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4字體大小: A+
     

    回到辦公室,已是晚上十點。

    陸一偉已經連續工作了好幾天,連最起碼的睡眠都保證不了,渾身疲憊,心力憔悴。然而,自己的身份不同了,其他人可以休息,但他不能有任何鬆懈。

    民政局局長董振東和東關鎮黨委書記劉德生匆忙趕了過來。

    陸一偉沒有過多客套,直截了當安排道:「今天晚上由你們倆負責,務必將兩名死者進行妥善處置。不能就地掩埋,最好到遠一點的地方深埋。」

    董振東一頭霧水,小心翼翼問道:「今天晚上嗎?」

    「對,今晚必須處置,明天一早我要過問。」

    對於這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董振東似乎還要辯解,被一旁的劉德生攔了下來。保證道:「請陸書記放心,我們一定會妥善處置。」

    陸一偉叮囑道:「我知道這麼短的時間處置有些困難,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就必須用非常手段。這就要求你們耐心做家屬工作,如果家屬不同意,縣裡可以以慰問的名義適當地補償點,這個你們自己把握。」

    董振東和劉德生走後,陸一偉依然不放心,派趙小康去盯著。

    今天一連下了七八道命令,都是十萬火急,而且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他也沒辦法,如果不採用強硬手段,誰都擔不起責任。整體看來,底下的人還算聽話,沒有給他不好看。

    兩人走後,陸一偉又給吳世勛去了個電話了解情況。得知一切進展順利后,稍微鬆了口氣。

    一天沒喝水,嘴唇都乾裂。陸一偉倒了杯水,有氣無力地靠在椅子上思考著。從今天早上開始,他的神經一直緊繃著,一時一刻都沒停歇。別人可以輕鬆,他絲毫不敢懈怠。

    范春芳來電話了。

    范春芳今天來了好幾個電話,陸一偉都沒功夫閑扯。剛接起來就聽到兒子在那邊哇哇地哭,心一下子回到了家裡。

    關於陸一偉火線提拔的事范春芳都知道了,她不知道該開心還是擔憂。心切地道:「一偉,你的事爸都和我說了,我知道你忙,但千萬要注意身體,要是身體垮了,當再大的官又有什麼用。」

    聽到范春芳關心自己,陸一偉心裡暖暖的。臉上浮現一絲幸福的笑容道:「我知道了,朗朗怎麼樣,想我了嗎?」

    范春芳把手機放到兒子跟前,傳來一陣哭聲,把陸一偉的心都給哭化了。范春芳美滋滋地道:「你也聽到了,你兒子哭著讓你回家呢。」

    陸一偉心情沉重地道:「春芳,黑山縣的情況你也知道了,最近一段時間我可能回不去看你們,希望你理解。」

    范春芳善解人意地道:「你忙吧,只要心裡惦記著我們娘倆就行。不過你也別太拚命了,身體要緊。」

    與妻子通完電話,陸一偉的心情稍微好轉,但思緒回到黑山縣,再次緊繃了神經。

    這一晚,陸一偉依然未眠。

    第二天一早,陸一偉接到趙小康的電話:「陸書記,董振東和劉德生並沒有聽你的話,把屍體草草一埋就完事了。」

    陸一偉聽到此,頓時火冒三丈,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他想起了張志遠的話,既要樹立正面典型,還要樹立反面典型,既然你撞到了槍口上就休怪我不客氣了。直接道:「你讓吳縣長到我辦公室。」

    在等待的同時,陸一偉心中已經有了合適人選。這些天,衛生局的副局長任育民一直衝在一線,盡職盡責。不管能力如何,但最起碼的表現在那裡,這種人一定要重用。

    吳世勛進來后,陸一偉把情況大致說了下,吳世勛立馬支持道:「這個董振東口碑一直不好,早該拿下了。任育民我雖然不熟悉,但現在樹立個典型,無疑是一著好棋。」

    董振東處理完正美滋滋地在家吃飯時,已經接到政府辦的電話。得知消息后,驚訝地半天說不出話。痛哭流涕在吳世勛面前求饒,卻沒有打動吳世勛的鐵石心腸。

    關於董振東被免職的消息,很快在全縣傳開。都以為陸一偉是個奶油小生,花拳繡腿,沒想到動真格的,頗為意外。不過這一步棋走得非常及時,一下子震懾了全縣的各級官員,為後期推進各項工作帶來了積極效應。

    上午,陸一偉再赴小王村視察情況。看到吳世勛已經把整個村全部防控起來,提著的心稍微放鬆。

    與此同時,關於他昨晚深夜視察非典病人的新聞報道已經在電視台滾動播出,極大地鼓舞了士氣。關於死亡護士的新聞報道已在全縣展開了鋪天蓋天宣傳,陸一偉還親自參加了追悼會,他的威望一下子樹立起來,得到了黑山縣群眾的普遍認可。

