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8字體大小: A+
     

    陳仲期無奈地雙手一攤,微微聳肩道:「陸先生,我們是生意人,一切以利潤最大化為標準,所以……真的很抱歉。」

    陸一偉愣在那裡許久沒說話,有些不自在地點上煙道:「陳總,產量跟不上我們可以想辦法提高,但你這……是不是有點……」

    陳仲期知道陸一偉想說什麼,道:「陸先生,做生意需要冷靜的頭腦和慎重的決策,一旦決策失誤,我們可是全盤皆輸。其實從個人情分而言,我非常樂意和你合作。但堇色公司隸屬於宏達集團,戰略發展方案是由總部提供,我只是個執行者,所以,請您理解。」

    「僅僅是因為產量嗎?」陸一偉不想放棄這個難得的機會,追問道。

    陳仲期道:「產量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方面,還有交通、人工、科研等,如果加起來,無疑給我們增加成本。」

    「那你們宏達集團在哪?我去找找你們董事長。」

    陳仲期低頭淺笑,道:「我們董事長是香港人,這段時間在希臘度假,估計要一個月後才會回來。」

    滿懷信心而來,沒想到當頭一盆冷水。陸一偉獃獃在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吃過晚飯,陳仲期安排他在白天鵝賓館入住,一番客套后匆匆離去。

    陳仲期開著寶馬車出了酒店,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接通后道:「夏董,已經安排妥當了。」

    位於廣州珠江北岸,十里長堤由東向西延伸,這裡被稱為「廣州外灘」,是廣州最為著名的國際商業經濟圈。在最繁華的北京路有一棟60多層的現代高樓,直穿雲霄,蔚為壯觀。樓頂上懸挂著四個大字「宏達集團」在夜色中格外耀眼。

    位於大樓的58層,一間足有300平的寬闊辦公室依然亮著燈,夏瑾和靠在椅子上透過玻璃窗望著珠江的風景,手中的手機依然不肯放下,眼前浮現出陸一偉的容貌,曾經的往事歷歷在目,不由得咬緊了嘴唇。

    兩年多的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而對於夏瑾和來說卻依然漫長。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身份越來越高,但內心一直備受煎熬,難以釋懷。

    當年,夏瑾和留下一封信不辭而別,隻身來到廣州闖蕩。沒有親朋好友投靠,帶著簡歷四處求職,卻屢屢受挫。在酒店當過服務員,在天橋發過傳單,一次偶然機會進入了廣州宏茂服飾公司。

    當時的宏茂公司不過是個小作坊,沒有品牌,沒有定位,僅僅靠外接訂單走量,公司前景並不大。作為留美研究生,夏瑾和有著獨特的思維模式和犀利的商業頭腦,拿著一套不太成熟的方案找到了公司經理。

    她建言,公司如果僅靠訂單維持度日,再過幾十年都沒有發展前途。要想改變,需要找准自己的定位,打造自己的品牌,而她把目光放在中國傳統服飾上。

    隨著歐美文化的衝擊,棉質成衣將中國傳統服裝衝擊得七零八落,而古代的綾羅綢緞卻得不到發展。為此,她建議以傳統服飾為切入點,專門為高端人士定製服裝。至於品牌,她從自己名字里取了半個字,命名為「堇色」。

    堇,是一種野生草本植物,雖沒有牡丹那嬌艷的外表,卻有象徵富貴的紫色花朵,以此來定義高端品牌,更容易讓一些人接受。

    她的建議得到經理的賞識,卻並沒有採納。要知道,宏茂公司就是個家庭式企業,那有那麼多經費搞研發投資,誇獎了夏瑾和一番,繼續該幹嘛幹嘛。

    夏瑾和意識到跟著這種目光短淺的人不會有大發展,第二天就辭職,帶著自己的方案到處找服裝公司。然而,大部分公司對她的方案並不感冒,有個公司經理就說了,你看看街上還有誰穿著旗袍上街?你以為是十九世紀的大上海?

    得不到支持,夏瑾和近乎絕望。她自我感嘆,看來自己就是教書匠命,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

    屋漏偏逢連夜雨,夏瑾和有一次在西餐廳吃飯,把裝有方案的包包落在餐廳。等她回去找時,已經不見蹤影。

    命該如此,她決定認命,徹底放棄這個念頭,打起精神重新找工作。在新的公司工作一個星期後,她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要她去一趟宏達集團。

