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20字體大小: A+
     

    一切又回歸正常生活。

    陸一偉在家待了幾天,顯得有些六神無主,急躁不安。等待通知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就好比當年高考等錄取通知書一樣,緊張,彷徨,苦悶。

    當年高考結束后,陸一偉內心忐忑不安,因為他沒有發揮好。以他的水平是完全可以報考名牌大學的,但發揮失常,填報志願的時候只好添了西江大學。西江大學雖是一類本科,但比起其他大學而言,差距很大。

    陸一偉心目中的理想大學是中國政法大學,他想畢業出來當一名警察,事與願違。高考分數出來后,他居然考了526分,而當年高考滿分是600分,屬於超常發揮。這個分數上政法大學綽綽有餘,就此失之交臂。

    而今天的等待顯然比高考更為焦慮,他不知道未來是什麼結果,最壞的打算無疑就是被遺忘。

    對於從政人員來說,遺忘如同打入冷宮,忘了就忘了,即便從前做出多麼大的貢獻,時間一長,沒人會再記起你,其滋味可想而知。類似結局在官場舉不勝舉。

    陸一偉嘴上說正好藉此機會休息一陣,可他心裡怎麼能放心得下,還不如成天忙碌來得舒心自在。然而,半個多月過去了,依然沒有絲毫消息。

    范春芳讓他去新房盯著裝修,可他走在半路上就不知拐到那裡了,心裡一直惦記著,盼望著。為了緩解壓力,他嘗試了各種辦法,可怎麼也無法轉移注意力。

    在家裡快憋出病了。

    這天,牛福勇約他出去吃飯,他想都沒想欣然同意。見面后,牛福勇從兜里掏出一本煤礦經營許可證丟到陸一偉面前,得意地笑著道:「拿去吧,煤礦我給你買回來了。」

    陸一偉接過來仔細一看,確實是東成煤礦的經營許可證。大呼震驚道:「福勇,你小子太能折騰了吧?花了多少錢?」

    牛福勇搖頭晃腦地道:「花多少錢無所謂,只要你高興就行。」

    陸一偉摸著大藍本看了半天,突然推到牛福勇面前道:「福勇,這我不能要。」

    「為什麼?你不高興?」

    「這不是高興不高興的事。」陸一偉道:「先前不是和你說過嘛,我以後不會再搞第二產業了。既然你買回來了,就劃歸到你名下吧。」

    「我人在南陽,去東州幹什麼。」牛福勇瞪大眼睛道:「不管你要不要,煤礦我是給你買回來了,你願意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

    見牛福勇生氣了,陸一偉問道:「這次你和我說實話,到底花了多少錢?」

    牛福勇倒也爽快,直截了當道:「2000萬元。」

    「什麼?」陸一偉騰地坐起來,道:「李海東800萬賣出去,你2000萬元買回來,一下子讓那個叫什麼亮子的賺了1000多萬元,你丫是不是有點傻啊?」

    「傻不傻我不知道,但這個煤礦就值這麼多錢。再說了,經營兩年下來,2000萬就掙回來了,花這點錢不多。」牛福勇道:「最主要的,人活得是一口氣,李海東這孫子坑了你,必須把這個面子爭回來。」

    陸一偉心裡滿是感動,道:「福勇,兄弟我謝謝你了,但這煤礦我真不能要。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我真沒心思經營了。你也知道,我這次差點栽到煤礦上,現在想想都后怕,還是你來經營吧。」

    牛福勇思考半天,道:「那行,我經營也可以,不過盈利咱倆五五開,你不要和我爭了,再爭就翻臉了啊。」

    看著牛福勇認真的樣子,陸一偉無奈地搖搖頭道:「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可是,我啥都沒幹,你給五幹什麼?」

    「那你管不著,我樂意!」牛福勇梗著脖子道:「既然你不願意經營,我要和你要個人。」

    「誰?」

    「潘成軍。」

    陸一偉一下子明白了,道:「可以,正好他的廠子也不景氣,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牛福勇樂呵呵地道:「老潘多好的一個人哪,我以後所有的資產就由他打理,現在不是流行個什麼來著?」

    「理財師。」

    「對,就是理財師。」牛福勇道:「你放心,他過來我絕不會虧待他,你一年給他十萬,我就可以給他一百萬,依此類推。只要他給我創造財富,這點錢算個屁!還不夠我輸一把了。」

    牛福勇現在財大氣粗,十足的煤老闆。富裕起來的他揮金如土,看上什麼買什麼。上個月又買了輛座駕,專門定製了輛邁巴赫。加上這輛車,他手底下一共有十幾輛豪華車了。

    人怕出名豬怕壯,牛福勇有錢了,巴結他的人自然多了起來。不過他有個怪脾氣,看不順眼的人就是再怎麼巴結都是白搭,一毛錢都不給。如果看得起的就是你不說,大手一揮,多少錢都捨得。

