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61字體大小: A+
     

    轉眼進入寒冬臘月,大地冰封,萬里雪飄,銀裝素裹,分外妖嬈。

    新春,作為國人的傳統節日,顯得格外隆重。幾乎從進入臘月開始,家家戶戶已經著手為過年做準備了。勞累的一年的農民就指望著春節歇腳團聚,把積攢下的錢拿出很大一部分「犒勞」家人。對於他們來說,過一個體面的春節是最大的幸福。

    按照東州市政府相關文件要求,今年全市的煤礦要提前停產整頓,比往年整整提前了半個月。煤炭市場持續火爆,停一天就損失巨大,這下讓很多煤礦主不樂意了,急得團團轉。有的膽子大的頂著壓力偷偷開採,被市裡開具了最嚴重的處罰,直接罰款百萬,並再次申明,如果誰要敢頂風作案,一律從重處罰。

    陸一偉雖對東州市的做法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遵照執行。工人放假前兩天,他提前來到了東成煤礦。

    這一年,東成煤礦在潘成軍的管理經營下,無發生一起煤礦事故,營業額翻著倍地往上漲,利潤更是達到前所未有的成績,直逼兩千萬大關。

    對於這一成績,陸一偉想都不敢想,他甚至不知道兩千萬是什麼概念。而這一切財富,都屬於他一個人。

    當年種植果園的時候,收入了七八萬元他就激動得一晚上睡不著覺。而如今,是當初的兩百多倍,簡直是天方夜譚,難以置信。

    他知道,能有今天的成績應該感謝兩個人。

    首先應該感謝張志遠。如果不是他當初牽線搭橋出讓罐頭廠土地,也就沒有今天的東成煤礦。這個恩情,他永世難忘。

    再次感謝潘成軍。潘成軍天生就有做生意的頭腦,是難得的管理天才,經營能手。他干預放棄北方市場在南方開闢了新天地,這一點,西江人遠遠不及他。正是他獨具慧眼,思想超前,善出奇招,才能夠讓曾經奄奄一息的東成煤礦起死回生,成為安都縣乃至東州市的重點煤礦。

    如果再感謝的話,還得感謝肖揚。這一年來,他格外關照東成煤礦,免於相關部門的騷擾,一切正常運行。

    李海東的這一年過得有滋有潤,瀟洒風光。曾經的小混混搖身一變成了土大款,渾身上下是名牌,車子從三菱車換成寶馬車,在縣城修了一棟三層小洋樓,好不得意。而潘成軍依然是先前模樣,衣著樸素,為人低調,反而比以前消瘦了許多。

    得知陸一偉要來,李海東提前就準備著,專門到省城買來一尺長的大龍蝦,還搞到了野生保護動物穿山甲,請得省城五星級大酒店的廚子到煤礦做菜,一頓飯下來,至少得上萬。

    對於李海東的做法,潘成軍雖不贊同,但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人家管後勤,再說與陸一偉的關係擺在那,說多了反而無益。

    陸一偉來后,潘成軍和李海東親自下樓迎接,如同接待領導眾星捧月簇擁著上了樓。

    陸一偉盡量減少來煤礦的次數,自成立以來頂多來過五六回,一般情況下都是電話遙控,最大程度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看到二人的變化后,陸一偉笑呵呵地道:「老潘,這多日未見你是越來越消瘦,海東反而越來越胖,你看看他的肚子,鼓得跟皮球似的,估計低頭都看不到腳尖。」

    李海東確實胖了,臉盤大了,脖子粗了,腰比以前整整粗了一圈。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道:「都說中年人就容易發胖,再加上每天喝酒不運動,自然而然成了這副模樣,嘿嘿,看來我的減肥了。」

