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4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40字體大小: A+
     

    「喂!學長!」

    陸一偉正專心致志地查看文件,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抬頭看著方晴嬉皮笑臉地站在門口,頭皮發麻,陰魂不散了。

    方晴大方地走了進來,往辦公桌前一坐,摘掉墨鏡莞爾一笑道:「學長,沒嚇著你吧?」

    陸一偉合上文件,苦笑道:「幸虧我沒有心臟病,要不然非躺在這裡不可。」

    方晴被陸一偉的「幽默」逗樂了,捂著嘴巴笑個不停,眼神一挑直截了當道:「昨晚怎麼沒回我簡訊?」

    方晴嫵媚的眼神讓陸一偉有些受不了,匆忙躲閃道:「我昨晚喝多了,回家躺下就睡了,你給我發簡訊了嗎?」

    「對呀!」方晴提高聲調道:「我給你發了七八條呢。」

    「哦。」陸一偉冷冷地道。

    見陸一偉沒反應,方晴催促道:「難道你不想看看我發的什麼嗎?」

    陸一偉正了正身子道:「方總,有事您說。」

    看到陸一偉一本正經的樣子,方晴撲哧又笑了起來。走到跟前手臂搭在肩膀上道:「學長,別那麼嚴肅好不?另外,方總是他們叫的,你以後叫我方晴。」

    混雜的香水味撲鼻而來,陸一偉蹙著眉頭刻意躲閃,道:「方總,咱們還是談事吧。」

    見陸一偉還有些害羞,方晴愈加歡喜,拍了一下回到座位上道:「你緊張幹嘛,我又吃不了你。」說罷,撩了撩淺粉色的短裙雙腿交叉起來,故意露出雪白的大腿。

    方晴並不漂亮,但很會打扮。挑染的波浪卷頭髮垂肩,臉上如同刮膩子般堆了厚厚的粉,細細的眉毛上挑,長長的眼睫毛上彎,猩紅色的口紅十分性感,上身雪白色雪紡衫襯托凹凸有致的身材,脖子上戴著鵪鶉蛋大小的紅寶石項鏈,胳膊上跨著LV經典挎包,渾身上下名牌,每個毛孔里都透著一股妖氣,然如豪門貴婦。換做別人或許會多看兩眼,然而對於陸一偉,絲毫提不起興趣。

    關於這個「學妹」,陸一偉真心一點都想不起來。倒不是說貴人多忘事,而是大學里的清純學妹一旦走出校門便是另一番模樣,與從前判若兩人。對於她咄咄逼人的「攻勢」,陸一偉有些招架不住,第一次對女人如此厭惡和懼怕。她到底想幹什麼?

    方晴從辦公桌上拿起煙,熟練地點燃,吐了一口煙氣道:「我今天來呢,主要是想談談菜家園土地的事。」

    陸一偉隨即道:「方總,你也知道我剛到管委會,對高新區的情況不熟悉。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趙書記在跟進,要不你過去找找他吧,正好他在呢。」方晴的身份至今是個謎,不過來頭不小。這麼大一宗土地的交易,他不打算插手,以防引火燒身。

    「哦。」方晴調整下坐姿道:「趙書記那邊已經同意了,他讓我過來找找你。畢竟,你是管委會主任,有些手續還得你簽字。」

    陸一偉推辭道:「方總,趙書記簽字是一樣的,他是工委書記,一切他說了算。」

    「哦,那好吧。」方晴掐滅煙笑著道:「學長,過兩天我要去澳門,想邀請你一起去,怎麼樣,給個面子吧。」

    剛剛趙家林說要出差,現在方晴也說要出去,不由得讓人浮想聯翩。陸一偉擺手道:「方總,您的好意我心領了,過兩天我孩子開學,一時半會走不開,不好意思。」

    「是這樣啊。」方晴立馬道:「你孩子多大了,在哪個學校讀書?」

    「這……」陸一偉有些崩潰,道:「目前在谷未區實驗小學。」

    「哦,想不想把你孩子送到國外?」方晴精神抖擻地道:「如果你願意,我樂意幫這個忙。」

    方晴有些熱情過度,讓陸一偉難以招架,道:「謝謝了,孩子還小,還沒這個打算。」

    「哦。」方晴有些失望。

    尷尬了幾秒鐘,見陸一偉不說話,方晴起身道:「那行,我去趙書記辦公室轉一圈,中午一起吃飯啊。」

    陸一偉無力笑笑,沒有作聲。

    按照當下市場行情,主城區一畝土地高達100多萬元,而郊區土地比較便宜,每畝的標的價最少也在20萬元,如果拍賣差不多能賣到30萬元。都說房價貴,其實是土地貴。要知道政府從老百姓手中拿地每畝不過區區幾千元,到了政府手裡一下子翻了幾十番,絕對暴利。這筆將近1000萬元的交易,趙家林將如何對待呢?

