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9字體大小: A+
     

    夏瑾和坐在辦公桌前心情複雜地轉著筆,時而蹙眉,時而抿嘴,時而閃動著明亮的眸子望著不遠處的白天鵝賓館。

    夏瑾和變化實在太大了。從前是長發飄飄、一襲長裙的學院派,而如今剪了精幹的沙宣,化著淡妝,耳朵上戴著大耳環,脖子上依然戴著陸一偉送給她的項鏈,上身著紫色荷花邊雪紡衫,下身古青色職業一步裙,腳上一雙白銀色涼鞋,顯得雙腿格外修長。比起從前,現在是氣質絕佳、聘婷秀雅的職場女金領。

    忽然,夏瑾和一下子站起來,拿起桌子上快速往門口走去。剛走到門口,愣在那裡思索著什麼,躊躇片刻,又精神恍惚地折返回來。把包扔到桌子上,閉上眼睛咬著嘴唇靠在椅子上。此時此刻,她內心在掙扎,急切想見到陸一偉,卻又害怕見面。

    過了一會兒,她晃晃悠悠站起來,沖了杯咖啡,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打給陳仲期:「陳總,你沒事現在過來一趟。」

    陳仲期與夏瑾和年紀相仿,畢業於中國服裝大學,是她在人才市場千里挑一選出來的。陳仲期的加盟,無疑給堇色公司帶來新的活力和生機。他工作能力超強,尤其是語言表達方面,口齒伶俐,談吐幽默,音色上乘,一口標準的普通話給人感覺特別舒暢,是一流的談判高手。另外,他又精通英語、法語、韓語、日語等,為公司開拓國際市場立下汗馬功勞。

    陳仲期不僅口才好,而且長得眉清目秀,既有北方漢子的陽剛,又有南方男人的貼心,是比較少見的好男人。

    集優點於一身的好男人,自然得到夏瑾和的重用。原來是市場部經理,沒過多久,夏瑾和就向董事會建議,提拔他為公司總經理。

    兩人合作相當默契,夏瑾和交辦的事堅定不移執行,而且每次開會敲定的方案都能夠得到很好的貫徹。一旦形成固定搭檔,即便是失去誰,都是一種遺憾。

    不一會兒,陳仲期「噠噠噠」提著東西走了進來,放到辦公桌上關心地道:「晚上又沒吃飯吧?吃點吧。」

    夏瑾和瞟了一眼,是自己最喜歡吃得驢肉火燒。現在雖成為人上人,她並沒有忘記自己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對家鄉的風味情有獨鍾。特別是想起那勾人的麵糰子,不由得垂涎三尺。然而,廣州雖是大都市,但家鄉粗魯的麵食很難找到,只好用驢肉火燒代替。

    如果放在平時,夏瑾和定會迫不及待地打開,不顧形象地開吃,而今天她一點胃口都沒有。端起咖啡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若有所思地放下了。

    見夏瑾和魂不守舍,陳仲期心疼地道:「夏董,大晚上的,就別喝咖啡了,容易失眠。」

    當初,夏瑾和安排他與遠在天邊的黑山縣進行談判時,簡直有些不可思議。不過想到她是西江省人後,似乎能解釋得通。不過後來的種種表現,他發現並不是如此。每次談話,她都提到了一個人,那就是陸一偉。

    夏瑾和從來沒在他面前提及兩人的關係,但陳仲期一下就能猜到,也很好地解釋了她執意到黑山縣投資的原因。

    見到成熟而穩重的陸一偉后,雖長相帥氣,但長期在山溝溝里鑽著,身上不免帶著一些土氣。然而,就是這樣的人讓夏瑾和神魂顛倒,不得不說此人有魅力,讓他十分羨慕。

    夏瑾和用手指勾了勾頭髮,將椅子拖到辦公桌前,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抬頭道:「他那邊怎麼樣?」

    陳仲期道:「還好,聽到我們不投資了似乎有些失望,不過陸先生的心理素質極其強大,並沒有過分得表現出來。」

    「嗯。」夏瑾和道:「明天你那兒都別去,就在辦公室等著。如果不出意外,他肯定還會去找你,到時候你再拒絕他,好吧?」

    「好吧。」陳仲期不明白夏瑾和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強忍著好奇心道:「如果他不來呢?」

    「不會的。」夏瑾和堅定地道:「他一定還會去。」

    「好,我等他。」陳仲期無奈地笑笑道:「夏董,既然咱已經有意去他們那裡投資,何必繞這麼大的圈子呢?如果真惹急了他不辭而別,到時候我們再回去就沒面子了。」

    夏瑾和沒有正面回答,道:「你就按照我說得做。」

    見夏瑾和如此態度,陳仲期沒有再追問,點頭道:「好。」

    夏瑾和接著道:「仲期,選派到黑山縣的人選有了嗎?」

    「有了,讓市場部的小田去。」

    「田佳佳?合適嗎?」

    「田佳佳雖是女同志,但干工作絕對沒問題。」陳仲期道:「另外,我找過幾個人談話,沒有一個人願意去,嫌棄遠不說,又覺得當地比較落後,我都把年薪提高到20萬,都沒有心動。這不,田佳佳她同意了。」

