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2字體大小: A+
     

    從潘成軍房間出來,陸一偉走進李海東的宿舍。

    李海東晚上喝得不少,臉紅脖子粗躺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看電視,心思完全在隔壁,迫切想知道他們在談什麼,幾次想過去偷聽,但還是忍住了。

    「陸哥,快坐!」陸一偉進來后,李海東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儘管沙發上沒有灰塵還是用手拍了拍,咧著嘴巴傻笑。

    陸一偉一臉凝重坐下來,點上煙盯著李海東。他還沒有從潘成軍離去的事中緩過神來,心裡七上八下,五味雜陳。

    被陸一偉盯著,李海東極其不自然。以為潘成軍把他做下的事都講出來了,心裡盤算著如何解釋。

    「陸哥,你喝茶!」李海東小心翼翼地把茶杯端過去,道:「我知道我有些事做得不好,你要是心裡有氣就罵我兩句吧,打也成。」

    陸一偉回過神來,長吐了一口氣道:「海東,老潘要走了。」

    「啊?怎麼會這樣?」聽到潘成軍要走的消息,李海東心中竊喜,不過還是裝出驚訝的樣子道:「陸哥,老潘可不能走啊,他要走了煤礦怎麼辦?」

    陸一偉無奈地搖搖頭道:「我也是這麼說,但他老母親病重,我不能不近人情強行挽留啊,唉!」

    「是這是啊,好說!」李海東輕鬆地道:「我明天就去一趟福建,把他母親接過來就行了。」

    「算了吧。」陸一偉嘆氣道:「老潘想敬一敬孝道,咱不能不仁義,由他去吧。至於煤礦的事,容我好好想想。」

    李海東心裡一緊,有些慌神。陸一偉說好好想想,而不是直接交給他管理,說明對他還是不放心。違心地道:「陸哥,要我看還不如你回來干呢。」

    「開什麼玩笑,你覺得我能抽出身嗎?」陸一偉道:「老潘要走了,咱不能忘恩負義,以煤礦的名義送他個東西,算作獎勵吧。你覺得送什麼好?」

    李海東心裡酸酸的。他知道除了工資以外,還有額外獎勵,具體多少不清楚,但肯定不低。現在又要送東西,到底誰才是你的兄弟?想歸想,嘴上道:「是該送個東西,你看多少價位的?」

    「錢多錢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陸一偉道。

    李海東想了一圈也不知道送什麼,道:「要不給他買輛轎車?」

    「這個也可以。」陸一偉點頭道:「不知他會不會喜歡。」

    李海東道:「要我說,老潘不在乎什麼禮物,他現在迫切需要個老娘們,四十好幾的人了還單著,總歸不是事吧。」

    李海東的話說到點子上,不過陸一偉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他記得老潘說過有個女兒,如果推算下來現在有二十多歲了,至今杳無音訊。如果能把他女兒找到,或許是贈予他最大的禮物。可天下如此之大,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即使困難,陸一偉決定試一把。道:「海東,老潘和你提過他女兒嗎?」

    「提過!」李海東道:「老潘一喝醉酒就和我說他女兒有多好多漂亮,都快十年未見了,我估計他連模樣都記不起來了。」

    「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這……不清楚。」李海東道:「不過我記得他身上有一張他女兒小時候的照片。」

    「哦。」陸一偉記在了心裡。

    過一會兒,陸一偉道:「煤礦馬上要停產了,過兩天老潘又要走,在找不到合適人選時,煤礦的一切事務就交給你打理吧。」

    聽到此,李海東頓時眉飛色舞,佯裝難為情道:「陸哥,我不懂啊。」

    「那你這兩年跟著老潘學了什麼,就學會花天酒地,抽煙喝酒?」陸一偉有些生氣地道。

    「那好吧。」李海東「勉強」同意道:「陸哥,你也知道,我沒文化,處理些日常事務還可以,拉關係交際也沒問題,但涉及到寫寫畫畫就不行了。你得找個人幫襯著我啊。」

    「嗯。我會考慮的。」陸一偉一般情況下不願意以教訓的口吻與李海東說話,但把這麼大的攤子交給他,必要的話不得不說。道:「海東,讓你管理煤礦,是對你十足的信任。我不求你能賺多少錢,但求安穩就行。煤礦安全必須得抓緊,要是出一起事故,我們擔不起責任啊。」

    「另外,你以後稍微低調些,別一副弔兒郎當樣子充當大款。還有,少和你那些狐朋狗友鬼混,靜下心來多多學習。你要知道,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止代表你,還要顧及到我的顏面。」

    對於陸一偉的苦口婆心,李海東表面點頭答應,心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行了!」陸一偉道:「多餘的話我不說了,你跟了我這麼長時間了,應該知道我的脾性。只要你好好乾,我絕不會虧待你。要是你敢有什麼想法,乘早打消。」

