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12字體大小: A+
     

    八月末的江東市,雖已立秋,但秋老虎來了個回馬槍,毒辣辣的太陽如同一個巨大的火球炙烤著大地。

    江東市四面環山,城市以山谷而建,空氣不流通再加上水泥鋼筋封住了大地的氣孔,車輛的急劇增多以及周邊建成的眾多化工廠,形成熱島效應,氣溫比往年至少高了四五度。

    工地上光著膀子的工人,古銅色的皮膚黝黑精亮,混雜著泥土豆子大的汗珠從強勁有力的臂膀上顆顆滾落下來,掉到水泥地上,倏爾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樹底下擠滿了乘涼的人,一隻手搖著寬大的蒲扇,一隻手扯著衣角扇動,豐富誇張的表情以及肆虐的知了聲足以顯現天氣的炎熱。雖是傍晚,依然沒降溫的前兆。

    陸一偉從黑山縣回來后的第二天就去省委組織部報到。找到地方二處的負責人,人家不敢接,讓去找分管副部長。到了分管副部長那裡,人家讓找常務副部長。常務雖知道陸一偉這個人,但需要趙部長親自拍板決定,可趙部長出差了,要半個月以後才回來。最後,常務讓他回家等通知,陸一偉只好悻悻而歸。

    如此也好,陸一偉正好借這段時間好好休整一陣。在黑山縣忙活了一年多,看似有假期,但自從主持工作后,幾乎沒休息過一天。這下好了,就當給自己放長假了。

    這次事件不同往日,對陸一偉觸動很大。隨著身份和地位的水漲船高,背後的眼睛越來越多,稍不留神,成為他人重點「照顧」對象。讓他切身體會到為什麼當官的經常用「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來形容仕途,確實如此。

    自己再有多少錢,敏感的身份讓他不得不謹慎,變得畏首畏尾。買了房子不敢居住,有能力買豪車卻沒有福氣享受,有條件過更好的生活卻不敢放開手腳,就連穿衣配飾這些細小末節都格外小心,生怕節外生枝。如同裝在套子里的人,無法表達內心真實的情感。

    現在想想,心有餘悸。如果許壽松繼續追查下去,別的不說,就一條公職人員不準經商,足以給自己扣一頂大大的帽子,輕鬆回到解放前。

    張志遠說得沒錯,以現在的身份已不適宜經商,及早出手東成煤礦,為將來的仕途掃除一切後顧之憂。

    就在預感到出事之前,陸一偉已經交代李海東儘快出手。幾次去電話,李海東都說正在努力中。自己進去后,無法與外界聯繫,也不知處理的怎麼樣了,他決定前去看看。

    原計劃,他想把煤礦劃到佟歡的得志路橋公司名下,交給佟歡,煤礦還屬於自己的,但想到張志遠的話,下了狠心,要處理就徹底「鏟草除根」,不留任何隱患。反正手中還有不少錢,並不差錢。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叫上李二毛,開著自己那輛標緻車前往東成煤礦。

    這輛標緻車跟著自己四五年了,果園第一次盈利后狠心買了人生第一輛車。陸一偉沒什麼愛好,但車子應該屬他的唯一愛好了。

    這輛車的配置在當年算是不錯了,但放在今天明顯已經淘汰落伍了。且放在煤礦上天天跑山路,出了不少力。牛福勇多次勸說他換車,如果沒錢他可以贈送他一輛。每每提及此事,他都笑而不語。

    對於這輛車,他有著難以割捨的情結。靠著自己奮鬥得到的東西,再怎麼破也覺得舒暢。

    現在看看,確實有點破舊了。即便如此,他不打算出售,而是收藏起來,畢竟見證著自己曾經奮鬥的辛酸和苦楚。

    其實他完全沒必要買車,不管去了哪個單位總歸要配車的,只不過有好壞的差別而已。但考慮到范春芳將來上下班,他打算再買一輛,可買什麼好呢?

    低檔了還不想要,高檔了與自己的工資收入不成正比,何必找不自在讓別人背後戳脊梁骨。如今的車品牌種類繁多,好多品牌都沒聽說過,已經跟不上時代節奏。

    安都縣距離江東市不遠,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到了東成煤礦,李二毛徑直往院子里開進去,誰知被看大門的老頭攔了下來。

    「嗨嗨嗨!停,停!」老頭揮手喊叫道。

    李二毛停下車搖下車窗探出頭道:「換人了?」

    「什麼換人不換人的。你找誰?下來登記一下。」

    陸一偉坐在後排,看到不是從前的看門老頭,疑竇叢生。難道李海東已經把煤礦出手了?那為什麼沒及時打電話彙報?

