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9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92字體大小: A+
     

    張東健面露赧色,不搭理郭金柱轉身尋找著陸一偉,看到他躲在一個角落裡,招手道:「你躲那麼遠幹嘛,過來!」

    陸一偉急忙上前,恭敬地道:「張秘書長,歡迎您到我們黑山縣視察工作,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望多加批評指正。」

    張東健沒讓陸一偉就坐,拿起手中的半截煙,眼神輕挑道:「我聽說黑山縣是個國家級貧困縣,對嗎?」

    「是的。」陸一偉誠懇地道:「戴著這頂帽子,是縣委縣府努力不夠,我們正在積極努力改變這一面貌,力爭用三五年時間摘掉帽子。」

    「哦,那麼遠的事我不關心,就說當下吧。」張東健抬起頭盯著陸一偉道:「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竟然抽著是中華煙,喝得是龍井茶,你們平時也如此嗎?這樣可不好。要知道還有很多老百姓沒有解決溫飽問題,而你們胡吃海喝,鋪張浪費,簡直不拿群眾的血汗錢當回事,你讓我這麼能抽得下去?」說著,狠狠地將煙掐滅,從兜里掏出芙蓉王點燃。

    陸一偉徹底懵了,到底這位大爺是架子大,還是為官清廉。這一會一變,簡直把他快折磨瘋了。不過他冷靜地道:「張秘書長,我平時就抽紅塔山,這是您來了才拿出好煙好茶招待。」說著把兜里紅塔山掏了出來。

    張東健眯著眼睛瞟了一眼,輕輕地在煙灰缸里彈了彈煙灰道:「我來了就更不應該如此鋪張浪費了。行吧,看在你還年輕的份上,我也就不多說了。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別年紀輕輕就學會這些官老爺的做派,這樣很不好。不過我相信金柱也不會縱容你們,是該狠剎這股歪風邪氣了。」

    坐在一旁的陪同人員都是各省廳的副廳長,聽到此話面面相覷,對這位新上任的秘書長刮目相看。而郭金柱更是氣憤,端著茶杯一口氣喝了下去。

    陸一偉試圖解釋,誰知張東健站起來道:「行了,今天來不是糾正你們的作風來了,抓緊時間去各個點看看吧。」說完,模仿著領導的做派背起手,昂首挺胸走出了休息廳。

    陸一偉將其帶到招待所二樓,來到一間相對寬敞的客房介紹道:「張秘書長,這個房間是特意為趙省長準備的,我們正在加緊改造,估計明后兩天即可完工。」

    房間正在裝修,油漆味比較刺鼻,張東健蹙著眉頭捂著嘴左看右看,回頭瞪大眼睛道:「你們就給趙省長住這樣的房間?」

    陸一偉直視張東健道:「張秘書長,黑山縣窮,招待所的條件如此,這還是將兩個客房打通弄成一個大房間……」

    「得得得!」張東健打斷連忙擺手道:「這不行,你以為這是接待你們市委領導?太隨便了吧。你看看這客廳,充其量擺個沙發就佔滿了,再看看卧室,估計連個一米八的床都放不下,還有衛生間,這也太小了吧,再說這油漆味這麼大,你讓趙省長怎麼住,不行,堅決不行。還有沒有更好的地方?」

    陸一偉回道:「有倒是有,不過那地方是娛樂城,我想把趙省長安排到那裡也不合適吧?」

    「哦。」張東健想了一會道:「這個樣子肯定不行,你們再想辦法吧。既要寬敞明亮,還要舒適安靜,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其他的能幹好嗎?」

    郭金柱實在聽不下去了,上前道:「既然張秘書長對房間不滿意的話,要不我們現在重新修個樓吧。」

    「這……」張東健黑著臉道:「金柱,這個時候開什麼玩笑呢。趙省長能下榻你們黑山縣,這是多大的榮耀?最起碼得像回事吧,照這樣堅決不行。你願意蓋就蓋,我不管,你們自己想辦法吧。」說完,甩手走出了房間。

    張東健走後,郭金柱上前對陸一偉道:「該怎麼弄就怎麼弄,別聽他的,什麼東西!」

    一行人又來到會場。這下張東健更為惱火了,直言不諱地批評陸一偉:「我說小陸啊,你還是太年輕,有些不懂事啊。會場怎麼能設在這個地方呢?這這這……你看看這環境,廢棄的工廠,你是讓趙省長來調研衛生工作,還是來看你們的破工廠了?場地要換。」

    陸一偉憋著氣解釋道:「張秘書長,這次開會人數有兩三百人,我們縣沒有大型的會議室,好不容易才找了這個地方。我們沒有別的意思,您看這不都遮擋起來了,等拾掇好后完全看不出來。」

