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3字體大小: A+
     

    0913

    「陸書記,我們現在去哪?」李二毛望著發獃的陸一偉,小心翼翼問道。

    陸一偉回過神來看了看錶道:「去溪河煤礦吧。」

    一個大活人怎麼就憑空消失了呢,一切找到李海東再說。

    闊別多年,再次回到北河鎮,陸一偉心情格外複雜。這個小鎮這些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洗往日的貧困鄉鎮,成為全縣最有發展潛力的鄉鎮之一。這一切,歸功於溪河煤礦和工業園區的落成。要不是當年張志遠進行資源重組,或許看不到今天的影子。

    進了溪河煤礦剛停車,煤礦總經理彭志榮一眼就認出陸一偉的車,趕忙跑上去為其開車。

    「哎呀,陸書記,您可是好久沒回來了啊。」彭志榮握著陸一偉的手激動地晃悠著。

    彭志榮是外鄉人,原先在溪口村經營著一家小型煤礦。在陸一偉的撮合下,與牛福勇走到一起抱團發展,成為溪河煤礦的總經理。這兩年下來,溪河煤礦效應特別好,幾個股東賺了個盆滿缽滿,照此下去,個個都是千萬級別的富豪。

    彭志榮雖是外地人,但在北河鎮十多年了,講著一口地道的南陽話,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本地人呢。

    陸一偉親切握手,笑著道:「老彭,你這肚子可是越來越大了啊。」

    彭志榮不好意思地摸了摸滾圓的肚皮,撓頭道:「沒辦法,成天迎來送往的,幾乎頓頓喝酒,這不,中午高縣長要過來吃飯,正準備出門去接,就遇上您了。」

    「哪個高縣長?」

    「高博文副縣長啊。」

    「哦。」陸一偉懶得與他碰面,道:「待會見面了不要說我回來了。」

    「哦,好的。」彭志榮知道兩人不對付,此時見面頗為尷尬。

    「福勇在嗎?」

    「他啊,去省城看老婆孩子了。」

    「哦,行,那我先走了,改天見面了單獨聊。」

    「吃點飯再走吧?」彭志榮挽留道。

    「不了,我找福勇有點事。」

    「那好吧,改天您可得一定來啊。」

    陸一偉上了車,剛駛出大門口就與高博文的車擦肩而過。

    一般領導都坐後排,而高博文偏偏喜歡坐前排,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影后,迅速扭頭張望,可車子飛速離去了。

    「裡面坐著的是不是陸一偉?」高博文詢問司機。

    「我也沒看清楚。」

    「哦。」高博文怔怔靠在座椅上。

    路上,陸一偉給牛福勇去了個電話,果然在省城家裡。聽到要過去,牛福勇豪爽地道:「得咧!我待會去東湖國際大酒店定一桌飯,咱哥倆好好喝一杯。」

    東湖國際大酒店是剛剛落成的五星級大酒店,是西江省目前為止規格最高的酒店,是江東市的地標性建築,投資10個億,是省委書記章秉同時任省長時引進的項目,這一得意之筆,成為他引以為豪的浩大政績之一。

    陸一偉先前在北河鎮時,時常在牛福勇家吃飯。牛福勇的老婆趙桂華燒得一手好菜,至今令人回味。自從牛福勇出事後,將其送到了省城,一來是兩個孩子要上學,二來是他打算施展拳腳大幹一番。

    天天在飯店吃飯,陸一偉都快吃膩了。道:「酒店就不用了,讓弟妹炒兩個好菜,我待會就過去。」

    「得嘞!待會你來後花園這裡。」

    回到江東市,陸一偉徑直去了位於齊揚區最豪華的別墅小區。

    牛福勇在江東市到底有多少房產,不得而知。不過聽說他不僅在江東市,在京城,青島、廈門、深圳、海南等都有房產。牛福勇不像其他煤老闆揮霍無度,還是有投資目光的,把掙得錢都投到房產上。用他的話說,將來有一天我倒了,這些都是留給老婆孩子的。

