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5字體大小: A+
     

    非典的餘溫隨著熱浪的侵襲而漸漸消散,黑山縣又回到往日平靜的生活。

    一次非典,讓人們切身體會到大自然的恐懼,似乎還沒有從死亡的陰影中回過神來。然而,對於黑山縣來說,是一次致命打擊。因為非典,縣國庫幾乎被掏空了。

    黑山縣窮,每個月的稅收僅僅夠維持日常運轉,談發展簡直是天方夜譚。

    此次非典,全縣一共花費將近700多萬元,相當於花掉全縣6000多公職人員一個月的全部工資。數目雖小,但下個月就面臨著發不出工資。事關穩定,讓陸一偉頭疼不已。

    以前他從不過問縣財政的事,但了解真實情況后,大為震驚。縣財政上年度還結餘2000多萬,而到現在這筆錢花得所剩無幾。到底花到哪裡去了?

    這天,陸一偉把財政局局長劉建國叫到辦公室詢問情況。

    劉建國是土生土長的黑山縣人,是嚴步高一手提拔上來的。外界謠傳,他這個財政局長是花了大價錢買來的,至於是真是假,只有他兩人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劉建國對嚴步高忠誠不二,十分聽話。正因為嚴步高把控著縣財政,縣長靳榮光完全調不動社會資源,在縣裡沒有話語權。

    財政局長不論在貧困縣還是富裕縣,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不出意外,基本上都能在任期結束後上一個台階。作為全縣的大管家,財政資源的調配由他一個人說了算,手中的權力大得驚人。

    陸一偉和劉建國並不熟,但對他的為人還是比較了解的。劉建國能力一般,卻混得如魚得水,在官場中屬於那種「中庸」角色。不過,切不敢小看這種人的能量,玩起手腕,不見得是他的對手。

    地位決定一切,即便嚴步高倒了,劉建國並不像其他人一樣,對陸一偉卑躬屈膝,反而存心和他對著干。非典期間每一筆款項的撥付,他總會先壓著,不見陸一偉的簽字堅決不撥。此舉看似遵守章程,嚴把程序,其實是故意刁難。陸一偉心知肚明,卻找不出理由質問。

    劉建國敢對陸一偉如此大不敬,理由有二。首先,陸一偉當前不過是主持縣委工作,並沒有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縣委書記。而他的級別是副處,想要一步登天,絕非易事。即便市委書記郭金柱在背後力挺,其他市領導肯定不會同意。除非有省領導出面,破格提拔,或許有的一碰。但以他的資歷和履歷,郭金柱還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其次,陸一偉屬於省派掛職幹部。按照相關文件,掛職期滿會另有安排。到現在為止,陸一偉的掛職期限已滿,說不定那天就調離黑山縣了,憑什麼怕他?

    還有,劉建國對陸一偉的關係網摸得一清二楚。除了一個張志遠外,就是他老丈人范榮奎在背後撐腰。有關係又怎麼樣,他敢動自己一根毫毛嗎?

    面對陸一偉的質問,劉建國回答的很輕鬆,道:「陸書記,俗說話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全縣那個單位不是張著大嘴等著吃飯?就拿您去年整合教育資源一事來說,一共花費了500多萬元,這筆錢還打算用於交通建設,然而不得不擱置,到現在都無法撥付。再加上這次非典的花費,我能維持到現在就不錯了。」

    對於劉建國的態度,陸一偉克制情緒道:「這麼說,縣裡的錢都是我花了?」

    「我可沒有這麼說,事實如此。」劉建國弔兒郎當道。

    陸一偉怒不可遏,死死地盯著劉建國道:「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

    劉建國把二郎腿放下,搖頭晃腦道:「陸書記,可能你對我還不熟悉,我這人說話就這樣,以後時間長了自然就了解了。如果你覺得錢對不上,隨時可以派人來查我。」

    陸一偉不知道劉建國哪來的底氣,真敢保證自己沒問題嗎?既然如此,滿足你。他已經下定決心先把這塊又臭又硬的石頭搬開,但並沒有講出來,道:「行,你先下去吧,我還會叫你的。」

    劉建國緩緩起身,大搖大擺走出了辦公室。

    陸一偉內心的熊熊慾火持續燃燒,恨不得將劉建國碎屍萬段,但他現在的身份不同,該隱忍就得隱忍。

    劉建國走後,趙小康走進來小聲道:「陸書記,您千萬別因為這種小人而生氣,他之所以底氣十足和你叫板,是因為李市長在背後為他撐腰。」

    陸一偉還不清楚這層關係,道:「此話怎講?」

    趙小康道:「外界紛紛謠傳是他這個財政局長是花錢買來的,其實不然。劉建國從前不過是個交通局的會計,不知啥時候和李市長的小舅子牽扯到一起,從此一路升遷,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後來又和嚴步高同流合污,侵吞了不少資產,實在可憎。」