    張東健杵在那裡看了半天,無奈地搖搖頭道:「唉!也不知道誰出的這餿主意,好好地跑到這地方開什麼現場會。看看這環境,實在太差了。還有你們地方官員,一點都沒有領會上級精神,好吧,你們愛怎麼準備就怎麼準備吧,回去我會如實向趙省長反映情況。」

    又來到小王村。要說常務副縣長趙建成還算努力,三四天時間就讓該村大變樣。村裡的環境衛生徹底清除,房前屋后都刷了白牆,家家戶戶門窗重新油漆,還特意將村口的一個大豬圈改造成養殖場,挺像那麼回事。進村的路口兩側沿路製作了版面,上面詳細記錄著黑山縣抗擊非典的典型事迹。同時,還別出心裁地在進村路口豎了個大大的牌子:「打造西江省最大的柞蠶養殖基地,建設西北地區『柞蠶之鄉』」。

    張東健溜達了一圈,沒說什麼。不過不挑毛病怎麼顯現出他是「巡撫」領導。道:「既然是全省衛生工作會,就應該與衛生緊密結合起來,不搭邊的東西就不要加進來了。重點反映你們當初是如何抗擊非典的,非典結束后給當地老百姓帶來什麼實惠就行了。這這這,柞蠶之鄉?這是你們自己封的?」

    一直未發聲的范榮奎實在看不下去了,上前道:「張秘書長,我請示趙省長的時候,允許當地展示經濟發展情況。他作為一省之長,理所應當了解一個縣的全面情況。」

    張東健知道他和陸一偉的關係,哼笑了一聲,轉身上了車。

    路上,張東健走走停停,每到一個地方都提出不同意見。一塊區域是空地,他要求補植補栽樹木,沿路有幾家破舊的房屋,他要求要麼拆除要麼遮擋;走在人行道上,又提出更換人行道磚,簡直就是個萬能專家,指到那都能提出點小毛病。遇上這樣的領導,換做誰都吃不消。

    一開始郭金柱還跟著視察,後來乾脆直接躲進車裡不出來。而陸一偉拿著筆記本緊隨其後,每到一處都會寫寫劃劃,而張東健的官架子越來越大,時常對陸一偉道:「你把這裡標記下來……你把我說得這句話要記下來……」

    一上午的視察總算結束,來到機關食堂準備就餐。

    上午見面時,張東健批評陸一偉鋪張浪費,出來視察空隙他又給趙小康去了電話,還是按照原先的初茶淡飯準備。

    張東健看著一桌子土特產家常菜,臉都綠了。對身邊的郭金柱道:「金柱,你們也太節儉了,我好不容易來一次就吃這東西?」

    郭金柱附和道:「張秘書長不是不讓鋪張浪費嘛,我們就按照您的意思來。再說了,這些都是黑山縣的家常菜,你嘗嘗,絕對不次於省城大酒店的。」

    張東健拿起筷子夾了一口,心裡實在不爽。

    吃過飯,張東健一刻都不想在黑山縣停留,匆匆忙忙返回了省城。

    郭金柱送出去返回了黑山縣,對陸一偉道:「你原先怎麼準備就怎麼準備,別聽他瞎咧咧,屁事都不懂,還下來吆五喝六,真他媽的不識抬舉。」

    看著郭金柱生氣,陸一偉連忙慚愧地道:「郭書記,都怪我提前沒準備好,您放心,回頭我立馬整改,保證開會當天不給您丟臉。」

    郭金柱擺擺手道:「我覺得你做得可以,短短几天內就弄成這樣,還是不錯的。黑山縣就這麼個情況,國家級貧困縣要弄成什麼樣,你要是太鋪張浪費,說不定趙省長會有看法。我的想法就是讓他來看看真實的西州,是多麼的貧困落後。」

    「多少年了,咱西州如同後娘養的,那一任領導都不重視,集全省之力把資金都投入到東州和南州建設上,同樣是一筆項目資金,東州可拿到七,到了西州只剩下一了,太他媽的不公平了。這次趙省長來我要好好訴訴苦,咱不要求他一碗水端平,最起碼天平的適當傾斜吧。」

    聽著郭金柱發牢騷,陸一偉能體會到他心中的憤懣,確實如此。西州市地理位置較偏,沒有東州市有投資價值。境內無礦產資源,沒有北州市值得扶持。雖與南州市一樣與鄰省相鄰,但發展極其不均衡。沒有支柱產業,一切美好的願景都是空中樓閣,海市蜃樓。

    陸一偉寬慰道:「如果通過此次現場會,能讓省領導改變對西州市的看法,我們也不白忙活。就怕如同雷鋒同志沒戶口,三月來四月走啊。」

    郭金柱突然冷笑,站起來道:「你還指望他們能改變看法?別做美夢了。更何況這是衛生工作會,唉,算了,算了。你接著弄吧,我要回去了。對了,我已經和市財政說了,明天先給你撥兩百萬過來,剩下的,你自己想辦法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