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72字體大小: A+
     

    「陸書記,我們上去吧,樓上還等著開會呢。」縣委辦主任呂天明站在一旁道,還不忘把陸一偉身上的煙灰輕輕拍掉。

    陸一偉望著遠處的車影,揮了揮手道:「讓同志們散了吧,今天不開了。」說完,對吳世勛道:「吳縣長,走,去我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吳世勛還處於夢遊狀態。一晚上時間,就來了一次人生大轉折,直接從紀委書記蹦到縣長的位置上,做夢都不敢想。然而,一切已成為事實。

    吳世勛親自為陸一偉點燃煙,道:「陸書記,今天早上郭書記和我談話時把情況都說了,真心感謝!」

    陸一偉此時哪有心思談這些,擺擺手道:「吳縣長,現在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面對黑山縣當前的情況你有什麼想法?」

    吳世勛雖不過問縣裡的事,但情況了如指掌。道:「我認為當下應該做兩件事,一是想盡一切辦法控制疫情,一是不惜一切代價搶救病人。」

    陸一偉點點頭道:「有沒有具體的舉措?」

    吳世勛道:「小王村的形勢已經告急,如果再不及時控制,後果不堪設想。我建議將該村立刻封鎖管理。第一,將通往外界的道路全部切斷,在危險未消除之前不準任何人進出。第二,調動公安、武警戰士將該村圍起來,五步一崗,十步一哨,把小王村箍成鐵桶,連只蒼蠅也飛不出去。第三,緊急調配一批物資,至少要保證該村半個月的生活問題。第四,開展防疫工作,24小時不間斷消毒清潔,並設立隔離區,對疑似病例進行隔離觀察,要是沒有問題再放出來。」

    吳世勛的辦法具有可操作性,陸一偉頻頻點頭道:「好,就按你說的辦。咱倆來分個工,你主要負責控制疫情,我負責搶救轉移病人,怎麼樣?」

    「可以。」吳世勛信心滿滿地道。

    關於控制疫情,陸一偉其實早有想法。接著道:「除了小王村,你還要做以下工作:一,從即日起,全縣中小學全部放假,何時開學另行通知。二,全縣所有娛樂場所及人員密集型場館全部關停,如果有人不服從,直接讓工商、公安查封。三,對全縣所有交通路口進行24小時管制,只准出,不準進,尤其是要外出務工返鄉人員進行防範。如果一定要返鄉,劃出一塊指定場所,密切監控兩天平安無事後才能自由。必要時,直接把路給挖斷。四,從今天開始,讓紀委幹部全部下鄉督查,對工作不力,落實不力的黨員幹部就地免職,對工作積極,表現良好的可以大膽任用。」

    吳世勛沒想到陸一偉手段如此強硬,有些擔心地道:「陸書記,學校放假可以,但關停娛樂場所是不是有些太嚴厲苛刻了?」

    「一點都不苛刻!」陸一偉冷靜地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如果再有人感染,我們那承擔得起責任?郭書記說了,三天內控制疫情,這肯定不可能完成,但我們必須拿出十二分精神來應對疫情,就按照我說得做。另外,待會你過問下財政局,看看縣財政還有多少錢,先拿出500萬撥給衛生部門。」

    「好,我馬上去落實。」

    吳世勛進入角色很快,完全適應縣長的位置。走出陸一偉辦公室后,迅速安排政府辦通知相關單位召開會議。

    陸一偉沒有吳世勛經驗豐富,一時間轉換不過角色,甚至有些如坐針氈。但郭金柱把這個擔子壓給他,硬著頭皮也得在前面頂著。

    范榮奎來電話了。他並沒有像其他人道喜,反而擔憂地道:「一偉,誰讓你答應郭金柱了?黑山縣如今這形勢是你能把控得了的嗎?稍有不慎,一切矛頭就對準了你,到時候你能躲得了嗎?」

    陸一偉心平氣和地道:「爸,既然郭書記信任我,我就得拿下來。借這次機會,我也正好鍛煉一下。我雖然沒有十足把握能夠控制住,但只要措施得當,行動快速,物資到位,應該問題不大。」

    「魯莽!你還是太年輕啊,唉。」范榮奎嘆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事到如今,已經不可能改變局勢,陸一偉是自己的女婿,無論如何都得幫一把,道:「既然如此,我不能坐視不管。我現在馬上再組織一批專家前往黑山縣,再調配一批醫藥品和醫療器械一併帶過去,你好自為之吧。」說完,掛斷了電話。

