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8字體大小: A+
     

    黑山縣人民醫院,恐怖的讓人窒息。

    隨著發熱病人的增多,幾乎所有的醫生都抽調到發熱門診,就連婦產科的醫生也沒放過。醫生如此,病人更加驚慌,一些病人提前出院或轉院,生怕傳染上。包括馬上要生產的孕婦都出院回家了。一時間,醫院除了醫生外,就剩下發熱病人。

    面對這一形勢,醫院的醫生如同第一次吃螃蟹,誰都沒經歷過,壓根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只能按照一般的發熱咳嗽醫治。也有部分有經驗的醫生了解病變原理,無非是身體里的免疫細胞降低,不知名的病毒在瘋狂反擊。要想醫治,只能依靠大量的抗生素不斷注入體內。然而,現有抗生素對這種病毒根本不起作用。

    不僅是黑山縣,包括全國各地都在緊張等待著新抗生素的發明。而在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里,鍾南山博士正在爭分奪秒地研製新葯。

    醫生也被感染了。這一消息發出來后,嚴步高恐慌得站都站不起來。其實他也意識到前期準備工作不到位,如果早點上報市裡,或許就不會如此被動了。即便將來追究責任,不過是問責。而現在成了這個樣子,追悔莫及。

    嚴步高實在沒辦法了,匆忙來到陸一偉辦公室,哆嗦地道:「一偉,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陸一偉一直冷眼觀察,對嚴步高的做法近乎絕望。他想著做一些事,可自己不是一把手,即便發號施令誰會聽?

    看著眼前的嚴步高,陸一偉恨得直咬牙。但事已至此,說什麼也沒用了。勸說道:「嚴書記,我們真的耽擱不起了,救人要緊,請您務必向市裡彙報吧。」

    嚴步高坐在沙發上雙股打顫,夾煙的手指都端不穩,思考足足有十多分鐘,他眼睛一閉道:「不行,我和郭書記保證過的,一定會確保黑山平安無事。現在一下子冒出這麼多病例,你讓怎麼交待?」

    「嚴書記!」陸一偉真坐不住了,站起來近乎死死地盯著他道:「都到了啥時候了,你還顧及臉面和尊嚴,如果拖延下去,死亡的不是九個,甚至是九十個,九百個,到時候你覺得還能包住火嗎?」

    「你怎麼非要逼我呢!」嚴步高把煙頭掐滅,用手掄了掄凌亂的頭髮道:「一偉,你不在我這個位置上你體會不到我的心情,我面對的不僅是郭書記,而是全國上下。你也知道,這兩天記者四處活躍,要是把這事捅出去,我就成了歷史罪人了啊。」

    陸一偉冷笑,說了半天還是顧及臉面,道:「嚴書記,如果你執意如此,我真不能聽你的了,我要立馬向郭書記彙報。」說著,拿起辦公桌上電話。

    「慢著!」嚴步高眼疾手快起身摁住電話,道:「一偉,你別打,我們還有時間,還有機會,你聽我說兩句好嗎?」

    陸一偉鬆開了手,坐在椅子上。

    「一偉,你岳父是衛生廳副廳長,又是此次全省抗擊非典的副總指揮,想必他有好的主意。」嚴步高道:「你現在馬上回省里去見見范廳長,讓他務必派遣一支小分隊到我們黑山縣,來支援挽救局面。現在除了他沒人能救得了我們。」

    「可以。」陸一偉起身毫不猶豫道:「我現在就回省里。」

    「慢著!」嚴步高拉住陸一偉,飄忽不定的眼神似乎在暗示什麼,道:「一偉,有些話我剛才已經說了,我不希望把這事的範圍擴大,所以……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陸一偉簡直無語,道:「嚴書記,我岳父知道了,你覺得能替你保守秘密嗎?何況他是此次行動的負責人之一,能替你包庇嗎?」

    「一偉!」嚴步高有些生氣了,道:「你怎麼不理解我的苦心呢。換句話說,如果我被拉下水了,你臉上也無光啊。所以,這事你要多動動腦子,辦得巧妙一些。」

    「好了,我知道了。」

    「要不要開我的車去?我的車好點。」

    「不用了。」

    此時此刻,用爭分奪秒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黑山縣的形勢越來越嚴峻,絲毫不亞於重災區平康市。

    李二毛知道陸一偉心裡著急,幾乎一路以120邁的速度在土路上狂飆,顛得五臟六腑都快出來了。

    路上,陸一偉幾次給范榮奎打電話。而他的電話如同熱線電話似的,一直處於通話中,壓根打不進去。無奈之下,陸一偉到了江東市,直奔衛生廳。可到了廳里,壓根不見范榮奎的身影。