    牛福勇再混蛋,到處沾花惹草,但對他老婆出奇得好。隔一段時間總會來小住幾天,哪怕再忙都會過來看看。都說男人有錢就變壞,不見得。

    停下車后,陸一偉對李二毛道:「你回賓館吧,不用管我了。」

    李二毛在江東市沒有家,陸一偉專門在他家附近找了家賓館長期租住,方便二毛起居。

    臨走時,李二毛道:「陸書記,要不要我先替你打聽下情況?」

    陸一偉擺擺手道:「先慢些吧,等等看再說。」

    進了家門,趙桂華早早就迎上前來,熱情地道:「大兄弟,你可有日子沒來了。聽福勇說你要過來,好不激動,快進來。」

    陸一偉笑笑,探頭望了一眼道:「孩子呢?」

    「這不放暑假了嘛,去他舅舅玩去了。」趙桂華看著陸一偉手裡提著東西,道:「來就來吧,又買東西,太破費了。」

    陸一偉與牛福勇相處多年,幾乎每次外出都會給他家人帶點東西,這是習慣,也是尊重。牛福勇時常說,只看見往外送東西,從來沒見人給他送,唯獨你是個特例。

    牛福勇看到此,心裡依然暖融融,道:「陸哥看得起我們才給孩子買東西,收著!」禮物雖輕,關鍵看仁義。

    兩人相處這麼多年,一些禮數就免了。陸一偉也不客氣,就當回了自己家,換了鞋慵懶地躺在沙發上,拿起桌子上的煙點燃。

    「有點不適應吧?」牛福勇知道陸一偉這段時間心裡不痛快,關切地問道。

    「挺好,正好休息一陣。」陸一偉滿不在乎地道。

    牛福勇倍感愧疚。他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太晚了,沒能幫上什麼忙。他也在努力了,不惜重金到省里四處打聽關係,可聽說陸一偉后,沒人敢接茬。好在平安無事,要不然後悔都來不及。道:「陸哥,這事……」

    陸一偉一伸手道:「別說了,啥事沒有。」

    「好,不提了!」牛福勇坐起來道:「離開那鬼地方也好,他不要咱,咱還不去哩!」

    陸一偉笑著道:「可惜你花了那麼大的代價請了大明星,都喂狗了,哈哈。」

    牛福勇也笑著道:「錢是王八蛋,花了再掙,有什麼可惜的。我還本想著給你露露臉,這事給弄的,行了,不說了,懶得提。」

    陸一偉話鋒一轉,坐起來道:「最近你見到海東了沒有?」

    「沒有啊。」牛福勇疑惑地道:「他不是在你礦上了嗎?」

    看來牛福勇並不知情,陸一偉有氣無力地搖搖頭道:「福勇,有件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唉!」

    「咋了?」牛福勇瞪大眼睛道。

    陸一偉抽了口煙,道:「前陣子我讓他把煤礦儘快出手,現在煤礦已經易主,可人卻找不著了,就連他老婆孩子一起消失了。」

    「啊?」牛福勇觸電般地站起來道:「什麼?這孫子敢這麼做?」

    「你別激動。」陸一偉拉著牛福勇坐下來道:「可能海東有事出去了,或者帶著家人旅遊去了,他是我兄弟,不能懷疑他,一切等見面再說。」

    「哥,都啥時候了你還替他說話?」牛福勇激動地道:「這孫子肯定是卷著錢跑了。」

    陸一偉不願接受這一事實,搖頭道:「海東不是那種人。」

    牛福勇埋怨道:「陸哥,當初我就和你說了,李海東不是個東西,而你不聽,還拉著他當兄弟看。我為什麼看不起他,就因為了解他是個什麼東西,從小偷偷摸摸,四處敲詐訛人,跟著你還收斂了些,這下好了,直接把你也坑了。」

    陸一偉腦袋亂糟糟的,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還是那句話,不見到他人不相信這是真的。我需要幫忙,幫我找到他。」

    見陸一偉如此固執,牛福勇無奈地搖搖頭道:「陸哥,你這人太仁義善良,人家都拿著你的錢跑路了,你還替他說話。換做我,抓住孫子非活劈了不可。」

    陸一偉聽不進去,道:「有辦法嗎?」

    牛福勇坐在那裡深思,道:「這孫子能跑到哪裡去?只要在國內,化成灰我都能找到他。要是去國外,這下就不好辦了,我試試吧。」

    「嗯。」陸一偉叮囑道:「找到他別為難他,我要親自問問他。」

    「唉!」牛福勇嘆氣道:「這都是些什麼事兒。你要賣煤礦怎麼不找我?算了算了,說這些都晚了,我盡量想辦法吧。」

    牛福勇的人際圈廣,啥三教九流之輩都有,應該說找個人不成問題。

    聽到以800萬元的價格賤賣后,牛福勇的火氣蹭地上來了,拍著桌子道:「陸哥,我他媽的真生氣了,這狗日的到底想幹嘛?你等我見了他,老子非要讓他吐出來不可。」

    「行了,別說這些話。」陸一偉道:「知道你是個德性,我就不找你了。賣煤礦的事是我同意的,至於買多少海東可以做主,這不是重點。」

    「陸哥!」牛福勇氣急敗壞地道:「你到現在還沒醒悟過來嗎?這狗東西明白的要坑你。他眼見你要倒霉了,跟著你沒什麼前途了,乘早收拾細軟卷錢跑路,要不然兩口子一起失蹤?太詭異了。」

    就在這時,范春芳打來電話道:「一偉,你在哪,你趕緊回來一趟。」

    「啥事?」陸一偉心裡一緊,催促問道。

    范春芳道:「我剛才去了趟御園盛景的那套房子,開了半天門沒打開,誰知從裡面走出一個陌生人。經過仔細了解后才知道這套房子賣了,是你賣的嗎?」

    聽到此,陸一偉耳邊嗡地一聲,一切幻想就此破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