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4字體大小: A+
     

    前面提到,陸一偉在御園盛景買了一套300多平的複式結構花園樓,算得上是頂級豪宅了,連買帶裝修下來花費幾百萬。可惜,沒有福氣享受,只住了幾天就搬了出來。

    陸一偉做事極其小心謹慎,提早就預防有人拿此事做文章,所以戶主的名字找個外家族可靠的人,思來想去覺得李海東最可靠了,於是就掛在他的名下。現在看來,最可靠的人卻變得最不可靠了。

    陸一偉掛掉電話,趕到了御園盛景。在樓下,見到了范春芳。

    范春芳急切地道:「一偉,賣房子這麼大的事怎麼不和我說一聲呢,這套房子不是說好了留給小雨嗎?」

    陸一偉沒有爭辯,拉著范春芳直接上樓。

    買房子的戶主看著還算體面,見對方二次進來,連忙解釋道:「同志,我們這房子可是通過合法渠道買來的,如果你們有什麼債務糾紛,和我沒有丁點關係。」說著,拿出房屋買賣合同。

    當陸一偉看到房子以150萬元的價格成交時,事情越來越接近真相,讓他異常震驚。房子成交的日期是8月18日,也就是說,陸一偉還在檢察院,合同下面歪歪扭扭簽著李海東的名字,試圖在掩飾什麼。陸一偉見過李海東寫的字,顯然不是李海東簽的,倒像是出自女人之手。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他妻子梅佳的手筆。

    如果真是如此,一切昭然若揭。

    當初買這套房子時,陸一偉只和李海東提及,包括後來付款、辦理房產證,都是他一手操辦的,所以,除了自家人,並沒有太多人知情。

    房子只掛了他的一個名,李海東並沒有房屋鑰匙。是什麼驅使他想到賣這套房子?為什麼賣得如此便宜?又為什麼恰好在自己出事時出手?種種疑問疊加起來,也只有一種說法可以解釋通了。正如牛福勇所說,李海東眼看自己要倒霉,收拾細軟倉皇出逃。

    李海東做得太絕了,完全不給人留後路啊。就連這套房子都動起了歪腦筋,他到底想幹什麼!

    陸一偉沒有與買家爭辯,拉著范春芳回到了家裡,一口將賣房之事承認下來,不想她為此事操心。

    「為什麼?」范春芳有些生氣,道:「你賣房我不是不同意,但最起碼也得知會一聲吧。再說了,你也不至於把房子賣這麼賤吧。」

    不管范春芳說什麼,陸一偉都滿口應承下來,誠懇道歉,連哄帶騙,好不容易將她安撫下來。

    最後,范春芳嘆了口氣道:「賣了也好,省得成天提心弔膽的。可是我實在不甘心,你再有錢也不至於賤賣吧,這要是讓我媽知道了,非要狠狠地臭罵你一通。」

    陸一偉寬慰道:「我當時不是情況危急嘛,要是不趕緊出手,他們再拿房子說事,我能好好地站在這裡嗎?」

    「這倒也是。」范春芳長出一口氣道:「行了,這事以後不提了,省得心煩。這兩天你也沒事,新房那麼正在裝修,你多去看看。」

    「嗯,好的。」

    李海東的背叛,結結實實給陸一偉當頭一棒,生動地上了一課。可以說,李海東是他最信任的人,到頭來居然赤裸裸地背叛,讓他心寒。倒不是因為錢,而是無法接受的現實。最信任的人都背叛了,還有什麼人可以信任呢?

    想起當初放潘成軍走,陸一偉內心倍感自責。要是他在,也不至於成了今天這個樣子。

    晚上,陸一偉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始終不相信這是真的。可是……

    幾天後,牛福勇那邊傳來了消息,說有人在京城看到過李海東。而且可以肯定,李海東就在京城。

    陸一偉想起李海東曾經說過要在京城買房,他沒說什麼。一下子縮小的範圍,他決定親自去把這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找出來。

    在牛福勇朋友的幫助下,陸一偉終於在一家娛樂城外見到了李海東。只見他開著最新款寶馬車,一身時尚著裝,下車后瀟洒地把鑰匙丟給服務生,在一幫小流氓的簇擁下走進了娛樂城。

