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4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45字體大小: A+
     

    這兩天,陸一偉一直在思考著招商引資的事,想起宏達集團要來西江省投資製藥廠一事,他有些迫不及待地打給堇色公司總經理陳仲期。

    陳仲期接到陸一偉電話,頗為意外,道:「陸主任,你這把我放到黑山縣就不管了?」

    陸一偉無奈地道:「陳總,實在對不起,身在官場,身不由己,我也想看著你的公司逐漸壯大,但組織上的事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所以,請你見諒。」

    「開玩笑了,您別多想。」陳仲期話鋒一轉道:「找我有事?」

    「我想見你一面。」

    陳仲期道:「好,正好我也想見你一面,我今天下午的飛機,到了江東市后和你聯繫。」

    下午三點,陸一偉親自到機場接陳仲期,讓他有些受寵若驚。驚慌失措地道:「陸主任,你這是幹什麼,沒必要如此吧?」

    陸一偉呵呵笑道:「你是客人,我這個東道主自然要盡地主之誼,來,上車!」

    車子來到陸一偉經常去的茶館,兩人互相謙讓上了樓。

    陳仲期道:「陸主任,你可倒好,拍拍屁股走人了,把我一個人丟到黑山縣,都不知道該怎麼搞了。」

    陸一偉附和道:「我在不在黑山縣都一樣。你不是常說嗎,商人以利益最大化為目標,只要能掙了錢管他誰在了,我想當局者不會故意刁難吧?」

    陳仲期苦笑道:「甭提了,你可把我給坑慘了。這新上任的縣委書記立馬推翻你的發展理念,覺得這是小錢,壓根不放在眼裡。倒是吳世勛縣長比較支持,但一把手不支持再怎麼樣都搞不下去。」

    聽到此,陸一偉有些心寒。這本來是一件利縣利民的好事,怎麼就不能替老百姓多想想呢。略表歉意地道:「陳總,當初是我拉你來黑山縣投資的,成了這個樣子我很遺憾,實在對不起。」說著,起身要向陳仲期鞠躬道歉。

    陳仲期見此,立馬攔著道:「陸主任,你這是幹嘛呢,都是自家兄弟,何必這麼見外呢。我又沒怪罪你,當初去黑山縣也是我的主觀意見,和你沒有丁點關係。」

    陸一偉試探地問道:「那陳總下一步怎麼打算呢?」

    陳仲期攪拌著手中的咖啡道:「和你實話實說吧,我這次來就是處理善後事宜的。集團董事經過慎重考慮,決定將該項目從黑山縣撤出去。」

    「什麼?」陸一偉瞪大眼睛道:「你們要走?」

    「你別激動嘛!」陳仲期解釋道:「撤出去不代表我們不做了,而是戰略收縮。公司從當地撤離了,但並沒有撤資。我們打算由原來的全額投資轉為合作,將公司承包給當地人,由他們負責經營並定期為我們提供原料。其實是一樣的,不過是換了一種形式而已。」

    陸一偉不知該說些什麼,眼看著自己培育起來的一個項目眼睜睜溜走,他心有不甘。但自己遠在江東,又怎麼能左右的了黑山縣的發展思路。一朝天子一朝臣,想想都心痛。

    其實,堇色服飾公司當初到黑山縣投資,完全是夏瑾和在背後出謀劃策。從一開始她就是知道這個項目不賺錢,但還是怎麼做了。為的什麼,一切都是為了陸一偉。為了幫助陸一偉,夏瑾和不惜得罪董事局成員,力排眾議投了這個賠錢項目。

    如今,陸一偉已經離開黑山縣,再做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何況縣裡不支持,市裡不重視,及早收手為好。為此,夏瑾和專門向董事局提交了檢討書,願意對這次投資失誤承擔責任。好在集團董事長榮洪森偏袒於她,此事到處為止,沒有往下追究。

    隨後,集團做出決定,堇色養蠶公司從黑山縣撤出,將近一千萬就這樣打了水漂了。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是一筆巨資,但對於宏達集團來說,壓根不值得一提。夏瑾和所創造的價值遠遠不止這個數。本身就是風險投資嘛,就應該有相應的心理準備。

    「那你今後怎麼打算?」陸一偉問道。

    陳仲期抿了口咖啡道:「我還是回總部,繼續干我的老本行。你找我談什麼事,不會又讓我到你的高新區投資吧?咱可說好了啊,這次可真不行了。」

    陸一偉笑著道:「你也別緊張嘛,我不是那個意思。不過,你願意來我們高新區投資建廠,我肯定舉雙手歡迎。對了,你不是說要拓展北方市場嗎,把生產基地建在我們高新區怎麼樣?」