    「減什麼肥,這樣挺好!」陸一偉笑著道:「像你以前瘦的跟麻桿似的一颳風就飛跑了,男人胖一點才顯得富態。」

    「嘿嘿……」李海東不說話,只是傻笑。

    幾人閑聊了一會兒,潘成軍直入主題,把一年的賬本拿出來遞給陸一偉道:「一偉,我先把煤礦的情況給你彙報一下……」

    誰知陸一偉看也不看,把賬本丟給潘成軍道:「有什麼好看的,咱們幾個還存在這些,我對你們一百個放心。」

    沒想到潘成軍一本正經道:「一偉,一碼歸一碼,親兄弟還得明算賬,何況是這麼大的企業,如果在公司你是董事長,我是總經理,有必要向你彙報一年的收支情況。」

    看著潘成軍異常嚴肅,陸一偉愣了一會,點頭道:「那行,你說吧。」

    潘成軍接下來把煤礦一年的運行情況事無巨細地逐項彙報。特別是開支,啥時候幹什麼了花了多少錢,都一條一條羅列出來。

    不聽不要緊,一聽嚇一跳。陸一偉聽后,不禁蹙起了眉頭。光後勤這一塊就開支高達200多萬元,有些出乎他意料。

    潘成軍見陸一偉輕蹙眉,知道他為什麼如此。看了一眼李海東后道:「一偉,後勤這塊開支確實有些大,但上下打點疏通各種關係都包含在裡面了。」

    李海東急忙附和道:「對對對,陸哥,老潘說得沒錯,從村裡到省里,哪一級的領導都要打點,不單單是我們煤礦,所有的煤礦都如此。我側面問了下,我們這點錢花得並不算多。」

    陸一偉盯著李海東看了幾秒,笑容重新回到臉上道:「說些什麼呢,我又不是不讓花,該花花,不要因為這點小錢誤了大事。當初我們開煤礦的時候已經說好了,我不參與,一切以你倆為主。」

    李海東鬆了一口氣道:「老潘,你聽到了吧,我說了陸哥重情重義,不是那種摳門的主,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煤礦。」

    潘成軍尷尬一笑,點頭道:「對,對。」

    陸一偉雖不是火眼金睛,但察言觀色的本領早已練就。他看出來了,潘成軍憋著一肚子話不敢說,李海東則似乎在刻意隱瞞什麼。此時此刻,他不能追問,更不能揪住問題不放,一笑了之。

    按照當初約定,李海東是以工資的形式發放,而潘成軍除了工資外還有一部分股份,這點上,陸一偉決不食言。經過思前想後,他不打算如此嚴苛了,都是自己人,較真就見外了。為了防止李海東有過多想法,他當面提出了工資標準,每人一個月五萬,一年六十萬。對於這一標準,兩人都沒有任何異議。

    吃過飯,陸一偉先與潘成軍座談。

    兩人如同長時間未謀面的老友似的,一見面有說不完的話。

    陸一偉先道:「老潘,這兩年來辛苦你了,能有今天的成績很大程度上都歸功於你,我非常感謝你,真的。」

    潘成軍抽著煙搖搖頭道:「一偉,咱哥倆別每次見面都說這些廢話,我的耳朵根子都起繭了。我說過,沒有你陸一偉,也就沒有我潘成軍的今天。而我做得一切,不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抱負,也是為了感恩。」

    一席話說得陸一偉感慨萬千。他本是性情中人,特別是在情感糾葛方面容易變得不理智。與潘成軍談不上什麼鐵哥們,也沒有深入交往,就憑著一腔熱血和信任把這一攤子交給他。以潘成軍的智慧,坑他綽綽有餘,即便挖走一大塊牆角,都能做到不漏聲色,看不出任何破綻。然而,他沒有。

    陸一偉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銀行卡用兩根手指推到潘成軍面前道:「剛才當著海東的面不能多說,我遵守當初的承諾,拿出利潤的5%給你,這裡面是200萬,一部分是你應得的股份,一部分我是額外獎勵你的。」

    潘成軍聽到這麼龐大的數目,一下子緊張起來,連忙把銀行卡推過去道:「一偉,這錢我萬萬不能要。如果是為了錢跟著你的,當初我完全可以自己承包煤礦。你給的已經足夠多了。」

    陸一偉站起來強行塞到潘成軍口袋裡,捂著口袋佯裝生氣地道:「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和我廢什麼話,這是你應得的。」

    「不行,不行,太多了!」潘成軍生拉硬拽從口袋裡掏出來還給陸一偉道:「真不行,如果你執意如此,太小看我潘成軍的為人了。」

    陸一偉不依不饒,再次塞進口袋裡摁住小聲道:「能不能別拉拉扯扯的,要讓海東看見了,算怎麼一回事,快收起來!」

    看到陸一偉強硬的態度,潘成軍無奈收下了,感動地道:「一偉,你這樣做實在有些……」

    潘成軍激動的說不出話來,眼眶裡竟然閃動著淚花,哽咽著道:「一偉,其實你平時做得已經夠好了,說實話我都沒有你那麼心細。你每個月按時給我老母親打錢,我這個當兒子都做不到,唉!」

    陸一偉了解潘成軍家裡的情況,家中除了一位年邁的老母親外別無他人。為了讓潘成軍安心工作,他特意交代李二毛每個月給老母親打3000元的生活費。李二毛盡職盡責,每個月一號準時打錢。

    陸一偉擺手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母親孤苦伶仃一個人過著貧寒的生活,也該享受幾天了,兒子不在身邊,你又工作忙,我理所應當承擔起當兒子的責任。她即是你母親,也是我母親。」

