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9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94字體大小: A+
     

    距離現場會還有兩天。

    所有的工程全部結束停工,即便是未完工的,也不再上趕著突擊推進。今天的任務主要是查漏補缺,開會當天的物資和用品全部到位,並再一次進行演練調試。

    不知為什麼,陸一偉前一陣子不緊張,今天反而心跳加速,變得格外緊張。要知道,只要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整個會議極有可能銜接不上。但他的大腦容量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落到每一細微之處。

    早上六點,陸一偉已經出現在縣交界處督查。進入黑山縣共有五條道路,其中有兩條為主幹道,其餘三條小路可有可無。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每個路口都設置了接待處。

    接待處已經布置完畢。每個路口都臨時搭建了個簡易房子,裡面安裝空調,擺放會議桌,會議桌上有水果茶水,一側並排放著三四個洗臉盆,供領導們洗手。屋外懸挂著三四個條幅,門口整整齊齊停放著七八輛車以及兩輛警車,隨時待命。

    這項工程是由紀委書記宋德福落實的。從每個細節就可以看出他工作經驗豐富老道,基本上都考慮到了。

    一路上,到處都是條幅懸挂,彩旗飄揚,營造了濃郁的氣氛。先不說會議召開的如何,最起碼自己該做的都做到了,問心無愧。

    陸一偉按照流程又演練了一遍,基本上找不出毛病,但他心裡總是空落落的,覺得少點什麼。這就好比過年,不到除夕啥都覺得不如此。

    中午時分,牛福勇來了電話,興緻勃勃地道:「一偉,那事我搞定了啊,下午就過去了。我這邊有事走不開,你安排人負責接待下。」

    「真的?」陸一偉有些不可思議,道:「真的是同一首歌?」

    「我牛福勇說過的話什麼時候變過,說到做到!」牛福勇道:「我託人和人家負責人磨了一晚才算答應派出一支小分隊,港台歌星你別指望了,沒有檔期,不過大陸歌星可能要去幾個,我特意點了閻老師、戴老師以及幾位當紅歌星,都答應了。人家腕大,你安排食宿最好安排到市裡,好吧?」

    「好好好,福勇,多餘的話不說了,隨後再當面感謝你。」

    「小事一樁,權當弟弟送你的禮物。」

    掛掉電話,陸一偉難以掩飾內心的激動。要知道,同一首歌這是第一次來西江省,就選擇了黑山縣,是多麼大的榮耀啊。事不宜遲,他趕緊請示郭金柱。郭金柱聽后同樣高興,當即就表示接待事宜由市委辦公廳全權負責。

    下午三點,市委副書記劉向明帶著一班人馬進入黑山縣迎接同一首歌欄目組。五點多,欄目組抵達黑山縣,經過一番簡單攀談交流后,開始搭建舞台。

    與此同時,蘇蒙帶著一幫記者已匆忙趕到。

    距離現場會還有一天。

    市委市府領導班子成員全部進駐黑山縣,各個部門進入一級戒備。

    黑山縣城本來就是個狹小的河谷地帶,一下子湧進這麼多人,是歷史性的一刻。縣城內到處煥然一新,氣氛濃烈,所有道路全部戒嚴,到處有警察執勤巡邏。

    下午時分,陸一偉換上西裝準備出門迎接時,郭金柱突然接了個電話火急火燎走過來道:「一偉,情況有變,省委章書記也要參加明天的會。」

    「啊?」陸一偉有些懵了。這下怎麼辦?一切準備都是圍繞著趙省長來的,如果章書記要來,意味著原先的準備工作都要推倒重來。特別是文件資料,需要全部重新印刷。還有住宿,壓根就沒給他老人家準備啊。領導的隨意性太大,他一句話,下面的人足夠忙活一陣子的。戰戰兢兢道:「那怎麼辦?」

    郭金柱也沒料到章秉同會突然來這一手,是一時興起,還是故意為之,目前還不得而知。不過釋放出一個重要信號,他迫切需要發出聲音。道:「怎麼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現在省委辦公廳秘書長塗強正在趕來的路上,他剛才在電話里說了,要由省委辦公廳接管這次會議的全部事務。」

    陸一偉聽出些端倪。要知道,這次會議的真正主導者是省政府辦公廳,昨天已經派人下來對接,對每一個流程親自嚴格把控,就連省衛生廳都插不上話。現在省委辦公廳來接管,意味著要剝奪省府辦公廳的權力。如果真是如此,這場大戲有的好看了。

