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8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85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醒來后已經是上午十點,要不是聽到外面有人在說話,估計一覺能睡到中午,他很久沒睡個安穩覺了。

    他迷迷瞪瞪起床,找了條運動短褲穿上,頂著一頭形似鳥窩的頭髮走到客廳憨厚一笑道:「爸,媽,你們過來了啊。」

    范榮奎正舉著外孫陸朗在空中飛,看到陸一偉出來后忙道:「你起來幹嘛?打擾你了吧,快去回去休息,知道你這段時間累了,別管我們。」

    孫春雲在一旁附和道:「一偉,你別管我們,再回去睡會。」

    聽到老兩口關心自己,陸一偉心裡暖暖的,道:「沒事,已經睡好了。」

    范榮奎埋怨道:「說了遲會過來,非催著過來,就和催命似的。」

    孫春雲尷尬一笑,沒有作聲。

    自從陸一偉及時為范榮奎解圍后,孫春雲對他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以前還嫌棄他是農村人,又是個二婚,而現在,這些都不是事了。

    孫春雲還不適應現代年輕人的生活節奏,比他們那會好活多了。小年輕平時上班都是掐著秒錶起床,以最快的速度洗臉刷牙,隨便扒拉幾口早餐匆匆上班。到了周末更加一等,晚上不睡覺上網打遊戲,第二天一覺睡到自然醒,小日子過得有滋有潤。

    見陸一偉愣在那裡,范榮奎又道:「行了,快回去吧,都是一家人,幹嘛那麼拘束?你媽已經在飯店訂好飯了,中午我們去外面吃。」

    真讓他再睡也睡不著,陸一偉進衛生間洗漱去了。

    乘著間隙,孫春雲小聲地道:「芳芳,一偉現在的身份和以前不同了,你要多留個心眼,留心他在外面胡來。」

    「媽!說些什麼呢。」范春芳假裝生氣地道:「一偉不是那種人。」嘴上雖如此說,想起上次在東湖畫廊和衣服上的香水味,牙根有些發緊。不過從內心講,她不相信陸一偉是那種人,至少是信任他的。

    「是不是那種人你怎麼知道?」孫春雲擔心地道:「一偉在外地工作,工作又忙,現在又成了縣委書記,就更忙了。都說男人有了錢有了權就變壞,我倒相信一偉不會做出那種事,但架不住有狐狸精勾引他啊。」

    「哎呀!你瞎操什麼心呢。」范榮奎聽不下去了,道:「一偉多麼憨厚老實得個人,怎麼到了你嘴裡就變了味了?一偉是芳芳看上的人,又是我挑選的人,連這點信任都沒有嗎?另外,他現在不過是主持工作,啥時候成了縣委書記了?」

    聽到范榮奎較真,孫春雲懶得搭理,從懷裡接過外孫開心地道:「朗朗,外婆希望你長大后成為一名畫家,可不要學你姥爺和你爸,個個是官迷,只要你開心快樂,想幹啥都行……」

    陸一偉從衛生間出來后,范春芳立馬將早餐端了出來道:「先吃點吧。」

    這裡是范榮奎的家,陸一偉或多或少有些不自在。自己有房子不敢住,實在有些憋屈。當初就應該聽范春芳的,買套小點的房子,也不至於借宿在別人家。他心中有了主意,明天就去相對低調的小區買套房子。

    陸一偉吃過飯,范榮奎踱步過來道:「一偉,你跟我進來,我和你有話說。」

    陸一偉擦了擦嘴,快步跟了進去順手把門關上,掏出煙為其點上,畢恭畢敬地坐在那裡等候發問。儘管是一家人,但多少有些畏懼。

    范榮奎坐在書桌前抽著煙道:「最近工作還順利嗎?」

    「挺好的。」

    「嗯。」范榮奎點點頭,語重心長地道:「一偉,回顧你這些年的仕途生涯,比起別人來步子確實有些大,三年內就完成了別人一輩子都實現不了的夢想,除了有人在背後幫扶外,也說明你有過人之處。但我必須提醒你,做人必須清正,做官務必堂正,做事當須公正,稍有不慎,毀於一旦。」

    「年輕人嘛,是該有活力和幹勁,這點我非常贊成。」范榮奎繼續道:「郭金柱讓你主持縣委工作,這是好事,對你來說是一次寶貴的鍛煉機會。但你切記,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人心隔肚皮,誰得話都不能全信,包括郭金柱。」

    陸一偉聽著雲里霧裡,但還是不停點頭。

    范榮奎掐滅煙又道:「你在黑山縣根基不穩,而且那地方情況複雜,所以我建議你要穩中求進,進中求勝,勝中求同,同中求異,異中求穩。這話聽著拗口,但都是肺腑之言,等你靜下心來好好琢磨琢磨。」

