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3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38字體大小: A+
     

    「哎呦,我的陸大主任,您可算來了,快坐!」黑圈光著膀子叼著煙捲張羅著。

    包廂里坐著四五個人,除了黑圈和席剛外,其餘的面生得很。房間的一角已經堆放了十幾個空啤酒瓶,個個面色紅潤,熱情高漲。出於禮貌,陸一偉微微點頭示意。

    坐下來后,黑圈啪啪啪連開了三瓶酒放到陸一偉面前,道:「你來遲了,啥話也別說,先喝了。」

    陸一偉的酒量馬馬虎虎,應付場面完全沒問題,但正要硬碰硬敞開了喝,還真有點發怵。一臉無奈道:「黑圈,我這剛忙完,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趕過來了,總得讓我墊巴墊巴吧,這三瓶酒下去,估計就栽到這裡了。」

    「不行,是兄弟的話就喝下去。」

    既然黑圈上綱上線了,陸一偉難以拒絕。自己找他幫過不少忙,卻一次也沒還人情,這個面子該給。他深呼吸一口氣,正準備喝時,席剛攔了下來道:「黑圈,陸主任剛來,你讓他先吃點東西。如果非要喝,我替他喝。」

    黑圈見此情景,哈哈大笑起來,道:「我就是和一偉開個玩笑,看把你給緊張的,拍馬屁也不至於上趕著吧。來,咱三個先走一個。」

    一瓶酒下肚,陸一偉抓緊時間吃了幾口。黑圈把紋有紋身的手臂搭在肩膀上道:「一偉,你小子升了官也不說一聲,要不是席剛和我說還真不知道,該不該罰酒?」

    陸一偉苦笑道:「我這不是沒顧上嘛,原本打算這個周末請你們吃飯,得,今天先喝上了。」

    黑圈聽后沒有理會,拿起手機打給三條:「三條,叫上猴子現在來東湖大酒店,陸大主任今晚請客。」

    掛掉電話,黑圈指著旁邊的男子道:「一偉,給你介紹下,這位是我的好兄弟郭小寧,省公安廳刑偵局二科科長。」

    郭小寧坐起來欠著身子握手打招呼道:「陸主任,久仰大名,很高興認識你。」

    刑偵局是正處級單位,那他這個科長應該是正科級,陸一偉握手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介紹完郭小寧后,席剛立馬拉著旁邊的男子道:「陸主任,這是馬頭村村委主任李樹仁,開會見過的。」

    李樹仁立馬坐起來走到陸一偉面前道:「陸主任,今天很榮幸能與您一起吃飯,以後多多指導工作啊。」

    陸一偉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哎呀,這都是搞什麼。」黑圈道:「最看不慣你們政界的人,說個話這麼費勁。今天在座的都是兄弟,沒有級別高低,好好吃飯,好好喝酒。」

    輪著喝了幾圈,黑圈指著席剛道:「一偉,剛子是我的好兄弟,如今既然在你手底下了,以後要多多關照。人不錯,夠義氣。」

    席剛連忙端著酒杯湊上前道:「陸主任,以後要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您可要多多批評指正,您放心,我一定改。」

    陸一偉本來不想參加今晚的宴席,考慮到黑圈在場才勉強同意。對於席剛,他沒有好感,含含糊糊繞了兩句,喝了下去。

    這時,三條和猴子走了進來,飯桌上一下子活躍起來。七八個人喝了十幾箱啤酒,個個喝得東倒西歪。陸一偉喝得不少,但意識還清醒。

    吃過飯席剛提議去娛樂,陸一偉以明天上班為名,提早離去。三條見此,也相繼離開。

    陸一偉走後,席剛拉著黑圈道:「兄弟,這陸一偉是不是不喜歡我啊?一晚上的,沒幾句話,叫他玩也不出來。」

    黑圈寬慰道:「剛子,你別多心。一偉這人就這樣,大學時候就如此。身上有股讀書人的氣質,總喜歡端著。那像咱們,講話粗聲粗氣,天生的大嗓門。再說了,他歷來不愛好這口,對女色天然過敏,甭管他。」

    「哦。」席剛半信半疑道:「黑圈,你可得在他面前多美言幾句,不求他對我多好,只要不干涉我就行。」

    「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陸一偉回到家裡,范春芳放下遙控器站了起來,聞到刺鼻的酒味。蹙眉扇了扇道:「你這喝了多少酒啊,屋子裡都是酒味。」

