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7字體大小: A+
     

    回到黑山縣,陸一偉把吳世勛叫到了辦公室。

    吳世勛自從擔任代理縣長以來,工作兢兢業業,而且對陸一偉的每一項提議都堅決支持,不單單是因為他的諫言之恩而感激,主要是陸一偉思路超前腦子活,比以前的嚴步高不知強了多少倍。

    陸一偉沒有客套,直截了當道:「吳縣長,縣國庫掏空了,下個月的工資就怕發不出了,你有什麼好的辦法?」

    吳世勛唉聲嘆氣地搖搖頭道:「陸書記,這兩天我也一直頭疼這事,可絞盡腦汁,苦思冥想,始終想不出辦法。而且這兩天社會上瞎嚷,這樣下去,不利於穩定啊。」

    陸一偉頭疼不已,拍著腦門道:「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無論如何先度過眼下難關再說其他的。實在不行,只好向銀行貸款了。」

    吳世勛也沒有好的法子,道:「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好了,這事不用你操心了,我來想辦法。」陸一偉不想給吳世勛施壓,主動攬過來道:「老吳,這段時間你費心了。」

    陸一偉的關心,讓吳世勛莫名感動,道:「我啥事也沒做,全靠你沖在一線,要說費心的還是你。」

    陸一偉遞給一根煙道:「老吳,咱倆就別推來推去了。縣裡沒錢,無疑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沒有項目支撐造血,你就是說破天都不管用。這個月可以貸款,那下個月呢,下下個月呢?除了發工資,我們啥事都不用幹了?」

    「可不是。」吳世勛認同道:「可黑山縣要資源沒資源,要位置沒位置,人家誰會來這鬼地方投資呢。」

    陸一偉反駁道:「黑山縣不是沒資源,而是不懂得利用資源。上次我去玻璃廠調研得到個重要信息,那就是原料石英砂。後來我還專門去原料地看了看,直觀判斷蘊藏量較大,如果把這個項目開發出來,還愁沒有錢?」

    「你說石英砂?」吳世勛潑了盆冷水道:「這事早幾任領導都考慮過這個項目了,而且還聘請相關方面的專家來勘探過,蘊藏量並不大,沒有大規模開採的價值,所以後來一直沒人動這個心思。」

    「哦。」聽到此,陸一偉覺得自己有些天真了。可是他心不甘,總覺得不會如此簡單。道:「老吳,這樣吧,這個項目我交給你負責,過兩天我去一趟京城,托關係找找相關方面的專家再試一次,如果確實不行,那隻好放棄。可萬一成功了呢?」

    見陸一偉如此固執,吳世勛沒有反駁,點頭道:「好,我全力配合你。」

    「嗯。」陸一偉又道:「我過兩天要去一趟廣州,我離開這些天,縣裡的一切事務交由你全權負責。」

    「好。」

    陸一偉想了半天,決定還是與吳世勛商量,道:「老吳,你覺得劉建國這人怎麼樣?」

    吳世勛一下子明白了陸一偉的用意,湊前壓低聲音道:「是時候拿下了。」

    見吳世勛如此直白,陸一偉也不兜圈子,道:「你有什麼辦法?」

    「啟動紀檢程序,好好查一查他。」吳世勛雖是代理縣長,還兼任著紀委書記,他手中還有這個權力。

    沒想到吳世勛如此魯莽,陸一偉搖搖頭道:「劉建國這個人我雖然對他不感冒,還不至於到查他的地步。另外,咱倆都是代理的,又是外地人,沒必要得罪人。應該用點高級的手段。」

    吳世勛摸不著頭腦,道:「什麼高級的手段?」

    陸一偉想了想,道:「郭振彪不是一直想提拔嗎?」

    「這和郭振彪有什麼關係?」

    陸一偉神秘道:「如果郭振彪升了,是不是就騰出了位子?」

    吳世勛明白了,道:「你是想提拔劉建國?」

    「對!」陸一偉道:「我們根基不穩,切不可蠻幹。只要把他調離財政局,剩下的一切好說。」

    吳世勛對陸一偉的手段表示贊同,道:「這個辦法可行,先把財政大權奪過來再說。」

    陸一偉接著道:「在動郭振彪和劉建國之前,我打算先把你的位子穩住再說。等我從廣州回來后,找找郭書記,儘快把這事敲定。」

    陸一偉此舉可謂一石四鳥。穩住吳世勛,給他最大的恩惠,便於將來更好控制。提拔郭振彪,造成主動示好的表象。舉薦劉建國,既能調離財政局,又能在嚴步高面前落個人情。

    不過這一動作需要冒一定的風險。吳世勛現在表面服從他,如果將來真正掌握大權后,會不會像今天這樣默契配合,一切是未知數。畢竟,吳世勛混跡官場多年,心裡能藏得住事,真實想法如何,不得而知。

