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9字體大小: A+
     

    0909

    陸一偉「失蹤」三天了,黑山縣依然如同往日平靜。不過,已經有人從內部打探到隻言片語消息,在小範圍內謠傳。

    當吳世勛得知陸一偉被「雙規」的消息,倍感震驚。怎麼可能?完全沒有任何徵兆啊,就在他「失蹤」的當天下午,還在麥河鄉調研,與當地百姓解釋宣傳養蠶的政策,甚至晚上還在一起吃飯,飯桌上談笑風生,並叮囑他要加快推進,飯後還一起散步,商討下一步發展規劃,怎麼說規就規了呢。

    再者,自己在黑山縣將近十年了,陸一偉是第一個真正為當地經濟發展著想的領導,而且提出的發展理念別具一格,能夠帶動全縣百姓共同參與,共同脫貧致富。同時,陸一偉在百姓中的信譽度水漲船高,節節攀升,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幾乎每天都在村裡,與村民打成一片,群眾親切地叫他為「小陸書記」。

    然而,一個為民辦實事的領導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帶走了,至今杳無音訊。

    吳世勛想起那個奇怪的電話以及陸一偉宿舍的異樣,恍然大悟。看來流言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真的。

    該怎麼辦?

    吳世勛絞盡腦汁想了一上午,始終想不到好的辦法。他的位置至今還未坐穩,更別談營救陸一偉了。然而,沒有陸一偉就沒有自己的今天,他必須得做點什麼。可做什麼呢?

    正想著,宋德福推門進來了。著急忙慌地道:「老吳,聽說了嗎?」

    吳世勛點了點頭。

    「到底是誰幹的?」宋德福異常憤怒。他的想法和吳世勛一樣,認為陸一偉是干實事的人。一個外鄉人,能時時處處為自己家鄉想著,除了他,沒別人了。

    吳世勛搖搖頭道:「目前我所得到的消息並沒多少,不過陸書記失蹤的第二天用劉澤清副市長的手機給我打過電話,我看八九不離十了,他應該在市裡。」

    宋德福沉默片刻,道:「當務之急先把情況弄清楚再說。」

    「嗯。」吳世勛道:「今天下午我去一趟市裡,看看能不能打聽到什麼。」

    「好,你打聽著,我也試著打聽打聽。咱們晚上再碰頭。」

    「好!」

    到了晚上,兩人在吳世勛宿舍碰頭。

    「打聽到了嗎?」宋德福急切地問道。

    吳世勛目光如炬,抽著煙道:「陸書記確實被市裡規了,目前被關在檢察院,至於是因為什麼,眾說紛紜。不過,不少人認為陸書記是栽到這次現場會上了。」

    「什麼?現場會?」宋德福難以置信。

    「唉!」吳世勛羞愧地道:「這都怪我,到現在還沒把賬務理清,要不然陸書記也不會有事。」

    聽到此,宋德福同樣慚愧,道:「老吳,明天我們務必得把賬務理清,咱不能連累陸書記。」

    「嗯,只要能把陸書記救出來,明天一天不管有再大困難也得克服,現在就是郭振彪那塊工作漏洞太多,這王八蛋不知吞了多少。」

    宋德福咬牙切齒地道:「這你不用管了,明天我盯著他,非要讓他把每筆帳說清不可。實在不行,我就要啟動程序,直接把孫子規咯!」

    聽到宋德福要拿郭振彪開刀,吳世勛不敢相信,回頭看著他。

    「看我幹嘛?你怕了嗎?」宋德福在陸一偉的感染下,喚醒了沉睡已久的良知,他決心為自己的家鄉做點實事。

    「我怕什麼,只要你敢做,我絕對支持你。」吳世勛底氣十足道。

    「好!有你這句話就成!」宋德福拍著桌子道:「我待會就給他打電話,一天之內還無動於衷,明天晚上就是他的忌日。」

    吳世勛見宋德福鐵骨錚錚,不知從哪來的勇氣,同樣下定決心要把阻礙黑山縣發展的這隻「攔路虎」徹底剷除,道:「好,既然要整,那就得有個周密計劃……」

    兩人密謀半天,想出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要想控制郭振彪,先得把他的後台張東子先控制起來。

    郭振彪接到宋德福電話時,正與張東子一起吃飯。隨手把手機一丟,輕蔑地道:「宋德福算個什麼東西,敢命令老子,他還不夠格。」

    張東子喝了口酒道:「老郭,宋德福找你什麼事?」

    「還能什麼事,要我把現場會的賬務理清,管求他,陸一偉這小子都關進去了,我怕他幹嘛?」

    因為麥山石英石礦項目,張東子對陸一偉的態度徹底轉變,勸說道:「老郭,你是該理清了,要是陸一偉因為你而免職,你可是黑山縣的罪人啊。」

    郭振彪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張東子,道:「東子,你怎麼也替陸一偉說話了?就因為他把石英石礦承包給你?別搭理他,這小子鬼精著呢。他是下個月發不出工資了,才出此下策。縱覽整個西州市,誰能一下子拿出5000萬元,他是誆你的。」

