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9字體大小: A+
     

    謝玉芬走後,陸一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獃。他無法想象,一個好好的家庭如今成了這個樣子,到底是誰的錯,是張志遠的,還是謝玉芬的?

    一開始,陸一偉還恨謝玉芬不近人情,聽完她的哭訴后反而恨不起來,甚至有點同情她。女人也是人,守活寡這種事確實沒有幾個人能做到,何況她堅持了十多年,唉!

    最無辜的要屬小楚了。本應該是另一種命運,最後卻選擇了這種命運,命運對她實在太不公平。

    至於小楚的身世是真是假,陸一偉不敢妄自下結論。他想的是小楚今後怎麼辦?張志遠難道會放棄工作一心一意照顧她嗎?以他對張志遠的了解,不會這麼做。

    范春芳回來后,陸一偉把情況大致講了一遍,驚訝地合不攏嘴。

    「這事暫時不能讓小楚知道。」范春芳思考片刻道:「你再和張書記商量下,先把小楚接到你家照顧一段時間,實在不行,接到咱家來,我也可以照顧她。小楚那麼大了,他一大男人伺候起來多少不方便,一切等她完全恢復后再說。」

    范春芳的提議讓陸一偉很是感動,再三考慮后,他再次前往張志遠家。

    進了家門后,張志遠正為小楚坐著午飯,范春芳接過圍裙道:「這事讓我來,你們去聊吧。」

    來到廚房,張志遠主動道:「一偉,我想通了,我打算過兩天就向省委組織部打報告,申請調回來,哪怕是去一個小單位當個副職,我也認了。小楚是我的命根子,我不能失去她。」

    沒想到張志遠真打算邁出這一步了。陸一偉寬慰道:「張書記,小楚這段時間情緒不穩定,可能過段時間就好了。其實你完全不必這麼做,給予父愛的方式有很多種,不見得你陪在她身邊就是最恰當的選擇。」

    張志遠搖頭道:「我虧欠孩子的太多了,我心意已決,就這麼做。如果部里不同意,我直接辭職不幹了。」

    看得出,張志遠此番決心下得很大,陸一偉適時提出他的想法,道:「張書記,我還是那個提議,這段時間先把小楚接到我父母家,你們雙方都冷靜一下。小楚轉眼就要開學了,但她肯定不能回原來的學校了,我想把她送到維多利亞國際學校。」

    張志遠愣在那裡不說話。

    陸一偉繼續道:「維多利亞國際學校是英國人辦得私立學校,教學理念新,而且是全封閉式的,還有出國機會。這樣一來,你能抽出身子專心干工作,小楚也能接觸下國外環境,或許能從陰霾中走出來。」

    張志遠繼續抽煙,不做聲。

    陸一偉接著道:「這個學校我已經打聽過了,各方面都還不錯,下半年我打算把我女兒也送進去,您的意見呢?」

    張志遠心動了,抬抬眼皮道:「那學費一定很貴吧?」

    陸一偉道:「這你不用考慮了,我全權負責。」

    「這怎麼能行呢,還是我來吧。」

    陸一偉直言不諱地道:「我手裡還有倆錢,你不用管了。」

    對於這個學校張志遠還是知道的。從成立以來就倍受爭議,學費貴得咋舌,一個學期光學費就高達20萬元,還不算其他的,名副其實的貴族學校。

    一年40萬元對於工薪階層來說確實負擔不起,連大門都摸不著,更別說進去了,不過全新的教學模式讓很多人躍躍欲試。學校完全英式教育,全英文授課,和英國學校沒什麼兩樣,不過是建在異地罷了。

    牛福勇看似土老帽一個,但在孩子的教育上一點都不含糊,早兩年就把兩孩子送到該學校,英國都去了好幾趟了。

    張志遠沒有推脫,答應了陸一偉的提議。

    下午,范春芳耐心地開導了小楚一番,並為她勾勒了未來生活的美好願景,小楚心動了。

    當天下午,陸一偉將小楚送到東州市父母家,為張志遠了了一樁心事。

    他們倆人之間已經相當默契,不會把感謝之類的辭彙掛在嘴邊,而是記在心裡。有些時候甚至超越了友情,默默地在背後相互幫襯著。

    想起謝玉芬的話,陸一偉羞愧難當。給張志遠當了兩三年秘書,居然沒發現他那方面存在問題。現在既然知道了,是該為他做點什麼。

    陸一偉道:「張書記,小楚的事暫時解決了,其他的也不用你管了。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工作特別忙,不過也應該適當放鬆一下。要不你乾脆請兩天假,我陪你去國外走走。」