    再說郭振彪這個最危險的人物,提拔了會不會助長他的囂張氣焰?如果聯合其他領導架空他的權力,這不是不可能的。不過,放縱他無疑是當下最好的策略。

    人在過分囂張時,容易得意忘形,認不得自己,看不清自己,自然而然會露出更多馬腳。到時候來個回馬槍,一下子置對方於死地,不給他任何翻身的機會。對付這種人,就能用這種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的計謀。

    還有劉建國,這個人的性格決定他成不了大器。敢如此和自己說話,說明他沒心眼,肚裡藏不住東西,對付這種人相對輕鬆。或者說,完全可以忽略他的存在。

    陸一偉現在提出來,不是靈光閃現,而是苦心冥想了一晚。今天就是要和郭金柱談這事,然而時機不成熟,還需要等待合適的機會。

    聽到陸一偉對他如此賣力,吳世勛感動的身體顫抖,道:「陸書記,我吳世勛能有今天,一切歸功於你。你放心,我不管將來走到什麼位置,堅決服從你的領導。」

    是不是真心話,陸一偉難以辨別,點頭道:「這是你應該得的,況且我需要你這樣的人坐鎮指揮。所以,不用感謝我,應該感謝你自己。」

    兩天後,陸一偉啟程飛往廣州。此行的目的是專程到堇色服飾公司重啟談判。

    不巧的是,陳仲期並不在公司,剛去了香港,要過兩天才回來。再回去意義不大,陸一偉打算住下來等待。

    廣州來過好幾次了,可每次都是因公出差,對於這座擁有2000多年的歷史古城來不及欣賞。這次時間充足,帶著李二毛把廣州的名勝古迹瀏覽了一遍,好好放鬆了下長時間緊繃的神經。

    兩天後,堇色服飾公司總經理陳仲期回來了。得知陸一偉提早兩天就來了,連連抱歉道:「實在不好意思,去香港談業務了。你來了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我好安排人帶你玩一下。」

    陸一偉笑著道:「前幾次是你有意願去黑山縣投資,而這次我是登門拜訪,請你到我們黑山縣投資。既然是請,當然要態度誠懇了。」

    陸一偉的舉動讓陳仲期刮目相看,道:「沒想到陸書記如此虔誠,讓陳某誠惶誠恐。今晚我要在廣州市最好的酒店為你接風洗塵。」

    晚上,陳仲期果然沒有食言,帶著陸一偉來到位於沙面島的白天鵝賓館。

    白天鵝賓館坐落在風光旖旎的沙面島,毗鄰三江匯聚的白鵝潭,獨特的庭園式設計與周圍幽雅的環境融為一體,一條專用引橋把賓館與市中心聯接起來,如同鬧市區的「世外桃源」。

    陸一偉去過不少酒店,但像白天鵝賓館如此奢華高級的酒店還是頭一遭,被裡面奢華的裝修和獨特的風景深深折服。不愧為國際大都市,江東市再怎麼努力,也很難達到如此水平。

    兩人促膝而坐,陳仲期依然優雅紳士,講解著廣州的歷史,談論著國際經濟風雲,給他生動地上了一課。

    回到黑山縣,陳仲期道:「陸老弟,當初我要去你們縣投資,除了你們的原料好以外,更多的是因為你這個人。上次在蘇州見面,我就覺得你這個人非常不錯,值得深交。所以,你們縣打發其他人來談判,我連面都不想見。而你今天親自來,足以顯示你們的誠意。」

    陸一偉回敬道:「謝謝陳總的信任,我這人喜歡交朋友,能夠和你這樣的成功人士交朋友是我的榮幸。要不是因為非典,我早就過來拜訪了。」

    「嗯。」陳仲期道:「因為非典,我們公司的生意也不景氣,好在渡過眼下難關,一切順利。最近一段時間,我們集團對我公司的發展戰略做出了重大調整,決定在下半年把目光放到北方市場,如果可能,把公司也一併搬過去。所以,下半年我可能到京城常住。」

    「那太好了。」陸一偉激動地道:「我們西江省距離京城不遠,如果你能到黑山縣投資,行程就大大縮減了。」

    陳仲期微微一笑道:「陸先生,我有件事要告訴你。原先我確實有意到你們縣投資,但實地考察后,其產量遠遠不能滿足我們公司需要。所以,不好意思,可能讓你失望了。」

    「什麼?」陸一偉沒想到對方變卦了,道:「陳總,你不是開玩笑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