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6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不想在嚴步高過多提非典一事。對自己來說是無比榮上的,而對於他,是仕途生涯的污點,甚至是恥辱。

    人不可能是十全十美,功過各分秋色。但進入官場,即便你曾經多麼榮耀風光,一旦有了污點,功虧一簣,破鼓萬人擂。

    就拿嚴步高來說,在黑山縣兩年多,儘管沒做出多大的貢獻,但終究有苦勞。然而,他離去後幾乎沒人說他好,群起攻之,恨之入骨,給他扣上各種帽子。人言可畏,唾沫星子都能淹死。

    陸一偉感嘆,如果自己將來離開黑山縣,群眾會不會同樣對待他呢?

    飯菜上桌,嚴步高親自為陸一偉倒滿酒,端起來道:「一偉,我們以前喝酒你總是拘束,而今天把各種級別職位全部拋開,敞開心扉,兄弟義情,好好喝兩杯。」說完,一干而盡。

    陸一偉陪著喝了下去,嚴步高咂巴著嘴道:「好,就這樣,爽快!來,接著喝。」

    兩人一連喝了好幾杯,嚴步高漸漸上了臉,面色紅潤,眼睛微眯道:「一偉,你現在主持工作,想好下一步怎麼做了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不怕嚴書記笑話,我本來就是趕鴨子上架,被迫扛槍上前線。能有點小成績,除了郭書記大力支持外,全靠您打下厚實的底子,要不然我怎麼能應對這場危機,簡直不可能。至於下一步,我沒有想也不敢想。過兩天我就和郭書記說明情況交出手中的權,另選派人下來吧。」

    嚴步高雖是郭金柱免得職,但他並不恨他,反而頗為尊敬。道:「一偉,你這樣想就錯了。郭書記既然信任你,就有意讓你接任,你怎麼能辜負他的希望呢?要我說,你接下來就好好乾,爭取干出一番成績向別人證明一下,你陸一偉不是花拳繡腿,而是實打實的真本事。」

    陸一偉淡然一笑道:「謝謝嚴書記如此信任我,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何況,我的掛職期已滿,說不定過段時間調令就下來了。」

    嚴步高湊到陸一偉跟前,小聲道:「你覺得郭書記會放你走嗎?」

    「……」

    嚴步高坐起來道:「以我判斷,郭書記絕對不會放你走,你就踏踏實實地放心干吧。」

    又喝了幾杯,嚴步高有點高了,擼起袖子道:「一偉,你想要在黑山縣干出一番成績,首先得除掉一個人。」

    沒想到嚴步高如此直白,陸一偉抬起了頭。

    嚴步高用手指在酒盅里蘸了下,在飯桌上寫了個郭字,然後匆匆擦掉。其實,嚴步高不說,陸一偉都知道他在說誰。

    嚴步高突然臉色一變,道:「我在黑山縣兩年多,隱忍他許久,早就想對他下手,但苦於找不到證據,一直未得逞。如果再直白點說,他背後的張東子,不是你我可以撼動的。張東子的情況你都知道,他親生父親在軍隊官至高位,誰敢動?所以……唉!」

    「他在黑山縣這麼些年,為官霸道,無惡不作,實在可惡。此人不除,難平民憤。」嚴步高道:「我沒有完成這件事,就交給你來做吧。」

    陸一偉摸不透嚴步高是真是假,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嚴步高繼續道:「我雖然在黑山縣一事無成,但培養了不少人。不敢說個個出類拔萃,但都絕對可靠可信。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把這些人都為你所用,怎麼樣?」

    陸一偉頗為好奇,道:「都有誰?」

    嚴步高道:「財政局的劉建國,此人絕對可靠,我大力舉薦。教育局林世偉,我一手培養起來的,能力一般,比較聽話。城建局王海文,此人做事果敢,做事乾淨利落,你值得重用。還有林業局秦中山……」嚴步高一口氣羅列了七八人,並簡明扼要介紹了各自特點。

    陸一偉何等聰明之人,嚴步高這那是給他推薦人選,壓根就是讓他提拔重用這些人。不說別的,第一個劉建國絕不是可用之人。

    嚴步高一邊說,陸一偉一邊點頭道:「嚴書記推薦的人肯定都是精英,如果我將來留在黑山縣,定會格外關照的。」

    「聰明人!」嚴步高指著陸一偉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一點就透。來來來,喝酒。」

    酒席一直持續到晚上十點多,嚴步高喝得酩酊大醉搖搖晃晃離開。臨走時,特意拍了拍陸一偉的肩膀,強調道:「一偉,我們以前合作得非常愉快,希望以後也能繼續合作,好嗎?」陸一偉沒有作聲,揮手作別。

