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904字體大小: A+
     

    周一,西州市。

    市委書記許壽松主持召開全市幹部大會。一般情況下,新任到后通過大量調研走訪,找到當地發展短板和瓶頸,提出發展思路和對策,才召集全市各級領導幹部召開如此隆重的會議。然而,許壽松就如此迫不及待地召開了。

    按照會議格次,主席台上應端坐四套班子領導及常委,如果再隆重些,市委委員也應該坐上去。一朝天子一朝臣,許壽松來了就推翻了。

    市委辦公廳本來將常委們的席位牌都擺了上去,誰知許壽松不高興了,把辦公廳秘書長狠狠批評了一通,要求把其他常委的席位牌撤掉。

    市委秘書長遵照執行,可想著總得有個會議主持人吧,於是把市長李建業的席位牌留下來。誰知許壽松再次大發雷霆,直接把李建業的席位牌從桌子上扔了下來,勃然大怒道:「我的話你們聽不懂嗎?」

    偌大的主席台上,許壽松孤零零地坐在上面,如同古代皇帝上早朝般,凸顯自己的權威和地位。古代皇帝身邊好歹有太監和宮女,他的身邊只有椅子。

    關於扔市長席位牌的事一早就傳開了,都大為驚詫,這難道是一個市委書記做出來的事嗎?然而他就這麼做了。李建業得知后自然惱怒,把他放在眼裡嗎?以前他覺得郭金柱為官霸道,新來的這個更為霸道集權,以後還有自己的好日子嗎?

    市委領導坐第一排,各縣市區一二把手坐第二排,陸一偉的位置正好對著許壽松,每每抬頭就看到他鋒利的眼神,渾身不自然。

    但凡這種會議,每位領導都是慎之又慎的。最起碼把會議議題提前交給常委會審議,通過後由秘書起草講話稿,修改多次后成型。但許壽松沒有,事前沒通知,也沒起草講話稿,一個人雙手壓在桌子上撐著上半身,旁邊準備了個大水杯,開始了他的演講。

    能脫稿講話的領導在官場極其罕見,一般情況下都是座談會隨性發言,除此之外逢會必有講話稿。倒不是說領導無能沒思路,要知道每次會議都是要面向社會報道的,講話內容要全文刊登報紙廣而告之的,這樣才能體現一任領導的工作思路和嚴謹作風。

    當然了,還有一種領導能脫稿,思維超級敏捷,邏輯超級縝密,條理超級清晰,一二三四講得層次分明,邏輯嚴謹,環環相扣,觀點明確。但這樣的領導實在太少了,講著講著就跑偏了,難道許壽松是這樣的怪才?所有人拭目以待。

    許壽松如同一尊佛像蹲在主席台上,遠遠望去倒像是縮頭烏龜,十分滑稽。三四台攝像機對準他,捕捉著每一個親和威嚴的鏡頭。

    會議開始,許壽松環顧一周,揚手一指後排靠窗戶的一個幹部,黑著臉道:「那位同志是哪個單位的?會還沒開始就爬在那裡睡覺?昨晚幹什麼去了?」

    許壽松這麼一說,所有人齊刷刷轉身望著那位睡覺幹部。見所有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那位幹部怯怯地站起來解釋道:「許書記,我沒有睡覺,筆掉了……」

    「不要解釋,你是哪個單位的,叫什麼名字,什麼職務?」許壽松不給對方任何機會。

    幹部紅著臉道:「我叫王青忠,市審計局局長。」

    這些天調查黑山縣現場會一事,審計局功不可沒,但許壽松殺雞給猴看,不給一點臉面,敲著桌子怒氣問道:「你昨晚幹什麼去了?」

    「我……我啥也沒幹啊。」

    這時,會場有人嗤嗤發笑。誰知許壽松搖頭威嚴一掃,抓住一個笑得最厲害的幹部,指著道:「你站起來!」

    那位幹部以為是說其他人,扭頭四處張望。

    「看什麼,就是說你呢。」會場音響里傳來刺耳的斥責聲。

    那幹部站了起來。

    「你笑什麼?」

    幹部有些委屈道:「我沒笑什麼啊。」

    許壽松眼睛一瞪,道:「你覺得很好笑嗎?把你的大名報上來。」

    幹部扭捏半天道:「我叫陳國強,國資委主任。」

    「國資委主任?」許壽松借題發揮道:「我問你,今年你們國資委幹了什麼?」

    「……」

    「不說話是吧?」許壽松拍著桌子道:「你們兩個會後寫檢查,下次要在這裡給大家做檢查,聽明白了沒?」

    許壽松突然來這一套,讓所有人都倍感驚愕。這是市委書記的涵養嗎?郭金柱脾氣再怎麼暴躁,也不至於在大會上批評領導幹部,讓人下不來台。他倒好,直接把別人的尊嚴都給抹零了。