    聽到這話,李海東有些不樂意了,道:「陸哥,我對你一直以來都是忠心耿耿,絕無二心,我怎麼可能會有其他想法呢。」

    「這樣最好!」陸一偉道:「我提前給你打個預防針,有些話還是說在前面得好。」說完,從口袋裡取出一張銀行卡丟給他道:「這裡面有四十萬,除了工資給你補齊一百萬。拿了錢回去交給梅佳,別花到窯姐身上。」

    李海東接過卡,呲牙咧嘴道:「放心吧,我過兩天回去就交給她。那老潘那裡……」

    聽到李海東打聽老潘的情況,陸一偉道:「這麼和你說吧,他沒有你多。」

    「真的?太好了。」李海東要得就是這效果。不過冷靜一想,這不玩我了吧,老潘能比自己少?開什麼玩笑。

    當晚,陸一偉住在了礦上,第二天一早準備回一趟家。臨走時,他和老潘要走了女兒的照片,並答應過兩天親自送他回家。

    回到家中,陸玲正好在家,一家人圍著滿了一周歲的外甥豆豆哈哈直樂。

    「哥,你回來了啊。」陸玲起身問道。

    陸一偉疲憊地往沙發上一趟,看著外甥道:「豆豆是不是要過生日了?」

    「謝謝您還記得你外甥。」陸玲揶揄道:「豆豆大前天過得生日,我要給你打電話,爸不讓,說你工作忙,我就納悶了,大冬天的有什麼好忙的。」

    陸一偉一拍腦門道:「你瞧我這記性。」說著,把外甥抱起來親了兩口道:「豆豆,你別怪舅舅啊,待會就出去給你買個大大的禮物。」

    母親劉翠蘭看著陸一偉,問道:「春芳是不是快生了?你也是,這裡才是她的家,啥時候把她帶回來我伺候她兩天。」

    「對呀!」陸衛國附和道:「春芳她爸媽都有工作,我們倆都是閑人,接回來吧。」

    「行!」陸一偉道:「完了問問她。她的意思是想在江東的醫院生孩子,回來了不方便。」

    「現在的醫學這麼發達了,在哪生不都一樣?」劉翠蘭道:「你以為我們那會,生孩子那去什麼醫院。我生你的時候還在地里幹活呢,肚子疼了趕緊往家裡跑,還沒回家都生出來了。」

    「都啥年代了,說這些幹嘛?」陸衛國埋怨道:「以前是家裡窮沒有那條件。現在條件好了,那能讓我孫子受委屈。這樣吧,讓春芳回來住幾天,等快生了再送回去。」

    「鐘鳴呢?」陸一偉不想與父母探討這些,轉移話題問道。

    陸玲道:「他舅舅出國了,這兩天他在度假山莊那邊盯著呢。」

    「哦,那你婆婆呢?」

    「她呀,和你一樣是工作狂,一天到晚不著家,我都快一個星期沒見著她了。」陸玲道:「怎麼,你找她有事?」

    「是有點事。」

    「那我打電話問問?」

    「行。」

    過了一會兒,陸玲打完電話道:「她現在在市政府辦公室呢,說讓你過去找她。」

    東州市委市政府合署辦公,都在一個大院里。應該說,東州市委大院是全省最氣派奢華的。佔地幾百畝,形成了龐大的建築群。

    院子中央是一棟20多層的歐式風格的主辦公樓,四周配建較低的辦公樓如同眾星捧月般,凸顯權力的象徵。而主樓前方是一條寬敞無比的大道,兩邊綠樹蔥蘢,雖是冬天,依然可見春天的影子。走在上面,如同步入主會場的星光大道,不自覺有一種自豪感。

    大樓下方卧著一塊巨石,上面用朱紅寫著「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儘管風吹日晒,但五個大字依然猩紅奪目,格外耀眼。

    陸一偉乘坐著電梯來到十五層,找到劉文麗的辦公室敲門進去。

    「一偉來了啊,快進來做。」劉文麗起身親自迎接,一邊道:「有事你直接過來找我就行了,還讓玲玲打電話,顯得多見外啊。」

    劉文麗雖是副市長,但辦公室相當氣派,足有200多平米,而且陳設都極其講究,比起自己那30多平的辦公室不知強了多少倍。

    陸一偉客氣地道:「玲玲說你忙,怕過來不在,所以提前打了個電話。」

    劉文麗分管著科教文衛體,一臉凝重道:「這兩天確實比較忙,你也看電視了,多地爆發了非典疫情,我作為主管領導,不能掉以輕心啊。」

    「真有那麼可怕嗎?」陸一偉好奇地問道。

    劉文麗坐下道:「你岳父在衛生廳工作,應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這個非典不同於以往的流行性流感,會死人的。我們西江省已經發現了幾例了,昨晚我還在省里開會,要求密切注意各地動向,要加強防疫防範工作。」