    「去國外?去哪?」

    「對!」陸一偉道:「我正好有事要去一趟美國,你也一起去散散心。工作是做不完的,你放下了也就放下了,等回來后再做也不遲。」

    經過一番勸說,張志遠勉強同意了。陸一偉托各種關係以最快的速度辦下了簽證,兩人起身飛往美國。

    此次去美國,有兩個目的。一來是為張志遠看病,畢竟中國的醫療水平和美國是無法比的,既然要治就一次性治好。二來他想去看看許家印,把公司的運營情況向他彙報一下。

    飛機降落洛杉磯后,陸一偉用蹩腳的英語與當地人溝通著,按照許家印提供的地址,找到了他家。

    讓陸一偉沒想到的是,他們來晚了一步。許家印就在前兩天剛剛病逝,讓其大為震驚。如此一來,許家這一脈徹底斷根了。

    兩人拜祭后,住到了酒店。陸一偉順勢把此行的另一個目的提了出來。

    張志遠聽后,表現得出奇平淡,道:「是不是謝玉芬找過你了?」

    陸一偉沒有撒謊,點了點頭。

    張志遠嘆了口氣道:「這也是我同意離婚的一個原因,我虧欠她太多,即便她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都隱忍了。」

    聽到張志遠話裡有話,陸一偉試探地問道:「嫂子他……」

    張志遠道:「其實她早就在外面有人了,她以為我不知道,我只是不說罷了。為了這個家庭,我作為一個男人該忍得還的忍,誰讓自己不行呢,唉!」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張志遠家的情況確實夠複雜了,超出了陸一偉的想象範圍。

    張志遠道:「我的病我知道,即便是全世界最頂尖的醫生也治不好我的病,還是算了吧。」

    陸一偉不打算放棄,道:「你不是怎麼知道不行呢?你還不到五十歲,難道就這樣放棄自己追求幸福的權力嗎?」

    經過陸一偉輪番勸說,張志遠最終妥協,決定一試。

    第二天,兩人來到洛杉磯最好的醫院,經過一系列檢查,醫生得出結論,他的病可以治癒,這讓倆人頗為高興。

    不過醫生又補充道,只能治癒影響挺舉障礙,但生育問題無法治癒。男性病在全世界都是個難題,只能是保守治療。

    張志遠聽到此,無所謂地道:「能不能生育對於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反正不打算再要了。」

    在洛杉磯待了將近一周時間,倆人興緻勃勃地返回了西江省。

    此次美國之行,有悲有喜。悲的是許家印的去世,喜的是張志遠的病已經治好。

    張志遠難以掩飾內心的激動,小聲道:「一偉,我現在就想迫不及待地試試,哈哈。」

    張志遠開玩笑,陸一偉很認真地道:「你要想,我給你找個。」

    「算了!」張志遠擺擺手道:「以後再說吧。」

    話題又回到陸一偉身上,張志遠道:「過段時間我帶你去看看郭金柱,自從調到旅遊局后,他的心情好像一直不好。要知道,你能順利提拔正處,很大程度上應該感謝老郭。」

    「嗯。」陸一偉點點頭道:「您安排吧,我隨時可以。」

    張志遠道:「老郭得知自己要離開西州了,火速把你的事給解決咯,也算對你的交代吧。」

    陸一偉好奇地問道:「郭書記真的是得罪章書記了?」

    張志遠點點頭道:「應該是。不過不是因為此次現場會,而是日積月累下來的矛盾。老郭平時說話不注意場合,正常直來直去,這是他致命的弱點。」

    「那怎麼就遷怒到我頭上了呢?」

    張志遠道:「這件事我側面了解了下,章書記不過是點了你的名,並沒有要把你怎麼地,很大原因都是許壽松從中作梗,他還在因為兒女婚事小肚雞腸,這種人的結局一定會很慘,不要理他。」

    陸一偉苦笑,幾次無端中槍,雖都僥倖逃脫,但對自己的聲譽勢必造成一定影響。同樣讓他不解的是,好好的怎麼又中止對他的調查了呢?

    張志遠同樣不解。道:「關於你的事,是章書記親自下命令的。他只說了八個字『中止調查,妥善處置』。至於是何方神聖替你說了情,這的問你自己了。在這件事上,我無能為力。」

    「那你說省里會怎麼妥善處置我呢?」

    張志遠道:「目前來看,我也看不清形勢。不過你要做好兩手準備,也可能重用,也可能棄用。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坐視不管的,盡最大的努力看看能不能改變局勢。如果能,我會把你帶到平康市,跟著我相對安全一些。不過,這需要時間運作。這段時間你不要輕舉妄動,耐心等省委組織部的通知,既然上面發話妥善處置,會給你個答覆的,到時候我們再來認真研究對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