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2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28字體大小: A+
     

    0928

    陸一偉翻了翻抽屜,發現裡面放著兩條中華煙,他沒有客氣,拆開丟給嚴餘暉兩包,一下子拉近彼此距離,聊了起來。

    嚴餘暉介紹,高新區成立於94年,是經省委省府決定成立的,原本以省委省府的派出機構升高格次,沒想到上面批不下來,只好委託江東市委市府來搞這個項目。

    為什麼要成立高新區?這是緊跟國家步伐,是形勢所逼,趨勢所在。儘管我省不具備成立高新區,難道就不搞了?別人有的咱照樣有,於是成立高新區的議程就提了上來。

    成立高新區時,引發很大爭議,矛盾集中點就是圈地。圈哪裡的地?圈多大地?一時間難以定奪。後來,市委市府經過長達一個多月的討論,決定從齊揚區和開發區各劃出50公里以及五河縣的30公里土地,加起來一共130公里交由高新區。誰家樂意?誰家都不樂意。但這是政治任務,硬是頂著各種壓力敲定下來。

    然而,從高新區管委會成立之日起,就開始與轄區範圍內村民因為征地一事鬧得不可開交,一直持續到現在。都快十年了,歷史遺留問題都沒得到解決。

    陸一偉好奇地問道:「難道高新區成立后就沒有企業入駐嗎?」

    「怎麼沒有?」嚴餘暉道:「最頂峰時這裡有20多家企業,後來陸陸續續都搬走了。」

    「都搬哪去了?」

    嚴餘暉嘆了口氣道:「都搬到齊揚區了。」

    「為什麼?」

    「唉!」嚴餘暉道:「一言難盡啊。其實吧,高新區的作用就是為企業服務,但市裡這兩年又重點開發齊揚區。是開發出來了,但沒有企業進來,這就難辦了。後來,於書記一拍板,在齊揚區又成立了個江東商圈孵化園,隨即將高新區的企業都遷了過去。其實,內容和性質和高新區是一樣的。」

    想起於洪江昨天揚言要拆並高新區一事,再結合嚴餘暉一說,陸一偉似乎能明白高新區的處境。正如他所說,後娘養的,沒人疼沒人愛。

    陸一偉又想起趙家林的話,問道:「既然沒企業入駐,為什麼今年還要徵收土地呢?」

    「這……」陸一偉的話觸及到雷區,嚴餘暉閃爍其詞,吞吞吐吐道:「也是為了高新區好嘛,要不徵收土地咱們就徹底歇菜了。說得更直白一些,咱們那個百姓的納稅錢不干事,遲早要被齊揚區給吞咯。這麼做,也是為城市建設做貢獻嘛,現在征了為以後城市發展空間做打算。」

    「哦。」陸一偉繼續追問下去,轉移話題道:「那你說說馬頭村又是怎麼回事呢?」

    「唉!一言難盡啊。」嚴餘暉一直唉聲嘆氣,看得出,他肚子里壓著很多話說不出來。道:「馬頭村的問題是歷史遺留問題,要追溯到高新區成立之初了。該村原屬於齊揚區,后劃到高新區后,基本上把所有良田都給征了。按照當年的行情,每畝地補償9000元,不少了,基本上家家都能拿到十幾萬。但這筆錢只給了一部分,剩下的錢就一直拖到現在。」

    「為什麼會這樣?是管委會沒錢嗎?」

    嚴餘暉搖搖頭道:「有些事我也不清楚,還需要陸主任親自去調查。」

    「哦。」陸一偉又聽出了弦外音,道:「那管委會現在缺馬頭村多少錢?」

    「加起來一共有200多萬元吧。」

    「這也不多啊,給了就是了。」陸一偉有些不可思議道。

    「我們倒想給,可人家不要啊。」

    「啊?這又是怎麼回事?」

    嚴餘暉道:「陸主任,您也知道,這城裡的房價是逐年上漲,現在都市中心的房價都飆到8000多元了,這郊區的房價都要4000多元,土地當然一年一個價了。馬頭村的村民不傻,他們要求以現在的土地價格補償,管委會當然不同意了。幾次協調不成,這不,昨天又鬧到省委去了。」

    聽到此,陸一偉大致明白了。如此說,這還真是個棘手難題。剛剛上任就要直面矛盾糾紛,他這個管委會主任不好當啊。

    陸一偉問道:「你和董倩誰分管綜治?」

    「董倩。」

    陸一偉難以置信,怎麼能讓一個女同志分管綜治呢。

    「行了。」陸一偉道:「老嚴,麻煩你通知財政、信訪以及馬頭鎮部門的負責人現在到我辦公室。」

    「好咧,我這就去通知。」

    嚴餘暉出去后,陸一偉仔細思考著如何解決這一矛盾。如果說按照現在的地價補償,一下子增加到600多萬元,確實是一筆不小數目。如果按從前的地價補償,顯然老百姓又不答應。該如何想一個折中的辦法呢?

