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6字體大小: A+
     

    李海東的事對陸一偉打擊很大,以至於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產生了極大的懷疑,連最起碼的良存都在金錢面前一文不值,還有什麼不可以出賣的?

    陸一偉想起了潘成軍。半年多來,相隔千里,兩人只是偶爾通過電波溝通,但電話里都是往好的方面講,真實狀況只有自己知道。

    潘成軍在電話里說,母親病逝了,他自己開辦了個小型鞋廠,日子過得馬馬虎虎。

    陸一偉很想前去探望他,但又無法面對曾經真誠的眼神。思來想去,陸一偉還是決定去一趟,有些話憋在肚子里難受。

    潘成軍電話里得知陸一偉來,激動得手舞足蹈,提早就安排接待事宜。

    當天下午,陸一偉就抵達福建,潘成軍開著車親自到機場迎接。時隔多日相見,感慨萬千,兩人來了個真誠的擁抱。

    潘成軍安排陸一偉住在縣城裡的五星級酒店,遭到他的強烈反對,執意要跟他回村裡居住。

    雖是三伏天氣,北方酷熱難耐,但海邊小鎮卻格外涼爽。當天晚上,潘成軍在海邊漁船上為陸一偉舉辦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各種海鮮製品琳琅滿目,讓人垂涎三尺。兩人一邊喝酒一邊愉快地攀談著。

    話題自然而然引到東成煤礦上,潘成軍問道:「煤礦效益怎麼樣?」

    陸一偉剛剛舉起來的酒杯懸著空中,愣怔半天喝了下去,無奈地搖搖頭道:「煤礦沒了。」

    「咋回事?」聽到這一消息潘成軍吃驚萬分,催促問道。

    陸一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潘成軍聽后,許久沒有出聲,而是默默地喝著酒。

    良久,潘成軍嘆了口氣寬慰道:「沒了就沒了,你也不必過度難過,這就好比做生意,有賺就有賠,不可能穩賺不賠。海東……其實我早料到他會這麼一天。」

    陸一偉拚命搖頭道:「老潘,當初我悔不該放你走,如果你在或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唉,都是我的錯啊。」

    潘成軍為陸一偉倒滿酒道:「都過去的事了,就別再提了。即便我在,海東也會走到這一步。」潘成軍說話時頗為小心謹慎,一直顧及陸一偉的顏面。

    兩人圍繞這個話題探討半天,陸一偉心情稍微好轉,問道:「你鞋廠的生意怎麼樣?」

    提到鞋廠,潘成軍也是一肚子苦水,唉聲嘆氣道:「不怎麼樣。我前前後後投入了將近百萬,收益甚微,持續虧損,已經瀕臨破產邊緣了。」

    「啊?」陸一偉難以置信,道:「為什麼會這樣?」

    潘成軍道:「你一路上也看到了,我們這裡大大小小的鞋廠林林總總,數不勝數,光我們鎮上就有300多家,我的廠子規模還算大的。規模越大,壓貨越多,嚴重入不敷出。加上競爭太激烈,互相打壓價格,根本賺不到錢。」

    潘成軍的長處在於煤礦經營管理,面對新興企業顯然不適應。陸一偉開玩笑地道:「挖一噸煤足夠你生產幾千雙鞋的利潤了。」

    「可不是嘛。」潘成軍道:「製鞋成本高,利潤空間小,通過這件事說明,我除了能幹煤礦,其餘的啥都幹不了。」

    陸一偉心中有了主意,道:「跟我回去接著干,有心思嗎?」

    潘成軍思考許久沒有吱聲。

    陸一偉接著道:「你現在沒有後顧之憂,孑然一身,機動性很靈活。不過煤礦我肯定是不會染指了,我現在正式邀請你加入得志路橋公司。」

    關於得志路橋公司,潘成軍是知道的。這個項目陸一偉原本要打造成一個公益項目,但僅靠幾百萬元壓根撐不起天。隨即同意佟歡在此基礎上開拓盈利性項目,經過幾番考察,敲定了如日中天的路橋項目。

    見潘成軍猶豫,陸一偉補充道:「路橋公司在佟歡的經營管理下,承攬了不少項目。她一個女人家能力有限,壓根顧不過來,所以請你出山。至於報酬你放心,我陸一偉絕對不會虧待你。」

