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9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嚴步高來了電話,讓他務必現在趕回來。

    陸一偉剛回到黑山縣,就被省紀委的人控制起來,帶回了省里。

    果不其然,紀委同志讓他說明盛景御園住宅的情況,陸一偉積極配合,把李海東叫過來,經過一核對,確實是李海東的房產。與范榮奎無關,陸一偉很快被放出來。

    然而,遠在黑山縣早就傳成了一鍋粥。說陸一偉貪污腐敗,利用職務之便收取賄賂等等,有的人連具體金額都算出來,傳得異常邪乎。可見,人言可畏,不寒而慄。

    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范榮奎的事儘管做得非常保密,但相關消息源源不斷傳了出來。就連東州市的家人都知道了,第一時間給陸一偉打來了電話。

    聽到母親因為此事暈倒,陸一偉放心不下,馬不停蹄趕回了東州市。

    「一偉,到底是咋回事?」陸一偉剛進家門,陸衛國著急忙慌問道。

    陸一偉不想讓家人擔心,含含糊糊道:「沒多大事,我媽怎麼樣了?」

    劉翠蘭聽到兒子回來了,匆忙爬了起來道:「一偉,春芳沒事吧?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快急死我了。」

    看到母親沒事,陸一偉鬆了一口氣道:「媽,你快把我嚇死了,春芳沒事,放心吧。」

    說話間,鐘鳴和陸玲也聞訊趕了過來。

    陸玲不懂官場的規則,只知道警察抓人是犯法,去不知紀委帶走人的威力。而鐘鳴一大家子都是官場中人,其中奧妙他還是熟知的。

    鐘鳴沒有當著家人問詢,而是拉到卧室悄悄地問道:「哥,真的很嚴重嗎?」

    陸一偉點燃煙,無力地靠在牆上。從昨天到現在,他的神經高度緊張,加上昨晚一晚沒睡,眼圈發黑,面容憔悴,鬍鬚也來不及刮,整個人顯得十分頹廢。

    煙氣在空中絲縷瀰漫,陸一偉捋了下頭髮道:「比較嚴重,恐怕躲不過這一劫了。」

    鐘鳴眉頭緊蹙,替陸一偉捏了一把汗。把身上的中華煙拿出來遞過去道:「哥,你也別太擔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范部長是清白的。」

    「鐘鳴。」陸一偉搖搖頭道:「我現在就是害怕他與該工程有沾染,如果是這樣的話,誰都救不了他。」

    鐘鳴安慰道:「你也別這麼想,凡事往好的方面想。我媽待會就過來,或許她有辦法。」

    說曹操曹操到,劉文麗火急火燎進門,一副鐵娘子氣派環顧四周問道:「一偉呢,不是回來了嗎?」

    陸玲指了指卧室,劉文麗又急忙忙走了進去。

    「一偉,我也是剛知道。」劉文麗幹練地道:「你別擔心,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幫你岳父度過這一關。」

    劉文麗能當上這個副市長,很大程度上在於陸一偉當初的妥協。如果陸一偉執意不娶范春芳,她能不能當上還是未知數。

    「謝謝,阿姨。」陸一偉感激地道。不管怎麼說,到了這個時候,他們還能夠替自己分擔解憂,即便幫不上什麼忙,都讓人心裡暖暖的。

    「謝什麼,都是一家人。」劉文麗道:「能把你知道和我說一下嗎?」

    既然是自家人,陸一偉不避諱把大致情況講了一遍。

    劉文麗聽后,倒吸一口涼氣。她本以為以自己的關係網可以擺平這事,現在看來,難以登天。黃繼陽可不是她這個層次的領導能夠得著的。

    「你說你已經找過蔡潤年了?」

    「嗯。」

    「他態度不明朗?」

    「我看有點懸。」陸一偉道:「我以前求過他辦事,一般情況下爽快答應,而這次……」

    「哦。」劉文麗一下子坐在床上,快速思考著對策。道:「這事必須得儘快解決,拖得時間越長,對范部長越不利。」

    「可不是嘛,可已經過去快兩天了,我幾乎動用了能夠觸及到的關係,都沒人敢接這個攤子,唉!」陸一偉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劉文麗想了一會,突然對鐘鳴道:「鐘鳴,你現在馬上帶一偉去見你父親。」

