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856字體大小: A+
     

    「一偉,你過來一趟。」嚴步高放下電話,悠哉地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順勢將嘬到嘴唇上的茶葉吐到地上。

    陸一偉進去后,嚴步高指了指辦公桌前的椅子,把一份文件放到面前道:「你先看看這份文件。」

    陸一偉看文件的同時嚴步高講道:「蘇州今年舉辦一年一度的國際農產品展銷會,這本來是屬於自願性質,有產品即參加,但章省長在前兩天的視頻電話會上指出,倡導和鼓勵每個縣都拿出自己的特色產品前去參加。昨天,李市長又在會上強調,鼓勵變成了硬性指標,要求必須參加。」

    陸一偉大致瀏覽了一遍放下道:「這市裡也真是的,展銷會是去推銷產品的,咱縣的農業本來就不發達,種植最多的就是玉米,總不能拿玉米去展銷吧。何況是國際性質的,這不是去丟人嘛。」

    嚴步高同樣覺得市裡的這一決定有些荒唐,但市領導拍馬屁,又有什麼法子。道:「既然市裡這麼決定,咱就去應付一下,也不指望簽什麼訂單,畢竟已經上升到政治任務,要是不配合顯得咱不識時務。」

    「哦。」陸一偉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又不分管農業,嚴步高和自己說這事幹嘛。

    嚴步高接著道:「我想來想去,決定讓蠶廠去參加。你分管著蠶廠,所以就由你來帶隊吧。」

    「嚴書記,這有些不合適吧?」陸一偉道:「一般這種活動都是由分管副縣長或縣長參加,我這橫插一腿,人家不知道怎麼想呢。再者,咱縣的蠶廠就是生產原料往外賣,壓根沒產品,拿什麼去參加?」

    嚴步高道:「一偉,你不要有其他想法,這事我決定了看誰有看法!你也不看看咱們縣的那些領導幹部,精神面貌就不行,穿著邋裡邋遢,談吐粗聲粗氣,說葷段子一套一套,讓干正經事都是一群草包。這麼重要的會議,即便沒產品,也得把我們黑山縣的精神面貌拿出來。班子裡面除了你,沒有更合適的人選了,所以你就不要推辭了。」

    「不不不,嚴書記,我……」陸一偉試圖爭辯,嚴步高拿出一把手的威嚴打斷道:「好了,就這麼定了。你回去準備一下,明天下午就出發。」

    陸一偉有些無奈,攤了攤手站起來道:「嚴書記,難道真拿蠶絲去展銷嗎?」

    「一偉,你這麼聰明,要開動腦筋嘛!」嚴步高道:「沒有產品咱可以創造嘛,蠶廠不是給蘇州一家企業提供原材料嗎,咱把該企業生產的蠶絲被拿過來借用一下就行了。」

    「這……」陸一偉竟無言以對,拿著文件走了出去。

    回到辦公室,陸一偉把文件丟到桌子上,越想越荒唐,一個人突然無奈地笑出了聲。拿起電話打給趙小康:「讓蠶廠的付國瑞過來一趟。」

    不一會兒,蠶廠經理付國瑞火急火燎趕來了,進門就發煙,露出大黃牙笑著道:「陸書記,我一直盼著您去我們廠子指導工作,知道您忙,也不好意思打攪。」

    陸一偉接過煙點燃道:「老付,這是我的工作疏漏,一直沒時間過去,以後我會多去。關於參加展銷會的事你知道了吧?」

    付國瑞小心翼翼坐到沙發上,愁眉苦臉道:「今天早上縣委辦呂主任通知我了。陸書記,蠶廠的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說白了就一小作坊,哪有什麼產品啊,這不趕鴨子上架嘛。」

    陸一偉手指交叉著拇指轉動,看著付國瑞道:「老付,蠶廠的情況我多少還是知道的,但嚴書記這樣安排了,我也沒辦法。嚴書記倒是提出一個意見,把你們供貨的企業生產的蠶絲被拿過來借用一下。」

