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2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25字體大小: A+
     

    進了於洪江辦公室,陸一偉還沒反映過來,於洪江就劈頭蓋臉訓斥道:「趙家林,你這個管委會書記是不想當了吧,馬頭鎮馬頭村的事拖了多久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解決,今天居然到省委大院上訪示威,章書記好不生氣,你現在給我個準話,到底能不能解決?」

    趙家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於書記,不是我不解決,主要是這個村的情況太過複雜,他們提出每畝地8萬元的補償,遠遠高於市場價。再說了,管委會又沒錢,解決起來也沒有底氣,人家根本不聽我的。」

    「錢呢?錢都去哪了?」於洪江叉著腰道:「今年財政預算給你們撥了2000多萬元,都花完了?」

    趙家林愁眉苦臉道:「今年不是又征了600多畝土地嘛,加上各單位的開支基本上所剩無幾了。」

    聽到此,於洪江氣得發抖,拍著桌子道:「我就納悶了,你說說你們高新區,一分財政收入沒有,就知道成天打報告要錢。高新區到現在快有10年了吧?你們招來了幾個項目?一個都沒有!照這樣下去,高新區有存在的必要嗎?乾脆讓開發區兼并算了。」

    趙家林沒有說話,坐在那裡抽悶煙。

    於洪江氣得身子發抖,瞪著趙家林看了半天,把目光集中到陸一偉身上。

    「陸一偉,你的情況省委趙部長給我打過電話了,明天就正式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把馬頭村的事情給我擺平咯,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

    「大點聲。」

    「聽到了。」陸一偉提高聲音回答道。

    於洪江還算滿意,回頭又數落趙家林,道:「趙家林,不要再和我提任何要求,給你們一個星期時間,儘快把此事擺平,如果擺不平,高新區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行了,你們下去吧。」

    陸一偉忘記今天是來幹嘛了,順勢將介紹信拿出來讓其簽字。

    「這還簽什麼字,明天直接上班就行了。」說著,一臉不快接過介紹信準備簽字。當他看到白宗峰已經在上面簽字,火氣蹭地竄了上來,丟過去道:「白市長都簽了字了,找我簽什麼字,拿去吧。」

    陸一偉被於洪江整的莫名其妙,正要理論,趙家林在背後拉了拉,兩人退出了辦公室。

    出了辦公樓,趙家林立馬變了副模樣,嘻嘻哈哈道:「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咱倆有幸提前見面,今天晚上我就擺宴設酒,為你接風洗塵。正好,你也和大家見個面,先熟悉熟悉。」說著,從腰間的手機套里取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打了起來:「喂,國棟啊,待會你去富華國際酒店訂一桌飯,然後把老嚴和董倩叫上,陸主任來了,咱們一起樂呵樂呵。」

    從趙家林的表情看,似乎一點都沒受到剛才於洪江批評的影響,照樣該幹嘛幹嘛。沖著院子里一輛暫新的奧迪車一揮手,拉著陸一偉道:「走,坐我的車。」

    上車后,趙家林興沖沖地道:「一偉啊,你來了就好咯,我就相對輕鬆了。你是不知道高新區這鬼地方,要錢沒有,盡幫別人收拾爛攤子擦屁股了。我年紀大了,禁不起折騰了,你一來正好上手,我這工委書記也可以騰出來抓一抓黨務了。」

    陸一偉腦子裡一直想著於洪江說的話,好奇地問道:「趙書記,馬頭村是怎麼回事?」

    趙家林一擺手道:「現在下班了,咱不提工作的事,一切等到明天再說。今晚咱們敞開了喝,喝完酒再娛樂一下,放鬆下心情。」說著,拍了拍陸一偉的手。

    陸一偉望著趙家林,對這位新搭檔滿是好奇。

    趙家林表面看只有四十多歲,不過據他了解,此人已是52歲,一點都不顯老。只見他身著運動服,腳上穿著運動鞋,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看不到一根白髮絲,皮膚緊緻光滑,神采飛揚,精神倍爽,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給人感覺十分清爽,至少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

    陸一偉感嘆,在城裡工作和在基層工作就是不一樣。同樣是五十多歲,黑山縣的吳世勛滿頭白髮,臉上已爬滿皺紋,精神氣質欠佳,一副等著退休的神態,完全沒有趙家林活得瀟洒自如。

    趙家林突然湊過來,小聲地道:「一偉啊,你和於書記以前不熟嗎?或者說你來之前沒側面了解下江東市的情況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我一直在基層工作,那有機會接觸省城的領導。另外,我前天突然接到通知,還沒來得及了解,都讓報到上班了。」

    「哦,難怪。」

    聽著趙家林這口氣似乎話裡有話,陸一偉不解地問道:「趙書記,有問題嗎?」

    趙家林眼珠子一轉,道:「一偉啊,我說句不該說的話,你的那介紹信其實應該先讓於書記簽字,再讓白市長簽字,你剛好顛倒了下。這不,惹於書記生氣了。」

    陸一偉聽后,十分震驚。他本來也打算先找於洪江的,可他不在,為了節省時間,只好先去找了白宗峰。先前從石曉曼口中得知兩人有矛盾,現在又從趙家林嘴裡聽出了弦外音,難道真是如此嗎?

