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5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出事後,李海東又在第一時間告知了亮子,說急於出手煤礦。亮子對這座煤礦覬覦已久,早就垂涎三尺,於是再次蠱惑李海東,不惜編造謊言欺騙。

    亮子說,陸一偉此次凶多吉少,如果他出了事,你也跑不了,既然對方讓你出手,早點賣掉趕緊跑吧。

    聽到自己也要坐牢,李海東慌了,催促亮子趕緊替他出主意。

    亮子說,你把煤礦賣給我,立馬就變現,你要賣給其他人,估計一時半會給不了錢。不過我的價格可能沒別人那麼高。

    李海東表面看膽大包天,實則膽小懦弱,聽到可以變現,管不了三七二十一,爽快答應。

    煤礦成交后,亮子側面暗示他,煤礦的名字是你的,也就是說煤礦屬於你的,錢自然應該屬於你,和旁人無任何關係。即便對方將來走法律程序,沒憑沒證的,口說無憑,沒有任何說服力,照樣屬於你的。這筆錢足夠你花一輩子了,何必再受他人之氣?何況陸一偉能出來出不來還另一碼事呢。

    經亮子一點撥,李海東豁然開朗。但真正要背叛陸一偉,一時半會他還下不了決心。

    不過,當看到賬戶上有2000多萬元時,他心動了,鬼迷心竅了。亮子說得沒錯,這筆錢足夠自己下半輩子生活了,先吞了再說。如果陸一偉將來出來了,就說錢花完了,又能拿自己有什麼辦法。

    說干就干!李海東回到家裡把此事和梅佳一說,梅佳先前反對,但聽到有那麼一大筆錢后同樣心動了。有了錢還上什麼班啊,兩人一拍即合,決定一家前往夢寐已久的京城。

    至於房子的事,李海東真不知情,這都是梅佳一手操辦的。那套房子的房產證一直在李海東手裡保管著,被眼尖的梅佳給發現了。當梅佳提出要賣房子時,遭到李海東極力反對。

    反正已經邁出這一步了,梅佳一不做二不休,讓李海東不要管了,將房子賤賣,帶著錢舉家搬到了京城。原本要帶她母親走,可她母親說什麼都不願意挪窩,只好留在家裡。

    到了京城時,李海東度日如年,成天在高度驚恐中度過,半夜經常嚇醒,看到陸一偉提著刀站在自己面前。他非常懊悔,不該聽信他人之言背叛多年的好兄弟。然而,開弓沒有回頭箭,一切都晚了。

    雖有2000多萬元,但揮霍得所剩無幾了。剛拿到錢,小舅子梅強就找了上門,說要借錢還債。梅佳毫不猶豫拿出500萬元丟給弟弟,除了還債讓他做點生意。

    京城的生活太有誘惑力了,燈紅酒綠,紙醉金迷。李海東沒幾天就結交了一些小混混,成日喝酒賭博,出入各種高檔會所,過著京城富豪生活。十多天下來,竟然花了多達800多萬元。

    另外,梅佳也是大手大腳。買奢侈品,出入美容院,打扮得妖孽一般,享受著京城的貴婦生活。

    兩人對開花,幾天就揮霍的差不多了。等覺醒過來一看賬戶餘額,僅剩下400多萬元。

    400多萬,也是很多普通人難以企及的目標,要是省著點花在京城生活足夠了。但李海東揮霍成性,享受了帝王般的生活,怎麼能回歸節衣縮食的日子,照樣花天酒地,享受人間美味。

    他沒想到陸一偉這麼快就會出來。當陸一偉出現在自己面前時,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可轉念一想,錢都花完了,拿什麼還給對方?乾脆發揚地痞精神,徹底把這筆錢給吞了。

    望著陸一偉遠去的背影,李海東想了許多許多。眼前浮現出當年一起在果園的身影,那麼清晰又那麼模糊……

    回去的路上,陸一偉的心情跌入冰點,始終無法接受這一現實。錢追不回來是小事,而這種不講情義赤裸裸的背叛如同在心口上划刀子。心在滴血,消耗的卻是七八年的情義。

    陸家人待李海東如同親人一般看待,母親劉翠蘭更是如此。覺得他從小沒爹沒娘沒人疼,想彌補下心靈的缺憾,加倍對其好,但換來的是什麼?喂條狗還懂得搖搖尾巴,而李海東完全泯滅人性,是一條喂不熟的野狼。