    「這……能行嗎?」付國瑞同樣產生質疑。

    陸一偉道:「明天就要去蘇州,這麼短的時間從哪弄產品,眼下也只有這辦法了。待會你立馬動身先去蘇州,把那邊的關係疏通好,我隨後和你會合。」

    付國瑞難為情地道:「陸書記,您也知道,我們廠入不敷出,瀕臨倒閉的邊緣,哪有什麼閑錢干這些事啊。」

    「哦。」陸一偉道:「你先弄,等回來了我想辦法給你弄點錢。」

    付國瑞似乎有些不相信,遲遲不肯答應。

    陸一偉見付國瑞如此,道:「這樣吧,你回去打個報告上來,我去找靳縣長,行吧?另外,這次去展銷會的一切開支都由縣裡承擔。」

    付國瑞臉上綻放出笑容,起身道:「好的,那我現在就去準備。」

    付國瑞走後,陸一偉拿起手機打給范春芳。

    「春芳,我明天下午要去蘇州出差,要去一個星期,所以這個周末可能回不去了。」

    聽到陸一偉回不來,范春芳有些失望,但男人嘛,肯定以事業為主,道:「行,你忙吧,我現在已經過了那段時間了,沒事的。」

    陸一偉有些內疚,范春芳身邊最需要有人陪的時候,自己卻遠在黑山。好在她通情達理,換做別的女人指不定如何發脾氣呢。道:「春芳,要不我帶你一起去?」

    自從結婚後,兩人還沒有一起外出旅行。聽到此,范春芳怦然心動,十分渴望一起出去,可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又放棄了這一念頭,道:「還是算了吧,以後吧,何況你是公差,我也請不了假。」

    陸一偉知道範春芳心裡怎麼想,突然冒出個念頭道:「春芳,我打算今年過年我們一家人去海南,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范春芳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道:「一偉,其實我心裡一直留有遺憾,我們連蜜月都沒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去馬爾地夫。」

    「沒問題。」陸一偉爽快地道:「等我出差回來就帶你去。」

    范春芳心裡甭提多高興了,激動地道:「老公,我愛你。」

    聽到范春芳第一次叫自己「老公」,陸一偉有些茫然心亂。對於並不善於表達的他,這兩個字承載著太多的涵義。他抿了抿嘴巴道:「老婆,我也愛你。」

    范春芳心化了,得到了兩人結婚以來最大的禮物,這說明陸一偉已經完全接受了她,激動地流下了淚水。叮囑道:「天冷了,去的時候多帶些衣服,再帶點感冒藥……」

    「嗯……嗯……」范春芳苦口婆心地叮囑著,陸一偉像小雞啄米點著頭。

    第二天下午,陸一偉帶著農業局局長一行前往蘇州。臨走時,黑山縣飄起了小雨,到了江東市機場時,已是茫茫一片。這是西江省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來得比往年遲了些。

    晚上八點,飛機降落上海浦東機場。而當地下著卻是濛濛細雨。

    趙小康提前趕到安排好食宿,一行人直抵展銷會附近的酒店。

    晚上,陸一偉又把付國瑞叫過來詢問情況。付國瑞道:「基本上已經談攏,對方企業可以拿出十幾種產品供我們展銷。他們說,只要簽成一筆訂單,他們願意拿出利潤的30%給我們。」

    陸一偉無奈苦笑,花這麼大的代價大老遠來參加展銷會,居然是給人家推銷產品,實在無語。可眼前沒更好的辦法,只能如此了。

    吃過飯,隨同前來的人沒見過世面一樣,一臉亢奮,急不可耐要出去看看傳說中的蘇州城。陸一偉也是第一次來蘇州,對這座古老的城市十分嚮往,但時間太晚了,拒絕了好意,隻身回到房間。而其他人興沖沖地欣賞夜景去了。

    洗了個澡,陸一偉坐在沙發前百無聊賴地看著當地的電視節目。內容比較豐富,比西江省的節目不知強了多少。而且還專門為展銷會設立了一個欄目,循環滾動播出相關資料宣傳片。

    無意之中,陸一偉看到了南陽縣赫然出現在頻幕上,原來自己家鄉也前來參展。想到曾經的老領導徐青山分管著農業,嘗試著撥通了電話。

    果不其然,徐青山帶隊參加此次展銷會。更巧的是,兩人居然住在同一個酒店。不一會兒,徐青山興沖沖地敲開了房門,手裡還提著一瓶酒。

    「一偉啊,真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咱倆可是有日子沒見面了。」徐青山哈哈大笑,氣質非凡,完全沒有當年當鎮長的影子,活脫脫一縣領導。

    徐青山,原北河鎮鎮長,后通過公開遴選副縣長誤打誤撞成功入圍,一下子成了縣領導。不得不說,運氣在一定程度上占很大因素。他不過是個替補陪襯的,誰知許萬年賄選被一票否決,自然而然輪上了他。

    在北河鎮時誰都看不起陸一偉,而徐青山卻偏偏投了橄欖枝,經常在一起喝酒吃飯。用他的話講,陸一偉是一支「績優股」,值得長期投資。陸一偉後期的發展,也正好印證了他的想法。

    陸一偉起身迎接,先來了個擁抱,高興地道:「可不是嘛,早知道你要來,我就該提前給你打個電話,咱倆好好喝一杯。」

    「現在也不晚!」徐青山舉起手中的酒杯晃了晃道:「咱不多喝,一人一半,成不?」

    「成!」

    兩人促膝而坐,不約而同想起了當初在北河鎮時的情景。徐青山感慨地道:「時間過得真快,這一晃都好些年過去了,想當初咱們幾個天天鑽到福勇家喝酒打麻將,那時候多快活啊,哈哈。時隔三秋,福勇成了南陽縣的大老闆,而你一下子奔到了副書記,天各一方,讓人懷念。」