    半個小時后,趙家林將陸一偉叫到辦公室,不見方晴的蹤影。

    趙家林道:「一偉,你對佳興公司投資一事如何看待?」

    陸一偉道:「趙書記,能來高新區自然是好事,我們應該大力歡迎。」

    對於陸一偉的回答,趙家林比較滿意,點點頭道:「高新區要發展,離不開企業家的大力支持。佳興公司雖是剛剛成立的公司,但實力雄厚,一出手就是大手筆,這樣的企業越多越好。按道理說,出讓土地應該掛牌進入市場公開拍賣,但考慮到諸多因素,我不打算這麼做了,直接由城投公司與其簽訂出讓合同,你覺得呢?」

    陸一偉不想與這個公司沾上任何關係,道:「您說怎麼做就這麼做,我沒意見。」

    見陸一偉不表態,趙家林繼續道:「一偉啊,有些事其實你也能看明白,什麼樣的公司能夠驚動邱省長出面?我想你應該心裡清楚。咱們應該拿出最大的誠意,這樣才會有更多的企業來高新區發展。所以,我打算將土地無償提供給佳興公司使用,你的意見呢?」

    聽到此,陸一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趙書記,這樣能行嗎?」

    「怎麼不行?」趙家林道:「說起無償提供,其實也不是。佳興公司答應將5棟別墅交給我們高新區,這也是財富嘛。另外,這些話私底下可以說,但對外可不能這麼說,還是按照市場價走,明白我的意思嗎?」

    高新區要別墅幹什麼用?陸一偉實在想不通。道:「既然趙書記已經決定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趙家林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道:「一偉啊,我一直覺得你人不錯,特別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夠顧全大局,從長遠著想,高新區就需要你這樣的領導幹部。既然你沒什麼意見,那就簽字吧。」說著,拿出一份合同文本遞了過去。

    陸一偉瞟了一眼道:「趙書記,你是一把手,還是你簽吧,我就沒必要了。」

    「這不行,我主管黨務,你主抓政務,涉及土地問題還得你來,我簽字不管用啊。」趙家林推卸責任道。

    趙家林的伎倆昭然若揭,陸一偉不是傻子,道:「趙書記,這個字我不能簽。」

    「為什麼?」趙家林瞪大眼睛道。

    陸一偉心平氣和地道:「我雖然是管委會主任,但來了不多長時間,對佳興公司不甚了解,菜家園土地的情況更不清楚。既然是您引資回來的項目,我就不插手了。再說,既然要與城投公司簽合同,那就是企業行為,政府一級就沒必要了。」

    「這不是插手不插手的問題。」趙家林道:「你以為我是為我自己啊,還不是為了整個高新區著想?咱倆搭班子,就應該團結一致,不分彼此你我,特別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更應該空前一致,意見統一。」

    不管趙家林怎麼繞,陸一偉始終不同意簽字。最後,趙家林發火了,一臉不快道:「好啦,既然你不願意那等我回來開班子會決定。」

    陸一偉沒有理會,一臉嚴肅地抽著煙。

    「好了,你先去吧。」陸一偉臨走時,趙家林又補充道:「一偉,我不在這段時間你好好熟悉下工作,不要一味地借口剛來不懂業務,你是管委會主任,理所應當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多謝趙書記教導。」陸一偉冷笑了一聲,走了出去。

    「什麼玩意兒,不識抬舉的東西!」陸一偉走後,趙家林憤憤地罵道,隨手將合同放到抽屜里,似乎還不解恨,拿起電話打給梁國棟:「我走後無論誰蓋章都不行,所有事務停辦,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那政府章呢?」

    趙家林惱怒地道:「不是和你說了嘛,一切等我回來再說,誰說也不管用!」說完,重重地掛了電話。

    高新區雖與開發區一樣,同屬縣處級地區,但有所不同。開發區和其他縣市區沒什麼兩樣,該有的單位部門都有,但高新區一切減配。就好比辦公室而言,其他地方有委辦和府辦,但高新區就一個辦公室,梁國棟身兼兩職,都代勞了。縣委和政府公章自然在他手裡保管著。

    梁國棟心領神會,明白趙家林的意思。即便他不在也不允許任何人染指,包括陸一偉。看來,趙家林對陸一偉諸多不放心,實則多慮了。一個三十多歲的毛頭小子,有何能耐翻得了天?量他幾個膽子,別的不說,只要手裡緊緊攥著公章,啥事沒有。

    「想拖我下水,門都沒有!」陸一偉覺得趙家林實在太搞笑,你拿了公司的好處費還要去澳門旅遊,然後讓我替你背黑鍋,想什麼呢。我陸一偉雖然年輕了些,也不至於任由你擺布。想起他醜惡的嘴臉,愈發覺得噁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