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8字體大小: A+
     

    范榮奎回到家中,一聲不吭地坐在沙發上,雙眼無神,目光獃滯。

    「老范,快去給我拿塊尿布去!」孫春雲抱著孩子忙活道。

    「哦。」范榮奎怔怔起身,從陽台上拿了塊抹布過來。

    「你怎麼回事啊,讓你拿尿布,怎麼拿抹布過來了,真是的。」說完,孫春雲自己去拿了。

    范榮奎又回到沙發上,直勾勾地盯著電視發獃。

    「你說一偉也真是的,這都多久沒回家了,他眼裡還有沒有這個家?工作再忙也得顧家了啊。再這樣下去,朗朗都快不認識他了。」孫春雲嘮叨道。

    見范榮奎半天沒反應,孫春雲走過去戳了一下,道:「我和你說話了,聽見了沒有?回頭你好好說說一偉,太不像話了,就算孩子:們帶著,春芳也得照顧啊,我真懷疑他外面是不是有人了,你們這些男人一個都靠不住……」

    「行了!」范榮奎惱怒打斷道:「能不能少說兩句。」

    孫春雲這是才發現范榮奎不對勁,關切地道:「你今天怎麼沒上班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范榮奎沒有理會,點上煙悶聲抽了起來。

    「你倒是說話啊,你想急死我啊。」孫春雲急了,拚命地催促道。

    范榮奎本不想告訴孫春雲的,嫌女人不冷靜,舌頭長,但他內心也不好受,說了出來。

    「啊?」孫春雲手中的尿布落地,瞪大眼睛道:「你說什麼?一偉被規了?」

    「小點聲!」范榮奎擠眉弄眼道:「隔牆有耳,你就不怕別人聽到?」

    孫春雲的身體一下子軟了,奄奄一息靠在沙發上道:「這下怎麼辦?是不是那個許壽松在背後搞鬼?」

    范榮奎搖搖頭道:「他有一部分因素,但幕後人不是他。」

    「那是誰?」

    「章書記。」

    「啊?」孫春雲聽到這一消息吃驚萬分,不可思議地道:「你開什麼玩笑,一偉一個小小的縣官能進入章書記的法眼?你也太高看他了吧?」

    范榮奎異常冷靜地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得趕緊想辦法把一偉撈出來!」

    孫春雲沒了主意,自己家的親戚都是些窮親戚,那有什麼硬關係。突然拍著大腿哭了起來,斥責道:「你們一個個都是官迷,先前是你,現在又是一偉,那個都不讓人省心。要是一偉有個三長兩短的,春芳怎麼辦,朗朗怎麼辦?」

    此時,朗朗一個人躺在那裡哇哇地哭著,范榮奎和孫春雲坐在客廳緊急商量著對策。

    「老范,你趕緊想想辦法,務必的把一偉救出來。即便不當這個縣委書記也罷,只要平平安安比什麼都強。」孫春雲催促道。

    「我這不是在想辦法了嘛!」范榮奎後悔告訴妻子,女人遇事實在不冷靜。

    「那你快想啊!」

    范榮奎的腦袋快爆炸了,又點上一根煙道:「你總得給我點時間吧,催催催,催能催出辦法來?再說了,我怎麼能和章書記說上話?」

    孫春雲腦子轉得快,立馬道:「對了,上次你進去的時候,一偉不是找的京城的關係嘛。要不你找找劉文麗,再怎麼說他們兩家都沾親的,總不至於眼睜睜看著見死不救吧?」

    「不行!」范榮奎否決道:「一偉的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控制到最小範圍最好。許壽松也答應了,不會將此事擴撒出去。再說了,像那種關係過於高規格,只能用一次。」