    正想著,一個中年微胖男子笑呵呵地敲門進來。

    「哎呀,陸主任,不知道您今天要來,要不然一早就過來拜訪您了。」男子雙手遞上煙,用蠶蛹的手指捧著打火機點燃。

    「你是?」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男子道:「我叫呂黔,是高新區財政局局長。」

    「哦,是老呂啊,坐吧。」

    呂黔看著比自己年輕兩輪的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兩人寒暄了幾句,陸一偉直截了當道:「老呂,你把從高新區成立以來的財政收入和支出拿過來,特別是征地補償資金,我要看。」

    「哦,這個啊。」呂黔額頭冒出了冷汗。

    「怎麼,有問題嗎?」陸一偉從呂黔眼神里捕捉到絲許不安。

    「沒問題,沒問題,我馬上回去安排。」

    陸一偉沒有理會,道:「要儘快,最好今天上午就拿過來。」

    「今天上午……可能……明天行不行?」呂黔講起了條件,道:「陸主任,您也知道,一下子要拿出九年的東西,需要一定時間。」

    陸一偉沒給他面子道:「最遲下午。」

    「那……好吧。」

    「行了,你先回去準備吧,改天我請你吃飯。」

    「怎麼能讓您請呢,改天我請。」

    「好咧,你先去忙吧。」

    呂黔從陸一偉辦公室出來后,掏出紙巾擦了擦汗,四周看了看走到趙家林門口敲了敲門,等了半天沒反應后,悄悄地繞下了樓。

    到了車上,氣喘吁吁地打給趙家林。

    趙家林此刻還在酒店睡覺,聽到手機響,不耐煩地推開身邊的女子,起身走到客廳,看到是呂黔的,閉上眼睛靠在沙發上,接起來「嗯」了一聲。

    「趙書記,您在哪,我現在想見你一面,有急事找您商量。」呂黔上氣不接下氣道。

    趙家林用手捋了捋頭髮,一臉不快道:「我在市裡開會呢,有什麼事你電話里說吧。」

    呂黔急切地道:「趙書記,這事電話里說不清楚,需要面談。」

    趙家林看了看錶,厭惡地道:「半個小時后你到富華酒店找我吧。」說完,掛斷電話撂到沙發上,起身進了卧室,摟著大美女再次證明自己是不老松。

    「陸主任,不好意思啊,我來晚了。」信訪局局長田川行進門就拱手作揖賠不是。

    陸一偉微微一笑,道:「是田局長吧,坐吧。」

    田川行欠了欠身子,坐到沙發上嘿嘿笑著道:「陸主任,早就聽說要調來一位主任,沒想到您今天就到了,而且還這麼年輕,前途無量啊。」

    這些話陸一偉耳朵都起繭了,無非是想說自己年輕,其實他們腦子裡指不定怎麼想呢。但他要證明,自己是靠著真本事走到今天的。

    陸一偉道:「老田啊,信訪局今年的案子有多少?」

    一提此事,田川行擺出了一副苦瓜臉,叫苦連天道:「陸主任,不瞞您說,今年的案子特別多,這還不到九月,就有三十多起案件了,而且個個都是棘手難題。我們信訪局人手不夠,處理起來也力不從心啊。」

    陸一偉擺擺手道:「這些事先放一邊,我們隨後再說。這三十多起案件里,你給分分類,都有些什麼?」

    田川行道:「至少有一多半都是徵收土地補償糾紛。」

    「哦,那往年呢,類似的案件多不多?」

    「多,這兩年是呈遞增趨勢,各個歷史遺留問題都暴露出來了。」

    「好!」陸一偉道:「你把最近幾年的信訪案件逐門分類梳理一下,完了一併報過來,我要看。」

    「好好好,我馬上就回去辦。」

    「行,你先去吧。」

    田川行從陸一偉辦公室走出來,和呂黔一樣,去了趙家林辦公室,沒見到人又打去電話。

    趙家林正找到感覺向珠穆朗瑪峰衝刺,一個電話響的,一下子從半山腰掉到山底,火氣蹭蹭上躥。好不容易不響了,試圖再展雄風時,手機又響了起來,徹底歇菜了。起身下床也不管對方是誰,接通就訓斥道:「有完沒完啊,不知道我正忙得嗎?」

    「老趙,怎麼這麼大火氣啊。」

    趙家林聽對方聲音耳熟,拿下來一看,居然是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邱遠航。頓時大汗淋漓,連忙賠不是道:「邱省長,我不知道是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和我一般見識。」

    「別貧了,晚上我有重要客人,你給安排一下。」邱遠航道。

    「好好好,什麼規格?」

    「和從前一樣。」

    「行,我馬上就安排。」

    掛掉電話,趙家林一頭虛汗直流。坐在沙發上緩了好大勁,拿起電話打給梁國棟:「今晚邱省長有客人,去東苑俱樂部定幾桌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