    帶著好奇心,夏瑾和來到宏達集團,見到了該集團的董事長榮洪森。

    宏達集團主要經營醫藥,旗下並不涉足服裝,但榮洪森對撿到的這份方案十分感興趣,隨即聯繫到方案的作者夏瑾和。

    榮洪森是香港人,對中國傳統文化情有獨鍾。與夏瑾和一番攀談后,決定出資1000萬元投資這個項目,夏瑾和的人生就此改變。

    夏瑾和沒辜負榮洪森的賞識,招兵買馬組建公司。經過潛心研究,一次次推翻修改方案,第一批成衣終於上市。一經推出,反響強烈,特別是在香港市場,幾乎供不應求。

    夏瑾和沒有驕傲自滿,抓住有利時機推出更高端的服飾,沒想到依然火爆,當年就創下了8000多萬的利潤,在服裝界創造了一個不朽神話,走在時尚前沿引起一股復古潮。

    夏瑾和的努力得到了榮洪森的大力讚許,不僅追加資本投資,還把宏達服飾有限公司更名為堇色服飾有限公司,最大限度地支持她。夏瑾和也沒有就此停止腳步,提出了更為大膽的宏偉構想,決定開闢台灣市場和國際市場。

    此舉無疑是正確的,尤其是在國際市場,受到火熱追捧。一些國際華人以收藏一件堇色服飾公司產的旗袍為榮,為該公司創下了新的業績。第二年,利潤已經超過宏達集團旗下的醫藥公司,成為該集團最為賺錢的項目。

    夏瑾和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短短不到兩年時間成為宏達集團的副董事長,除了得到上天的眷戀外,更多的是自己的努力和付出。

    年初,蘇州召開國際農產品展銷會,堇色公司受邀參會。一個搞服裝的參加什麼農銷會,但該公司開發的新產品制衣原料主要是蠶絲,決定派出新任總經理陳仲期參會。夏瑾和雖是集團董事,但對一手培養起來的公司有感情,生怕質量不過關砸了牌子,考慮再三親自前往參加。

    此行本是純商業活動,然而沒想到在會場見到了朝思暮想的陸一偉,讓她大出所外。當然了,她看到了陸一偉,陸一偉並沒有看到她。

    關於陸一偉的情況,夏瑾和雖遠在廣州,卻時刻關注著他的動態。尤其是得知他為弟弟夏錦鵬看病一事,更是感動的一塌糊塗。

    夏錦鵬發病時,夏瑾和並不知情。等她知道后,弟弟已經出院在家中休養,隨即返鄉接到身邊。

    對於姐姐的不辭而別,夏錦鵬同樣疑惑,然而,夏瑾和隻字未提,並要求他不準告訴任何人自己的情況。

    夏瑾和得知陸一偉的情況后,決定暗暗幫助他。隨即安排陳仲期與其見面,並提出投資的意向。

    陳仲期對夏瑾和的這一舉動表示不解,包括集團董事對她如此草率舉動不予支持。然而,她頂住壓力執意要到遠在黃土高原的黑山縣投資。董事會反對,但董事長榮洪森卻力挺她的行為,項目就此敲定。

    事與願違,隨著非典的到來該項目中止談判,但夏瑾和並沒有忘記此事,多次催促陳仲期落實。就在準備前往黑山縣時,沒想到陸一偉主動找上了門。

    該項目已經列入集團項目預算,只要談攏,資金隨時到位。陳仲期在夏瑾和的授意下,將陸一偉安排到白天鵝賓館,並故意和陸一偉開了個小小玩笑。

    夏瑾和這麼做,為的是多讓陸一偉在廣州停留幾天。憑她對陸一偉的了解,是肯定不會輕易放棄的。即使不能見面,遠遠地看一眼,她也知足了。

    時光回溯,回到2001年的那個黑色季節。夏瑾和家裡突發變故,讓她始料未及。弟弟入獄,母親離去,腹中的胎兒未面世就胎死腹中。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她心靈受創,甚至無法面對對她格外關照的陸一偉一家人。

    另外,她愧對於陸一偉。那次被陸一偉意外撞到與林海峰一同出行,始終無法釋懷。從內心講,她深愛著陸一偉,甚至害怕失去他。然而,林海峰的出現改變了她的命運。

    北州市市長林海峰對她傾慕已久,幾次邀約都被她拒絕。然而,禽獸不如的林海峰竟然使出卑鄙手段將她迷J,成為她心中永遠的痛。

    陸一偉對她越好,她越覺得愧疚,沉重的思想如同氣球一般越來越大,直到有一天再也無法承受,終於下定決心做出一個常人無法理解的舉動,選擇了離開。

    她認為,離開是對陸一偉最好的寬恕。

    這些年,她無時不刻在想念著陸一偉,卻沒有勇氣去面對。如果真見面了,該從何談起,說什麼,她完全沒有底氣。畢竟,選擇離開是她的錯,無論如何都無法原諒。

    得知陸一偉已結婚生子,夏瑾和心裡稍微有所安慰。但想到這個男人不再屬於自己時,她愁腸寸斷,無比煎熬,時常一個人站在珠江邊望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發獃。她希望奇迹發生,陸一偉突然出現在面前,並且深情地擁抱她,親吻她。然而,這美好的願景並沒有出現。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