    省府辦公廳秘書長張東健先行趕到,照樣頤氣指使,來了就嘰哩哇啦指點了一通,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陸一偉在一旁隱忍聽著,郭金柱早就甩袖離開,躲到一邊等待省委秘書長塗強去了。

    兩輛「西O000XX」牌號的奧迪駛進縣委大院,郭金柱趕忙跑上前去開門。塗強下車后,蹙眉環顧一周,問道:「老郭,準備的怎麼樣了?」

    郭金柱謙虛地道:「塗秘書長,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哦。」塗強個子小,站在高大威猛的郭金柱身邊就像孩子似的,仰頭道:「剛才在電話里講了,章書記要出席明天的會議,有準備嗎?」

    「有,有。」郭金柱信口開河,先應承下來再說,道:「一切都是圍繞章書記準備的。」

    「嗯。」塗強微微點頭,對郭金柱的這句話還算滿意。

    「塗秘書長!」省府秘書長張東健欠著身子跑了過來,咧著大嘴巴子恭敬地道:「一切都已準備就緒,您看哪些地方還需要改進?」

    塗強原本是省府秘書長,章秉同高升后一併帶到省委。省委秘書長要比省府秘書長高一個格次,前者是省委常委,副部級,領導班子成員,後者僅是正廳,沒有可比性。塗強目前僅僅是省委秘書長,還沒有入常,身份也一樣,依然是正廳。但人家已經霸佔了這個位置,其他的隨時可上。

    張東健原本是塗強的部下,他到了省委辦公廳后,舉薦了張東健。因此,張東健見了塗強畢恭畢敬。

    塗強面部表情無任何變化,城府極深,道:「就這樣吧。」然後回頭對郭金柱道:「老郭,你跟我上來。」

    到了陸一偉辦公室,塗強突然臉色大變,訓斥道:「老郭,你怎麼這麼糊塗呢,這麼大的會議居然跳過章書記,你眼裡還有沒有他?」

    郭金柱一慌,連忙解釋道:「塗秘書長,這件事一直是由省府辦公廳和省衛生廳一通操辦的,我不過是個協調者,負責組織這次會議。」

    「糊塗啊!」塗強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我不管是誰主辦的,我問你,你是不是歸章書記直接領導?」

    郭金柱低下了頭。

    塗強指著道:「這件事你辦得真不怎麼樣,不管怎麼樣你得請示下章書記吧?」

    郭金柱抬起頭小聲道:「章書記不是說不參加……」

    「參不參加由誰說了算?」塗強拍著桌子道:「我告訴你,章書記非常生氣,到時候你去和他解釋吧。」

    郭金柱徹底慌了,平時的硬朗雄風一掃不再,連忙哀求道:「塗秘書長,是我的錯,您指點我一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塗強和郭金柱平時的關係還算不錯,搖搖頭無奈地道:「老郭,我和你說句實話,你的政治覺悟實在太低了。當初省衛生廳向章書記提出這個方案時,他說不參加。是真不參加嗎?如果你們都這麼認為就大錯特錯了。」

    「章書記一直冷眼觀察著你們的一舉一動,即便不參加也應該及時彙報吧,然而,一次都沒有,反而腿腳勤快地往省府那邊跑。省委和省府就一條馬路之隔,過去彙報一下有那麼費勁嗎?」

    「啊?」郭金柱一下子恍然大悟,確實犯了一個大錯誤,更犯了官場大忌。

    章秉同雖說不參加,其實一直在暗暗地觀察著底下人的舉動。省長趙昆生剛到,迫切需要發出聲音,正好藉此次現場會露臉。然而,下面的人揣摩不透章秉同的心思,還真以為不參加,一趟一趟往省府跑,自然引起章秉同的警覺。這一來就拉黨結派,時間長了這還了得?因此,他一直隱忍著,直到最後狠狠地攪和一下子,看看你們怎麼應對!這是一方面。

    還有另一方面。章秉同確實不想參加,畢竟是政府行為,他懶得插手。但他聽說邀請了全國各地的媒體記者,而且還有權威知名報社的記者參加,這可了不得。能在全國面前露面的機會且能讓給趙昆生?隨即決定參加。

    此外,他得知黑山縣還邀請了同一首歌,裡面有自己喜歡的歌手,更要參加了。平時沒機會見面,正好藉此機會「追一把星」,與兒時的偶像零距離接觸。

    其實,這次會議郭金柱壓根沒有話語權。主辦方是省衛生廳,具體協調是省府辦公廳,他充其量扮演個配合者的角色。然而,塗強說得對,這已經上升到政治層面,說輕了是不識時務,說重點就是政治立場問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