    衛生廳也亂成了一鍋粥,所有人都面色凝重,行色匆匆,彼此連說話的時間都沒有。陸一偉問了好幾個人,都不知道範榮奎的去向。

    陸一偉又打了幾個電話,還是打不進去。實在沒辦法了,他打給張志遠詢問情況。

    果不其然,范榮奎此時正在平康市指導工作。事不宜遲,陸一偉立馬趕往平康市。

    平康市已經全城戒嚴,所有入口處都設有卡口,如果沒有通行證,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去。再次打給張志遠,一番通融后,陸一偉總算順利進入。

    街上的景象讓陸一偉大吃一驚。昔日熱鬧繁華的街道如今空無一人,幾乎所有的店面都大門緊閉,空曠的街道上連個人影都看不到,更別說車輛了。偶遇一兩人,還是戴著口罩急匆匆快步行走。一些全副武裝穿著白大褂的人背著葯壺到處噴洒,一個死角都不放過。

    路過一個路口時,白大褂將陸一偉的車攔了下來。開門二話不說直接噴了一股難聞的消毒水,又關上門去了下一輛車。

    到了市委大院,陸一偉又被攔了下來。幾番解釋才算放行。

    此時,范榮奎在市委五樓會議室開會,陸一偉只好在走廊里等候。等了足足有兩個多小時,會議完全沒有開完的跡象。

    不能再等了,陸一偉悄悄推開後門,找了處座位坐下來。

    「同志們,就在今天早上,省委章書記和趙省長一再叮囑,平康市是我們西江省防疫的第一道防線,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垮。所以,我們全市上下領導幹部務必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想盡一切辦法,不惜一切代價把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打贏……」

    范榮奎在主席台上滔滔不絕講著,看到了陸一偉從後門進來。心裡咯噔一下,以為是家裡發生什麼事情了,但他盡量保持心態,把該講的話講完。

    散會後,范榮奎與市裡的主要領導交頭接耳一番,給了陸一偉個眼色,急匆匆往樓下走去。

    在一處僻靜地,范榮奎一面凝重問道:「一偉,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是不是家裡……」

    「爸,不是家裡的事,而是黑山縣的……」陸一偉急切地道。

    「黑山縣怎麼了?」范榮奎似乎意識到什麼。

    陸一偉把大致講了一遍。

    「啊?你說什麼?」范榮奎驚訝地張大嘴巴道:「已經出現了30多例?我的天哪!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不早彙報?」

    陸一偉憤憤地道:「這都怪黑山縣的那幫昏官,為了保住官位啥都不管了。」

    「你呢,你怎麼也跟著他們隱瞞?」范榮奎生氣地道:「一偉,這不是一次簡簡單單的疫情,已經提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在這個當口,誰敢欺瞞那是犯政治錯誤的,你怎麼也糊塗了啊。」

    陸一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低頭不語。

    「不能等了!」范榮奎當機立斷,道:「我立馬向趙省長彙報此事。」說完,掏出手機打電話。

    陸一偉一把拉住道:「爸,我知道我做得不對,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應該積極想對策。你這一個電話打過去,不止是黑山縣倒霉,就連整個西州市都會牽連啊。」

    范榮奎愣著看了一會,把手機放下道:「一偉,你讓我怎麼做?」

    「當務之急,我需要您調遣一批專家進駐黑山縣,先把疫情控制住再說。」

    范榮奎有些無奈道:「一偉,我雖然是副總指揮,但調動人員的權力在趙省長手裡啊。如果他不放話,我哪有這個權力。再說了,省里的專家壓根不夠用,這都是從京城調過來的。要真想派遣專家去,必須得驚動趙省長。」

    「啊?」陸一偉兩眼一黑,道:「爸,難道真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范榮奎搖搖頭道:「一偉,你是一名黨員,又是一名領導幹部,到了這個當口,就應該保持高度的政治覺悟,切不能以個人私利而損傷群眾的利益。返回來說,這種事你能包得住嗎?即便是今天能隱瞞,明天呢,後天呢?省里遲早會知道。而且,如果不早點採取措施,後果不堪設想啊。」

    一席話,讓陸一偉從夢中驚醒了。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什麼,是為了保住嚴步高的官位,還是替黑山縣的群眾著想?如果延誤了時機,自己和嚴步高又有什麼兩樣,一樣會成為黑山縣的歷史罪人。

    范榮奎見陸一偉在思考,拿起手機打給了省長趙昆生……



    上一頁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