    陸一偉扶著牆換了鞋,把衣服褲子一脫,穿著三角褲昏昏沉沉地躺在沙發上。范春芳見此,趕緊倒了杯水遞過去,心疼地道:「來,起來,先喝點水。」

    陸一偉瞬間感覺天旋地轉,整個身子飄飄然,眼前的東西出現了重影,甚至耳朵都嗡嗡的。他緩緩地閉上眼睛,以至於後來發生什麼,全然不知道。

    看著熟睡的陸一偉,范春芳無奈地搖搖頭,從卧室取出毛巾被為其蓋上,正準備起身,誰知他嗚哩哇啦吐了起來,吐了一地。

    這樣有的忙活了。范春芳拿著簸箕掃帚躡手躡腳打掃乾淨,又拿著抹布擦了好幾遍才算打掃乾淨。拿著臟衣服來到衛生間。正洗著,聽到陸一偉叫喚自己,走出去一看,原來是說夢話。

    「瑾和,你在哪,你別走好嗎……」陸一偉夢囈著。

    聽到此,范春芳手中的衣服落地,悵然若失愣在那裡。自從和陸一偉結婚後,兩人相敬如賓,很是客氣。不管是對內對外,陸一偉永遠面帶微笑,很少看到他的另一面。然而,范春芳始終無法走進他的內心,壓根不知道他心裡想些什麼,如同一隻刺蝟,緊緊包裹著,不讓別人靠近。

    范春芳幾次想和他交心,可陸一偉總在刻意迴避,始終不願意提及自己的情感往事。尤其是夏瑾和,更不願提及。有一次,范春芳無意之中提到她,陸一偉表面雖沒有做出反應,但內心無比痛苦。

    這麼多年過去了,陸一偉依然沒有忘記她,范春芳心裡不是滋味。她無法體會陸一偉內心掩飾的痛苦,更無法窺視到他心裡的真實想法。

    女人是自私的,尤其在愛情面前,誓死捍衛,絕不容許任何人靠近自己的領地。范春芳算是比較開明,陸一偉去哪了見過什麼人從來不過問。特別是上兩次事件,她都選擇了沉默。她堅信,陸一偉只屬於她一個人。

    沒有愛情的婚姻如同空中樓閣,說不定那天就轟然倒塌。范春芳和陸一偉沒有經歷浪漫的談戀愛,而是直奔主題,在各種壓力的牽制下步入婚姻殿堂。結婚一年多,她處處小心翼翼地維護著這段來之不易的婚姻,生怕心愛的男人在某一天離他而去。

    然而,人躺在那裡,心裡卻惦記著另一個人。精神出軌和肉體出軌更可怕,難道他這些年一直在思念著夏瑾和嗎?

    對於夏瑾和,范春芳只是聽說過,從來沒見過到本人。他們之間的事,她或多或少知道。當年,夏瑾和拋棄他不辭而別。儘管如此,他心裡還裝著她。

    范春芳無力地靠在門框上看著陸一偉熟睡的樣子,內心難以表達。她在想,如果夏瑾和在某一天突然出現,陸一偉會棄她而去嗎?

    范春芳緩緩地彎下腰撿起衣服,回到衛生間失神地揉搓著,兩行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就在此時,陸一偉突然沖了進來,爬在馬桶上又一通狂吐。吐完之後站起來笑著道:「春芳,你也早點休息吧。」說完,晃晃悠悠走了出去。

    看到陸一偉進了卧室,范春芳拿著毛巾走進去替他擦了擦身子,然後把空調的溫度調高,關上燈退了出來。她靠在門上,仰起頭盡量不讓眼淚流下來,卻無法欺騙自己的感情,淚流如注。

    洗完衣服,已是凌晨一點。范春芳坐在沙發上發獃,沒有絲毫睡意。這時,陸一偉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范春芳從來沒有翻看過陸一偉的手機,即是一種信任,也是維護他的隱私。但今晚她有些忍不住了,迫切想知道是誰這麼晚還在給他發簡訊,難道是夏瑾和嗎?

    幾次伸手,范春芳又縮了回來,她不能這麼做。但強烈的好奇心驅使她無法控制。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她一閉眼拿起手機。

    「學長,睡了嗎?我睡不著,可以陪我聊會天嗎?」

    看到這條簡訊,范春芳身子在顫抖。可以肯定,這不是夏瑾和發來的,而是別的女人。她又翻看了前面的簡訊,看到約陸一偉吃飯,似乎一切明白了。原來今晚一起吃飯的人就是這個女人啊。

    她到底是誰?范春芳有些抓狂,她明顯感覺到婚姻危機的到來。不管怎麼樣,她都要「挽救」這段婚姻。她快速記下手機號碼,小心翼翼地把手機放到原處。

    這一晚,范春芳失眠了。她不相信陸一偉會做出這些事,但如此曖昧露骨的簡訊超出了她的想象。

    是自己錯了嗎?范春芳開始反省自己。或許,她當初不應該用這種手段把陸一偉搶到手,得到了他的人,卻得不到他的心,這又如何?她打算和陸一偉進行一次推心置腹的談話。如果他心裡確實還惦記著夏瑾和,她打算放棄這段婚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