    「去見他幹嘛?」鐘鳴倍感莫名其妙。

    劉文麗道:「這事不是你我能夠左右得了,讓你父親立馬帶你進京,找找你二姑,現在只有你二姑能救他了。」

    「對哦。」鐘鳴把這層關係給忘記了,起身道:「哥,你現在跟我走,快點!」出了門,又對陸玲道:「玲玲,你馬上給我訂三張去京城的機票,越快越好。」

    「好!」陸玲來了精神,知道他這是要進京找他二姑了。

    前面提到,鐘鳴一家子都是當官的,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緣於他二姑。他二姑倒沒什麼本事,關鍵是嫁得好,嫁給了某位中央領導的後代。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鍾氏家族就此飛黃騰達。

    不過,因為父親和母親的關係,鐘鳴與父親那邊的親戚走得並不親近,但現在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他顧不得這麼多了。

    見兒子出現在面前後,鍾石山有些大出意外。看到慌張的樣子,茫然地問道:「鐘鳴,你這是咋了?」

    鐘鳴一把把父親拉起來道:「爸,你現在馬上和我去京城找找我二姑,我找她有急事。」

    「慌裡慌張的,到底怎麼了?」鍾石山掙脫開疑惑地道。不過看到陸一偉后,似乎明白了什麼。

    「你別問了,路上我再和你說。」

    「是不是因為范榮奎的事?」

    鐘鳴道:「對,就是這事。」

    「我不能去。」鍾石山黑著臉道:「你以為你二姑想見就能見到的嗎?我給她打電話還有專人轉接監聽,再說了你二姑父會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過問嗎?」

    「你去不去?」鐘鳴懶得聽父親廢話,直接問道。

    「我不去,你也不能去!」

    「走!」鐘鳴瞪了父親一眼,拉著陸一偉離開了辦公室。

    「回來!」鍾石山起身擂著桌子怒吼,鐘鳴頭也不回往樓下跑去。

    因為自己的事讓父子倆的關係鬧得更僵,陸一偉擔不起這個責任,拉住鐘鳴道:「鐘鳴,我看還是算了吧,不要因為我讓你們……」

    「這你不要管,我和鍾石山的關係僵持不是一天兩天了。既然他不去,我一個人也能辦了此事。」

    鍾石山知道兒子的脾氣,說到做到,絕不含糊。嘴上說不管,心裡已經在快速思考著。過了一會兒,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