    潘成軍竟然伏案大哭起來。陸一偉沒有勸他,知道他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男兒有淚不輕彈,一旦觸碰最柔軟的地方,再強硬的漢子都會發泄內心的壓抑和苦悶。

    潘成軍幾次大起大落,換做一般人早就擊垮了,而他能屈能伸,能夠放下曾經煤老闆的身份到煤礦打工,等待著東山再起。有如此韌性,是干大事的料。

    哭了一會,潘成軍抬起頭擦乾眼淚道:「讓你見笑了。」

    陸一偉把紙巾遞給他道:「這算什麼,我受委屈的時候也哭,只不過沒人看到而已。誰規定男人就不能哭?」

    潘成軍笑笑,沒有作聲。

    過了一會兒,陸一偉道:「煤礦馬上要停產了,又趕上過年。年前你的上下跑動跑動,該打點打點,跟著別家煤礦的行情走就行,也不要壞了規矩。」

    「嗯。」潘成軍點頭道:「我過兩天就去辦。」

    「嗯,越快越好,等完事了你也能提前回家,回去多陪陪老母親,過個好年。」陸一偉道:「如果可以的話,順便在城裡買套房,娶個媳婦。」

    聽到陸一偉如此關心自己,潘成軍欲言又止,只是不停地點頭。

    「行了,多餘的話就不說了,咱倆明年繼續合作,待遇只會增加不會降低。」說完,起身要走。

    「等等!」潘成軍叫住陸一偉,吞吞吐吐半天,不知該如何開口。

    陸一偉疑惑,道:「老潘,你想說什麼,痛快說出來。只要我能辦到的,絕無二話。」

    「我……我……」

    陸一偉一來就發現潘成軍不對勁,神情遊離,完全不在狀態,急切地道:「啥事,你倒是說啊。」

    潘成軍閉上眼睛,一咬牙鼓起勇氣道:「一偉,我們明年可能不能繼續合作了……」

    「啥?」陸一偉駭愕,一下子站起來道:「老潘,你說啥?」

    潘成軍不敢看陸一偉,低頭道:「我可能要離開東成煤礦了。」

    「為什麼?」陸一偉有些激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走到潘成軍跟前瞪著道:「為什麼?你給我理由。你覺得待遇不夠高嗎?這完全可以商量嘛。這樣吧,在原有的基礎上我再給你增加一百萬,你看成不成?」

    「不不不,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潘成軍有苦難言。

    「那是什麼?」潘成軍要突然離開,讓陸一偉措施不及,道:「我們當初有約定,你給我干滿三年,三年後你想走我絕不攔著。如果你想在別處開煤礦,我完全可以全力支持。」

    「一偉,是我對不起你,我可能要違約了。」潘成軍慚愧地道:「和你說實話吧,我前一陣子回家,家中老母病重,帶她去醫院檢查了下,胃癌早期,醫生說最多活不過一年。我這個兒子不稱職,這些年都沒有盡過一天孝道,所以……」

    聽到此,陸一偉愣在那裡,不知該說些什麼。過了許久道:「那可以把老母親接過來,我找最好的大夫給她治病。」

    潘成軍知道陸一偉不捨得他走,道:「我也考慮過,但我母親不願意離開村子里,更不願意死在外面,所以……我還是回家多陪陪她吧。如果百年後,我會回來找你的。」

    「這……」陸一偉摸著腦門說不出話,最終點頭道:「那好吧,老母親的身體是大事,可你要走了,我怎麼辦?你給我推薦一個人。」

    潘成軍搖搖頭道:「這個……還是你自己拿主意吧,況且我身邊又沒合適的人。」

    陸一偉難以想象,要是潘成軍不在了,誰還能守住這個攤子。過了一會道:「你覺得海東行不行?」

    潘成軍含含糊糊道:「海東經過一段時間鍛煉后成熟了許多,但很多方面還有些欠缺,不過我相信他能拿下來的。」

    沒有可靠的人選,也只能如此了。

    陸一偉動情地道:「老潘,你這一走,我心裡空落落的,真心不舍。」

    潘成軍強顏歡笑道:「我又不是不回來了,只要有時間我還會回來看你們的。」

    「成!」陸一偉一咬牙道:「回去以後你安心帶母親去看病,福建不行去京城,京城不行去國外,錢的事別考慮,需要多少拿多少。」

    「足夠了。」

    陸一偉眼圈發紅,站起來走過去來了個擁抱道:「老潘,即便你走了,我們永遠是好兄弟。」

    「對,好兄弟!」

    潘成軍的離開,對陸一偉無疑是一大損失,李海東能挑起這大梁嗎?在他腦海里打了個大大的問號。但面對生老病死他不得不放手,然而,事情真的如此嗎?潘成軍憋得一肚子話不敢說也不能說。事情的真相一切源於李海東。

