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9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91字體大小: A+
     

    兩天後,省政府秘書長張東健一行繞道西州市前往黑山縣。

    官場規矩多,往往是指高層領導的活動軌跡。反而到了基層,一切化繁為簡,擺脫條條框框的束縛。

    出行帶什麼人,走什麼路線,由誰來接待,什麼規格都是有講究的。一般省要員要到某一處就某一項目視察,所屬辦公室提前幾天就做出方案,徵得領導同意後方可實施。涉及工程項目的,城建、規劃、國土是必須隨行的。如果範圍擴大,財政、金融辦、國資委等相關部門陪同,其主要目的是現場辦公,就地協調相關部門解決分內之事。

    到一個縣視察,必定先到所屬市對等接待。如果是黨群系統,就由市委部門領導接待。如果政府系統,就由行政首長或副首長接待,以此類推。關於接待問題,各級部門都有規範的接待程序,但實際實施過程中大相徑庭。比如政協領導要調研,市委市府領導也得出席。

    而到了基層,就更加混亂了。不管是什麼人下鄉調研,到了地方要求一把手接待,架子大得很。常常一些不知名的阿貓阿狗,擺的架子比省領導都大。形成如此風氣,都是封建社會留下的殘餘,常常以官大一級壓死人的態度到地方為虎作倀,好不囂張。

    省政府秘書長級別是正廳,與郭金柱同一級別。但郭金柱是既是省委委員,又是省人大代表,略高張東健半個頭。但人家是代表省政府出來「督查巡查」,自然比郭金柱要強勢一些。

    張東健以前是省政府辦公廳副秘書長,趙省長來后才把他提起來。郭金柱和他的關係馬馬虎虎,並沒有深交,還摸不清他的套路,所以在接待事務上不敢怠慢。提前就交待陸一偉做好接待準備。

    因為岳父范榮奎陪同下來視察,陸一偉提前去電話詢問接待事宜。但范榮奎與這位秘書長交情不深,幾番打聽得知此人為人隨和,生活比較節儉,不喜歡講排場。

    陸一偉得知這一重要信息,心中大致有了底。接待一切從簡,中午飯安排到機關食堂,並告知以家常菜為主。

    郭金柱本來想早早到西州交界處迎接,但手頭還有些棘手事未處理完,臨時決定在市委大院門口迎接,打發市委辦公廳秘書長先去迎接。

    本來是很正常的事,沒想到這位秘書長見到只來了個辦公廳秘書長,臉一下子陰沉下來。不過,畢竟是省政府要員,還是有一定涵養的,沒有當場給對方不好看。

    車子已經進了市委大院,郭金柱才匆匆忙忙趕下來。站在門庭處等待張東健下來時,卻遲遲不見人影。

    這時,秘書崔曉飛急急忙忙上前小聲道:「郭書記,張秘書長好像有些不高興啊。」

    和郭金柱擺譜,簡直自不量力。要是脾氣上來,敢把你撂在院里,愛咋地咋地。但這次不同,畢竟是代表趙省長下來的。他壓著火氣走到車跟前親自為其開門,誰知司機搖下車窗探出頭道:「等會,張秘書長正在睡覺了。」說完,搖上了車窗。

    郭金柱愣在那裡,簡直為所未聞。

    七月的天流光似火,大太陽火辣辣地照射著透不上熱氣的水泥地,如同蒸籠般炎熱,不一會兒,體型肥胖的郭金柱已是大汗淋漓,雪白的襯衣全然濕透。

    郭金柱在車跟前站著,其他人也不敢乘機躲涼快,個個擦著汗享受著這天然桑拿浴。

    張東健的舉動讓郭金柱頗為震驚,以前當副秘書長的時候架子也沒這麼大啊,這才幾天功夫,簡直換了個人。插三個雞毛就想當鳳凰,太把自己當回事了。站了一會兒,郭金柱怒火衝天,心裡早就問候他祖宗十八代了,把手往後一背,丟下一句話,徑直往樓里走去。

    張東健那睡著了,他在車裡睜著大眼睛觀察著外面的一舉一動,看看郭金柱到底作何反應。有意冷落他,報復對自己的不尊重。這還算給他面子了,要是一聲不吭直接返回省城,他郭金柱不八抬大轎來請,堅決不給他面子。

    張東健見時候差不多了,讓司機下來為自己開門。

    張東健下來了,郭金柱又耐著性子走上前來。

    「哎呀,金柱,你們這西州的路太不好走了,一路顛的我頭昏腦脹的,本來就暈車,差點沒吐了。剛才休息了一會,好多了。」張東健冠冕堂皇地道。

    聽到對方叫直呼其名,郭金柱雖不在乎這些,但最起碼的禮儀都不懂。冷笑道:「是嗎?西州窮,比不得省城,連修路的錢都沒有。正好張秘書長親身經歷了,回去以後可得多多在趙省長面前反映此事啊。」

