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8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84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已經很久沒回家了。

    自從抗擊非典開始到現在,攏共回來兩次,而且每次回來都是住一晚,然後又急急忙忙趕回去。兒子陸朗都快三個月了,陪在他身邊的時間加起來連一周都不到。想到此,他倍感慚愧。

    好在他遇到一個好妻子。范春芳從來不像別的女人一天到晚電話不停,哭著喊著讓回家,從來沒有。即便打電話也是關心他,讓他吃好點,注意身體,家裡的事不用操心等等。那個女人願意獨守空房,不希望男人陪在身邊?可男人是需要事業的。

    范春芳似乎已經習慣了,因為她的家庭就是如此。她父親一天到晚忙得顧不上回家,從小就和母親相處的時間比較長。而如今,這樣的情況又延續到自己身上,轉移到兒子身上,多少有些無奈。

    她迫切希望陸一偉能調回來,多在家陪陪她們,可……似乎成了一種奢侈。

    既然選擇了這個男人,就是選擇了一生。

    回到江東市,看著燈紅酒綠的街景,陸一偉突然眼界開闊了許多。許久鑽到山溝溝里,出門就是山,抬頭也是山,如同井底之蛙,就那麼巴掌大的天。

    距離家裡越近,陸一偉越心潮澎湃,有種歸心似箭的感覺,迫切想見到妻子和兒子。他看了看錶,已經是晚上把八點多,估計家裡早吃過飯了。即便如此,他雷打不動地去超市買了肉菜,還買了奶粉等嬰兒用品,提著大包小包往家裡趕去。

    到了樓下,李二毛要送陸一偉上去,被他拒絕了。善解人意道:「你也回一趟家吧,很久沒回去了吧?周一你直接去黑山吧,我自己想辦法過去。」

    臨走時,陸一偉把一大袋東西丟進車裡道:「給你家人帶回去。」

    李二毛有些感動,抿嘴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送走李二毛,陸一偉正準備上樓時,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叫他。回過頭一看,居然是許磊。

    自從許磊的父親許壽松做了那件事後,范家人再沒與許家來往過,甚至恨之入骨,即便是路上見了面都如同路人擦肩而過,互不搭理。范榮奎倒有大男子氣概,見面的時候還微微點頭,畢竟在一個小區住著,抬頭不見低頭見,沒必要把關係鬧得那麼僵。再說了,人家做得沒有錯,對有問題的同志進行合理調查,這是他的工作職責。

    但孫春雲就不行了。見了面恨不得上去抽兩巴掌,以前是多麼要好的兩家,現在卻形同陌路,這個疙瘩這輩子是解不開了。

    范春芳也一樣,與許家成了生死仇人。許磊多次登門道歉,縱使他怎麼敲門,反正不開門。有一次孫春雲實在忍不住了,打開門端著一盆水潑到許磊身上並破口大罵。許磊涵養好,沒有與孫春雲斤斤計較,默默轉身離去。

    陸一偉因為這件事對許家也有看法,但表現得不那麼明顯。尤其對許磊,他總覺得此人和他父親不一樣,是個有血有肉的真男人。特別是上次因為省檢察院院長公子大鬧黑山縣一事,要不是許磊出手相助,那件事很難擺平。

    許磊見到陸一偉后,有些拘束。陸一偉反而表現得大方,微微一笑道:「你這是準備出去,還是回家?」

    許磊低頭看了看腳尖抬起頭道:「一哥們叫我去喝酒,剛出門就遇到你,要不一起去?我正好有話對你說。」

    陸一偉指了指地上的東西道:「我也是剛回家,今晚估計不行,要不改天吧。」

    許磊沒有強人所難,道:「那好吧,等改天你有時間了我請你。」

    「誰請都一樣。」

    瞬間,兩人無話可說。陸一偉知道許磊心裡想什麼,上前拍了拍肩膀道:「許磊,你心裡別有什麼負擔,和你沒有任何關係,我們以前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春芳一時間轉不過彎來,以後慢慢會想開的。」

    許磊雙手插兜,聳了聳肩苦笑道:「一偉,其實這件事我完全可以制止的,可是我……唉。」

    「嗯,我知道你不會這樣做的。」陸一偉道:「行了,別多想了,等改天有時間了咱倆坐下好好聊聊,你去吧。」

    陸一偉的寬容大度讓許磊頗為感動,伸出手道:「一偉,你比我強,我今天真正信服了。以前吧,我覺得我比你優秀,還有些看不起你,憑什麼你能娶到春芳?現在我想通了,真的。」