    見陸一偉一片茫然,范榮奎乾脆把話說透,道:「何為為官之道?其實鄭板橋總結得很好,難得糊塗,這是做官的精髓,意在該糊塗的時候要糊塗,不該糊塗的時候也要糊塗。槍打出頭鳥,類似例子舉不勝舉,可他們有個共同點,最後都沒什麼好下場。所以,我不希望你將來大有作為,問鼎江湖,踏踏實實做人做事就行了。」

    一切點到為止,范榮奎沒繼續嘮叨,又點燃一根煙道:「行了,你是聰明人,相信你能理解我說的話,和你說件正事吧。」

    「抗擊非典雖然告一段落了,但還沒有完。最近兩天,我和劉廳長正商量了下,決定把全省衛生工作總結會和抗擊非典表彰大會一起開了,有意開成現場會,不過具體時間和地點還未敲定。昨天,劉廳長和我把這事向趙省長彙報了下,基本同意我們的做法。你怎麼看?」

    聽到和自己徵求意見,陸一偉不知所云,道:「爸,這事我……」

    「哦。」范榮奎又道:「開現場會你知道嗎?」

    「知道啊。」

    「嗯。」范榮奎道:「這次我省抗擊非典有兩個主戰場,一個是平康市,另一個就是你們黑山縣了。我和劉廳長商量了下,你們兩個地方二選一。」

    陸一偉明白了,不由得緊張起來。以前他也組織過現場會,但如此高規格的會議還未經歷過,支支吾吾道:「爸,你的意思是……」

    「對!」范榮奎道:「我計劃定在你們黑山縣。」

    「這,這……」陸一偉有些發懵,道:「這真不行啊,我……我沒組織過如此大型的會議啊。另外,縣財政也有些捉襟見肘啊。」

    「有什麼不行的。」范榮奎直截了當道:「一偉,到了這個時候你應該有些政治覺悟,不是誰想承辦這次會議都行的。我之所以選擇在黑山縣,理由有三。」

    「其一,既然是全省性的會議,也就是說全省各市縣區的頭頭腦腦都會參會,而且趙省長已經確定要親自出席,省委章書記正在協調當中,說不定也會參加。你想啊,全省幾百號大大小小領導幹部一下子云集到黑山縣,場面多麼得震撼。」

    「其二,平康市雖是我省抗擊非典的主戰場,但沒有很好地宣傳出去。反觀黑山縣,既有工作經驗,又有典型亮點,最主要的是相關事迹刊登到人民日報上,全國人民都總所周知,而且得到省委領導的肯定和讚許。所以,現場會必須得開到黑山縣。」

    「其三,其實我還有點私心的。你現在不過是主持縣委工作,並沒有扶正。你想啊,省委省府領導以及全省大小領導都去了,到時候你把你做的實事和構思想法通過成果彙報展現出來,對你將來的仕途發展是極其有利的。」

    聽完范榮奎的三點理由,陸一偉有所心動,可真要組織好這麼大的會議並非易事。其中涉及的環節實在太多了,哪怕一個小細節出了問題都會功虧一簣。另外,這次會議不亞於一項浩大的工程,花銷不在少數,以黑山縣現在的財力,恐怕難以支撐。

    范榮奎看出了陸一偉的心思,道:「你回去以後和郭金柱商量一下,看看如此組織。這種好事落在西州市,郭金柱肯定高興得合不攏嘴。縣裡沒錢,市裡自然不會坐視不管。另外,我想辦法以省衛生廳的名義撥一筆款下去,全力支持你把這次會議辦好辦成功。」

    既然范榮奎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陸一偉沒有推辭,錚錚道:「爸,你放心吧,我會盡最大的努力把這次會議辦好。」

    「嗯。」范榮奎又道:「我知道你沒經歷過這種高規格的會議,萬事都有開頭,你也別太擔心,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就行。會議是小事,一眨眼的功夫就過去了,關鍵在於過程,你準備的充分不充分,直接影響會議的效果。所以,一定要注意細節方面的事情,要面面俱到,事無巨細。你就好比住宿,黑山縣那麼遠,肯定是提前一天報到,領導到了如何接待,什麼樣的領導住什麼樣的房間,房間里應該配備哪些物品,晚上無所事事應該準備什麼樣的活動……這都要認真考慮。」

    陸一偉聽著都頭大,但這事落到自己頭上了,再有困難也得想方設法克服。范榮奎說得對,這次會議對他無疑是一次大好機會,今後仕途走向如何,關鍵在此一舉。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