    潘成軍擺手道:「咱倆不談錢,談錢傷感情。其實以咱倆的關係,錢已經是身外之物了,更多的,還是情義。我如今一個人,只要有口飯吃就行。這樣吧,你容我考慮考慮。」

    「好,我等你。」

    第二天一早,天微微亮,陸一偉就接到張志遠女兒張筱楚的電話。

    「一偉叔,你在哪?我找你有急事。」

    陸一偉聽到對方聲音急促且顫抖,料想有事發生了,掀開被子坐起來道:「小楚,我在外地呢,怎麼了?」

    「哎呀!」小楚急得直跺腳,捂著鼻子哭喪著道:「一偉叔,你快點回來吧,你得救救我啊。」

    陸一偉心裡咯噔一下,趕緊安撫道:「小楚,你別著急,我馬上就回去。」

    事不宜遲,陸一偉立馬動身。潘成軍將其送到機場,臨別前道:「老潘,我昨晚的話是真誠的,希望你認真考慮下。」

    潘成軍點點頭道:「我會的。」

    下午兩點,飛機降落到西江機場,李二毛已經在機場外候著了。在一個髒亂的衚衕里,陸一偉見到了張筱楚。

    幾日未見,刮目相看,陸一偉看到小楚的著裝打扮后嚇了一大跳。只見她染著一頭黃毛,耳朵上戴著七八個耳釘,胳膊上紋有紋身,穿著怪異的奇裝異服,與街頭小混混沒什麼兩樣。

    怎麼會這樣?當年還是個青澀害羞的女孩,怎麼轉眼間就變成這番模樣?張志遠是個工作狂,且經常不在家人身邊,女兒的教育完全寄托在妻子謝玉芬身上。可謝玉芬到了省城后,性情大變,成日打扮得花枝招展不知在忙活什麼,對孩子不聞不問。

    而張筱楚正好處於青春叛逆期,對外面的花花世界充滿了好奇,稍不留神便迷失方向。上次見面,小楚和一個男孩子在一起,和陸一偉要錢給他買筆記本電腦。陸一偉沒太在意,滿足了小孩子的慾望。

    事後,陸一偉也側面和張志遠說過此事。張志遠也意識到小楚的變化,正要拿出時間多陪陪孩子,一紙調令調到平康市,教育女兒的重任又落到妻子身上。

    此外,張志遠和謝玉芬的感情也十分微妙,在外面面前十分恩愛,但兩人獨處時爆發很長時間的冷戰。這一點,陸一偉觀察到了,從小楚口中更加證實了這一事實。

    小楚看到陸一偉后,再也控制不住情緒,撲在身上哇地哭了起來。

    陸一偉看看四周,摸著小楚的頭道:「小楚,你這是咋回事了?」

    小楚哽咽地講不出話。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走,上車。」

    到了車上,陸一偉一番安慰小楚才算冷靜下來。小雨看看前面的李二毛,欲言又止。

    「沒事,你放心說吧,他是你二毛叔。」

    小楚還是有些彆扭。李二毛很自覺地下車到一邊抽煙去了。

    「一偉叔,我,我……」小楚支支吾吾說不出口。

    陸一偉急得道:「說呀。」

    「我懷孕了。」小楚埋下頭,聲音比蚊子的聲音還低。

    陸一偉聽到了,卻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追問道:「你說什麼?」

    小楚再次說了一遍,徹底顛覆了陸一偉的人生觀。這怎麼可能?小楚今年才十四五啊,怎麼就……

    陸一偉沒有斥責小楚,看了看肚子冷靜地道:「幾個月了?孩子是誰的?」

    小楚拚命地搖頭,或許她也說不清楚。

    陸一偉徹底憤怒了,抓住小楚的胳膊道:「是不是上次那個小子的?」

    「不不不!」小楚連忙擺手道:「不是他,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那到底是誰的?」

    小楚再次哭泣起來,一邊哭一邊道:「一偉叔,我害怕極了,我求求你別告訴我爸媽好嗎?你不要再問了,我真的不知道。」

    看著小楚可憐的樣子,陸一偉漸漸冷靜下來。小楚之所以找他,就是不想讓她父母親知道。當務之急,儘快把肚子里的孩子處理掉才是正事。

    事不宜遲,陸一偉帶著小楚來到就近醫院。經過全面檢查才得知,小楚肚子里的孩子已經四個多月了。更讓他震驚的是,小楚的尿液檢測居然是呈陽性。

    主治醫生斥責陸一偉道:「我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家長的,孩子才這麼點大,懷孕這麼久了都不知道。更可氣的是,孩子居然吸毒,有你們這樣的家長嗎?太不負責任了。既然無暇照顧孩子,那就不要生啊,生了就得起到監護責任,唉,真是沒話說了……」

    醫生數落著,陸一偉紅著臉應承著。即便小楚不是自己女兒,但她的遭遇深深刺痛了他。

    小楚需要動手術,要家長簽字,陸一偉做不了這個主,只好打給了張志遠。

    張志遠此時正在開會,說了幾句草草掛斷電話。陸一偉再次打過去,張志遠有些氣憤地道:「不是和你說待會說嘛,正開會呢。」

    當陸一偉把小楚的情況簡單說了一遍后,張志遠手機落地愣怔在那裡。不顧一切拚命往家裡奔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