    陸一偉先讓李二毛進去打探情況,確定在那個房間后,他深呼吸一口氣,下車徑直走了進去。

    房間里烏煙瘴氣,桌子上擺滿酒瓶,李海東左摟又抱著兩個打扮妖艷的女子,得意地仰頭大笑。

    「你找誰?」一個小混混看到陸一偉后,上前詢問。

    陸一偉沒有搭理,而是直視著被沒有發現自己的李海東。

    一束燈光打到陸一偉冷酷的臉上,李海東猛然間意識到什麼,抬頭一看,神色一下子變得慌張起來,趕緊推開女子起身怯怯地走過來道:「哥,你怎麼來了?」

    陸一偉瞪著李海東不說話,過了許久抓住他的領口道:「你跟我出來。」

    由於陸一偉用力過猛,李海東一個趔趄差點倒地。小混混見情況不對,迅速圍了上來。

    「幹什麼,幹什麼!」一小混混上來就動手動腳。

    陸一偉一個反手,「啪」甩了男子一巴掌,惡狠狠地道:「滾!」

    其他人見狀,一下子激發了鬥志,提著酒瓶子準備大幹一場。

    部隊出身的李二毛眼疾手快,迅速抓住一混混的手腕用力往後一掰,痛得他差點跪地求饒。

    「都滾開!」李海東突然大聲一喝,跟著陸一偉走出了房間。

    來到隔壁的咖啡廳,李海東極力躲避陸一偉的眼神,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點上煙,道:「哥,你剛才是什麼意思,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我下不來台,多少得給我點面子吧。」

    沒想到李海東第一句話竟是如此,陸一偉徹底心涼了。陰沉著臉道:「你問我什麼意思,我倒要問問你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我聽不懂。」李海東裝聾作啞道。

    「你不打算和我說點什麼嗎?」陸一偉盡量壓著火氣道。

    李海東回頭輕鬆地道:「你是說煤礦嗎?」

    「那你覺得我會和你談什麼?」

    李海東低頭抽了口煙,把半截煙丟到地上踩滅道:「按照你的意思,煤礦我賣了。」

    「錢呢?」

    「錢我還了債務,剩下沒多少了,過兩天我給你打過去。」

    聽到此,陸一偉的火氣蹭地上來了。握緊拳頭咬著牙道:「那利潤呢,都還了債務了?」

    李海東臉不紅心不跳道:「對,如果你不信可以去調查。」

    陸一偉閉上眼睛,冷靜片刻道:「剩下多少?」

    「也沒多少,有百八十萬吧。」

    「好!」陸一偉突然笑道:「那房子又是怎麼回事?」

    李海東再次點上煙道:「哥,房子的事我不知道,這都是梅佳乾的。」

    陸一偉如同萬箭穿心般疼痛,他沒想到李海東真的背叛了。他緩緩站起來走到李海東面前道:「海東,還記得你當年的模樣嗎?」

    李海東左右搖頭,支支吾吾道:「哥,都什麼時候的事了,提這些有意義嗎?不就想說當初是你幫我才有今天的,都不知說了多少次了,這份情我記在心裡,好吧?」

    李海東的態度讓陸一偉越來越失望,搖頭道:「李海東,我沒想到你會如此做,枉我當初信任你,算我瞎了眼。不過你記住,我陸一偉的錢不是好拿的,識相的乖乖吐出來,別逼我出手。」

    李海東突然冷笑道:「哥,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你的錢?你要知道東成煤礦任何證件上都寫著我李海東的名字,就算走法律渠道你也說不通啊。再說了,我都說明白了,錢都還了債務了,你這樣逼我從哪去弄錢?」

    陸一偉的手指關節咔咔作響,卻始終不肯出手。而李海東巴不得他快點動手,這樣所有的一切罪孽都打得煙消雲散了。

    「好,今天的話你記清楚了。」陸一偉瞪著血紅的眼睛道:「從今以後我沒有你這樣的兄弟,你也別再叫我哥,如果你講點良心我或許可以原諒你,但現在,就此割袍斷義。」說完,陸一偉轉身出了咖啡廳。

    李海東沒有起身,一個人坐在那裡不停地抽煙。看著熟悉的車影消失在夜空中,他的內心無比煎熬。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走上這條路。陸一偉進去后,不利消息源源不斷傳來,當他得知對方可能會判刑坐牢時,一下子徹底慌了。沒有了陸一偉,將來的路該怎麼走,一時間無法判斷。像一隻迷途羔羊,失去了前進方向。

    陸一偉的消息是從哪傳出來的?他都是從亮子口中得知的。至於是真是假,無法辨析。不過他走到今天這一步,很大程度上都是這個人在使壞。

    李海東和亮子結交甚早,早在潘成軍在時兩人就經常在一起喝酒。那時候,亮子就不停地出壞點子。說你才是陸一偉的鐵杆兄弟,怎麼能讓一個外人霸佔煤礦的經營權呢,這個礦長應該你來當。一次兩次無動於衷,說多了,李海東自然動心了。在亮子的幫助下,順利擠走潘成軍,成功掌握煤礦的主動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