    到了京城,已是中午一點多。鐘鳴和陸一偉來到西長安街某衚衕28號大院。大院門口有軍人站崗,門口還划著黃色警戒線,出入的車輛都是軍牌,不由得讓人敬畏。

    陸一偉交際圈裡沒有軍方朋友,對這個特有的生態圈格外好奇。尤其是到了京城,駐紮著國家頂尖的精英部隊,那份神秘色彩更加濃厚。

    鐘鳴試圖上去詢問,不小心踩了警戒線,軍人鐵血表情揚手一指,眼神冒著寒光道:「往後退!」

    「同志,我要找……」

    「往後退!再不後退我就開槍了!」說著,拿起了手中的M16自動步槍,「咔咔咔」上了膛。

    陸一偉眼見站崗軍人動真格的,一把將鐘鳴拉了回來道:「你不要命了?」

    京城部隊和地方武裝不同,壓根不管你什麼人,即便是領導來了不出示證件,照樣進不去。

    近在咫尺,卻連只蒼蠅也飛不進去。鐘鳴急得團團轉,卻無計可施。

    就在這時,一輛懸挂著軍牌的奧迪車停在鐘鳴面前,下來一位穿軍裝的中年男子,敬了個禮問道:「請問你是鐘鳴嗎?」

    「對,您是?」

    男子不回答,打開車門道:「請跟我上車。」

    鐘鳴上了車,叫陸一偉也上來,誰知男子一把拉住陸一偉道:「只允許你一個人進,其他人在外面等著。」說著,快速跳上車駛進了大院內。

    陸一偉揉著發疼的胳膊,那男子的手勁真大。看著奧迪車極速駛了進去,心裡多少有些感慨。外界說,在京城隨便丟塊石頭都能砸到三品,自己連七品都不到,可見多麼的渺小。他觀察到一個細節,奧迪車除了擋風玻璃沒有遮擋外,三周都用黑色的窗帘遮擋著。

    等待是煎熬的。陸一偉無聊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這個衚衕比起后海的衚衕要寬敞許多,四周幾乎看不到小商小販,因為軍區家屬院而顯得格外莊重和肅穆。

    一個多小時后,那輛奧迪車駛了出來在門口停下。鐘鳴下來后與剛才那位男子熱情握手道:「榮政委,實在感謝您了。」

    「不謝!」榮政委道:「我已經安排人給你們訂好回家的機票,待會讓我的車送你們到機場。」

    「不用了,太麻煩了。」

    奧迪車一路狂飆趕往機場,暢通無阻,讓陸一偉第一次享受了下京城的特權。

    下了車,司機從後備箱拿出一大堆東西交給鐘鳴道:「鐘鳴同志,這是榮政委特意安排的,您拿好。待會我送你們進vip候車室,那裡有專人接待你們。」

    進了VIP候車室,果然有人熱情接待,時間到點后又親自送上了頭等艙。這趟京城之行,刺激著陸一偉的敏感神經。

    飛機起飛后,陸一偉急不可耐地問道:「怎麼樣?」

    鐘鳴神秘一笑道:「應該問題不大。如果順利的話,等我們回去后,范部長就該回家了。」

    「真的?」陸一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鐘鳴道:「你看到剛才那位榮政委了吧,他當著我的面給省委黃書記打的電話。榮政委不是求他放人,而是直接命令。我隱隱約約聽到,黃書記在電話那頭不停應承著。有了這層關係,一切輕鬆搞定了。」

    「啊?」陸一偉難以置信,道:「榮政委直接命令黃書記,這怎麼可能?」

    「呵呵,這你就不懂了吧。」鐘鳴道:「你知道榮政委的真實身份嗎?」

    陸一偉搖了搖頭。

    鐘鳴湊到陸一偉耳邊小聲道:「榮政委是我二姑父的手下,主要負責某位首長的安保工作。」

    聽到此,陸一偉嚇傻了。愣了好大一會道:「哪位首長?」

    鐘鳴道:「這麼和你說吧,總理下來誰的官最大?」

    「哦。」陸一偉明白了。看來,剛才去的地方應該是衛戍區家屬院,鐘鳴的二姑父是衛戍區的某位大官。

    這麼大的關係,如果再救不出范榮奎,那真就沒辦法了。

    「謝謝你,鐘鳴。」陸一偉發自內心感激道。

    鐘鳴不以為然道:「多大點事啊,不必掛在心上。既然有這層關係,不用白不用。我二姑剛才見了我,雖多年未見,照樣熱情接待。我是她從小帶大的,所以比較親近。」

    陸一偉多少了解鍾家的恩怨情仇,勸說道:「鐘鳴,我們都這麼大年紀的人了,有些話就直說吧。不管你與你父親有多大的仇恨,現在你也結了婚,又有了兒子,應該把恩怨放下,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啊。」

    提及父親,鐘鳴一臉怒氣道:「哥,你別勸我了。我爸他壓根就沒管過我,年輕時候風流倜儻,老了照樣沾花惹草,我媽怎麼對不起他了,憑什麼如此對她?」

    「那你打算怎麼樣?記仇一輩子嗎?」

    「對!」鐘鳴決絕地道:「我曾經和他說過,只要他不離開那個女人,我這輩子都不會接受他。」

    鐘鳴與父親把關係搞得這麼僵,除了鍾石山做下糊塗事外,母親劉文麗也起到關鍵作用,潛移默化在影響改變著鐘鳴的性情和看法。愛之深,恨之切,說明他們還是很在乎鍾石山的。

    陸一偉道:「好吧,該說的我也說了,不過我希望你能站在玲玲的角度,看在豆豆的面子上去對待這件事。俗話說,血濃於水,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即便你不相認也無法改變血緣關係這一事實。」