    陸一偉當初讓李海東到煤礦上幫襯,一來是歷練,還有點私心,希望他能監督著潘成軍,畢竟是外人。而與李海東摸爬滾打多少年,知根知底的,量他也翻不了天。然而,李海東變了。

    李海東的心境是隨著煤礦的效益而變化的。一開始,煤礦剛剛有了點收益,他已經有些按耐不住,急得想買豪車。潘成軍不同意,可到了陸一偉那裡同意了,轉眼就買了。

    到了第一年年底分紅時,陸一偉給了他30萬,而潘成軍拿到了100萬,這讓他心裡很是不平衡。憑什麼他拿的多,我才拿了這麼點?但迫於陸一偉的壓力,他不敢表現出來。

    今年,煤炭價格水漲船高,李海東愈發膨脹。特別是看到其他煤老闆過得十分瀟洒后,他也變得浮躁起來。總是找各種借口滿足自身私慾。潘成軍為人正直,好多要求都駁了回去,讓他找陸一偉商量。李海東哪敢,於是與潘成軍多次發生了口角。

    有一次,兩人因為一筆錢大打出手,李海東扇了潘成軍兩巴掌。潘成軍忍了,並沒有和陸一偉說。

    見潘成軍不吭氣,李海東越來越膽大,常常繞開潘成軍以各種名義開銷。陸一偉剛到黑山縣那會,他提議給陸一偉買寶馬車,潘成軍毫不猶豫同意了。其實他摸准了陸一偉的心思,即便是開過去都不敢開。果不其然,開過去立馬就送回來,自然就成了他的座駕。

    另外,經常以交際招待在外花天酒地,出手闊綽,不知道的以為他是東成煤礦的老闆。還從中套錢私飽囊中,一年多下來少說也有上百萬。

    對於李海東的種種劣跡,潘成軍一清二楚。甚至知道他在外面養著三個女人,在省城買了兩套房子。但有些話不能說,畢竟兩人比自己的關係鐵,說白了自己就是外人,人家才是真正的兄弟。讓李海東到煤礦上,還不就是監督自己嗎?

    有一次吃飯,狐朋狗友乘著李海東喝高了在一旁攛掇,憑什麼讓一個外地人當礦長而不是你?就此,李海東萌發了這一想法。

    此後,李海東處處與潘成軍對著干。有一次直接撕破臉讓他滾蛋。而且出語傷人,說他看上了陸一偉的錢,貪污了不少,像一條狗一樣賴著不走……受到如此大的侮辱,要不是當初和陸一偉的約定,他早走了。而現在,不走是不成了。

    老母親確實有病,潘成軍也想歇歇回家多陪陪母親,正好找這個借口就此脫身。

    成了如今的局面,完全是陸一偉一手造成的。對潘成軍當初的不信任,對李海東的過度縱容,讓曾經的盟友就此分道揚鑣。

    李海東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除了陸一偉的偏愛,身上原有的劣根性難以剔除。

    李海東從小是孤兒,后遊手好閒成了賭鬼,要不是陸一偉看他可憐,拉了一把,估計現在還不知道混成什麼樣呢。

    陸一偉對他真心不錯。從果園起步撈取了人生第一桶金,給他在村裡蓋了房子,後來要結婚又在縣城買了套房。婚禮的全部花銷全部由陸一偉承擔。還給他小舅子解決了工作等等,如此對待他,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然而,李海東本性難移,劣性難改,有了錢后逐漸膨脹,試圖執掌煤礦。他知道,只要潘成軍一走,煤礦就是他的了。

    對潘成軍敢下死手,但對陸一偉他還沒那個膽量。始終保持著一顆敬畏的心,小心翼翼維護著兩人的關係。

    擠走潘成軍,他就得逞了。現在看來,他得逞了。

    對於李海東的所作所為,陸一偉就真的不知道嗎?其實不然。

    當初他在省委黨校時,李二毛在礦上幹了差不多一年。有些事源源不斷傳到耳朵里,但他聽后,什麼也沒說。

    李海東從小過著窮日子,現在有錢了享受一下是理所應當的。不知是李海東,其他暴發戶不都一樣嗎?所以,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李海東瀟洒自在。然而,過度放縱的下場直接把潘成軍給逼走了。

    潘成軍走了,東成煤礦還會像從前一樣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