    「哎呀,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要面子,你不去我去!」說著,起身要出門。

    「回來!」范榮奎大聲一吼道:「這是要面子的問題嗎?婦道人家,一點事都不懂。對方全靠軍方關係,這種關係用多了適得其反。」

    「那怎麼辦?」孫春雲六神無主,一時間沒了主意。

    「容我想想辦法……」

    這時,房門有鑰匙轉動的聲音,孫春雲這時才意識到孩子哭鬧,趕緊起身照顧孩子去了。范榮奎叮囑道:「千萬不能讓春芳知道。」

    范春芳堅持對孩子母乳餵養,半上午也要請假回來奶孩子。回到家見父親在家,疑惑地道:「爸,你怎麼回來了,不上班?」

    「哦。」范榮奎連忙辯解道:「我回來吃點葯。」

    范榮奎久經官場,表面功夫相當了得,以至於范春芳壓根沒發現有任何端倪。倒是孫春雲一直眼神閃爍,心神不寧。

    「媽,你怎麼了?」

    「哦,我沒事。」

    范春芳看到母親眼睛紅腫,跟著擔心起來,道:「媽,你到底怎麼了?」

    在范春芳的再三追問下,孫春雲終於忍不住道出了實情。他們以為女兒會精神崩潰,沒想到她格外冷靜。好像沒事人似的安安靜靜地喂孩子吃奶。

    「春芳,你別這樣!」孫春雲了解女兒的性格,內心格外強大,再大的事都能裝到肚子里。

    范春芳沒有說話,小心翼翼地將熟睡的兒子放在床上,然後一個溫暖的吻,蓋上被子關上門走出了房間。

    「春芳,春芳,你去哪?」孫春雲叫著,范春芳已經走出了家門。

    「都怪你,不讓你說非要說,要是芳芳有個三長兩短,我和你沒完!」范榮奎這回真生氣了。

    范春芳從家裡出來,走到電梯口一下子軟癱在地上。她咬著牙撐起來進了電梯,蹲在角落嚶嚶痛哭起來。

    中間,有人進了電梯,范春芳立馬擦掉眼淚,堅強地站了起來。

    出了電梯,范春芳打給了許壽松的兒子許磊。

    「你在哪?」

    許磊正在辦公室喝咖啡,接到范春芳電話倍感意外,聽到對方的聲音顫抖時,預感到有事發生了,道:「我在單位啊。」

    「好,我馬上去找你。」

    到了省商務廳,范春芳徑直走進了許磊辦公室。許磊如今是省商務廳對外貿易處處長,主要聯繫日本貿易。他原本可以靠父親的關係混跡官場,但他其他官二代不同,完全靠著自己的本事走到今天。如今,他是商務廳里風雲人物,各項工作相當出色。此外,他為人寬厚,性情溫和,比他那父親不知強多少倍。

    范春芳沒有廢話,直截了當把事情講了出來。

    許磊聽后,難以置信,道:「你說我父親把一偉抓起來了?這怎麼可能?」

    范春芳冷笑道:「許磊,咱倆從小一起長大,你心裡有怨氣可以撒到我頭上,請你們不要為難陸一偉好嗎?今天的路是我選擇的,和他無關,求你們放過他吧。」

    許磊毫不知情,安慰道:「春芳,你別激動,我先問問情況再說。」說完,拿起電話打給了父親。

    誰知許壽松聽聞勃然大怒,在電話里講許磊訓斥一通。並告知他,別瞎參合此事。

    看來是真的了,許磊憤憤地摔掉電話。對於他父親的為人做事,他也有些看不慣,但對方畢竟是自己父親,有些話不能說。

    許磊站在窗戶前思考半天道:「春芳,你先回去,此事你不用管了,我保證將陸一偉完完整整交給你,好嗎?」

    范春芳道:「許磊,我再說一次,你我之間的恩怨請不要嫁禍到陸一偉身上,他是無辜的。我愛他,不想失去他,更不想讓未滿周歲的孩子失去父親,看在我們認識多年的份上,我求你了。」

    「春芳,你別這樣,我知道該怎麼做。」說完,把桌子上的東西收拾一番,下樓開車前往西州市。

    許壽松正在開會,誰知許磊徑直推門進去對父親道:「我找你有點事。」

    「懂不懂規矩,沒看到我在開會嗎?出去!」許磊的突然出現許壽松並沒有吃驚,他知道這小子會來的。

    許磊不管不顧,上台直接把父親拉下台,讓會場一片混亂。

    回到辦公室,許壽松劈頭蓋臉訓斥道:「小磊,你這是幹什麼,沒看到我在開會嗎?你這樣一來,讓其他人怎麼看?」

    許磊沒理會,直入主題道:「爸,請你把陸一偉放了。」

    許壽松愣怔,坐在椅子上道:「我的事你別摻和好嗎?」

    「這事我還就管到底了。」許磊一臉怒氣道:「爸,你太沒氣量了,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為難春芳家人,你偏不聽。你這樣做會覺得爽快嗎?告訴你,你越是這樣,我越恨你。」

    見兒子不理解自己的苦心,許壽松有些失望,道:「兒子,爸沒本事,連個媳婦都幫你討不上,但這次我絕不是為難她家人,希望你理解我。」

    「好!」許磊站起來道:「如果你不放陸一偉,我也不認你這個父親,你看著辦吧。」說完,轉身離去。

    許壽松上前一把拉住許磊道:「小磊,別這樣好嗎?爸爸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你而活著,我和你說實話,這事到了現在已經由不得我做主了。」

    許磊掙脫開父親的手,丟下一句話道:「今天晚上之前我要見到陸一偉,如果見不到,我也不想見到你們。」說完,奪門而去。

    許壽松望著兒子的背影,長吁短嘆。可是,這事正如他所說,已經不由他做主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