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6字體大小: A+
     

    第二天早上,陸一偉迷迷瞪瞪感覺有人進來。開門的瞬間進來刺耳的陽光,不由得眯著眼睛伸胳膊抵擋。一名男子慢悠悠走了過來,看著陸一偉狼狽的樣子,嘴角露出一絲詭譎笑容。坐下來道:「陸一偉,這裡習慣嗎?」

    陸一偉摘掉眼鏡揉了揉眼睛,才發現坐在對面的是副市長劉澤清。冷笑道:「劉市長,您不是分管科教文衛嘛,啥時候也開始辦案了?」

    提到自己分管的項目他就火大。這次黑山縣全省衛生工作現場會,本來應該由他這個分管領導操持吧,然而壓根沒他什麼事,記恨於心。

    劉澤清將水杯往桌子上一放,得意地道:「陸一偉,不錯,全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還舉辦了全省性的大型會議,很好嘛!不過,人有的時候太高調狂妄了不見得是好事。你狂妄嗎?」

    「有煙嗎?」陸一偉懶得回答,直接避開問題。

    劉澤清從口袋裡掏出煙和打火機丟了過去,陸一偉不緊不慢點上,深深地吸了口氣,頓時感覺頭暈,緩了好一陣才恢復正常。又提出新的要求,道:「我的手機被他們拿走了,能借你的手機打個電話嗎?」

    「哼!」劉澤清輕蔑地道:「你覺得可能嗎?」

    陸一偉冷靜地道:「劉市長,我進來不是一次兩次了,這裡面的規矩比你都懂。你們這樣帶走我,總的給縣裡一個交代吧。你放心,我不會亂說話的。」

    劉澤清考慮了一會,又走出去打了個電話。進來把手機遞給陸一偉道:「長話短說,別整什麼幺蛾子!」

    陸一偉淡定自若拿起手機打給縣長吳世勛:「喂,老吳,最近家裡有點事,縣裡的工作暫由你支持吧。養蠶一事要繼續加大力度,爭取普惠到每戶家庭。」

    吳世勛愣怔,半天回不過神。他倆的宿舍緊挨著,昨晚兩人聊到十二點多,也不見他有何徵兆。昨晚半夜聽到隔壁咚咚響,也沒太在意,早上起來看見大門打開,就連裡面的門都沒有鎖,走得就這麼著急嗎?

    由於陸一偉講話時語氣十分鎮定,吳世勛沒聽出那裡不對。道:「行,家裡有事你先忙,縣裡我替您盯著就行了。那你多久回來?」

    「這……」陸一偉停頓了下道:「我要出一趟遠門,啥時候回來不確定,我會隨時和你電話里溝通的。」

    「好的。」直到最後,吳世勛都沒聽出任何端倪。不過讓他奇怪的是,陸一偉怎麼拿劉澤清市長的手機打的電話?

    打完電話,陸一偉把手機還給了劉澤清,笑著道:「好了。」

    劉澤清聽了半天,心中不是滋味。他原以為陸一偉會打給家裡,居然還是工作上的事。而且陸一偉的淡定鎮靜出乎他的意料,該有多麼強大的心才能保持如此心態。出於個人情感,他佩服陸一偉,但現在不是談這些的時候。

    劉澤清慢吞吞把手機裝到身上,道:「看不出來啊,你也是顧及臉面之人,害怕別人知道你的事?」

    陸一偉冷笑道:「倒不是顧及臉面,我是怕黑山縣的百姓知道了會失去控制,到時候你們無光,不太好吧?」

    「哈哈……」劉澤清被陸一偉的言論放聲大笑,道:「陸一偉,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真覺得為黑山縣做出了什麼大的成績,值得百姓為你請願?簡直是痴人做夢!」

    陸一偉懶得與他爭論,道:「劉市長,我有一事不解,你們把我關到檢察院算怎麼回事,我違法了嗎?還有,你有什麼資格調查我,你夠格嗎?」

    沒想到這句話刺激了劉澤清,頓時勃然大怒,拍著桌子道:「陸一偉,夠不夠格你說了不算,但我可以清楚地告訴你,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陸一偉靠在椅子上道:「劉市長,其實我一直很敬重你,覺得你文化涵養高,不過你剛才的表現讓人大跌眼鏡。不管是做官做人,坐懷不亂理天下,而你還差一點。」

    劉澤清愕然,沒想到讓這毛頭小子上了一課。正要發作,又隱忍下來道:「我差不差好像與你無關係,你要知道,今天坐在對面的是我,而不是你。」

    「行了,別扯淡了!」陸一偉坐起來道:「想要問什麼趕緊問,不過我先把醜話說在前頭,如果我沒違法,走出去定會上級部門申訴,指責你們非法拘禁,說到做到!」

    陸一偉強硬的態度讓劉澤清嚇了一跳,不過想到這都是許壽松授意安排的,底氣十足道:「先別扯那些沒用的,你能不能從這裡走出去還是另一碼事呢。好,我問你,你和東成煤礦是什麼關係?」