    關鍵時刻還得靠自己人,陸一偉側頭笑笑,把手機放在辦公桌上。

    「小康!」陸一偉大聲喊了一聲。

    此時,趙小康正在門口候著,隨時等著陸一偉召喚。得知陸一偉主持工作后,異常激動,他知道此舉意味著什麼。一時間,在縣委辦排具末位的趙小康一下子成了「頭牌」。

    「陸書記,您找我?」雖然面對是同一個人,但對方的身份已經轉變,以前講話可以隨便,現在不行了。趙小康說話時聲音有些顫抖。

    「通知宣傳部宋德福,政府趙建成,政法委馬天良,公安局孟虎斌,現在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好,我馬上去。」趙小康馬上往外跑。

    「等等!」陸一偉又想起了什麼,道:「你再通知衛生局郭曉峰也過來,待會讓他們一個個進來,你在門口候著。」

    「好。」

    等待得過程是漫長的,陸一偉備受煎熬,忐忑不安。這是他真正意義上以主持縣委工作的身份與部下見面,下面的人服氣不服氣,配合不配合,答案馬上揭曉。

    宣傳部長宋德福第一個趕到,進門就抱拳祝賀。由於對方在黑山縣資歷最高,又是本地人,陸一偉親自起身迎接。宋德福見陸一偉如此態度,誠惶誠恐連連道:「陸書記,您太客氣了。」

    坐定,陸一偉謙虛地道:「宋部長,我作為晚輩,理所應當尊敬你,在你面前我始終是小學生。」

    宋德福16歲就參加工作,熬了一輩子最後混了個宣傳部長,這屆幹完就到了退休的年紀了,也算是功德圓滿了。此人表面上嘻嘻哈哈,不過問時事,但心裡跟明鏡似的,對黑山官場一清二楚。他分管著不痛不癢的部門,長此以往人們忘記了他的存在,只知道他是個宣傳部長,僅此而已。

    陸一偉想要坐穩位子,必須要把宋德福拉攏過來,得到他的支持。如果沒有他的支持,這個位置終究是坐不穩的。作為黑山縣元老級人物,宋德福表面看沒本事,實則背後掌握著一股神秘力量,能直接影響黑山官場局勢。即便是飛揚跋扈的郭振彪,都不敢得罪他。

    宋德福是文人出身,各類篇目時常見諸報端,其書法作品在整個西江省都小有名氣。因為他的文與才,得到大批文藝工作者的擁護和追捧。

    前車之鑒,歷史證明,不論在哪個朝代都不能得罪文人。文人讀書多,時常愛發牢騷,架不住那天給你寫黑帖,讓你防不勝防。另外,文人氣節高,心眼小,得罪他們沒好下場。宋德福作為黑山縣文壇領袖,得到他的支持無疑堵住了部分人的嘴。

    此外,宋德福還是離退休老幹部的精神領袖,這一群體絕不能忽視。換句話說,只要這部分人支持陸一偉,其他人可以不管,其能量大得驚人。他們手中不僅掌握著本縣官場的資源,而且在外都培養了不少才幹,他們一句話,地動山搖。

    還有,宣傳輿論工作是干好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陸一偉歷來重視宣傳工作。所以,他無論如何都得拿下宋德福。

    對於陸一偉,宋德福印象並不深,只知道他是個掛職幹部,結束后就調走了。萬萬沒想到一下子成為黑山縣的一把手,讓他始料未及。不過得知他與市委書記郭金柱是老鄉后,一切都清楚了。

    總體來說,宋德福對陸一偉印象還不錯,至少沒有到了討厭的程度。

    宋德福笑笑道:「你年輕有為,工作能力強,先前做得一些事在群眾中口碑很好,尤其是整合教育資源,得到很大一部分人的讚許。此番市裡審時度勢讓你主持縣委工作,是非常正確的選擇,我堅決服從上級組織的安排。」

    宋德福有此態度,陸一偉放鬆了許多。道:「宋部長能夠支持陸某,不甚感激。然而,臨危受命,情況緊急,我有些力不從心啊。」

    宋德福眼珠子轉了一圈,直截了當道:「陸書記請說,需要我為您做點什麼?」

    宋德福果然是聰明人,一點就透。陸一偉也不兜圈子,直接道:「近兩天,社會上謠言四起,以訛傳訛,故意把非典疫情妖魔化,鬧得群眾人心惶惶,這樣下去十分危險。我希望你能把好宣傳口,利用電視台、報紙等多種平台積極正面引導宣傳。比如說電視台,是全縣群眾最直接的了解窗口,我建議開通個專欄,每日定時發布信息。而發布信息的人,希望你來做。」