    特別是在陸一偉身上,他是覺得陸一偉有用處能幫得上忙?貌似也不是。其實牛福勇從開礦到後來陸續辦手續,陸一偉幾乎沒幫什麼忙,就是如此,照樣出手闊綽。上次演唱會燒了千萬,而現在又是千萬,如此舍財為的是什麼,一份單純的情義。

    在牛福勇最倒霉的時候,只有陸一偉看得起他,這份情他永世難忘。

    人都是將心比心,本質都是善良的。即便再為非作歹,無惡不作,與生俱來的純良是一塵不染的。如果非要附加原罪,歸根結底是這個浮躁的社會讓人變得瘋狂。

    聊了半天,牛福勇不經意間道:「一偉,我和你說件事,你不要生氣啊。」

    「說吧。」陸一偉興緻很高,好不容易可以抓住個人酣暢淋漓地聊天,這段時間把他快憋瘋了。

    牛福勇低下頭道:「前兩天我讓幾個兄弟教訓下李海東,誰知這幫傢伙不知深淺,把他的腿給打折了,你不會怪罪我吧?」

    聽到此,陸一偉笑容僵在臉上,手中的筷子落到桌子上。

    牛福勇繼續道:「陸哥,你也別怪我兄弟手狠,這海東太不是東西了,不給他點顏色看看,真他媽的不知道天高地厚。花2000多萬元買他一條腿,這樣也值了!」

    陸一偉騰地一下站起來,憤怒地道:「福勇,你怎麼可以這樣?」

    牛福勇見陸一偉如此,滿不在乎道:「我不是說了嘛,是不小心的。再說你不希望我怎麼做嗎?」

    陸一偉雖恨李海東,但不至於殘害他的地步。經過一段時間心理調節,他似乎已經忘記了這回事,畢竟兄弟多年,真不希望再看到從前的李海東。

    陸一偉對牛福勇相當了解,說不小心的,其實是故意的。好在只是傷了一條腿,要是徹底打殘廢了,這輩子就把他給毀了。

    「嚴重嗎?」陸一偉擔心地道。

    「也不要緊吧。」牛福勇閃爍其詞道:「回來的兄弟說把他的腳筋給挑了……」

    「這還不要緊?」陸一偉聽著慎得慌,氣得發抖道:「挑了腳筋他就完全喪失行走能力了。福勇,你下手也太狠了吧,畢竟我和他兄弟一場啊。」

    「你把他當兄弟,他把你當兄弟了沒有?」牛福勇拍著桌子站起來道:「一偉,我就知道你心地善良,下不了手,惡人我替你做了,將來他想報仇完全可以沖著我來,我隨時等著他。」

    陸一偉直愣愣地坐在那裡,許久不說話。

    牛福勇接著道:「陸哥,我知道你對李海東還存有念想,覺得他會悔過,但是你知道對你做過什麼事嗎?東成煤礦先拋開不說,你還記得買罐頭廠那塊地的事嗎?」

    陸一偉茫然點了點頭。

    牛福勇冷笑一聲道:「這孫子早就有了反骨,當初他夥同那個曹曉磊吞了你的幾十萬,難道你沒有發覺嗎?」

    陸一偉使勁回想,卻想不起來。道:「你怎麼知道的?」

    「曹曉磊和我說的。」牛福勇道:「陸哥,你該清醒清醒了,有些人你是喂不飽的。我早就說過,李海東此人靠不住,可你就是不聽。你把他當親人看,他把你當什麼?」

    「可是,可是你也不至於廢了他吧?那他以後怎麼生存?」陸一偉依然同情憐憫。

    「不管他!」牛福勇心硬,道:「我要讓他知道,背叛是沒有好下場的。」

    一頓飯,陸一偉吃著五味雜陳。吃過飯後,他立馬安排李二毛去京城看看情況。

    李二毛從京城回來后道:「我在醫院見到李海東了。我偷偷看了下他的病歷,右腿確實廢了,醫生也說了,以後想要走路是不太可能了。」

    聽到這一消息,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緩緩閉上眼睛。正如牛福勇所說,他心裡對李海東還存有念想。他覺得七八年的感情不會因為錢而破裂。即便是把錢都給他,只要他過得好,也就知足了,大不了以後不見面。

    現在看來,這個結是徹底解不開了。牛福勇是替自己出氣了,反而讓他胸口堵得慌。

    就在為李海東的事鬧心時,陸一偉接到了省委組織部的電話,讓他明天上午九點到趙部長辦公室。聽到這一消息,許久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看來,自己沒有被遺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