    回到江東市,陸一偉心裡憋著一肚子火不知該和誰說。牛福勇肯定不行了,這小子要知道了啥事都能做得出來。思來想去,他決定去找三條。

    三條是大學玩得最好的朋友,兩人無話不談,可謂摯友。即便多年未見,見面照樣說不完的話題。陸一偉以前有心事常常和三條傾訴,三條看事全面,往往能透過現象看到本質,抓到問題的核心所在。啥事經他一說,一切豁然開朗,煩惱全無。

    陸一偉徑直去了三條的西餐廳,生意格外火爆,忙得不亦樂乎。

    三條見陸一偉來了,甭管多忙放下手頭一切事務,交給猴子,拉著他來到隔壁的燒烤攤,準備大喝一頓。

    關於陸一偉的事,三條也是最近才聽說的。但他人脈有限,且不懂政界,干著急沒用,使不上任何勁。看到他平安無事,一顆心落地。看到他悶悶不樂,知道心裡有事。

    「來,啥話也別說,先干一個。」三條端起一大杯啤酒豪爽地喝了下去。

    陸一偉喝下去后,三條為其倒滿,道:「一偉,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兄弟我無能,沒能幫上什麼忙,看到你平安無事,我的心自然放下了。我雖然不懂你們官場的事,但從我個人角度而言,這次對你來說並不是壞事,你說呢?」

    陸一偉苦笑道:「你說得對,確實不是壞事,讓看清了一些人和事。三條,我想問你,你覺得如今社會情義到底值多少錢?」

    三條一愣,端起酒呷了一口道:「這怎麼說呢,看對於誰。對於咱倆來說,情義無價,而對於有些人來說,哪怕是一分錢,都可以出賣。如今的社會極其浮躁,一切向利益看齊,人變得越來越貪婪,為了錢可以不擇手段,類似例子舉不勝舉,怎麼好好地說起這事了?」

    陸一偉一口氣又喝下一杯,敞開心扉把心裡藏得話一股腦倒了出來。

    三條聽后,驚愕半天。道:「你說李海東把你的錢都騙走了?這怎麼可能?海東不是你一手帶起來的嗎?」

    陸一偉拍著腦門冷笑,道:「三條,你說連我最信任的人都背叛了,以後我還敢相信誰?太可怕了,我都沒想到海東會做出這種事,人心可畏啊。」

    三條知道陸一偉心裡難受,寬慰道:「一偉,事情既然出了,你也別太難過。花錢看清一個人的真面目,是非常划算的買賣,雖然代價高了些,就當沒有這回事。其實你應該感到慶幸,他這麼早露出了狐狸尾巴,不過是金錢代價而已。要是現在不露出來,將來極有可能做出比這個還嚴重的事。」

    「換句話說,海東跟了你這麼久,也沒給你闖什麼禍,要是闖禍了,你還不得兜著?何況越往後走,你的身份越敏感,已經不適宜再搞這些了。就此打住,一切往好的方面看。」

    陸一偉點頭道:「三條,你說得這些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

    三條直言不諱地道:「其實吧,他們正是利用了你的善良,肆意消耗你的情感。坦白地說,當初擠走潘成軍時,就是海東對你的一次大膽測試,看看你有什麼反應。而你選擇了最不該選擇的一條路,縱容他走到今天這一步。」

    陸一偉仔細一想,何嘗不是呢。如果當初強行留下潘成軍,也不至於落到今天這一步。可說什麼都晚了。

    三條繼續道:「你還記得猴子的事嗎?」

    陸一偉點了點頭。

    「猴子當初為了錢,可以綁架潘成軍,而你最後選擇了原諒和寬容。我不是說你做得不好,換做我也會這麼做。但在官場上,你稍微給你的對手留下喘息機會,將來極有可能成為你仕途的攔路虎,不是嗎?」

    「回到海東這件事上,如果你再過度縱容他,他覺得你拿他沒什麼辦法,照樣過得有滋有潤。即便將來落到你手裡,兩眼淚一鼻涕,不出意外你又會原諒他。所以,在這件事上,我支持你斬草除根,不給將來留任何隱患。」

    聽到如此建議,陸一偉抬起頭道:「什麼意思?」

    三條問道:「你覺得惡人最怕什麼?」

    「懲戒?」

    「不不!」三條搖頭道:「懲戒不過是肉體上的折磨,好了傷疤忘了疼,不起任何作用的。將如你把李海東送進監獄,他身上的負罪感全無,出來后很有可能成為你的對手,後患無窮。」

    「要想讓他服帖,從內心上讓他恐懼,這才是人與人鬥爭的最高境界。換做我,我不去理會他,更不去打壓報復,一切順其自然。你越是這樣,他內心越會折磨,總有一天,他會扛不住,跑到你面前求饒的。」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失去的東西並不珍貴,更不值得嘆惋。李海東自食其果,是沒有好下場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