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8字體大小: A+
     

    小楚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出院了。張志遠放下手頭工作專心在家裡陪孩子,他想彌補,但無法癒合小楚心靈上受到的傷害,即便將來癒合了,也會留下陰影和傷疤。

    這些天環繞在張志遠家裡最多的是唉聲嘆氣,張志遠比往日抽煙更凶,一根接一根,他比小楚更痛苦難受。

    在陸一偉的勸解下,兩口子暫時放下內部矛盾,一心一意照料著孩子。謝玉芬也不外出了,變著花樣給小楚做好吃的。然而,小楚並不領情。

    回到家后,小楚變得鬱鬱寡歡,一個人關到屋子裡一句話也不說,好像又回到從前的那個小楚。對於剛剛癒合的家庭來說,這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

    陸一偉這兩天反正沒事,把工作重心放到小楚身上。范春芳了解情況后,也跟著過來一併照顧,但收效甚微。就在一家人商討對策時,謝玉芬突然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讓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謝玉芬有氣無力地道:「張志遠,咱倆結婚十八年了,這十八年來,我跟著你受過不少苦,遭過不少罪,但一天福都沒享過。正好,一偉兩口子今天也在,當著他們的面我鄭重向你提出離婚。」

    聽到此,張志遠猛然抬起頭,用空洞而乏力的眼神盯著謝玉芬,氣得嘴唇發紫。

    陸一偉聽后,連忙勸說道:「嫂子,有什麼疙瘩解不開,非要走到離婚這一步,何況小楚現在的情況……」

    「住嘴!」謝玉芬瞪了一眼陸一偉,道:「這是我們的家務事,外人不要插嘴,你們當好見證人就行了。」

    謝玉芬接著道:「張志遠,我想和你離婚不是一天兩天了,但這日子實在過不下去了。我不想拖累你而耽誤你的前程,我也不想因為你而放棄我追求幸福的權力,你愛面子,咱倆也沒必要上法庭,鬧得沸沸揚揚對你不好,和平分手就行了。」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份離婚協議書放到張志遠面前道:「離婚協議書我已經寫好了,你看看,覺得合適的話就簽字吧。」

    張志遠看著離婚協議書,還沒回過神來。猛然間,他抓起協議書撕了個粉碎,喃喃道:「我不同意離婚。」

    謝玉芬似乎心意已決,從口袋裡又掏出一份協議書放在面前道:「同意不同意你說了不算,即便你不同意,我今天也會搬出這個家。咱倆都是成年人了,沒必要做出不理智的行為,這樣,彼此還能留個念想,以後見面也不會尷尬。你先看看吧。」

    張志遠顫抖著手拿起離婚協議書,謝玉芬在一旁解釋道:「咱倆離婚很簡單,反正也沒多少財產,這處房產還是一偉買的,我留給你和孩子。至於孩子,那是你老張家的命根子,我也不會奪走,留給你,我凈身出戶,不帶走任何東西。」

    陸一偉實在聽不下去了,連忙道:「嫂子,我希望你冷靜一下,婚姻大事不是兒戲,你們都這個歲數了沒必要鬧得這麼僵,何況還有小楚呢。你們考慮過她的感受嗎?」

    「別說了!」謝玉芬突然咆哮起來,瞪著血紅的大眼望著陸一偉道:「你問問他,走到今天這一步是誰造成的?這麼多年了,成天在外不著家,眼裡只有工作,他考慮過這個家嗎?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范春芳對這個家庭並不熟悉,但眼見一樁婚姻要在這個危難時刻瓦解,她站出來道:「嫂子,我們都是女人,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我們過得好一點嘛。其實有時候你應該多站在張書記的角度考慮下,他也有他的難處。」

    「哼!」謝玉芬是鐵了心了,冷冷道:「你們都別勸我了,在你們眼裡自然覺得他好,可過日子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們。你們可以罵我無情無義,更惡毒的我都能接受。但今天沒什麼可聊的。」

    「好了!」張志遠一拍桌子,從筆筒里取出一支筆,飛快地簽下自己的大名,丟給謝玉芬擺擺手道:「你走吧。」

    謝玉芬從地上撿起協議書,小心翼翼摺疊好裝進口袋裡道:「明天上午九點民政局見。」說完,頭也不迴轉身離去。

    謝玉芬就這樣走了,連親生女兒都不管不顧了。陸一偉原本對她有好感,現在蕩然無存。

    張志遠坐在那裡一聲不吭,一下子老了許多。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勸說,看著范春芳無聲嘆息。

    過了許久,陸一偉小心翼翼道:「張書記,要不這樣吧,小楚和我父母親生活過一段時間,要不把她接過去吧。」

    張志遠搖頭道:「不用了,你們先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陸一偉還要說,被范春芳攔了下來。起身拉著他道別後走出了門外。