    更為震驚的還在後頭,許壽松對著一旁的記者道:「別總拍我,拍我有什麼用,把他們兩個拍下來,放到今晚新聞里,到時候我要看!」說完,許壽松好像還不夠解恨,又道:「不用等到下次做檢查了,就直接在全市人民面前做檢查,播出來,聽到沒有?」

    許壽松這麼一說,一旁的攝影記者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市電視台台長來了沒?站起來!」許壽松見記者不說話,直接把台長拉出來。

    這時,台長像春筍一般躥出來,像小學生一般舉手道:「報告許書記,我就是電視台的王紅波。」

    由於王紅波用力過猛,褲子不小心掛在桌角,刺啦一聲,前擋直接拉開了。旁邊的人想笑,硬扛著不敢笑出來。終於有位女同志看著王紅波滑稽的樣子實在忍不住了,捂著嘴巴撲哧笑出了聲,硬生生地往槍口上撞。

    許壽松已經如此威嚴了,還有人膽敢頂風作案,如同爬到他身上掀龍鱗,「啪!」猛地往桌子上拍了一巴掌,茶杯震得左右搖晃,最終支撐不住倒在桌子上,滾燙的水順著桌沿流到了他的褲子上。

    許壽松如觸電般站了起來,慌亂地用手拍打,d部灼熱的疼痛。這次沒有人笑,而是冷眼看他出糗的樣子。

    「你你你,哪個單位的,叫什麼?」許壽松終於爆發了,臉色極其難看。

    女子從容淡定地站起來道:「我叫於洪麗,地震局的。」

    「好,明天你就不用來上班了。」許壽松此舉,引發現場一片噓聲。

    於洪麗可不是善茬,滿不在乎道:「許書記,我倒要問問,我到底犯了哪條紀律,憑什麼不讓我上班?你這樣濫用職權,是誰賦予你權力的?」

    於洪麗大膽發問,讓許壽松有些緊張了。本來這場會要樹立威信,沒料到讓她這一攪和,顏面盡掃。但他不能做出讓步,要狠就必須狠到底。道:「不遵守會議秩序,公然擾亂會場,你還不算嗎?」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於洪麗當仁不讓,針鋒相對道:「會場有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哪個看到我擾論會場的?再說了出於生理機能和條件反射笑了一下,這就和人必須放屁是一個道理,誰能忍住不放。你還沒宣布開會,打擾你講話了嗎?」

    許壽松的臉如同包公一般鐵黑,還沒遇到這麼囂張的人。何況對方是女的,真要臭罵顯得自己沒有涵養。道:「你們三個人,今天晚上在電視台一起做檢查,誰要是不做,立馬滾蛋!」

    「現在開會!」許壽松進入會議主題,道:「今天是我第一次和大家見面,有的人認識,有的人不認識,先自我介紹下,我叫許壽松,原先在省紀委擔任副書記兼任監察局局長,經省委研究決定,由我擔任西州市市委書記。」

    「紀檢幹部出身的我,做事嚴謹認真,做人清廉堂正,眼裡揉不得任何沙子,更不允許底下的人藐視黨紀國法。剛才你們幾位心裡也別不服氣,別想著挑戰我的底線,誰要敢挑戰儘管來,我陪你玩到底……」

    這些話從一個市委書記口中說出來實在有失大雅,顯得沒氣量,小家子氣,但沒基層工作經驗的他基於掌控全局,殊不知基層官員壓根不吃他那一套。如此說愈發引人反感討厭。

    許壽松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小丑,繼續滔滔不絕講著:「今天會議的主題就是正風肅紀,廉潔自律,杜絕奢腐之風,抵制浪費之恥。為什麼談這個話題?因為我們黨員幹部中這股風比較盛行,而且特別嚴重。有些單位的同志公款大吃大喝,公款聚眾賭博,不拿百姓的錢珍惜,不思進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還有的單位奢靡成性,舉債搞政績工程,借錢請明星討好領導,這是什麼做法?這樣做對得起養你的百姓嗎?這股歪風邪氣必須制止……」

    說到此,坐在底下的陸一偉聽出來了,這是說他了。他偏頭冷笑了一聲,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都被許壽松獵鷹般的眼神捕捉到。

    許壽松長篇大論,旁徵博引,沒有講話稿東一榔頭西一榔頭侃得好不快哉,完全抓不住重點,都在講他自己怎麼地怎麼地,好像開成了他個人的先進事迹報告會,讓人聽著昏昏欲睡。

    許壽松本來是想通過此次大會,在官員中樹立威信,實則適得其反,將他醜惡的一面暴露得一覽無餘。郭金柱素質不高,也比他有涵養。還是文化人,真不知道他這些年怎麼過來的。

    選撥這樣的人來當市委書記,算是瞎了眼了。西州市的明天還有出路嗎?所有人都失望至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