    宋德福想了一會道:「陸書記,讓我來發布信息有些不合適吧?」

    「完全合適。」陸一偉堅定地道:「您德高望重,基本上全縣人民都認識你,你說一句話比任何人都管用,所以……」

    宋德福躊躇良久,道:「那好吧。」

    宋德福的態度讓陸一偉很是欣慰,站起來動情地道:「宋部長,黑山縣能不能成功挺過這一關,離不開你的大力支持,我謝謝你了。」

    宋德福微微頜首,握手道:「陸書記客氣了,說謝謝的應該是我。黑山縣是我的家鄉,家鄉出了這麼大的事我不站出來誰站出來。讓我們攜手共濟,共同應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

    宋德福走後,陸一偉鬆了口氣。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的,至少在應對疫情面前能夠認清形勢。

    政法委書記馬天良進來了。進來后早早撅著屁股伸出雙手,臉上堆滿笑容道:「陸書記,您能在這個當口站出來主持工作,是黑山人民的大幸啊。」

    馬天良屬於那種見風使舵之人,不管對方是誰,有奶便是娘。對於這種人,陸一偉壓根看不起。但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不能因喜好而延誤時機。

    陸一偉沒有過多客套,道:「馬書記,當前的情況你也知道了,形勢不容樂觀,給全縣治安帶來很大壓力。從現在起,我希望你能調動全縣所有公檢法司執法隊伍,積極投身到這場戰役當中來。」

    馬天良頻頻點頭道:「這沒問題,我待會就開會安排。」

    「要注意這麼幾個細節。」陸一偉叮囑道:「所有娛樂場所必須在今晚之前全部關停,這事我已經交代吳縣長了,你要積極配合。此外,每個路口都要安排三到五名警察把守,而且要實行24小時巡邏制度。對於破壞治安的或不服從管理的,直接拘留,絕不姑息。」

    聽到這事,馬天良犯難了。要知道,黑山縣主要的娛樂場所是張東子開的,關停他的門店這不要命嘛。支支吾吾道:「陸書記,全部關嗎?」

    「對,必須全關。」陸一偉決絕地道。

    「呃……好吧。」馬天良猶豫地點了點頭。

    馬天良走後,趙小康進來道:「陸書記,趙縣長和孟局長在政府會議室開會,他們開完會馬上過來。衛生局郭局長過來了。」

    「哦,讓他進來。」

    郭曉峰滿頭大汗進來了。厚厚的眼鏡片掩飾不了他的緊張,像犯了錯誤的孩子似的怯怯站在那裡,支吾道:「陸書記,我……」

    「先坐吧。」陸一偉指了指沙發,順手丟過去一根煙,以這種方式抑制他的緊張情緒。

    郭曉峰不敢點煙,神情慌張地道:「陸書記,對於這次非典疫情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願意接受縣委的處分。」

    陸一偉擺擺手道:「這事不怨你,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得緊張起來,不僅要抓好防疫工作,還要積極配合省里的專家做好醫治工作。剛才,我和吳縣長說了,給你專門撥了500萬元用於此次抗擊非典,錢不夠還可以追加,但必須用到刀刃上,聽明白沒有?」

    郭曉峰一邊擦汗一邊點頭道:「謝謝陸書記,我定會不懈努力,做好各項工作。」

    「嗯。」陸一偉轉念道:「我有個想法,針對非典病人的特殊性,我不建議在縣醫院接受治療,以防傳染到社會中。何況縣醫院病房緊張,已經遠遠不能滿足需求。所以,我建議把東關鎮衛生院全部騰出來,專門接受接診醫治非典病人。」

    「好好好,這個意見好。」郭曉峰連忙道:「我馬上回去安排,爭取兩三天內完成。」

    「兩三天太遲,我們等不及。」陸一偉心切地道:「最遲明天早上將病人全部轉移,到時候我會過去察看。」

    「這……」郭曉峰為難了,但領導發話了,他又不得不聽,道:「好,我馬上去落實。」

    一通談話結束后,已經快中午。昨晚一晚沒睡,陸一偉一直沒有困意。而此刻,困意突然襲來,連眼皮都抬不起來。

    他回到卧室,剛挨著枕頭就睡著了。等他醒來后,已經天黑。

    此時此刻,全縣各級單位部門都按照縣委縣府的指示精神積極地行動起來,誰都不敢在這個當口掉鏈子,嚴步高和靳榮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陸一偉起床洗了把臉,坐到辦公桌前點燃一支煙,腦袋又在快速運轉中。

    人人都想當領導,可真把你放到那個位置上,操不完的心,且容你絲毫大意。黑山縣在省里掛了號,能不能成功控制直接影響自己的前途,同時關乎郭金柱的前途。可以說,郭金柱把賭注都押到了陸一偉身上。