    陸一偉也喝得不少,本打算回黑山縣,想著明天要見郭金柱,乾脆找了個酒店住了下來。

    李二毛貼心地為其放好洗澡水,泡了茶,甚至把替換的衣服都準備好才放心離去。雖是司機,勝過司機。

    對於李二毛的表現,陸一偉一直滿意。少言寡語,不參與不干預政事,讓他省了好多心。要像肖志良的司機賀建那樣,估計早就給打發了。

    伺候了他這麼些年,是該給他一個名分,但怎麼用他呢?陸一偉一直想不到好的主意。讓他從政,文化程度不高,比較費力。讓他經商,但找不到合適人選還離不了他。暫且就這樣吧,以後再說。

    不過,這個念頭讓陸一偉萌生了一個想法,是時候培養新人了。如果李二毛將來一走,身邊一下子沒有自己人,到時候手忙腳亂。

    對!就應該這麼做。思來想去,陸一偉決定還是從自己熟知的東瓦村選人,不僅民風淳樸,還知根知底,這件事就交給二毛去落實吧。

    但想到自己還是在半空中懸著,還是等等再說吧。

    思緒回到嚴步高身上。一開始,陸一偉並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後來推薦人選,一切昭然若揭了。

    此人賊心不死,即使離開黑山縣,還想著在背後操控。他覺得陸一偉年輕,易於控制,如果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

    陸一偉能走到今天,除了運氣外更多的是靠實力。在他面前舞刀弄槍,裝腔作勢,嚴步高太過自信了。對於他提供的名單,陸一偉決定一個都不用。尤其是劉建國,不管他有什麼背景關係,第一個就要拿下。

    陸一偉在浴盆里泡了好長時間,長時間積壓的疲憊煙消雲散,但緊繃的神經卻始終無法鬆弛。

    錢從哪裡來?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早早起床前往市委。到了郭金柱辦公室門口,門外已經站在不少人等候。所幸郭金柱的秘書崔曉飛熟知,特意給他安排到前面。

    輪到他進去后,郭金柱正伏案埋頭抓緊時間批閱文件,連抬頭的時間都不沒有。不過聽到陸一偉的聲音后,立馬抬起頭放下筆,臉上綻放出笑容指著面前的椅子道:「是一偉啊,來來來,快坐。」

    郭金柱親自為陸一偉泡茶,讓他有些誠惶誠恐,站起來連連道:「郭書記,怎麼能讓您為我倒茶呢,使不得。」

    「這有什麼使不得?」郭金柱把茶杯放到陸一偉面前道:「你幹了一件讓我值得驕傲的事,不用說倒茶,伺候你都行,哈哈。」

    因為陸一偉的努力,郭金柱心情躍然,把好煙拿出來丟給陸一偉高興地道:「我這輩子幹了兩件滿意的事,一件事是把志遠從交通局拉出來,另一件事就是大膽起用你。你們兩個果然沒讓我失望,好,好,非常好。找我有事?」

    陸一偉扭捏半天道:「郭書記,我今天是交權來了。」

    「交權?為什麼?」

    陸一偉道:「如今非典已經告一段落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所以……」

    郭金柱立馬道:「現在不要和我說這些,你先干著,只要我一天不放話,你就是黑山縣的縣委書記,我看誰敢放個屁!」

    「可是……可是我掛職……」

    「這些不用你管!」郭金柱做起來道:「我明天去省里開會,見了趙部長會說這事的,我不可能放你走!」

    「可是……」

    「沒什麼可是。」郭金柱打斷道:「一偉,我需要你,你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黑山縣被嚴步高管理得一塌糊塗,要發展沒發展,要成績沒成績,起用他是我最大的失誤。通過這次非典,你讓我刮目相看,超出了我的預期。這說明什麼,你是有能力干好的。」

    「和你說實話,能進入我郭金柱法眼的除非有真本事,其他的一律免談,我看都不看一眼。」郭金柱道:「你在黑山縣待了快一年了,對當地的情況也比較熟悉,交給你,我放心。至於其他的,不用你考慮,我會替你考慮的。」

    「眼下我不可能立馬把你提拔為縣委書記,這需要時間。等時機成熟,我自然會做的。所以,你踏踏實實在黑山縣干,要是能再干出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我郭金柱不會虧待你。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我替你擺平一切。」

    「另外,你有什麼想法就大膽實施,我全力以赴支持你。」

    陸一偉本來想交權的,沒想到讓郭金柱灌了一通迷魂湯,走出辦公室,才想起還有重要的事沒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