    回到家中,范春芳一肚子氣坐在沙發上,道:「謝玉芬怎麼能這麼做,孩子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她居然在這個當口提出離婚,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我到懷疑小楚是不是他們親生的。」

    陸一偉腦子裡亂七八糟的,他在提張志遠擔心,擔心他會不會因為此事一蹶不振。也在擔心小楚,擔心她會不會因為雙重打擊而舊病複發,對這個世界充滿失望。

    范春芳突然坐起來道:「一偉,你說謝玉芬會不會外面有人了?」

    「別瞎說!」陸一偉瞪了一眼道:「瞎說什麼呢,這要讓張書記聽見了,他心裡會好受嗎?」

    正聊著,有人敲門。范春芳以為她爸媽過來了,打開門一看,愣在那裡。

    「嫂子,你怎麼過來了?」

    謝玉芬往裡探了探頭道:「怎麼,不歡迎嗎?」

    「歡迎,當然歡迎了,快請進。」

    聽到謝玉芬找上了門,陸一偉連忙起身迎接。

    「一偉,我想和你單獨聊聊,方便嗎?」

    范春芳聽到此,立馬道:「哦,你們聊,我正好要下樓買菜。」說完,提著包下樓了。

    范春芳走後,陸一偉為其倒了茶水,面對面而坐,有些尷尬。

    「一偉,你是不是覺得嫂子做得過分了?」謝玉芬直截了當道。

    陸一偉搖了搖頭。

    「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不過沒關係,你就把我想象成十惡不赦的大惡人,我也認了。」謝玉芬突然眼神柔弱下來,道:「一偉,我知道你和志遠關係最鐵,不管說什麼你都會向著他,但有些話憋在我肚裡很久了,我覺得有必要和你說一說。」

    「我倆經人介紹認識的,那時候他畢業剛參加工作不久。那時候的他,長得又瘦又小,相貌平平,丟到人群里也找不到他。但他頭上頂著光環,是名牌大學畢業,於是我不顧家人反對嫁給了他。」

    「婚後雖然家裡窮,但一直很幸福,他對我也非常體貼,就這樣過了三年。然而,伴隨而來的痛苦如同夢魘一般纏繞著這個家庭,此後的日子再沒有溫暖。」

    「三年過去了,我依然沒有懷上。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是我的問題,指責我是塊硬邦邦的鹽鹼地,施多少肥都不長莊稼苗,我也開始懷疑我自己,於是去做了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后,各項指標都沒問題,洗脫了我的清白。」

    「後來,我拉著志遠去檢查,一開始他不去,硬逼著才算配合檢查。一檢查不要緊,是他的問題,一種罕見的少精病。」

    「懷不上就懷不上吧,我沒有責怪他,於是我們就抱養了小楚。開始的日子過得還算平靜,但後來才發現他那玩意兒不中用了,連舉都舉不起來。我知道他思想壓力大,各種開導安慰他,然而,從那以後無動於衷。」

    「一偉,你能想象嗎?」謝玉芬痛哭流涕地道:「我從一個花花閨女跟著他一直到現在,沒有任何抱怨,但你能想象我守了這麼多年活寡嗎?」

    聽到此,陸一偉異常震驚。沒想到張志遠光線的背後還有這樣一段難以啟齒的經歷。仔細回想著與他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似乎印證了謝玉芬的說法。

    張志遠在南陽縣時,基本上不回家,甚至周末都在宿舍待著。而且,他拒絕各種娛樂場所,哪怕是唱歌都極力避諱,害怕把自己的短處亮出來。如果真是如此,謝玉芬這麼多年走過來也相當不容易,但這是離婚的借口嗎?貌似可以成立。

    謝玉芬繼續道:「如今我都這麼大年紀了,對男女之事早已不在乎了,我可以忍受,但他不應該欺騙我。你知道小楚是誰的孩子嗎?是他以前相好的在外面偷漢子生下的野種。要不是別人告訴我,至今我還蒙在鼓裡呢。」

    又一個勁爆消息,陸一偉難以置信,道:「嫂子,這怎麼可能呢?你別聽別人亂嚼舌頭,說不定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專門散布謠言。」

    「我怎麼知道的你不用管。」謝玉芬擦乾眼淚道:「嫂子今天來的意思不為別的,而是讓你知道嫂子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問他。」

    「可是……」陸一偉道:「再怎麼說你也得等小楚痊癒后再提此事吧,難道非要現在提出來嗎?要知道,小楚是無辜的,你們不能加罪在她身上吧。」

    謝玉芬突然站起來道:「一偉,該說的我都說了,至於你怎麼想我不在乎,但這個婚我是離定了。」說完,奪門而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