    陸一偉笑著道:「趙書記,我覺得管委會屬於政府派出機構,理所應當由白市長直管,就先去找白市長了。」

    趙家林擺擺手,表情扭曲道:「錯啦!你覺得是如此,可現實中偏偏不是這樣的。哦,你不是黨員領導幹部?是的話自然歸市委領導了。再說了,管委會是市委市府的派出機構,可不是市府的派出機構,這個概念你得弄懂咯!」

    聽著陸一偉的想法如此單純,趙家林臉上浮現出詭譎的微笑。

    看似小事,實則涉及原則和立場問題。也間接地說明,於洪江和白宗峰兩人的矛盾極深,要不然也不至於在這種小事做文章。

    陸一偉立馬裝作一副小學生的模樣道:「趙書記,我初來乍到,不懂江東市的規矩,以後還得您多多指點和關照啊。」

    趙家林見陸一偉態度誠懇,一副得意的樣子道:「一偉啊,其實也夠難為你的,一來就面臨站隊問題,不過這種事全國普遍存在,而非獨江東市是個例。這書記和市長看似分工明確,職責明朗,一個抓黨務,一個抓政務,但實際操作中,就成了東北鐵鍋燉菜,彼此不分你我。你就拿馬頭村村民上訪一事而言吧,這本來是政府該管的事,但省委章書記不給白市長施壓,反而壓到了於書記頭上,你說他該管不該管呢?」

    如此情況陸一偉見多了,並沒有表現出吃驚的表情。小心翼翼試探問道:「我聽說於書記和白市長搭檔十分融洽啊。」

    趙家林往後一推,蹙眉搖頭道:「一偉啊,你年紀輕輕就到了正處位置,自然有過人本領,應該對政界的這些事比較清楚。一山不容二虎,自古如此,何況是現在呢。有些事等時間長了自然就會明白的。」

    陸一偉故意裝作無知,進一步試探道:「趙書記,學生愚鈍,還望您多點撥一下。」說著,從兜里掏出煙遞給趙家林。

    趙家林看看是芙蓉王,拿著道:「你平時就抽這個?」

    陸一偉尷尬一笑道:「不瞞您,我平時抽紅塔山,這也是出門應酬,才抽這的。」

    「小劉,把煙拿來!」

    司機小劉從手套箱里拿出一條中華煙遞了過來。趙家林從裡面掏出幾盒塞給陸一偉道:「你這縣委書記怎麼當的,縣裡再窮也不能苦了自己啊。說句不好聽的,我的司機小劉都不抽紅塔山,來來來,拿著!」

    陸一偉連忙推辭道:「趙書記,不用了,我覺得芙蓉王挺好的。」

    「好什麼好啊!」趙家林硬塞給他道:「不是說好抽不好抽的問題,你現在是管委會主任,一言一行就代表著咱管委會的形象,你出去應酬掏出芙蓉王,人家不笑掉大牙,完了我讓國棟多給你準備些,足量供應。管委會再沒錢,這點錢還是有的。」

    陸一偉沒有客氣,裝進了兜里。

    趙家林點燃煙后,道:「一偉,這麼和你說吧,像別的地方書記和市長是明爭暗鬥,到了江東市不一樣了,倆人是直面針鋒相對,把矛盾公開化了。他們倆神仙打架,弄得我們這些小鬼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於洪江,江東市人,以前就是個軸承廠的工人,祖上三代刨也是貧農,他父親是軸承廠的老職工,退休后子承父業,頂崗上班。按道理說,這樣的人干一輩子最多升到車間主任就算燒高香了,也沒什麼奔頭。然而,一個女人改變了他的命運,也就是他的妻子。」

    「於洪江的老丈人是軸承廠車間主任,不過人家有個好親戚,在京城做大官。於洪江和女兒結婚後,坐著火箭火速提拔。車間副主任,軸承廠副廠長,軸承廠廠長,西江省新能源公司總經理,然後一下子從國企跳到行政單位,出任江東市經貿委主任。緊接著副市長,常務副市長,市委副書記,一直到今天。可謂是一步未停歇,蹭蹭蹭往上躥。」

    「不過,於洪江的老婆長得實在對不起大眾。就是如此,他十分怕這個老婆,成為出了名的妻管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