    聽到此,陸一偉頗為驚訝,問道:「這些事你怎麼知道的?」

    趙小康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作為您的秘書,有些事自然全面掌握,好為您決策時提供參考。」

    趙小康沒說,陸一偉也沒追問。不過他對全縣各級領導幹部的情況了如指掌,著實有些佩服。自己當秘書時都不見得有這等本事,真是山外有高人。

    陸一偉突然心裡一慌,既然趙小康能把其他人的情況打聽清楚,那自己的事是不是他也知道?這種人是把雙刃劍,用好了可助自己一臂之力,用不好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這種人,敬而遠之為好。

    自己在黑山縣沒有根基,想要拿下劉建國只能智取,不能蠻幹。但有一點,對於不聽話的人絕不能手軟!

    「行了,我知道了。」

    趙小康本來還饒有興趣講一些其他秘聞,看到如此態度,有些失望地走出了辦公室。

    陸一偉悵然若失地坐在辦公桌前抽煙,腦子裡亂糟糟的。既要想辦法先把劉建國除掉,還要想著從哪裡弄錢。就在這時,嚴步高居然來了電話,約他晚上一起吃飯。

    這時嚴步高免職后第一個電話。作為老領導,陸一偉沒有理由拒絕,爽快答應赴約。

    陸一偉本來想叫上吳世勛,想到兩人從前就不對付,只好放棄。晚上,他帶著趙小康前往西州市。

    幾個月未見,嚴步高的變化讓陸一偉大吃一驚。本以為他受到打擊會精神萎靡,然而卻是精神煥發,滿面春風,氣質絕佳,比以前還胖了一圈,如此心態,不得不讓人敬佩。

    「一偉老弟,我們又見面了,哈哈……」嚴步高握著陸一偉的手,連稱呼都變了。

    陸一偉笑著回應道:「嚴書記,時隔多日,頗為想念啊。其實我早就想來看看你,可一直沒有時間,沒想到還讓你親自打電話,實在慚愧啊。」

    「嗨!」嚴步高臉色一沉道:「這話就有些見外了,咱們倆說這些幹嘛,我知道你忙,不輕易打擾,現在好了,非典結束了,我們也有時間聚聚了,哈哈,快坐。」

    坐定后,嚴步高上下打量著陸一偉,頻頻點頭道:「不錯,不錯,比以前成熟了,這才像當領導的樣子。」

    陸一偉謙虛地道:「嚴書記,您這不是寒磣我嘛,有些話我早就想和你說,我能走到今天,真不是……」

    「停!」嚴步高突然嚴肅地伸出手指道:「不要再說了,有些事你我心裡清楚即可。」

    見嚴步高不願意提及,陸一偉沒再往下說。

    嚴步高心態很好,剛才表情還嚴肅,此刻又笑容盈盈。樂呵呵地道:「我雖然不在黑山縣了,但十分關注縣裡的進展和動向。得知你力挽狂瀾,將黑山縣從絕境中挽救出來,而且還利用輿論手段讓省領導格外關照,這點上我真心佩服,別看你年輕,能力在我之上。」

    「不不。」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嚴書記,您真是抬愛了,我要是有你的一半能力就心滿意足了。」

    「唉!」嚴步高嘆了口氣道:「還是別和我學,我老了,思想頑固了,不思進取了,如果真讓我控制非典,還真有些力不從心。即便控制得住,也沒有你這樣的效果。別的不說,郭書記都因為你在省領導面前挺起了腰板,這都是你為他爭取的。」

    確實如此。黑山縣抗擊非典的事例經人民日報報道后,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各路人馬不遠萬里前來取經學習,既有報社記者,還有縣市區的領導,剛送走這一撥,又一撥就組團來了。別的不說,光前段時間的接待,縣裡都花費不少。

    錢花了,面子掙回來了。黑山縣讓外人熟知,郭金柱臉上有光。前段時間找陸一偉談話時,激動之情溢於言表,大夸特誇陸一偉做得好,暗自得意自己這步棋走對了。即便回了省裡面見省領導都底氣十足。

    對於此,陸一偉並沒有沾沾自喜,心情卻格外沉重。黑山縣做得真的好嗎?其實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要真正感謝的,當屬蘇蒙。要不是她妙筆生輝,大肆渲染,又不費餘力登上中央機關黨報,才有了今天的效果。

    面對亡者,陸一偉心存慚愧。他沒有能力起死回生,反而被輿論的宣傳導向淹沒在光環之後。其實,他們才是真正的英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