    鐘鳴不說話,頭轉向了另一側。

    下了飛機,陸一偉剛開手機就接到范春芳的電話。

    不出所料,范榮奎已經回家了。

    陸一偉長長出了一口氣。他沒有回東州市,與鐘鳴匆匆道別徑直往家裡趕去。

    進門后,看到范榮奎魂不守舍站在沙發上,目光獃滯,神情恍惚,似乎受了很大驚嚇。都說進局子褪一層皮,對於官員來說,接受紀委問話不亞於進局子。

    「春芳,爸是不是有點冷,你去卧室給他拿件外套出來。」陸一偉看著范榮奎身子瑟瑟發抖,急忙道。

    范春芳拿著外套給范榮奎披上,過了好大一會兒,他才回過神來。

    「一偉,謝謝你。」范榮奎開口第一句話道。

    「謝我幹什麼啊。」陸一偉不打算把事情告訴范榮奎,道:「爸,我就知道您是清白的,出來就好。」

    范榮奎臉色慘白,道:「爸這次進去真怕了,就怕我出不來,連外孫都看不上一眼。」說完,竟然抱著頭嚎啕大哭起來。

    「爸,別哭了。」范春芳在一旁安慰道:「這是好事。」

    「對,好事!」范榮奎抬起頭擦掉眼淚道:「春芳,一偉,爸爸警告你們,不管將來走到任何崗位上,絕不能動任何歪腦筋。別以為沒人知道,其實相關部門早就掌握你的情況了。一旦東窗事發,誰都跑不掉。」

    陸一偉點頭道:「爸,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好了。」范榮奎道:「通過這件事讓我徹底醒悟了,也讓我徹底看清了某些人的醜惡嘴臉,這事我沒完,遲早會報此仇的。」

    陸一偉勸說道:「爸,你不必太在意,認清他是什麼人就行了,何必要冤冤相報呢。」

    「這事你不必管了,我只有主張。」

    這時,孫春雲回來了,進門就撲在范榮奎身上放聲大哭。一邊哭一邊道:「你個死老頭子,快嚇死我了。」

    范榮奎和孫春雲的關係還算融洽,至少在陸一偉和范春芳面前看不出什麼端倪。一家人經過一劫后再次團聚,愈加珍惜彼此的存在。這個家,一個人都不能少。

    陸一偉儘管沒說,范榮奎後來還是知道了。他並沒有當面感激,默默地記在心裡。

    許壽松本想著掌握確鑿的證據徹底扳倒范榮奎,沒想到對方有通天本事,來了個金蟬脫殼,讓他倍感驚慌。他心裡清楚,只要扳不倒,肯定會有瘋狂的報復。

    事後,蔡潤年給陸一偉打來電話,說他如何在黃書記面前求情的,費了多大勁才說通的云云。他這麼做,一是為了表功,一是為了那尊金佛收的心安理得。

    陸一偉沒有戳穿謊言,在電話里一個勁地感謝。

    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不過牽扯出來的平康市文化園區項目一事沒有就此罷手。黃繼陽鐵腕深挖,不出意外地挖到了省長章秉同那裡。然後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間接地告知他,城鎮化步子邁得太大是行不通的。然而,這個反擊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幾千萬就這樣蒸發了。

    平康市的領導班子幾乎無一例外因該項目受到牽連。但黃繼陽沒有繼續追查,一切點到為止。

    事已至此,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陸一偉。范榮奎到底在該項目里扮演什麼角色?他到底有沒有從中拿好處?不得而知。

    隨著寒冬的來臨,此事被寒天臘月冰封覆蓋……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