    「那好吧。」夏瑾和道:「此番到黑山縣投資建廠,一來是保證原料,二來是為開發北方市場打前站。公司成立后,我希望你先去盯一段時間。讓你去不是搞生產,而是提供技術幫助當地的村民養蠶。你想啊,如果家家戶戶養蠶,形成一個產業,我們何必發愁原料呢。另外,集團下半年即將進軍化妝品市場,從蠶絲里提取蛋白,又是一項源頭產品。所以,我們要把黑山縣打造成原材料生產基地,明白嗎?」

    陳仲期苦笑道:「夏董,我去黑山縣看過了,那裡就一個即將快倒閉的破廠,而且養蠶的工藝十分落後,此次投資需要冒多大風險啊。如果說養蠶,江南市場比黑山縣成熟許多,壓根就沒必要建廠,直接把原料拉過來加工生產即可。」

    「仲期,我再申明一次。」夏瑾和突然拉下臉道:「到黑山縣投資,是集團董事會的決定,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如果你覺得有難度,我可以另選派他人。」

    見夏瑾和不高興了,陳仲期立馬道:「夏董,我不是那意思,其實我……好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夏瑾和一本正經道:「仲期,我們倆合作不是一天兩天了,你應該知道我的性格。即便此次投資帶著個人情感,但都是為公司考慮。多餘的話我不多說了,再次強調一點,關於我的消息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聽到了嗎?」

    「好吧。」

    談完工作,夏瑾和的心情又跌入谷底,將剩餘的咖啡一口氣喝完起身道:「你送我回家吧。」

    下了樓,夏瑾和跨進陳仲期的寶馬車,搖下車窗望著不遠處的白天鵝賓館。

    「仲期,你繞一下白天鵝賓館。」

    這次,陳仲期沒有追問,乖乖地開著車右拐進入北京路。

    到了白天鵝賓館門口,夏瑾和心跳加速,一下子坐起來爬在車窗上使勁遠眺,欲與在密密麻麻的窗戶口尋找到陸一偉的影子。然而,除了閃爍的燈光什麼都沒有。

    陳仲期知道夏瑾和在想什麼,故意放慢車速,緩緩行駛。

    賓館越來越遠,夏瑾和沒有放棄信念,扭頭通過後車窗繼續觀望,直到消失在夜色中才戀戀不捨地扭過了頭。

    她靠在車窗上,晚風輕撫著憂鬱的面龐,路燈落下的影子一道道在她臉上劃過,心裡卻愈加思念。

    到了天河區一棟高檔住宅小區,陳仲期停下車要送夏瑾和上樓,被她宛然拒絕了。

    上樓前,陳仲期突然道:「夏董,如果你想見他,可以直接去嘛,何必如此折磨自己呢。」

    夏瑾和停止了腳步愣了幾秒,又匆匆往前走。

    「如果你不想直接見面,我可以給你創造機會讓你看他一眼。」

    夏瑾和再次停止腳步,想了一會回頭道:「那好,明天他去公司找你,把他安排到會議室。」

    「好。」

    夏瑾和匆匆進了家門,靠在門上望著天花板,緩緩地坐在了地上,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刷刷地往下流。她終於無法控制情緒,抱著頭放聲大哭起來。

    哭了一會,她有氣無力地起身,將皮鞋蹬掉,光著腳走到沙發前,拿起沙發柜上的照片,斜躺在沙發上用手指輕輕撫摸著。

    照片上是她與陸一偉的合影,背景是北州大學里的桂花,陸一偉笑得十分開心,露出潔白的牙齒,十分帥氣。而自己像小鳥一樣依偎在他懷裡,十指緊扣,是那麼的甜蜜。

    可以說,那段時間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無憂無慮,自由自在,享受著陸一偉的寵愛,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然而,幸福就定格在那一剎那,不復顯現。

    是自己太自私了嗎?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夏瑾和。當年的不辭而別,確實是她做得不對,然而,她有什麼法子。要怪這個社會對她不公平,可是,陸一偉是無辜的。

    她無數次設想過與陸一偉見面的情景,但沒想到會在那樣的場合。而明天又要看到他,內心充滿了激動、愧疚和彷徨。

    她害怕一旦把持不住,一下子衝到陸一偉面前,到時候該怎麼辦?陸一偉見到她又是什麼反應?將來如果知道堇色公司到黑山縣投資是她一手操作的又該如何面對?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數。而此時的她,迫切地想見到心愛的人。

    這一晚,夏瑾和伴隨著這座不夜城失眠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