    張東子並不認同,道:「老郭,你和我說實話,你從中拿了多少?」

    見張東子如此問,郭振彪愣怔半天,道:「東子,你這是啥意思?」

    「有多少虧空我給你補起來,這事你做的不地道。」

    「啥?」郭振彪瞪大眼睛,道:「東子,你說什麼?咱倆可是一條戰線上的啊,眼看著陸一偉就要倒霉了,你還要幫他,忘了咱們當初的約定了嗎?」

    張東子把剩餘的酒一口氣喝了,站起來道:「老郭,你好自為之吧,別到時候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說完,轉身離去。

    張東子的變化讓郭振彪始料未及,很明顯,他不再聽自己的話了,這是極其危險的信號。失去張東子這棵大樹,他郭振彪又算什麼呢。

    到底陸一偉有什麼魔力,可以讓張東子捨棄老本行轉型發展資源礦產?又有什麼能力,能讓他為其說話?郭振彪想不通。

    第二天,郭振彪正如他的性格,照常上下班,拒絕配合縣裡工作。

    到了晚上,吳世勛將張東子約到自己辦公室,推心置腹地交談起來。

    「東子,咱倆認識快十年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那時候你還是愣頭青,現在成熟了,有些話該和你談談了。」

    張東子接到吳世勛的邀請一開始拒絕,但聽到要談石英石項目一事便趕了過來。聽到他如此發問,道:「吳縣長,你是要和我談郭振彪嗎?」

    「對!」吳世勛道:「你很聰明,一點就透,我今天就和你談談郭振彪。」

    張東子起身道:「吳縣長,如果談其他事我樂意,但此事……不好意思,我沒時間。」

    見張東子要走,吳世勛上前一把拉住,用鉗子般的手緊緊扣住對方的胳膊道:「東子,陸書記被關進去了,你知道嗎?」

    張東子沒有作聲。

    吳世勛繼續道:「郭振彪在此次現場會中一共拿走400多萬元,經調查,僅有80多萬用在食宿上,這麼大的問題,你還要替他包庇嗎?」

    郭振彪從中撈錢張東子是知道的,但他沒想到他一下子拿走這麼多,回頭道:「千真萬確?」

    「這能騙你嗎?」

    吳世勛將其摁倒沙發上,道:「這些年來,郭振彪在黑山縣飛揚跋扈,橫行霸道,人人咬牙切齒,恨之入骨,卻沒人敢動他一根手指頭,為什麼?很大程度上緣於你。更直白點說,我們大家都害怕你的父親。」

    「而今天,陸書記被無辜關押,我們不能坐視不管,必須拿出點誠意來做點事。據我了解,現場會的賬務是直接導致陸書記被規的原因,所以我們必須採取措施讓郭振彪承擔相應的責任。」

    聽到此,張東子恍然,替郭振彪辯解道:「有多少空缺,我現在就給你們補起來。」

    吳世勛既然下定決心要拿掉郭振彪,就沒有回頭路。道:「東子,現在不是錢的問題,已經上升到政治層面。這麼多年了,郭振彪借著你的名號欺行霸市,只要有人敢得罪他,毫不猶豫就給收拾了,百姓怨聲載道,苦不堪言。」

    「其實你仔細想想,如果你不支持郭振彪,他會有今天嗎?此外,他所做下的惡事紛紛都推到你身上,以至於人們把你扣上黑社會的帽子,你是這樣的人嗎?我想不是。所以,這些年,你實則是被郭振彪給利用了!」

    張東子跟著吳世勛的思路往下走,恍然大悟,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凡是他郭振彪乾的事都推到自己身上,自己還傻不愣登地為其擋箭衝鋒,被其玩弄於股掌。如果沒有他,難道自己在黑山縣就生存不下去了嗎?

    見張東子有所動搖,吳世勛繼續強攻,道:「東子,咱不說陸書記的功過,更不提資歷年齡,他到黑山縣一年多,先是組織全民抗旱,整合教育,又在抗擊非典中力挽狂瀾,現在打造柞蠶之鄉,又把石英石礦承包給你,你說,哪任領導為黑山縣干過一件實事?我想沒有。」

    「他為什麼把石英石礦承包給你?承包給別人不行嗎?還不是想讓你轉型賺乾淨的錢?其實你應該理解他的苦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