    陸一偉抿了口酒道:「是啊,現在想起來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那段時間雖艱苦,卻無比快樂。而現在,身不由己了。」

    「你現在怎麼樣?」

    陸一偉側靠著沙發道:「就那樣,馬馬虎虎,你呢?」

    徐青山放下酒杯道:「我也就那樣,干一樣工作時間長了總會厭煩,我現在除了管好我自己的一攤子,啥事都不操心,坐等著退休就行了。」

    「別說喪氣話,你今年最多52吧,有的是機會。」陸一偉安慰道。

    徐青山搖搖頭道:「歲月不饒人啊,我這個年紀還有什麼奔頭,這輩子也就這樣了。不像你,前途一片光明,別的不敢說,我敢打包票,用不了兩年,你就可能成為我省最年輕的縣委書記。」

    陸一偉連忙擺手道:「徐鎮長,你高看我了,絕對不可能的事。即便讓我當,我都不一定能幹好。畢竟資歷不夠,慢慢熬吧。」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徐青山道:「你上副處的時候你想過嗎?肯定沒有,不照樣上去了嘛。老話說的好,七分靠打拚,三分命註定,付出是必要的,但命運不濟照樣一事無成。以前吧,可能你的命不是太好,但現在不同了,肯定會有大有發展。」

    陸一偉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岔開話題道:「南陽縣最近怎麼樣?」

    「還老樣子,能有什麼變化。」徐青山道:「不過自從肖志良來后,縣城面貌確有重大改變,先後興建了一批大工程,什麼行政服務中心、科教中心、活動中心、人民廣場等,比起從前格局大了許多。另外,煤礦的效益今年出奇的好,財政稅收可能會突破兩個億,肖志良趕上好時候了。」

    陸一偉聽完,心裡不是滋味。不過家鄉有變化,還是蠻高興的。道:「看來上級派肖書記下來的決定是正確的。」

    「正確個屁!」徐青山口無遮攔道:「自從他來后,舉債大搞城建,到處借貸,到現在為止,至少有七八個億的外債。如果借錢搞政績誰不會?最後苦了誰,還不是當地老百姓嘛。就拿那個行政服務中心來說吧,縣城人口就那麼點,好傢夥,建設得比人民大會堂還氣派,典型的面子工程。還有,參建的企業都是他帶來的人,外界傳他不知貪了多少,手黑著呢。」

    陸一偉不對任何人妄自評價,道:「能改變一下縣城面貌,說明他還是有能力的。」

    徐青山不齒,道:「一偉,有些話我不能說,你就說他的司機吧,到處插手工程,而且還干預縣裡的組織人事,猖狂的很。據說現在和福勇扯到一起,參股開煤礦,這小子可是發了財了。就是如此,肖志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聞不問,任由其胡來。如果他不加以制止,最後非要毀到他這個司機手裡。」

    聽得出,肖志良的口碑並不好。自己已經不在南陽縣了,懶得去管,道:「那楊縣長呢?」

    「你說楊德榮啊。」徐青山道:「楊德榮也不知這麼回事,比起原來低調了許多,被肖志良死死地壓著手心裡,壓根不給他喘氣的機會。有一次,肖志良讓他給廣場項目撥錢,楊德榮心裡窩囊就沒答應。肖志良不溫不火,直接把這事捅到了市委秦書記那裡,狠狠地告了一狀。說他不講政治不講團結。秦書記本來對楊德榮有看法,二話不說批評了一通。此外,事關政府的事,肖志良必定過問,沒有他的同意誰敢胡來,手腕不是一般的硬。」

    聽到昔日耀武揚威的楊德榮淪落到如此地步,陸一偉有些同情他。一物降一物,從前他以老資格打壓張志遠,現在遇到比他資格更老的肖志良,顯然從前的一套行不通了。

    「對了,閆東森調走了,你知道嗎?」

    「啊?」聽到這一消息,陸一偉驚奇地道:「啥時候的事?」

    「就這兩天。」

    「去哪了?」

    「市委組織部副部長。」

    「哦。」這一結果對於閆東森來說也算不錯了。在南陽縣待了將近十年了,早期被劉克成打壓,後期又遇到肖志良,一直沒有話語權,碌碌無為一輩子。回到市裡應該是不錯的結局。

    「說完別人了,說說你吧。」陸一偉道:「如今還是分管著農業?」

    徐青山嘆了口氣道:「咱排名最末位,分管農業已經不錯了。那想人家高博文,手裡掌控著煤礦,富得流油。」

    提及老冤家,陸一偉問道:「高博文還像以前一樣?」

    「可不是。」徐青山道:「此人就一牆頭草。楊縣長剛來那會成天巴結,現在肖志良得勢了,立馬轉身巴結,混得如魚得水。另外,藉助丁昌華的勢力,今年還打算入常。」

    「哦。」

    「別光顧著說話,來來,喝酒。」

    兩人一直持續到凌晨,才意猶未盡散去。

    第二天,陸一偉早早起床,召集一行人開了個短會,前往展銷場館布置展區。

    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就得扔。看看人家其他地方的展區,各類農產品琅琅滿目,再看看自家的展區,簡簡單單幾件商品,還是別人家的,要是有個地縫,陸一偉恨不得鑽進去。