    經過不懈努力,黑山縣的非典疫情總算得到控制。面對這一成績,陸一偉並沒有沾沾自喜。因為嚴步高的失誤,已經在省領導面前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要想消除,並不那麼容易。

    如何將黑山縣走出當前的黑暗困境,如何讓領導改變看法,陸一偉想了很多,卻始終想不到好的主意。

    就在他苦思冥想時,辦公桌的一旁的報紙讓他來了靈感。對!還得靠輿論造勢。領導平時靠什麼了解基層的工作,還不是通過新聞媒體?如果能撰寫一篇高質量的文章,讓領導看到黑山縣在努力,說不定能扭轉乾坤,還能進一步提高聲譽。

    想到此,陸一偉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他不打算在《西江日報》造勢,要整就整的動靜大點,直接到國家級報刊刊登。能幫這個忙的,當下也只有蘇蒙了。

    事不宜遲,陸一偉立馬聯繫蘇蒙。

    蘇蒙得知情況后,很樂意出手相助。放下手邊的一切工作,火速趕往黑山縣。

    上次因為與鄰省爭水一事,蘇蒙功不可沒。要是沒有她,估計都不會得到妥善解決。事後,雖有調查組專門調查是誰把這事捅出去的,但最後不了了之。

    兩人再次見面,多少有些尷尬。

    上次烏鎮一別,蘇蒙徹底傷心。她發誓,以後再不會與陸一偉見面。可接到他的電話,身不由主,鬼使神差地趕了過來。畢竟四五年的感情,不是說忘就能忘掉的。

    蘇蒙雖在京城,但陸一偉的一舉一動她都了如指掌。得知他榮升后,很想第一時間打電話道賀,最終還是忍住了。

    兩人寒暄了一會,陸一偉直截了當道:「蘇蒙,我需要你的幫助。」

    在了解情況后,蘇懞直言不諱道:「黑山縣抗擊非典的案例並不典型,而且湧現出來的感人事迹也不多,這個稿件不好寫啊。」

    陸一偉道:「這種事對於你們記者來說是小菜一碟,看你們怎麼寫了。只要能讓領導改變對黑山縣看法,我就心滿意足了。你放心,報酬一定豐厚。」

    蘇蒙撇嘴道:「你以為我真那麼缺錢嗎?要是為了錢,我才不來這鬼地方呢。」

    陸一偉說了一通好話,蘇蒙才勉強地道:「好吧,我試試吧。你多久要?」

    「越快越好,如果能明天發出去最好了。」

    蘇蒙差點噎著,道:「你真把我當神仙了,再快一天也寫不好啊。就算寫好,報社也不一定能排上啊。」

    「那要多久?」

    「最快後天。」

    「好,我可以等。」陸一偉道:「蘇蒙,這篇稿子意義非同尋常,我可以隻字不提,但你要把市委郭書記重點提一提。另外,我希望刊登到人民日報上。」

    「什麼?」蘇蒙瞪大眼睛道:「一偉,你開玩笑吧?我那有那麼大的能耐。要不要再上上中央電視台?」

    陸一偉很認真地道:「蘇蒙,雖然你們的報紙有一定影響力,但人民日報的份量可想而知。一旦登上去,各大網站都會轉載,西江日報更不用說了,我要得就是這一效果。所以,不管你想什麼辦法都要幫這個忙,需要錢通融直接說。如果能上了央視,那我就更感激不盡了,呵呵。」

    「想的美!」蘇蒙深思了一會道:「一偉,這個確實有一定難度,我試試吧,但不敢保證一定能成。」

    「好,不管事情成不成我都會感激你。」

    蘇蒙眼珠子一轉道:「你打算怎麼感謝我?」

    「呃……你說吧。」陸一偉躲避眼神道。

    蘇蒙看著陸一偉難為情的樣子,撲哧一笑道:「瞧你那傻樣,和你開玩笑的,別當真。」

    三天後,蘇蒙打來電話道:「明天人民日報的二版。」

    第二天,陸一偉迫不及待地拿到人民日報,果不其然,一篇《大山裡的感動——記西江省黑山縣抗擊非典側記》的文章赫然出現在上面。

    接下來幾天,這篇文章被各大媒體紛紛轉載,《西江日報》更是用頭版頭條轉載,黑山縣一下子在全國出了名。很快,一些記者爭相趕來,要對黑山縣抗擊非典進行深度挖掘。

    省里的領導也下來視察了,併當面評價黑山縣各項工作做得好,要在全省進行大力推廣。

    陸一偉這一步棋為黑山縣挽回了聲譽,同時也給郭金柱緩解了壓力。

    到了六月底,隨著世界衛生組織解除中國非典疫區的警告,黑山縣的抗擊非典就此全面結束……

    與此同時,高考成績揭曉。黑山縣達一本線23人,二本線89人,其中,淮生中學復讀班有30人全部達線。更有甚者,有兩名達到清華線。這一成績,讓陸一偉的聲譽在黑山縣得到空前提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