?我覺得挺好啊。」

    「別騙我了,都寫在臉上了。」

    陸一偉嘆了口氣道:「確實有些不順心。我雖是管委會主任,但被工委書記趙家林壓得死死的,啥事都親自過問,我反而倒像是打雜的,沒有丁點話語權。」

    聽到此,牛福勇道:「陸哥,照我說你乾脆辭職算了,我把東成煤礦給你,咱兄弟倆好好乾,用不了幾年幾個億的資產是有的,到時候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何必看他們的臉色行事,活得多壓抑。」

    陸一偉搖搖頭道:「福勇,有些事你不懂。我要是辭職早就辭職不幹了,何必等到現在。一旦進了這個圈子,就好比有人用鐵鏈栓著你,進來容易出去就難了。另外,我也挺喜歡現在的工作。」

    見陸一偉如此,牛福勇又道:「上次我約趙省長吃飯你沒過來,等改天了我再把他約出來,你和他好好聊聊。要是能搭上趙省長這班車,今後的路也好走一些。」

    陸一偉沒有拒絕,道:「行啊,這沒問題。我好奇的是,你怎麼搭上趙省長這條線的?」

    牛福勇道:「這還不是金鵬那小子給搭的線嘛。你別看他咋咋呼呼的,胡天海吹的,這小子確實有兩把刷子。」

    「哦。」陸一偉確實低估了金鵬的能耐。

    「還有啥事?就因為這事不高興?」牛福勇又問道。

    陸一偉道:「也不是全因為這事,你也知道,高新區至今沒幾個企業入駐,為了招商引資的事也比較著急啊。」

    「這算什麼事。」牛福勇豪爽地道:「你說吧,我能搞什麼項目,我立馬投資。」

    陸一偉哼笑道:「得了吧,你還是專心干你的煤礦吧,其他領域你又不懂。別到時候賠了,我可擔不起這責任。」

    「嗨!我怎麼就幹不了別的?」被陸一偉激將,牛福勇拍著胸脯道:「照你這麼說我非要投資點別的項目,投資什麼,高科技?成啊,回去以後我和老潘商量一下,咱就玩玩高科技。」

    陸一偉以為牛福勇在開玩笑,沒有理會。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路上的車也多了起來。大奔車的性能就是好,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河北境內。兩人開始還聊得熱火朝天,此刻都呼呼大睡。外面寒風刺骨,車內溫暖如春。

    車子經過減速帶時顛簸了下,牛福勇醒來伸了個懶腰道:「到哪了?」

    「保定了,再有兩個多小時就到了。」

    牛福勇隔著窗戶看看,道:「過了收費站找個服務站停下來,先吃點東西。」

    「好的。」

    到了收費站窗口,收費五元,倒也不多。李二毛渾身上下找了半天沒有五塊,都是一百多大鈔,陸一偉也看看口袋,同樣沒有。李二毛直接把一百遞過去讓他找錢。牛福勇不知發什麼神經,伸出腦袋拍拍車門道:「喂,這麼好的車還收什麼費,每年光養路費都出成千上萬的,放過去得了。」

    誰知收費員冷冷地道:「好車有什麼了不起的,見過的好車多了去了,人家誰在乎這五塊錢,你也好意思開口。你要是開著飛機過去,一分錢都不收你的。」

    一句話激怒了牛福勇,正要與其理論,被陸一偉拉了回來,道:「你這不是沒事找事嘛,五塊錢的事就解決了,何必多此一舉。」

    李二毛拿著一把零錢接回來,牛福勇坐在車裡愈發生氣,對著李二毛道:「掉頭。」

    李二毛沒聽明白,道:「什麼?」

    「你下車!」牛福勇親自駕著車調轉車頭再次進入收費站。從手套箱里拿出一捆百元大鈔,抽出一張遞給收費員。過去后再次掉頭,又回到剛才的那位收費員處。

    收費員見又是他,冷冷地看了一眼。牛福勇甩給一張一百,等著他找錢。

    「我剛才不是給找零錢了嘛,找不開。」

    牛福勇梗著脖子道:「沒零錢。」

    收費員窩著一肚子氣找給他,誰知牛福勇當著他們的面把零錢撕了個粉碎,丟出了車外。陸一偉見此,覺得有些好笑。

    氣也出了,本以為可以走了,誰知牛福勇再次返回,又到了收費員跟前遞過去一百元。

    收費員怒了,氣呼呼地道:「你說你是不是成心找茬?」

    牛福勇瞪著大眼道:「廢什麼話,我過路叫過路費是天經地義的事,快找錢吧。」

    收費員見碰到硬茬了,壓著火氣再次找給他。與上次一樣,牛福勇再次當著面撕碎。依然沒有完,陸一偉再次掉頭開了回去。

    陸一偉見此,連忙道:「福勇,差不多就行了,咱們在外省,別把關係鬧這麼僵。」

    「別說話!」牛福勇道:「我今天非要收拾下這個不識抬舉的東西。」

    牛福勇再過來時,收費員徹底激怒了,罵道:「你他媽的是不是活的膩歪了?」

    牛福勇反而很冷靜,道:「找錢吧。」

    零錢都找給他了,那還有什麼零錢,收費員探出頭道:「小子,別以為你有倆臭錢就這麼糟蹋,信不信老子讓你走不出這裡?」

    不說這話還好,牛福勇的火氣蹭地上來了,挑釁道:「來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為人民服務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