    張東健沒想到郭金柱說話還如從前直來直去,嘴角揚起一絲詭異的笑容道:「好說,好說,金柱兄說了話了,我自然會當回事的。不過轉眼趙省長就要來,難道也走同樣的路?至少得該修補一下吧。」

    郭金柱隨口答道:「我們西州市就這實際情況,正好讓趙省長看看,是該重視下了。」

    再次被郭金柱頂回來,張東健臉上有些掛不住,含含糊糊繞了一圈沒有正面回答。

    「張秘書長是上樓歇會,還是直接去黑山縣?」

    這句話更加刺激了張東健,太不把他當回事了。這麼大熱天,又大老遠來的,就站在院里談話,最起碼請上樓喝點水歇歇腳吧。臉色鐵青鑽進車裡道:「不用了,我還要趕時間,直接去黑山縣吧。」

    看著張東健一臉不快,郭金柱好不解氣。和老子擺譜,你還嫩了點。剛才他是故意為之,就是看不慣這種三腳貓耀武揚威的樣子。

    車子一路顛簸來到黑山縣。陸一偉和吳世勛停靠在縣交界處迎接。要說縣一二把手親自也夠給面子了,可張東健遠遠一看,就幾個人站在那裡等候,氣不打一處來。不要說全縣領導來迎接,最起碼主要領導都得來迎接吧。人少也罷,居然連個條幅都捨不得懸挂。條幅不掛也不在乎,開道的警車呢?太不把自己當回事了。

    張東健徹底生氣了,惱怒地對司機道:「不要停車,直接開過去。」

    陸一偉正滿懷欣喜準備迎接,誰知車子連減速的意思都沒有,直接飛馳而過。他和吳世勛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這時,郭金柱搖下車窗對陸一偉喊道:「不要等了,趕緊到前面帶路去。」

    陸一偉回過神來趕緊上車,奮力直追,費了好大勁才算追上。

    「這是怎麼回事?」吳世勛百思不得其解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

    范榮奎來電話了,道:「一偉,剛才張秘書長和郭金柱鬧了點不愉快,你別太在意。不過我看這位官老爺架子有些大,待會你得小心點。他說什麼你就應承著,別因為他說話難聽而甩臉子。」

    聽到此,陸一偉有些發懵。剛才還說他為人隨和,這才多會功夫就變樣了。事不宜遲,他立馬通知趙小康,中午的飯要最高格檔次,原先準備的禮品全部更換成高檔蠶絲被。

    但凡領導下來調研,臨走時總要意思一下。多與少總算那麼回事,讓人家空著手回去實在不好看。原先他打算準備些土特產就行了,現在看來是個難纏的主,不好應付。

    陸一偉秘書出身,在禮節上毫不含糊。張東健一下車,一路小跑過去給開門,並請到賓館三樓休息廳,好茶好煙伺候著,還不忘準備西瓜消暑。

    張東健本來心情不悅,不過看到陸一偉的接待標準還令他比較滿意,暫時收起鞋幫子臉,露出圓潤的白饅頭,翹著二郎腿喝茶抽煙。

    張東健以前是秘書出身,伺候過副省長,言行舉止方面自然學得有模有樣。只見他舒舒服服地靠在沙發上,慢吞吞地抬起手抽了口煙,拉長語調賣弄學問道:「這個……黑山縣嘛,我以前來過一回,雖然來得少但對當地的風土人情比較熟悉。我記得這裡盛產桔子,而且走出個大企業家,在京城做生意做得很好嘛!」

    陸一偉本以為是他說話,但張東健的眼神停留在郭金柱身上,沒有插話。

    郭金柱看不慣張東健身上的窮酸勁,道:「看來張秘書長對我們西州市還比較熟悉嘛,不過盛產桔子的馬河縣,在京城做生意的大老闆是榮平縣的。」

    「哦,哦,弄混了。」張東健見叉劈了,臉上有些掛不住,連忙道:「你看看我這記性,走得地方實在太多了,乘這次機會要多了解下西州。」

    「西州這個地方雖不是要害之地,但歷史上是兵家紛爭必奪之地。漢有劉邦駐兵紮營,唐有薛仁貴抵禦突厥鐵騎,明有徐達橫掃金兵殘餘,清有康熙親臨指揮千軍萬馬,而且明末初,這裡是走西口的必由之路。而如今,直接與鄰省交界,是塊風水寶地啊。」

    郭金柱呵呵一笑道:「張秘書長還真是知識淵博,我在西州市三年多了,對這些歷史知識還不清楚。」

    張東健立馬道:「俗話說活到老學到老,金柱還能年輕,是應該加強學習了。」

    郭金柱冷笑道:「學這些有個鳥用,歷史除了寫在紙上還有什麼用處?我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破解西州市的發展瓶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