    陸一偉握著手道:「男人和男人之間比優秀,沒有可比性,應該說各有所長,你的才華和學識是我這輩子都追不上的,咱倆別討論這些了,沒意義。」

    「好吧,你上去吧,改天我給你打電話。」

    「好。」

    陸一偉提著大包小包上了樓,剛走到二層,就聽到家裡傳來「哇哇哇」的哭聲,心裡一熱,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哇!朗朗,你看誰回來了?你認識他嗎?」范春芳聽到門響,抱著兒子站了起來,高興地道。

    奇怪了,兒子看到陸一偉后立馬不哭了。陸一偉放下東西,趕忙走上前去要抱兒子。

    「洗手了沒?去,先去洗手。」

    陸一偉一愣,乖乖地去衛生間洗手了。自從非典后,所有人一下子都變得愛乾淨了。

    陸一偉匆匆洗完手,迫不及待地走出來抱著兒子左親右親。朗朗一開始看著陸一偉眼珠子滴溜溜地轉,遭到襲擊后,哇地一下子又哭了起來。范春芳趕緊抱過來道:「你兒子都快不認識你了。」

    陸一偉慚愧地道:「春芳,這陣子辛苦你了。」

    范春芳臉上露出微笑道:「當然辛苦了,你打算怎麼犒勞我啊?」

    「你想怎麼犒勞?」說著,陸一偉站起來從背後抱緊范春芳,埋頭在臉上瘋狂親吻著。

    「嗨嗨嗨,你個臭流氓,你兒子看著呢。」范春芳假裝推開笑嘻嘻地道。

    陸一偉有些急不可耐,渾身燥熱,小聲道:「兒子多久才睡覺啊?」

    范春芳看了看錶道:「他剛醒來,要睡估計要晚上一點了。」

    「啊?」陸一偉一下子坐到沙發上,奄奄一息躺在那裡。

    見陸一偉如此,范春芳突然大笑起來,道:「騙你的,瞧你那猴急的樣,再有半個小時就睡了,快給我拿尿布去,哎呀,尿我一身……」

    陸一偉立馬翻身去卧室拿出尿布,笨手笨腳地給兒子換著尿布。范春芳在一旁看著,心裡暖融融的,這才像個完整的家。道:「看不出來啊,堂堂縣委書記還會幹這活計,要不要讓你們縣電視台報道一下?嘿嘿。」

    陸一偉故意道:「你就是把中央電視台請過來我都敢做,在自己家裡,那有那麼多規矩。再次更正,我是主持縣委工作,可不是縣委書記。」

    「好啦,知道啦!」范春芳忽然聽到陸一偉的肚子咕咕叫,心切地道:「一偉,你是不是還沒吃飯?」

    「吃了點,沒事的。」

    「來,抱著兒子,我去給你做飯。」范春芳把兒子交給陸一偉,轉身進廚房做飯了。

    都說男人帶孩子是三分鐘熱度,抱了一會陸一偉已經腰酸背痛了。看著朗朗頑皮的樣子,他突然想起了小雨,心情一下子沉重下來。

    他已經很久沒去看女兒小雨了,這個父親太不稱職了。同樣是親生骨肉,一個享受著一大家子的溫暖和關懷,而另一個卻從小缺少父愛,這一點,他這輩子都無法釋懷。

    范春芳煮好面端出來看到陸一偉坐在那裡發獃,一眼及看穿了他的心思。走過去道:「一偉,後天是小雨的生日,你記得嗎?」

    陸一偉愣在那裡快速盤算著,果不其然,確實是小雨的生日。要不是范春芳的提醒,他可真就忘了。

    范春芳繼續道:「我本來想給你個驚喜的,還是告訴你吧。我打算給小雨辦一個別開生面的party,一切我都已經安排好了,至於怎麼過,暫時保密。」

    聽到范春芳還惦記著女兒,陸一偉十分感動,口齒有些不伶俐,不停地道:「謝謝,謝謝……」

    「謝什麼,你工作忙我替你分擔家事是理所應當的。」范春芳道:「你也不必過分自責,我想小雨能理解的。」

    「唉!」陸一偉嘆了口氣道:「我對不起小雨,無論怎麼做都無法彌補她心靈上的創傷,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范春芳安慰道:「都過去的事了,別亂想了。現在也不晚,從現在開始只要好好地待她,照樣有個精彩的童年,不是嗎?」

    「嗯。」陸一偉連連點頭道:「春芳,你不會有什麼想法吧?」

    范春芳剜眼道:「如果我有什麼想法就不會在你面前提了,想什麼呢,我想過了,我們買的那套房子以後給小雨留著,你的意見呢?」

    「……」

    這時,朗朗又哇哇哇地哭了起來。范春芳及時中止話題道:「你趕緊吃飯吧,我去哄孩子睡覺。」說完,抱著孩子進了卧室。

    陸一偉望著范春芳的背影,內心翻江倒海,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