    面對這麼大的壓力,陸一偉心裡完全沒底。但事情到了這一步,只能前進。

    這時,趙小康敲門進來了。

    「陸書記,您醒來了啊。」趙小康關心地道:「下午吳縣長過來了,看到您在休息就沒打擾。」

    「哦,以後遇到這種情況就叫醒我。」陸一偉不敢延誤時機,為自己的行為而深感自責。

    「嗯,知道了,晚飯已經好了,您先吃點吧。」

    陸一偉這時才覺得肚子餓。起身活動了下道:「走,我們一起去。」

    機關食堂是縣委大樓後院,陸一偉進去后所有吃飯的人都紛紛站起來行注目禮。要在往日,頂多坐在那裡點點頭。

    陸一偉在往常的桌子前坐下,趙小康過來道:「陸書記,您的飯菜在包廂。」

    陸一偉沒那麼多講究,道:「就在這裡吃吧,那兒都一樣。」

    趙小康小聲提醒道:「陸書記,您在這裡吃飯,其他人也不自在啊。」

    陸一偉抬頭掃了一眼,大廳里的氣氛確實有些不尋常,個個低頭不語埋頭吃飯。以前說說笑笑,侃天侃地,時不時還和他開玩笑。今日一切都變了。

    「好吧。」陸一偉扶著桌子站起來進了包廂。

    飯菜比起從前都變了,讓他切身體會到權力的魔力。

    「吳縣長那邊怎麼樣了?」陸一偉一邊吃飯一邊問道。

    趙小康道:「吳縣長今天上午開完會後就到了小王村坐鎮指揮,我下午的時候過去看了下,公安幹警和防疫人員已經全部到位,進村路口設了卡口,進去都要登記,而且要量體溫。另外,村裡的學校也騰出來了,吳縣長把疑似病例都轉移到學校了。」

    「哦。」陸一偉沒想到吳世勛行動如此迅速,看來這步棋走對了。此前對吳世勛的了解,僅僅停留在表面上,而在實踐中觀察,又是一種層面。

    趙小康小心翼翼地道:「有件事不知該說不該說。」

    「說,別吞吞吐吐的。」

    「今天下午,吳縣長把東關鎮鎮長給停職了……」

    「哦。」陸一偉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道:「還有什麼?」

    「還有,就在剛才不久,張東子和公安局孟局長吵了一架,差點沒打起來。」

    「嗯?」陸一偉放下碗筷道:「因為關停娛樂場所一事嗎?」

    「嗯,應該是。」

    陸一偉扒拉著匆匆吃完飯,起身道:「走,我們現在去看看。」

    上了街,陸一偉遠遠地就看到太陽娛樂城門口圍著一大群人。走近一看,娛樂城的工作人員站成一排與公安民警對峙著,現場的氣氛異常緊張。

    陸一偉正準備下車,又返了回來。在車裡足足看了十幾分鐘后,掏出手機打給了張東子。

    「你在哪?」陸一偉直截了當問道。

    張東子並沒有因為陸一偉升遷而怕他,反而氣憤地道:「陸書記,你也欺人太甚了吧,不能因為非典影響我正常生意,造成的損失誰來給我承擔?」

    「我承擔。」陸一偉果斷地道。

    張東子一愣,他沒想到對方會如此回答,過了一會兒道:「敢問陸書記怎麼承擔?」

    陸一偉道:「東子,咱倆都是爽快人,就不要兜圈子了。關停娛樂場所的指令是我下達的,主要是為了應對當前的緊迫形勢,還希望你積極配合,等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至於怎麼承擔,欠你一個人情夠嗎?」

    張東子對陸一偉的印象並不差,思索許久道:「既然陸書記這麼說,我也沒話說。不過,我希望你把你的人撤下去,不要耀武揚威的,給誰看呢。」

    鑒於張東子是深厚背景,陸一偉沒與他計較,道:「好,等非典結束了我設宴款待你。」

    「客氣了。」

    掛了電話,陸一偉對趙小康道:「你現在給孟局長打電話,讓他把人全部撤走。」

    不一會兒,公安幹警陸續撤走。陸一偉沿著縣城主幹道走了一圈,大部分娛樂場所都已關閉。空蕩蕩的街頭如同一座空城,恐怖的氣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就連昏暗的路燈都顯得十分蕭瑟。

    正準備趕往小王村時,陸一偉接到衛生局局長郭曉峰的電話:「陸書記,告訴你個不幸的消息,又死了兩個。」

    聽到這一消息,陸一偉瞬間頭皮發麻,讓李二毛掉頭,快速往縣醫院趕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