    范榮奎回家很少談工作,他也懶得問。道:「我們東州市問題不大吧?」

    劉文麗蹙眉道:「目前看問題不大,但馬上要過春節,一大批在外務工人員即將返鄉,這一人群不容忽視,萬一把病毒攜帶回來,給我們的工作帶來巨大挑戰。我剛才還和衛生局的局長座談,決定對返鄉人員進行嚴格體檢審查。」

    東州市的情況黑山縣同樣存在,陸一偉表示認同,道:「是該嚴格一點,要是真帶進來了,那問題就嚴重了。」

    「嗯,你回去以後也要加強你們縣的管理,爭取消滅在萌芽狀態。」

    陸一偉點頭道:「我不分管衛生,只能提意見,具體的還由領導定吧。」

    劉文麗道:「嗯,干好自己本職工作就行了,對了,你岳父近來還好吧?」

    「挺好的。」陸一偉道:「上次還多虧感謝您,要不是您我可真不知道怎麼辦。」

    「過去的事了就別提了。」劉文麗道:「你今天找我什麼事?」

    「哦。」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潘成軍女兒的照片道:「阿姨,我一朋友的女兒在十年前走散,至今杳無音訊。您以前在公安系統工作,所以我想讓您幫忙給找一找。」

    劉文麗接過照片看了看,道:「有詳細信息嗎?」

    陸一偉搖搖頭道:「除了這張照片,就知道她叫潘悅,福建人。」

    「你確定她在西江省嗎?」

    「這……我也不清楚。」

    劉文麗道:「只要她在西江省一切好說,但如果不在,那找起來難度就大了。」

    「嗯,我知道。」陸一偉道:「這事不急,您可以慢慢找著,我也會通過其他渠道試著找找。」

    「行,我待會就去一趟公安局。」

    從劉文麗辦公室出來下到一樓,正好有一群人行色匆匆往過走來。陸一偉認識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東州市市長韓洪濤。

    出於禮貌和敬畏,陸一偉閃出電梯主動讓路。韓洪濤似乎沒發現他的存在,面無表情上了電梯。

    過了一會兒,肖揚出現了。看到陸一偉驚奇地道:「陸哥,你怎麼在這裡?」

    陸一偉含含糊糊道:「我來辦點事。」

    「辦事怎麼也不找我?」肖揚生氣地道:「走走走,去我辦公室坐會,正好和你聊聊天。」

    陸一偉正在猶豫中,肖揚一把拉著走進另一台電梯。

    「喂,劉局,韓市長讓你馬上到他辦公室。」「喂,張局,韓市長讓你現在過來一趟……」在電梯里一會功夫,肖揚電話不停,格外繁忙。

    到了十六層,肖揚急匆匆地走出電梯,把陸一偉帶到一間辦公室道:「陸哥,你先坐一會,我把韓市長那邊安頓好就過來。」還不等回話,已經閃走了。

    看到肖揚如此忙碌,陸一偉似乎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感慨萬千。

    肖揚變了,變得更加成熟穩重了,特別是講話方面,陸一偉自認為比自己要強許多。事隔三日,如隔三秋,昔日的肖揚已經發生質的飛躍,不再是當年的青澀。

    陸一偉坐在辦公室百無聊賴地翻看著資料,猛然看到了肖揚的體檢報告。想起至今無下落的弟弟,陸一偉滿是愧疚。

    外人都說自己和肖揚長得像,包括父母親都如此說,其實他在心裡也有認同傾向,但不能僅憑長相辨別血緣關係,最科學的,還是DNA檢測。

    陸一偉有過此念頭,但由於種種緣由放棄。如果不是一切好說,萬一是真的,各種問題接踵而來。首先是肖揚的心理能不能接受現實,其次肖揚的父母親能不能坦然面對,還有各種社會輿論壓力,攪亂他的生活,還不如不去嘗試。

    可返回來說,如果不揭開這一謎底,他始終不甘心。到底該怎麼做,他遲遲下不定決心。

    肖揚風風火火回來了。進門就從抽屜里拿出一條煙遞給陸一偉道:「這是真宗的白皮煙,很難搞到的。」

    陸一偉接過來看看笑著道:「你現在也抽煙?」

    肖揚尷尬一笑道:「韓市長是個大煙囪,再加上各種飯局應酬,迫於無奈染上了惡習。沒辦法,抽煙喝酒是交際最直接的方式,你要是不抽,顯得另類。」

    「那你還是少抽點,這毛病不好。」

    「嗯,我會自己把握的。」肖揚道:「你剛才說來辦事,有困難嗎?要不要我帶你去?」

    陸一偉擺擺手道:「已經搞定了。」

    「還是煤礦的事?」

    「不是。」

    「哦。」肖揚點燃煙道:「東成煤礦那邊你不必操心,一切有我呢。今年我多次去安都縣叮囑當地領導要格外關照,他們也給我面子,基本上不去騷擾。我前一陣子還和韓市長說,今年的紅旗企業就獎給東成煤礦。」