    「得!」陳仲期連忙擺手道:「你說你是官員,我看你比商人還精明。拓展北方市場確實是公司未來發展方向,但我們是高端品牌,在你們西江省壓根沒市場。不是我看不起,情況確實如此。而我們的目光放在了京津冀一帶,即便要投資建廠,也不會考慮在西江省的,對不起。」

    陸一偉沒有不高興,道:「雖然我沒幹過企業但能理解,我不會強迫你們。我今天找你不是談這事,而是另外一件事。」

    陳仲期立馬明白了,道:「你是說宏達集團來西江省投資製藥廠一事?」

    「對!」陸一偉道:「正是此事。前段時間我在電視上看到你們集團老總來西江省考察,並簽訂了合作意向協議書,能說說具體情況嗎?」

    陳仲期對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清二楚,道:「陸主任,集團確有此意向,但前提是收購你們西江省製藥廠。不過,你們當地政府似乎並不樂意,所以這事暫時擱置下來。至於什麼時候重啟談判,我也不清楚。」

    陸一偉聽后,道:「那你們集團的意向強烈嗎?」

    「這個……」陳仲期若有所思道:「這個我也吃不準,不過我們榮董事長都親自出面了,意願應該是強烈的。」

    陸一偉不希望這筆大買賣白白溜走,道:「陳總,我想見你們榮董事長一面,你能安排一下嗎?」

    陳仲期抬起頭道:「陸主任,我倒是想幫你這個忙,但力不從心。要知道,我們榮董事長一般在香港,一年到頭我都見不上幾面。何況我們是集團的下屬公司,又專門的副董事長分管,平時我們就單線彙報,所以這個忙我無能為力。」

    陸一偉不甘心,道:「那你們董事長什麼時候來集團?」

    「這我可說不準。」

    一杯茶見底,陸一偉退而求其次道:「這樣吧,讓我見見你們的副董事長,這樣總可以了吧?」

    「這……」陳仲期為難地道:「你真要見嗎?」

    「當然了,我真心希望能促成這次合作。如果你們真有意向,剩下的事我想辦法解決。」陸一偉興緻勃勃道。

    陳仲期考慮半天道:「這樣吧,我回去以後請示下,到時候給你打電話,好吧?」

    「非常感謝。」

    夏瑾和會和陸一偉見面嗎?陳仲期一時拿不準。

    到了晚上,陸一偉在東湖畫廊訂了一桌飯宴請陳仲期,正聊著熱火朝天的時候,手機響了。看到是公安局長譚振華的,他走出門外接了起來道:「啥事?」

    譚振華激動地道:「陸主任,梁國棟上鉤了。他現在正在馬頭村那位婦女家吃飯,我已經派了兩路民警蹲守。」

    陸一偉對此事並不感興趣,道:「譚局長,萬事小心為好,別讓別人抓住你的把柄。另外,這事不必彙報我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掛掉電話,陸一偉替譚振華捏一把汗,要是這事稍有漏洞,趙家林回來后還不瘋狂地反撲?他為人正直,光明磊落,對這些見不得光的陰謀嗤之以鼻,壓根不是他的做事風格。但除掉梁國棟對他來說是件好事。

    陳仲期似乎有些喝多了。拉著陸一偉道:「陸主任,我問你,你有沒有喜歡的女人?我不是指你老婆,而是你心裡想的。」

    陸一偉搖頭道:「沒有,我這人對婚姻還是忠誠的。你可以說我保守,但事實如此。既然結婚了,就不會想其他女人。」

    「是嗎?我不信。」

    陸一偉笑笑道:「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要是有其他女人還惦記著你呢?」

    陳仲期這麼一問,陸一偉愣住了,他立馬想起了夏瑾和。

    夏瑾和一直是他心中的痛,可以說,他在夏瑾和身上付出了很多,但突然不辭而別讓他有些接受不了。可她現在在哪呢?

    陸一偉岔開話題道:「陳總,你喝多了,我送你回酒店休息吧。」

    陳仲期一下子醒了,差點就說漏嘴了。回到酒店臨別時道:「陸主任,我知道你心裡還給其他女人留著位置,我也一樣,我也給她留著位置,甚至比你的多。」

    聽到莫名其妙的話,陸一偉道:「陳總,你早點休息吧,我們改天再聊。」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內心始終無法平靜。他把車開到東湖邊上,下車抽著煙望著波瀾起伏的湖水,眼前浮現出與夏瑾和在一起的一幕幕。

    陳仲期說得沒錯,他心裡確實惦記著別的女人。可是,她在哪裡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