    事關政治任務,咬著牙也得堅持。

    「一偉!」

    聽到有人叫自己,陸一偉急忙轉過頭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搜索。

    不一會兒,蘇蒙興沖沖地跑了過來,笑著道:「還真是你啊,我剛才看著像你,不敢認。」

    陸一偉驚奇地道:「你怎麼也來了?」

    蘇蒙拍拍胸前的照相機道:「怎麼,我這個記者不能來嗎?」

    「呃……」陸一偉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哈哈。」蘇蒙豪爽地拍了下肩膀道:「我先去忙了,等中午了給你打電話。」說完,留下一陣清香離去。

    陸一偉站在那裡,望著熟悉而陌生的背影,心裡五味雜陳。

    蘇蒙變了。可以說,每次見面都有不同的變化。如今見面,身上透著成熟女人的知性美,完全沒有從前愛撒嬌發脾氣的公主身影。看來,人都是隨著年齡和環境的改變而改變,自己不也變了嗎?退一萬步講,如果蘇蒙當初不和任東方離婚,估計也是個頤指氣使的貴婦。

    到了中午,蘇蒙果然來電話了。兩人約在展銷會場附近的一家古樸典雅的園林式酒店吃飯。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蘇蒙放下手中的包,笑著道。

    陸一偉淡笑道:「我也一樣。你現在可成了大忙人了,呵呵。」

    蘇蒙明亮的眸子一眨,手托著下巴道:「忙一點挺好,我現在都習慣了這種生活了。基本上每天都外出跑新聞,過得挺充實的,比起從前在《西江日報》相對自由了許多。我能有今天,很大程度上應該感謝你,要不是你勸我出國,現在過成什麼樣我都不敢想象。」

    「呵呵,和我沒多大關係,關鍵還得你愛好。」

    「我挺喜歡這一行業啊。」蘇蒙道:「我決定了,這輩子就干記者,全國各地跑,還能領略各地風土人情,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喜歡就好。」

    兩人突然沒了話題。

    過了一會兒,蘇蒙主動問道:「她對你還好嗎?」

    陸一偉攪動著手中的飲料道:「挺好的,你呢?」

    蘇蒙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望著窗外道:「我結婚了。」

    「啊?什麼時候的事?」陸一偉驚奇萬分。

    蘇蒙低下頭道:「前幾個月的事,他你也認識,就是約翰。」

    「哦。」

    蘇蒙捋了捋頭髮,抬起頭強顏歡笑道:「我們倆沒擺酒席,就領了結婚證,所以誰都沒通知。」

    「他對你好嗎?」陸一偉竟然問得與蘇蒙一模一樣。

    蘇蒙怒了努嘴,盯著陸一偉手中的勺子道:「怎麼說呢,還行。」

    陸一偉透過蘇蒙的表情和不肯定的語氣,似乎聽到了弦外之音。道:「開心就好,等有時間了我請你們兩口子吃飯。」

    「好啊!」蘇蒙臉上瞬間綻放出笑容道:「我也正想見見嫂子,她一定很漂亮吧?」

    陸一偉沒有回答。

    蘇蒙沒有繼續追問,端起酒杯道:「來,咱倆干一杯。」說完,爽快地喝了下去。

    吃到一半,蘇蒙臉頰變得紅潤起來,眼神有些迷離。自始至終,她的眼神一直沒離開過陸一偉,或許,某種情愫依然深埋在她心裡。

    「一偉,你還記得你曾經說過的話嗎?」

    「什麼話?」

    蘇蒙道:「你說,你要帶我去江南雨巷尋找撐油紙傘的小鎮姑娘,不記得了嗎?」

    陸一偉怎麼會忘記呢,可……

    蘇蒙繼續道:「還真巧了,今天我們正好在蘇州相遇,你帶我去好嗎?」

    「……」

    見陸一偉有些為難,蘇蒙頗為失望,依然堅持道:「一偉,這個心愿一直埋藏在我心裡,或許,這是我對你最後一個請求。」

    陸一偉心裡經過激烈掙扎,點了點頭。

    「太好了!」蘇蒙激動地拍起了手,道:「烏鎮離這裡不遠,我們下午就出發!」



    上一頁    下一頁