    「呵呵,這都是虛的,我倒不在乎。」陸一偉問道:「今年煤礦咋停產這麼早呢?」

    肖揚道:「這是韓市長拍板決定的。今年以來,各煤礦大大小小事故出了不少,韓市長有意徹底整頓清查隱患。另外,結合當前的非典形勢,提早放假有利於流動人口管控。還有一點,韓市長剛剛上任,他需要發出聲音。」

    陸一偉聽完解釋,一切都明白了。與肖揚不是外人,有些話敢直接說。道:「我看最後一條是重點吧?」

    肖揚笑而不語。

    東州市上一任市長因為不配合省委黃書記主導的企業改制被調離,常務副市長韓洪濤順勢而上,成功上位。所以說,一切講求機緣巧合,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官運。韓洪濤偏偏就遇上了好機會。

    韓洪濤上台後,企改已經接近尾聲。這項工程是由市委書記徐才茂主導的,他迫切需要發出聲音,於是把目光放到了煤礦上。讓煤礦停產不是目的,而是測試自己說話到底管不管用。一語千鈞,揮斥方遒,要得就是這種豪邁。

    當下社會,最厲害的人不是掌控資源的人,而是調動資源的人。

    淺顯的道理,或許揭開了千百年來為什麼對當官趨之若鶩,熱度不減。

    「今年煤礦效益不錯吧?」肖揚笑嘻嘻地道。

    「還行。」陸一偉淡定地道:「對了,過兩天老潘要來拜訪韓市長,到時候你給安排一下。」

    「呃,好吧。」肖揚道:「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韓市長可能不吃這一套。」

    「為什麼?」陸一偉倍感驚訝。

    肖揚道:「一般陌生人來拜訪,他都不會見的。我雖然多次在他耳邊提過東成煤礦,但對老潘並不熟知。不過你放心吧,到時候我來運作。」

    「那準備點啥合適呢?」

    「呃……直接卡吧。」

    「好,到時候我讓老潘聯繫你,就這兩天。」

    「行。」

    聊完工作,又回到私人生活上。

    對於陸一偉家裡發生的變故,肖揚後來才知道,不過他隻字未提。這種事還是少說為妙。

    「一偉哥,我要結婚了。」肖揚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道。

    「啥?真的假的?」聽到肖揚從苦戀中走出來,陸一偉倍感驚訝。

    肖揚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當然是真的,而且我女朋友你也認識。」

    「誰?」

    「佟欣。」

    「啊?」陸一偉有些不敢相信,道:「你們倆怎麼能走到一起?」

    肖揚笑呵呵地道:「你倒忘了,今年過年我們在你家見面了,於是……」

    世界真的太小了,繞來繞去又回到自己人身上。讓他納悶的是,肖揚和佟欣走到一起,佟歡怎麼從來未提起過呢。他感慨地道:「好啊,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了,那我就衷心地祝福你們。啥時候結婚?」

    「臘月十八。」

    陸一偉用手指盤算了下,還有十多天時間。高興地道:「好,到時候我一定前來捧場,再送你們一個大大的禮物。」

    「你能來我就很開心了,禮物啥的不重要。」

    「行了,你別管了。」

    從市委大院出來,陸一偉迫不及待地打給佟歡,質問道:「肖揚和佟欣都快要結婚了,你咋不提前告訴我?」

    佟歡委屈地道:「我也是剛剛知道。這死丫頭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前段時間突然回來告訴我要結婚,把我都整蒙了。不過聽到對方是肖揚后,我就放心了。」

    「這是好事!」陸一偉道:「肖揚你也見過,小夥子長得標緻,人品沒的說,而且工作又體面,你這當姐姐的可不能橫加干涉啊。」

    「呵呵。」佟歡笑道:「你陸一偉的朋友我質疑過嗎?對了,你晚上有時間嗎,我正好找你有事,順便商量下他倆的婚事。」

    「好的,沒問題。」

    (ps:又到月底了,萬路又要懇求大家了。如果大家手中有月票,請支持下萬路,沖一下榜單。月票過了今天就自動清零了,所以大家不投了就可惜了。投票方式:電腦登陸網易雲閱讀,找到萬路的書,目錄下側就有投月票的窗口,手機客戶端暫時不支持。希望大家支持下,有了成績就有了動力,才能寫出更好的書,拜託大家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