    陸一偉道:「沒有任何關係。」

    「真的嗎?那為什麼平白無故給你200萬元?」

    「煤礦老闆和我是好朋友,人家願意給,我能攔著嗎?再說了,又沒花縣裡的一分錢,你們管得著嗎?」

    「是嗎?」劉澤清陰陽怪氣地道:「那就奇怪了,據我了解,東成煤礦真正的幕後老闆是你。」

    「呵呵,有證據嗎?」

    「當然有。」劉澤清從兜里掏出一支錄音筆打開,裡面傳來了李海東的聲音:「既然你們是我哥的好朋友,實話說了吧,這個煤礦就是他開的,我不過是給他打工而已……」

    聽到此,劉澤清關掉錄音筆冷笑道:「這證據還不夠嗎?」

    陸一偉沒有慌亂道:「李海東喝多了,酒後的話你能信嗎?」

    「怎麼不能?酒後吐真言,完全可以作為確鑿的證據。如果你還不信服,我再拿個東西給你看。」說著,劉澤清拿出一張東成煤礦工作人員電話聯繫名單,排在第一位的赫然寫著他的大名,雖沒有職位,但後面的手機號碼確實是他的。

    陸一偉沒想到劉澤清搞到這東西,李海東實在太傻了,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名字印上去呢。道:「這能說明什麼?」

    「好!」劉澤清見陸一偉嘴硬,又拿出一沓照片丟給他道:「這是我在東成煤礦拍到的,上面有你和李海東的合影。你一個黑山縣的縣委書記,跑到那裡幹什麼?」

    「毫無邏輯可言!」陸一偉斥責道:「我已經說過,我和李海東是好朋友,拍個照留個電話又有什麼,能證明煤礦就是我的嗎?」

    「不急,還有東西。」劉澤清又拿出一張紙放到陸一偉面前,道:「我們根據東成煤礦給黑山縣轉賬的賬戶按圖索驥,順藤摸瓜,這一摸不要緊,摸到了好東西。該賬戶上顯示,2003年1月3日,有一筆千萬巨款轉到寫有你名字的銀行卡名下,我倒要問問,是什麼樣的關係,可以把一個煤礦的全部收益贈與你?」

    看到眼前的證據,陸一偉有些慌了。對方果真是有備而來,都查到這份上了,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見陸一偉停頓,眼神發生絲許變化,劉澤清笑了。道:「陸書記,不,陸老闆,我到底該叫你什麼呢?關於官員禁止經商,中央國家三令五申,而你藐視黨紀國法,公然違抗,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陸一偉盯著劉澤清道:「劉市長,我再強調一遍,東成煤礦不是我開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通過法律手段解決。」

    「好!」劉澤清嚴厲地道:「這事我不會袖手旁觀的,還會有後續調查。不過,你我同僚一場,不希望把關係搞得太僵,所以,還是你自己交代為好。」

    陸一偉聳肩道:「你請便吧。」

    見陸一偉是個硬骨頭,劉澤清決定用緩衝之計,道:「好,我們先把這一篇掀過去,隨後再說。說說現場會的資金使用情況吧。到現在為止,還有部分賬目沒理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算不清還是從中有貓膩?」

    陸一偉道:「之所以未理清,部分工程還有手續要完善,最近幾天會全部結清的。」

    「是嗎?」劉澤清臉上露出難以捉摸的表情,道:「據我所知,現場會前搞道路修建,工程造價書上寫著是90萬元,而實際結算金額高達200多萬元,我想問,這多出來的一百多萬到底幹了什麼?」

    陸一偉閉上眼睛,心中怒火重生,沉默片刻道:「劉市長,你查案我不反對,但請你調查清楚好不好?你拿到的工程造價書僅僅是解放路的,那國賢路、通化路呢?還有道路綠化,街道清潔等等,難道這些工程不是錢嗎?」

    「好!」劉澤清又道:「我聽說你給每位到訪的記者包了5000元,有這回事嗎?」

    「有,是我授意的。」

    「好,你承認就行。」劉澤清道:「那麼請問,這筆錢也是由縣裡開支嗎?」

    「對,縣裡開支。」

    「好。」劉澤清道:「你花這筆錢的目的是什麼?」

    「哼!」陸一偉覺得可笑,道:「你不出錢人家大老遠會來你這個鬼地方嗎?劉市長,有件事我必須申明,我做得每件事都是為了現場會,絕沒有個人私利,請你注意措詞。」

    「哦?是嗎?」劉澤清道:「有沒有個人私利口說無憑,我還是那句話,用事實說話。」說完,從檔案袋裡掏出一封檢舉信放到其面前,道:「這是黑山縣一中校長鬍國興實名舉報你收受兩萬元,有這回事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