    「我找你們李礦長。」

    「什麼李礦長,我們這裡沒有李礦長,只有郭礦長,找錯人了吧?」

    李二毛回頭看了眼陸一偉,陸一偉微微點頭,李二毛明白用意,下車登記后開進了院子。

    到了二樓,發現進進出出的都是新面孔,老熟人一個都不見了。陸一偉心裡已經確定,煤礦出手了。

    到了李海東辦公室,陸一偉從窗戶上瞄了一眼,發現坐在李海東位置上的不是別人,就是上次喝酒遇到的混混亮子。他心裡咯噔一下,有種不祥預感。

    陸一偉把李二毛叫過來道:「你進去問詢情況,越詳細越好,我就不進去了。」說完,下了樓進了車裡。

    陸一偉掏出手機準備打給李海東,但又匆匆掛斷,一切等了解事實真相再說。

    關於這個亮子,李海東先前提到過他,說此人有意要買煤礦,但憑藉多年的識人本領,此人並不可靠,否決了提議。可李海東為什麼不聽話?種種疑問湧上心頭。

    等了大概有十多分鐘,李二毛下來了。陸一偉通過觀察李二毛的臉色可以看出些端倪。上車后,不等他開口,陸一偉立馬道:「離開這裡再說。」

    車子行駛到一片開闊的地方停了下來,李二毛回頭道:「陸書記,海東把煤礦賣給了亮子。」

    終於坐實,陸一偉緊繃著臉道:「繼續說。」

    李二毛道:「亮子說,海東以800萬元賣給了他。」

    「什麼時候的事?」

    「十多天前。」

    陸一偉腦子快速運轉,十多天前自己正好在檢察院關著,也就是說在此期間內出手的。800萬元就把煤礦賣了簡直是白菜價,投入也不止這個數,李海東到底怎麼想的。

    一切等見到李海東才能揭開謎底。

    陸一偉立馬打給李海東,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居然關機!

    什麼意思?又連續撥打了幾次,依然關機。陸一偉靠在座椅上冷靜片刻,坐起來道:「去南陽縣。」

    李二毛明白用意,加快速度往南陽縣趕去。

    到了李海東家,陸一偉隔著車窗望著氣派的樓房,心情難以平復。海東自從到了東成煤礦后,性情大變,出手闊綽,肆虐揮霍,剛蓋起的樓房拆掉修成三層樓,與周邊環境格格不入。豪車買了好幾輛,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裡,卻沒有及時制止。

    究其原因,陸一偉總覺得現在有錢了,海東從小沒爹沒娘,過苦日子過來的,享受一下無可厚非,只要不給自己惹麻煩,基本上都由著他來。自己錯了嗎?

    陸一偉本想下去,但不想輕易拋頭露面,還是讓李二毛進去詢問。

    敲了半天門,無人響應。等到要離開時,大門徐徐打開,梅佳的母親打開了門。

    「海東在家嗎?」

    「啊?」老太太用手捂著耳朵道:「大點聲,我耳背。」

    李二毛又重複了一遍。

    「哦,海東不在家。」

    「那梅佳呢?」

    「啊?」

    幾番重複,老太太道:「你說我女兒啊,她也不在家。」

    「去哪了?」

    「我不知道。」

    李二毛還要詢問,陸一偉搖下車窗一揮手,示意中止。

    回到車上,陸一偉道:「去梅佳單位。」

    到了縣電視台,李二毛上樓一打聽,梅佳早在幾天前就沒上班了,具體去哪了沒人知道。

    到底去哪了呢?陸一偉心裡一遍遍問詢著自己,始終不相信李海東會背叛自己。他又給梅佳打電話,同樣關機。

    「再去找他小舅子。」

    到了交警大隊找到了李海東的小舅子梅強。梅強聽到打聽李海東的下落,臉色大變,一問三不知,沒問幾句就跑回去了。

    種種跡象越來越接近陸一偉不願去想的事實,李海東拿著錢跑了!

    不應該啊!陸一偉無法接受這一事實。海東跟著自己多年,一直忠心耿耿,骨子裡雖有多年遺留的劣根性,至少在他面前不會顯露出來。

    或許他有事外出了,或許他和梅佳的手機恰好都沒電了,或許他被亮子給綁架了,或許……陸一偉心頭冒出種種設想,都在為李海東開脫,為這一事實找一個很好的理由。然而,是這樣嗎?

    陸一偉猛然想起潘成軍離開東成煤礦前說過的一句話:「要提防李海東」。當時,他覺得潘成軍和李海東有矛盾,說出這種話也有情可原,他沒有在意,一笑了之。現在看來,這句話變成了現實,狠狠地戳向陸一偉的心窩,讓他始料未及,難以接受。

    (有事耽擱了,下午更另一章,見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